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掌家有芳(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0页     千寻
  “是。”她应下话后问:“大老板,还有别的事交代吗?”

  “我今天很忙,帮我叫一杯……”

  她接口,“无糖去冰珍奶?”

  Jovi笑了,点点头,眉弯眼弯的,笑得纪芳小鹿乱撞。

  看着画幕,上官檠心湖起伏不定,几乎是第一眼,他就认出那是纪芳经常挂在嘴边的二十一世纪。

  强烈的直觉告诉他,Fang就是纪芳,虽说Fang长得不像纪芳,却有一双纪芳的眼睛,有纪芳说话的口气、纪芳的表情,以及……纪芳的暗恋心情。

  最让他讶异的是,那个叫Jovi的男人是自己啊,不仅仅是完全相同的长相,不光光是似曾相识的习惯,更因为他可以感受到大老板对小职员的不规则心跳。

  比起萤幕上,更多的画面冲进上官檠的脑海——Jovi一本正经地对纪芳下指令,却在她不注意时偷偷地看着她的背影。

  他打着公文,一不小心就把她的名字也敲上去。

  FB上,为了加她好友,他把整个公司的员工都加进去,空降部队的自己因此赢得亲民的善喾……

  他想起来了,从进办公室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便喜欢上她了。

  喜欢她的油条、她的痞,喜欢她面对小老板强大的压力时恭敬顺从、奴颜婢膝,巴结讨好的表情口气,可爱度破表。

  他也喜欢她阳奉阴违,做出一堆令人发指的坏事情,沾沾自喜,还以为小老板没看见,殊不知自己的举动全落在小老板眼里,引得他恨又气,又忍不住想要对她做出更多的挑衅。

  她常说自己是老二性格,表面看起来再合礼规矩不过,其实就是个大反骨,但是不反骨,又怎么能做出与众不同的企划?

  老板和小老板一样喜欢她,只是大老板用欣赏赞美,小老板用挑衅来表达。

  那些过往,比萤幕上的镜头速度更快,争先恐后地挤进上官檠的脑袋里。

  于是他明白了,她在梦中喊的大老板是自己,她想保存那份暗恋情事,所以为儿子取名Jovi。

  迎亲队伍中的初遇,她痴迷的眼光,痴迷地看着的是大老板而非上官檠。

  他兴奋、他开心,从没这样幸福过,因为她对他的专注爱情,因为她喜欢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这一刻他想施展轻功奔跑、跳跃,想要大喊大叫。

  天!真是太好了,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经历千百年?

  情得偿,爱得愿,千年姻缘,晁准透露了他和纪芳的结局。

  阴雨绵绵,九份老街上依旧热闹喧扰,熙来攘往的游客把观光区挤得水泄不通。纪芳买了一碗芋圆,皱着眉头,找不到一块可以挡雨的地方,她不想吃芋圆雨水汤啊。

  她无奈抬头望天,这时,出现一把伞为她遮去雨幕。

  是大老板!大老板对她笑,笑得她心跳加速、血压狂飙,只能回望,做不出其他动作。

  “这个……好吃吗?”

  “嗯,要试试吗?”

  “好。”他张开嘴巴,等着她喂。

  纪芳吓一大跳,脑子没反应过来。  他干脆拿过她的汤匙,自动舀起芋圆,吃进嘴里。“味道很好,我不知道这种东西这么好吃,你不吃吗?”

  吃?用同一根汤匙?吃同一碗芋圆,她隐约觉得不妥,但是鬼使神差地,她喂了自己一口,他又张嘴,她只好也喂他一口。

  明明没有什么好笑的事,可两个人看着彼此,细嚼嘴里Q弹的芋圆,笑得一脸甜蜜,好像这世间再没有这样有趣的事。

  远远地,Jason看着伞下的两个人,嫉妒心起,他快步走到Jovi身边,拍上他的背,问:“Jovi,要不要去黄金博物馆走走?”

  “可以。”

  “我的车子在那边,坐我的车?”

  “好。”Jovi转头,邀请纪芳,“要不要一起坐?”

  纪芳偷偷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地瞄了小老板一眼,脸上装出乖乖牌样,讨好地回答,“好啊!”

  “好什么好?我的车子不坐笨蛋,连“邂逅”的专案都提不出来,你没坐在电脑前面拚命,还敢参加员工旅游?!”

