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掌家有芳(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页     千寻
  芷英看着依依不舍的孩子们,脸上露出笑意,主子爷说的没错,这个家,乱了规矩,当娘的叫小姐,当儿子的喊小少爷,奴才下人还对着小少爷、小小姐自称哥哥,辈分尊卑全混在一块儿了,偏偏没有人觉得怪异,彼此之间融洽得让人难以置信。

  好不容易,萍儿、宛儿才将弟弟们送出去,玥儿、Jovi拉着嗓子哭喊几声,才被上官檠送来的一对兔子分散注意力。

  转眼,木头珠子也扔下了,玥儿牵着Jovi满园子追兔子去。

  第九章  没出息的丈夫(2)

  纪芳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木珠子,把它们放在掌心看着,这些珠子的大小、形状几乎一模一样,太厉害,在这个没有机器模型的时代,居然能雕成这样?

  秦氏见纪芳对木珠感兴趣,笑道:“小姐喜欢吗?阿轩还有一陶罐,我去拿来给小姐。”

  纪芳摇摇头,问:“大娘,你知道这东西是谁做的吗?”

  “是咱们村里的张阿孝做的。”提起张阿孝,秦氏不胜嘘吁,人呐,一辈子这么长,谁晓得会碰到什么事?

  “做得挺好的,他家里还有吗?”

  “什么还有,多着呢,都快把房子里给填满了。”

  “他为什么做这个?”

  “说是要串佛珠。”

  “佛珠?这未免也太大颗。”

  “可不是吗?但他脑袋都不清楚了,能理论啥?”

  “脑袋不清楚?怎么回事?”

  萍儿娘娓娓道来,“阿孝是咱们村子里最能干的孩子,十岁上下就被他舅爷看中,带进城里学手艺,他同舅爷在一个卖家俱的老板家里做事,听说才短短几年,阿孝的手艺就赶过他家舅爷,做出来的东西都能卖上几十两呢。”

  “那个老板岂不是捡到宝?”人才呐,这年代人才难得,得好好珍惜。

  “谁说不是,有一年过年阿孝回家,包袱里除了要孝敬爹娘的银子之外,还带回一个漂亮的木匣子,里头满满的装了一堆木珠子,不过比起这个小得多,大半个月的假,阿孝娘见他成天在屋里串佛珠,以为他是要孝敬自已的,还琢磨着元宵节拿到市集卖。”

  “后来呢?”

  “后来才晓得阿孝那匣子佛珠是要送给老板家的小姐。听到这话,阿孝娘立刻找他舅爷问明白,舅爷苦着脸,张家这才晓得阿孝的老板想让他入赘,可阿孝是张家的独子,怎么能入赘?总之阿孝娘是吓坏了,张罗着要帮他寻桩门当户对的亲事,可阿孝跪求他娘,说是老板同意给张家一个儿子继承香火,等他能够撑起门户就将爹娘接进城里奉养。

  “当爹娘的知道自家儿子有多大的志向,张阿孝从来不想待在乡下种田,若有好前途岂能阻栏?如今老板摆明要提拔阿孝,他们能说什么,再不甘心也只能认。阿孝那孩子实心眼,爹娘一点头,便乐津津地进城回老板的话。”

  “这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后来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说过年期间,小姐回外祖家,遇见一个世家贵公子,两人眉来眼去,短短几天就勾搭上了,阿孝知道这事后心急地同老板理论,竟被打得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好肉,连他知情的舅舅也受到牵连,被老板解雇,阿孝被抬回家时,大夫都说治不了了。

  “幸好祖先保佑,命到底还是救回来了,可人也变得痴痴傻傻,成天拿着刀子雕木头珠子,转眼多年过去,都二十七、八岁了,还是老样子,阿孝爹娘年纪越来越大,也不知道能照顾他到几时。”

  “这是错付真心了。”殷茵轻喟一声。

  “后来那位小姐被贵公子纳回去当贵妾,可怜阿孝一个好孩子却变成这副模样。”

  纪芳摇头,这年代的婚姻太讲究条件,就是阿檠不也得“门当户对”?

