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掌家有芳(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千寻
  “小时候,父母总这样教导我们——把书念好,成绩考好,取得好的文凭就可以进最好的公司,成为高阶主管,赚大钱,趁着年轻让自己冲上高位,跻身上流社会,老的时候就不会当下流老人。

  “我是个反骨的,爹妈的话我只当做耳边风,成天涂涂画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哥哥是个好孩子,第一名、冠军、市长奖……他因为读书得到的荣耀奖状,都快占满我家客厅那面墙。”

  “他成功,而你失败了?”

  “哥哥太听话,离开学校后,进入社会与人竞争时才发现同事和同学不一样,为了抢位置,每个人都像狼,只要一不注意就会把人啃得尸骨无存,他身心俱疲,辞掉工作回家,准备考公务人员。”

  “公务人员是什么?”

  “一种生活平稳,却赚不了大钱,若不省省抠抠的攒钱,老的时候很可能变成下流老人的职业。”

  “那你呢?”

  “我进了人人羡慕的美商,做我喜欢的事,薪水刚开始比公务人员更不如,但在我进公司第三年的时候,薪水就超过哥哥,如果我长进一点,当上创意总监,我可以确定自己不会成为下流老人。”

  “你是成功的那个?”

  “成不成功尚且不知,人生要盖棺才能论定成败,重点是我做的是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小老板很嘴贱,薪水和工时不成比例;有时候忙起来累到让人想自杀,但成就感支持着我一天天做下去。

  “如果凤天磷喜欢当皇帝,愿意为当皇帝这件事情倾心尽力、努力学习,成为百姓心目中的明君,而不是为了造福那些扶植他的人,这个位置不是不能一争,但,他是为着完成别人的梦想,还是自己的梦想?”纪芳摇头。

  上官檠微哂,“也许假以时日,他会改变。”

  纪芳挥挥手,“那不关我的事,皇帝、皇位、皇子……离我太远,我只想安安静静、平平稳稳地过日子,所以,去告诉你那位好朋友,别再替我制造麻烦。”

  如果贵妃娘娘知道儿子竟喜欢一个单亲妈妈,大概会想要一头撞死吧!

  不对,贵妃娘娘不会一头撞死,她会逼单亲妈妈自己去撞死。

  “有没有想过,凤天磷是真的喜欢你?”

  “他的喜欢,我招架不起。”

  她一脸避之唯恐不及的表情让人咬牙,凤天磷再也顾不得了,大步走进屋里,怒问:“为什么招架不起?”

  纪芳见他到来,吓了一跳,但还是道:“三皇子,您别整我了,我只会画图、打嘴炮,那种后宫后宅勾心斗角、权谋算计的破事儿不是我的拿手长项,除非你的目的是搞死我。”

  “我敢喜欢你,就会保护你的安全。”

  “对不起,我习惯操控自己的安全,不习惯依附男人。”

  “你可以依附阿檠,却不能依附我?这是什么道理?!”

  纪芳头痛不已,很想再戳他几句,他同样的话一说再说,怎么就认定她和上官檠是那种关系?“凤三爷,您一直没搞懂我和上官公子的关系,我们之章合作、是上司下属、是朋友关系。没错,我们共同育有一个儿子,但这不代表我依附上官公子,我依旧是独立的个体,没有人可以勉强我做任何事情。”

  “我最后最后一次告诉您,不管是您或上官公子家的后宅,我都不感兴趣,所以如果您闲暇时间太多,我强烈建议您要不要去做一点……

  拯救天下苍生、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工作?”

  横了凤天磷一眼,她存心底埋怨讲不听的笨家伙,相信她是独立的个体这么难吗?吐大气,她对上官檠说:“我先回去,分红和帐本记得让人送过来。”

  转身往外,走五步,突地,她又转回来,指着凤天磷的鼻子,恶狠狠的撂下话,“如果你敢再使毒,害我家Jovi,信不信我会使尽洪荒之力,让你坐不上你梦寐以求的位置?!”

  哼,她是谁?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就算本性善良,也知道不少栽赃抹黑、意图使人不当选的手段。

  一甩头,她走得潇洒俐落。

  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眼里,凤天磷才拉住上官檠说:“刚才,她讲的那些话你都能听懂?”

  “你指的是哪些?”

  “高阶主管、创意总监、下流老人……之类的。”

  上官檠微微一笑,回答,“听得懂,她从小就喜欢自己发明一些奇怪的话。”

  “我记得莫琇儿没有大哥,爹娘早逝。”

  既然无法解释就别解释,他装出一脸的莫测高深,轻拍他的肩膀说:“如果你和她连共同语言都没有,如何能让她喜欢你?我先走了,你毒害我儿子的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共同语言?那是什么?他们现在讲的话不一样吗?还有,他什么时候毒害他儿子?

