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掌家有芳(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闻言,殷茵差点站不住脚,她把匣子往身旁人的手里一塞,就要往纪芳屋里奔去。秦氏眼明手快,一把抱住她的腰,大喊,“别,茵娘子!”

  “纪芳还在里面啊,我得去救她。”殷茵气急败坏。

  “来不及了,那屋子已经……”秦氏再也说不下去。

  杨氏见状,跑到殷茵面前道:“这里太危险,不可以停留,我们先出去再说。”

  “大门也烧起来了……”秦氏急得跳脚,他们被困在火场里,谁也跑不掉。

  “老马领着人推倒木门,我们快出去!”

  杨氏吩咐丈夫,大家纷纷往门口挤去,秦氏紧紧扣住般茵的腰际,不让她做傻事。

  可没想到第一个冲出大门的马成,还没看清楚什么,一柄大刀便往他身上横划过去,他还来不及感受到痛,杨氏的一声尖锐惨叫就响起……

  坐在大厅正中央,纪芳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纵火犯,他们在被邱师傅踩断两条腿之后,交代出幕后指使者。

  夏可柔?竟然是她!

  不过是一次的不愉快,就让她痛下杀手?纪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别和她起争执,直接把马献上,都是她嘴贱,才会害得马叔……

  火灾那时,马成领着人推开木门,逃出宅门外,殊不知有人正等着呢!

  马成居首,伤势最重,一刀横过,划破腹腔,而其他人或有伤手、或有伤腿,受伤的有七、八人。

  幸好邱师傅来得快,迅速把人给制住,否则纪宅众人恐怕无一幸免。

  看一眼和自己同样狼狈的殷茵,冰冷的手握住她的,她全身还抖个不停,纪芳拍拍她的肩膀,转头又间“玥儿和Jove呢?”

  秦氏上前回话,“孩子们受了惊吓,宛儿、萍儿哄着他们,我去看过,都睡了。”

  “大夫怎么说?”纪芳问。

  殷茵回答,“除马叔外,其他人的伤都无大碍,马叔烧得很厉窖,大夫说熬得过今晚就会没事,马婶子在照看着。”

  “邱师傅……”纪芳轻喊。

  “要把歹徒送进官府吗?”邱师傅问。

  “不,将他们送官,夏可柔就会晓得我没死,恐怕又会生事,阿檠不在,我们不能再出事,先把他们关押起来吧。”

  “是。”邱师傅让徒弟将歹徒——喂过药,再检查一次绳索,确定绑得够牢靠后才令人将他们关押起来。

  纪芳对殷茵和秦氏说:“你们先下去休息,我还有事和邱师傅谈。”

  殷茵点点头,领着秦氏下去照看孩子。

  压下翻涌的心跳,芳却不晓得要从哪里说起。

  邱师傅微微一笑,倒杯水给她,态度从容的道:“纪姑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吧!”早在出远门前,主子爷曾提过,有机会的话便把他们的关系慢慢透给纪姑娘知道。

  “邱师傅是阿檠的人,对吧?”

  “对,主子爷回京不久,身边人手不足,命我在此训练徒弟。”

  “这里除了邱师傅和徒弟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有,这一年里不少江湖人愿意投效主子爷。”

  可今日过来并无看见其他人,所以他们……纪芳懂了。“芷英也是其中之一,对吗?”

  “对。”

  “芷英没回来,是因为阿檠与三皇子之事并非谣言,邱师傅让她和其他人一起出去寻人了,对吗?”

  邱师傅眼底透出欣赏,一个接着一个问句,他不需要说得太多,她已经把事情猜出大概,何等聪慧的女子,难怪主子爷放不下她。“是。”

  “邱师傅可以告诉我,阿檠和三皇子遇险,是谁动的手?”

  倏地,屋里一片寂静,两人四目相对,谁也不先开口。

  从未沉不住气的邱师傅,心跳得急,心里想着,她要做什么?

  照着之前的约定,纪芳还是来到酒楼,只不过这次乔装打扮,以男装示人。

  凤天磷死了,皇帝还有心情作寿吗?

  纪芳不知道,她只是区区小老百姓,皇帝的心情与她没有半文钱关系,她在意的是那两个人的下落。

  深吸气,她喝下第三杯茶,那场大火过去,已经几天了,邱师德的人仍然没有传回半点消息,等待让她越来越焦虑。

  凤天磷和上官檠死亡的消息广传,各种臆测纷纷出笼,最多的说法是大皇子在铲除异己,灭掉能与自己争皇位的凤天磷,因此,凤天祁的处境并不好,皇帝几次当着朝堂众臣对他发怒。

  有人臆测,若是证据查出,大皇子必定地位不保,到时候没没无闻的二皇子将会异军突起,取而代之。

  最近,一向沉潜的二皇子突然活跃起来,不少朝臣都在观望风向。

  京城上下,多数人都认为凤天磷和上官檠回不来了,皇帝虽还在找人,但靖王府已经决定发丧,认下这个消息。

  是靖王太傻,不懂得揣摩上意?还是他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下一个扶植的人?

