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掌家有芳(下) >  
上一页  返回

第25页     千寻
  多年来都不敢踏上故里,压根不知道自己大哥如此出息,真的封了王侯,靖王爷呐,多么崇高的地位,她连作梦都不敢想。

  只是再次见面,已是白发苍苍,两人不胜唏呼。

  那天,纪宅的情况混乱无比,幸而上官檠及时出视,把场面镇住,一番沟通交涉之后,薛婆婆领着媳妇、孙女,随着亲哥哥搬回王府,而上官华恼羞成怒,不检讨自己蠢到被人蒙蔽,反而迁怒孙氏坏了妻子名声,坚持把她送到家庙修行。

  上官檠知道玥儿的身分后,说服殷茵为孩子正名,为着玥儿未来着想,她该倚着靖王府这棵大树,但他没强迫般茵搬进王府,因为他知道张阿孝的事。

  薛婆婆进府后,运用自己的影响力,说服哥哥接纳纪芳,殷茵也不时带着Jovi和玥儿回王府,那么可爱的小人儿谁会不喜欢,上官陆慢慢软化了。

  其实依照上官檠的意思,谁在乎他们的想法?不乐意,他就带着纪芳另府别居。

  话说得很简单,但是靖王府的八卦已经够多了,实在不需要再添几桩,过去乱就乱了,可未来,撑着王府的是上官檠,纪芳哪舍得因为错误印象妨碍他的未来,所以她坚持公公和祖父必须点头,她才肯嫁。

  于是在薛婆婆、玥儿和Jovi的齐心合力下,王府里的男人终于点头了。

  这边一点头,宫里立刻下旨,纪芳便开始忙着备嫁,这一忙,就是三个月过去。

  这场婚礼办得很夸张,依上官华的原话是——这小子是想把王府掏空吗?

  上官面言冷笑,只是掏空父亲就该偷笑了,原本他想要的是毁掉,连根基一起拔掉,以告慰母亲在天之灵,纪芳的仁厚,让他饶过王府,是晁准的预言,让他为自己留步余地。

  纪芳已经想尽办法减少王府的八卦,但这场婚礼还是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回上官檠娶亲,娶的是商户女,可这商户女不平凡呐。

  据说当年上官檠被绑匪抓走,失去了记忆,是她救了上官檠,他才得以活命,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情比金坚,成了亲后,她还替上官檠生了个儿子。

  上官檠恢复记忆回到王府后,靖王妃强逼他与夏家结亲,上官檠不肯,夏氏一面派人去追杀商户女,一面安抚上官檠,上官檠都不肯松口,直到一、两个月后,竟听说商户女得疫病死了,他灰心之余,为着家和,这才点头同意与夏家的亲事。

  可其实商户女躲过追杀,千里迢迢的进京,但她一度怀疑,上官檠厌弃了自己,以为他有了新欢不要旧爱……

  故事错综复杂,想知道真相的人,书铺里有话本卖,里头有详尽的故事发展,听说再过不久绘本将会上市,认字不多的读者可以考虑。

  消息放出去,经典书苑生意兴隆。

  话说回来,若没有商户女在十几年前救下上官檠,上官檠就不能救回皇帝最疼爱的三皇子,皇帝爱屋及乌呐,为他们下旨赐婚,更给了无数赏赐。

  所以,新娘子的嫁妆,每一抬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都快赶过嫁公主了,听说还有不少大物件已经提前送进靖王府。

  这场传奇性的婚礼,让大家再次想起夏可柔这号人物。

  不少人暗叹唏吁,这可不就是印证了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姻缘天注定,人力难回天啊。

  一大一小,两个穿着大红喜袍的男人坐在马背上。

  上官檠这是要将儿子的身分给放到明面上,让全天下百姓都晓得,沐儿是他的亲生儿子,不过这种事哪里需要特别说明,两张八成像的脸庞不是父子难道是路人吗?