  胸口闷闷的,她不太愿意想起上官檠和夏可柔的婚姻,她很努力把自己和他的关系定位在“朋友”距离,只是……情况常常脱缰,他与她的关系越来越难控制,这并非好事。

  摇头,她把上官檠的身影摇出脑袋,说:“大娘说阿孝家里还有木头珠子,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小姐想要?我拉上马车,去阿孝家载回来就行,阿孝娘正愁着没地方谁呢。”

  “我要拿来做生意的,得跟人家说清楚才行。”

  “做生意?串佛珠卖吗?太大颗了,手上戴不了。”

  纪芳笑而不语,殷茵觑她一眼,见她那表情像是逮着老母鸡的狐狸,抿唇一笑,她大概又想到什么赚钱的主意了。

  就是这烂好人性子,看见谁辛苦都想帮上一把,也不想想值不值,话说回来,若不是她这副性子,自己如今又怎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罢,就是要做赔本生意,就算开玩偶铺子的计划得往后挪,她认了。

  跟在好人身边,容易变成好人,就算她想心硬,也困难。

  驾车的是马成,上官檠在李莹那里挑的人,听说以前当过大管家,后来他的主家犯事被关,家里的奴仆被发卖,一家子全进了纪宅。

  他的妻子杨氏也是个精明能干的,现在除了厨房归秦氏管之外,院子里外的大小诸事全归了杨氏,马成在外院,府里对外的联络采买则归他管。

  纪宅里真正掌中馈的是殷茵,纪芳对琐碎的银钱帐目、下人管理不感兴趣,殷茵肯接手再好不过。

  这天,纪芳带着殷茵、秦氏、芷英和两个小孩一起去了趟村子,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殷茵一面哄着Jovi,一面对纪芳念叨,“门帘卖得很好,这跟不倒翁不一样,是人人家里都需要的,你别贪懒,这几天快把图样画出来,我配色绣好之后就给何掌柜送过去。”

  纪芳玩着玥儿胖胖的手,敷衍道:“知道。”

  “昨天你不在,余掌柜来了,想要和你讨论首饰的图样,有些个不明白的地方,我同他说你有空就会过去,你什么时候有空?”

  “知道了,明天就去。”纪芳本以为这里没有一个罗唆刻薄的小老板,工作量会大幅减少,没想到遇到对赚钱兴致勃勃的殷茵,苦啊!难道她天生劳碌命,走到哪儿都不得清闲?

  “余掌柜说,你设计的首饰卖得很好,上官公子对这次的图稿很重视,如果口碑还是一样好,打算给咱们加钱。”一张图稿三百两,殷茵以为已经是天价,没想到上官公子还要往上加价,就说嘛,做生意还是得和熟悉的对象合作,才不会被坑。

  “嗯嗯。”纪芳漫不经心的回答。

  她知道的,上一季的首饰卖得相当火红,古代贵女不必上班、不必带小孩,成天没事做,唯一的乐趣是互相攀比,她设计的首饰与这时代的首饰比起来,有很大的识别度,加上做工精致,自然会引人注目。

  这一来二去的,不只京城,连附近州县都听过“金玉其中”的名号,名字越传越响亮,连后宫嫔妃也托家人来买。

  既然已经红到后宫,正是抢下皇商招牌最好的时机,可这样一来,便摆明与夏家对峙。与夏家对峙好吗?他说,放心,他和凤天磷只是幕后老板,夏家不会知道对手是谁。自从纪芳与凤天磷的争执过后,像是劈出开口似的,上官檠不时同她说一些朝堂大事,一点一点地,她理解他的困境与不平。

  夏妩玫以为他想夺位,殊不知他更想做的是毁了靖王府。

  这么大的恨呐?越是明白他的心情,越是觉得自己说话太过唱高调,若遇到这种事的是自己,她不见得肯轻易放过。

  “我在同你说话,你有没有在听?”殷茵恼了,嗔她一眼。

  “听着呢。”

  “那你说,加多少才好?”

  “什么东西加多少?”

  “你还说有在听?”

  殷茵的右半张脸毁掉,但娇妍秀丽的左脸依旧诱人,这一声娇嗔让纪芳的心都醉了,把玥儿递给芷英,她环上殷茵的肩,手指往她下巴一挑,当自己是爷儿。“好姑娘,把方才的话给爷再说一谝。”

  “我说,图稿卖多少才合理?”

  “价钱给余掌柜决定吧,他说多少便多少。”

  “做生意哪能像你这样?”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她是搞创意的好吗?银子多世俗呐。

  “行,这件事我作主了。”

  纪芳指指秦氏、芷英和两个孩子。“大家通通在,我在这里郑重宣布,银钱上的事,我们家茵娘子说了算。”

  她们这样主不主、仆不仆的,芷英看着有趣,心底生起一股暖意,她喜欢这种感觉。

  车行辘辘,秦氏撩起车帘往外头看,说:“这条路走到尽头就是柳叶村了,小姐,我想顺道去同吴大婶买几只鸡和一篮蛋带回去,吴大婶养的鸡是咱们村里最好的。”

  “好啊。”纪芳把额头往玥儿肚子钻,惹得玥儿咯咯笑不停。“晚上有鸡汤喝了,耶!有鸡汤……”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