  朝堂事错综复杂,纪芳不想也不愿意理解,若不是……若不是那个与朝堂相关的男人,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子,她宁可坐在家里混吃等死。

  现在她也不相信“为恶者天罚”了,她决定当坏人,决定亲手惩罚那些夺走自己幸福的恶根!

  第十三章  生死不明(2)

  门被推开,凤天祁和一名太监走进来。

  “让纪姑娘久等。”

  他看一眼桌上的木匣子,里头是杯壶的设计稿?

  发现他的视线,纪芳微微一笑,把木匣子往前推,凤天祁直觉想打开,但纪芳把手压在盒盖上,凝声道:“请大皇子先回答小女子两个问题。”

  “大胆!”凤天祁身旁的太监斥喝一声。

  凤天祁挥挥手,太监憋气,瞪了纪芳一眼,又站回凤天祁身后。

  “纪姑娘想问什么?”

  “三皇子和上官檠死了吗?”

  她的问题让他蹙起浓眉,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严肃,见她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他,非等出他的答案不可的模样,他回答,“一天没找到他们的尸首,我就不会承认这件事。”

  声音铿锵有力,态度不容置喙,让她信心大增,是的,她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没死,她一样不会承认。

  听说真龙天子的话连老天都要听的,凤无祁早晚会当上皇帝,他是天降真龙,所以,会的,上天会认真看待凤天祁的话,会让他们平安归来!

  四目对视间,凤天那道:“第二件事呢?”

  “请大皇子给我一句真话,他们遇刺,与大皇子有关吗?”

  语出,太监暴怒,凤天祁脸色也更难看了,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件事,却没有人敢当面对他提出质疑,纪芳却……咬牙,忍气,向来令人读不出心思的凤天祁,泄露了他的忿忿不平。

  纪芳知道,这是冒犯、是大不敬,若凤天祁早个心胸狭隘的,自己定然没命走出富贵酒楼,但她决定相信阿檠的眼光,相信凤天祁的品格,就像阿檠说的那样。

  目光相对间,两人眼底都有不容置疑的坚持,凤天祁佩服纪芳的勇敢,更欣赏她的临危不乱。

  她问得不算清楚,他愿意回答得更明白几分,轻咬牙,他一字一句说得郑重无比,“如果这件事是我所为,我愿意遭受天打雷劈,终生与皇位无缘。”

  这是赌誓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取信纪芳,但他就是认为,必须让她相信自己,理由不明,原因不清,他就是想这么做。

  点点头,凤天祁这句赌咒,让纪芳猜出真正的敌人是谁了。

  不会有其他人,除了等着两虎相争、坐收渔翁之利的二皇子,就是想刺激凤天磷下定决心,反而坏事的夏家人。

  确定敌人方向,她不会手软!

  “日后大皇子有任何需要小女子帮忙的地方,小女子愿竭尽全力。”

  这时候,凤天祁还不晓得自己做出多么明智的决定,因为这个承诺,上官檠站到他身边,终生为他所用,也因为这个承诺,纪芳倾尽她在广告业中学到的各种方法,助长他的声势、炒作他的名声,让他入主东宫,若干年以后,更成为留名青史的贤君。

  “多谢纪姑娘。”凤天祁褪下白玉扳指,推到她面前,说:“有任何事,可拿着此物到无思居寻我。”无思居是他名下的一间茶楼。

  临走前,纪芳对他说道:“一动不如一静,越是风雨飘摇时期,大皇子越要坚定脚步,不轻易随之起舞。”

  凤天祁不太明白纪芳的意思,却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纪芳回去后,向殷茵要走所有的银票。

  京城传言最多、传得飞快,不多久,谣言转了风向。

  有人说,在那次的刺杀后,保护三皇子的禁卫军当中有人活了下来,他看见刺客的容貌,很像二皇子身边的人。

  谣言一出,二皇子秘密处决身边的左右臂膀,这种欲盖弥彰的事,一做就等同于宣布本人就是凶手。

  而哪个皇子能保有真正的秘密?因此,这件事皇帝知道了,凤天祁也知道了,透过凤天祁,不久纪芳也知道。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