  纪芳说着奇怪的话,阿檠也说奇怪的话,他听得很不舒服,因为明显发现,自己被排挤在外。

  第十一章  她被告白了(1)

  夏可柔的手在发抖,是气的!

  姑姑一不做,二不休,现在连她的药都动上手,偏偏做得干净,任她怎么查都查不到姑姑头上。

  她向公公告状,公公用一脸“又来了,你要疯到什么时候”的表情看她。

  她跟丈夫哭诉,上官檠只会回答,“如果你想开了,我们就搬出去。”

  不要,她为什么要示弱,她又没做错,是姑姑心狠手辣,容不下大房子嗣,如果她要毁掉上官檠,为什么要请贵妃娘娘下旨赐婚,连她也一起毁掉?难道她不是夏家的人?

  上官檠那个废物,每次她与姑姑之间有争执,他就躲出去几天,避不见面,这么懦弱的男人简直是没出息到极点。

  没有人可以帮她,连丈夫也不行,她又冤又恨,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成天指天骂地,把王府后宅搅得天翻地覆。

  算了,丈夫不能指望,她就靠自己,她就不信她的手段会输给姑姑。

  “杏花!”扬声一喊,杏花飞快奔到主子身边。

  “你回夏府一趟,告诉娘,我要陈嬷嬷来帮我。”

  她娘清理其他姨娘贱婢的能耐无与伦比,这一切全是陈嬷嬷出的谋略,有陈嬷嬷在,她将如虎添翼。

  既然姑姑没拿她当侄女,她又何必当她是亲姑姑?

  两天后,陈嬷嬷出现在靖王府。

  半个月后,放印子钱的头头被官府抓到,夏妩玫的两万两全打了水漂儿,那是夏妩玫非常重要的收入,这件事让她气病了,一怒之下昏厥过去,半个月下不了床。

  夏可柔大乐,趁机接手府里中馈,孙氏性子软绵,哪儿争得过夏可柔,等夏妩玫能下得了床,大势已去,气得她二度大病一场。

  两个月后,夏妩玫再现江湖,一出手就让夏可柔哭回娘家,夏妩玫利用机会把夏可柔安插的人手全数拔除。

  夏妩玫引道婆进府,道婆查出王妃生病是因为有人行厌胜之术,这一查,查到夏可柔院子里,媳妇还在娘家呢,夏妩玫便严刑拷打她的下人,没想到厌胜之术没查到源头,却打出夏可柔和陈嬷嬷的阴谋。

  真相披露,夏妩玫气得吐血,两万两呐!那是她多年积攒下来的棺材本,说没就没有了?

  这下子轮到夏妩玫哭回娘家,两婆媳互指对方、互相撕咬,夏尚书头痛难当,只得和稀泥,把人送回靖王府。

  几天后靖王府出了贼,大奶奶压箱底的银票丢掉三万两。

  夏可柔没有任何证据,却一口咬定是夏妩玫动的手脚,非要她给一个说法,夏妩玫自然是打死不认,连王爷下来查,却也查不出证据,只好鸣金收兵。

  但夏可柔哪能吞下这口怨气,她在外头到处放话,说婆婆偷自己的嫁妆。

  就算是真的,家丑也不能外扬,此事传进老王爷耳里,气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他不能打媳妇、孙媳妇,只好把儿子、孙子叫回跟前教训。

  上官华自然是替妻子说话,拍胸脯的保证,说那三万两绝对不是夏妩玫拿走的,还处处指责夏可柔不敬婆婆、不孝不仁,忝为人媳。

  上官檠不争辩,低着头,把所有罪责往自己身上扛。“媳妇是我的,行事不周之处,还请父亲、祖父责罚。”

  这话听得人鼻酸,那个媳妇儿是怎么来的,旁人不清楚,他们焉能不晓得?

  上官陆劝道:“所谓堂前教子,枕畔教媳,你该好好教教媳妇,家和万事兴。”

  上官檠回答,“媳妇儿已经很久不让孙子进屋了。”

  至于为什么不让他进屋,前因后果,满府上下都知道。

  到最后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可白花花的三万两银子夏可柔岂能轻易松手,夏妩玫敢偷,她就敢抢。

  一日,夏可柔趁婆婆不在,领了人把婆婆屋里的丫头婆子打一顿,光明正大地把屋子里的好东西全抢走。

  靖王府的家丑越闹越大,上官檠非但不阻止,还在暗地里推波助澜,搞得家宅不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