  Jason的丹凤眼瞪向她,瞪得纪芳缩脖子缩头,把自己缩进大老板身后。

  “别这么凶,把你的员工吓跑,可就再也找不到这么耐操的。”

  “她有种辞职,我明天就在办公室开Party,少一个笨蛋,我的老化速度会减缓。”

  纪芳咬牙,躲在背后,低声顶嘴,“老化速度和情绪不稳有关系,应该去看更年期门诊。”

  她的抱怨离Jovi的耳朵很近,他抿唇,强压笑意。“好啦,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放她一天假?”他挺身为她讲话。

  两人的亲密让Jason觉得碍眼,走到Jovi身边,一把将纪芳拉出来,恐吓问道:“明天可不可以把案子交出来?交得出来才可以上车。”

  当然……不可以,这么大的案子她接了还没三天呢,他干脆把她去进锅炉里熬汁,看看能不能“控”出好点子。不过,她不想放弃和大老板同车的机会……算了,顶多明天再被骂个狗血淋头,反正淋那么多年,也已经习惯。

  扬起笑眉,用力点头,她甜甜地回答,“可以可以可以,绝对可以!”

  凤天磷想,Jason和自己长得并不像,除了那双丹凤眼,但他就是知道,小老板是自己。因为刻薄的语气,因为刻意的挑衅,也因为Jason心底浓浓的醋意。

  Jason不喜欢纪芳向Jovi靠近,不喜欢她光是看着Jovi就会流口水的花痴表情,但他无法对交情深厚的Jovi发作,只能欺负纪芳。

  这情形很难解释,画幕中的男男女女,奇怪的穿着、奇怪的空间,在那个奇怪的环境里有一堆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但他仍理解了、清楚了,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这恰恰解释了为什么纪芳害怕他的丹凤眼,害怕他挑剔人,为什么说他和小老板一模一样。

  原来她对他的恶感,是从以前就种下的。

  至于她和阿檠之间……她用大老板的名字为儿子取名,她热爱做芋圆,她依旧喜欢他,依旧想要亲近他,也依旧……依旧在看见阿檠时,两颗眼珠子牢牢地黏在他身上。

  凤天磷早就输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不知道的时代里。

  原来轮回是真的,人果然有前世今生,纪芳和阿檠的缘分历经两个生世,没道理在这个重逢的时代里断线。

  凤天磷嘲笑自己不自量力,做了傻事情。

  画面一幕接过一幕——纪芳对着镜子,用不同声音、不同表情,不断地喊着Jovi。

  纪芳一有时间就偷偷学Jovi转笔,学他在签名底下画“#”记号。

  Jovi吃了刈包,赞不绝口,纪芳立刻上网Google做法,一下班便冲到超市买材料回家,做刈包时,她幻想着他的赞美,笑得满脸白痴。

  她不断调整芋圆里地瓜粉或太白粉的比例,企图做出Q弹有咬劲的芋圆。

  她因为Jovi一个不经意的笑,在夜里抱着棉被不断回想,又叫又踢脚,把脸用力蒙住,直到喘不过气。

  她是个聪明女人,却为着说不出口的暗恋,做尽蠢事,那些蠢事看得上官檠心头发甜,却看得凤天磷心中涩意阵阵,她竟那样地喜欢Jovi。

  画幕上持续着纪芳和Jovi的小暧昧,直到纪芳因过劳而亡,Jovi在无人的楼梯间,抱着头,红了眼,他后悔来不及告

  诉纪芳,他喜欢她。

  Jason也哭了,在厕所里,他不知道哪里做错,为什么会让喜欢的女子避他如蛇蝎?

  画面停在两个悲伤的男人身上,白色画幕渐渐淡去颜色,画面不在了,上官檠和凤天磷的目光仍然停在同一个定点上。

  沉默在山洞中流窜,他们都感到一股淡淡的哀愁。

  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凤天磷问:“你知道的对不对?大老板、小老板,你知道纪芳所有的秘密?”

  “对。”上官檠不否认。

  “在很早以前?”

  “很早以前。”

  “怎么知道的?”

  “先是你的来信让我起疑纪芳并不是莫琇儿,莫琇儿不会下厨,不会画图,更不会写字,我想,是你认错人。然后我再次遇见纪芳,确定她绝对不是莫琇儿,你清楚的,对于逼供,我有两把刷子。”

  “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直觉你会夺走她。”

  凤天磷苦笑,这么坦诚啊,坦诚得让人难受。“Jason很喜欢纪芳。”

  “对。”

  “我觉得,自己是Jason。”

  “我猜出来了。”

  “你猜得出来纪芳为什么不喜欢Jason吗?明明他们相处的时间更久。”

  “我认为Jason用错方法了,才会把人越推越远。”对待女人,要哄、要肯定、要支持、要协助,用逼迫的方法或许能激出她们的潜力,却也会让她们害怕自己、想要远离。“Jason有他的骄傲,他觉得欲擒故纵是好方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