  上官檠领着儿子对周围的人群微笑、挥手,春风得意的模样看得百姓心生羡慕。

  有几个见证过当年夏可柔出嫁场景的,低声评论道:“这才是办喜事,几年前到夏府迎亲时,新郎眉间忧愁重重,看得人纠结呐。”

  “可不是,用了那么多手段,到最后还不是落了个悲惨下场?”

  “夏家的女儿都不是省心的。”

  “是啊,世子爷才刚失踪,夏可柔就急着和离,那时候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

  夏可柔已经死了好一段时日,没想到还有人提起她,可惜,没有一句好话。

  凤天磷站在人群中,细细听着,蹙紧眉头,看着马背上的上官檠父子,他们的幸福闪了他的眼,视线往后调去,见到大红的花轿,花轿里头的女子……也一样幸福着吧?

  微微的醋、微微的心酸、微微的难受卡在心底。

  这时,有人轻点他的后背,他转头,发现竟是晁准!“你……”

  “随我来。”

  凤天磷想也不想的跟上前去。

  晁准领着他走出大街,行过小巷,凤天磷走快,他便快,凤天磷走慢,他便慢,两人永远保持着五步距离。

  凤天磷是个不服输的,他刻意施展轻功,可是不管怎样,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不曾拉近,他眉头不禁越皱越紧,就在他提气打算纵身飞起时,听见晁准指着自己身后,大喊一声——

  “你看!”

  他下意识回头,可,怎么会?前面明明是平坦官道,怎会再回头平路成了山谷,他来不及收脚,直直往下坠……

  他,就要死了吗?

  【全书完】

  后记:投资未来的幸福

  这本书的女主角纪芳是个二货,却是直觉超灵敏的二货,她有才华但不够努力,许是在二十一世纪时拚命过头,死于过劳,因此穿越一遭,非得吃饱睡好,让自己当上几天公主,偏偏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勤奋青年,只差没拿着鞭子逼她努力耕田。

  这便是我想讲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想像很美好,现实却无比残忍。

  但,如果“逼迫”自己的是喜欢的那个人、是会不自觉地想为他心甘情愿的那个人,人就会无限制妥协。

  所以每个爹妈都希望能够睡到自然醒,却每天都被闹钟摧残,做早餐、送上学、赶上班;所以每个人都想打扮得美美的在高档餐厅喝下午茶,但想到学费,保险费、补习费、房贷、车贷……都还在老板家,只能舍弃下午茶,乖乖加班加到老板爽。

  这样辛苦着、忙碌着,然而只要想到喜欢的那个人,便觉得心甘情愿,因为每份辛苦,都是为着投资未来的幸福。

  纪芳就是这样,她想自己养小孩,小孩的爹插一脚进来,蚕食鲸吞掉她独立自主的生活,她不乐意,却忍了,因为他是她……喜欢的那个人。

  她想当二货,反正身边有钱,可以幸幸福福的当米虫,何乐不为?但喜欢的他失踪了、被害了,她不得不跳出来当诸葛亮,把害他的人害得更惨更惨。

  诸葛亮还有刘备三顾茅庐呢,她有什么呀?她有的不过是一份纯粹的喜欢。

  我已经很少写系列书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把这本书里的三皇子凤天磷给拉出来,打算写成另一个故事。

  理由很简单——他嘴硬,心却软。

  这个男主角的雏形故事来自我一个朋友,他很可爱、很聪明,对人很好,可是啊,嘴巴不松绑,明明就心软,却还要说出硬邦邦的话,让人觉得他任性。

  刚认识的时侯,我跟纪芳一样,带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看着他,在一场风波中,我甚至想着,他呀,这么不懂事,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学不会多替别人着想?

  可慢慢地一天天相处下来,才晓得他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凤三就是这样的男子,说着反话,表现出无比霸道,这让他的女主角不晓得怎么同他相处,只是慢慢地时日过去,她看见他的善良,看见他硬硬的外壳下包覆着柔软的心。

  这样的人好吃亏哦,不过,跟这样的人当朋友,不吃亏。

  因此她爱上他,爱得无法自拔。

  你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吗?请你多观察观察他,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