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1页     千寻
  几句话,便把苏妈妈的罪恶感变为成就感。她可是超级业务员,总能让人看见一件事情的优点。

  然后换她说起自己初见苏凊文时的惊艳,说她是怎样崇拜他、暗恋他,也说公司女员工对他抱着怎样的心情,最后,还说:“我相信,这么优秀的阿董,一定会碰到一个值得他付出全心全意的女人。”

  她的安慰让苏妈妈轻喟,她顺顺她的头发,心想:如果这孩子不要生病多好,那么凊文的爱情便可以圆满了。

  郁乔的心被抚摸温暖,想着,其实自己的安慰很微不足道,因为这些日子,他们给她的支持难以言喻。

  她虽然住院,但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扮演病人,因为除睡觉之外,她的时间都被人占满了。

  齐翔来、大桥来,他们一出现就是笑话连篇,他们都刻意避开死亡话题,刻意说着令人开心的消息。

  比方说,比赛结果公布,大桥的设计拿到亚军,这个消息让他的作品在网络上的销售成绩更上一层楼。

  比方说,新的广告还没有推出,齐翔又接下了两支广告,而唱片的录制也在经纪人的努力下开始进行。

  他们老是很没创意的说:“小乔,谢谢你,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但她明白,不是自己的关系,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心愿意改变、愿意勇敢、愿意为自己杀出一条道路。

  大桥、齐翔出现,她就会笑不停,只有一次例外——

  她的胃已经很糟了,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但齐翔每次来还是会做一堆好料理,她要他别忙了,齐翔却坚持道:“吞不进去没关系,舔一舔味道就好。”

  大桥好像看不下去,对他发了脾气,“你干嘛那么爱卖弄厨艺,小乔不舒服,你看不出来吗?”

  齐翔没有生气,只是幽幽解释。

  “是你自己说的,你习惯借着某种味道来记住某个人,因为你会担心,最在乎的那些人从记忆里消失。小乔,你舔一舔就好,好好记住这个味道,永远都不要把我忘记。”

  齐翔再也忍不住,哭了,而大桥飞快背过身去,可他颤抖的肩膀泄露了他的哀伤,阿董没有流泪,却凝着一双浓眉,静静看向窗外。

  看着三个硬ㄍㄧㄥ的男人,她拿起筷子虽然她的胃很不舒服,还是把齐翔带来的食物一点一点塞进肚子里,好吃的食物沾上泪水,味道有些偏咸,但她努力吃、努力吞,努力地牢牢记住属于他们的餐桌、属于他们的温暖幸福。

  她越吃,他们越是泪流不止,但没有人出声阻止,她也不想停下来,因为也许……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记取食物滑过舌间的快意。

  第14章(2)

  十五分钟后,她把吞进去的食物全吐了出来,齐翔看见,放声大哭,哭得像个孩子,紧紧抱住她说:“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你记住我,不要你让自己痛苦,我再也不做菜了,再也不要欺负你。”

  她眼底泪光闪闪。傻瓜,他哪有欺负她,他是爱她啊。

  那天,他们四个抱住彼此,狠狠大哭一场,隔天,他们抹净眼泪,又开始卖弄笑颜。

  除了大桥、齐翔和阿董,金童小邓和散财童子兄弟阿希、阿望也经常拜访。他们来之前先在网络上找到许多笑话,企图用笑声把病房填满。

  小邓说:“这是董事长的规定,管不了泪水的人,就不准进病房,谁敢触犯规定,薪水连降五级。”

  而她明白,这是阿董不舍得她难过恐惧。

  营销部的同事也常来,青青、小乐和阿岳会在她面前打打闹闹、一如过往。

  青青说:“我真想在阿岳背后刺字,提醒他不要那么迷糊。”

  她失笑。是啊,阿岳很有创意,可惜做事不够严谨,这点小乐和青青恰好可以弥补,他们三个是最好的拍档,能一路合作的话,必能创造佳绩。

  阿岳抓抓头发,回嘴道:“刺什么字啊?精忠报国吗?那我们以后要不要喊你岳母。”

  “什么岳母,我又没有女儿可以嫁给你。”他们合力把属于疾病的苍白、荒凉、哀愁全数排挤。

  她不笨,她理解阿董的目的,他想用快乐和幸福,填满她生命最后一段旅程,对于他的做法,她满心感激。

  回过神,郁乔听见苏妈妈的声音。

  “小乔,你累不累?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苏妈妈,我不累,再给我说说阿董小时候的糗事,好不好?”

  她握住苏妈妈的手。她是真心喜欢对方,她想过,如果自己有机会成为母亲,她一定要当苏妈妈这种母亲。

  苏妈妈笑了,心底微微疼惜。这孩子和老公形容的一样乐观、坚强并且勇敢。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齐翔和苏凊文一起冲进来,齐翔一进门就连声嚷嚷,“快点、快打开电视!”

  他到处找遥控、打开电视,找到他要的频道,一边对着手表、一边看着荧幕,等待……

  当!时间到!

  齐翔出现了,苦练多月的舞姿出现在荧幕上,他帅帅的脸对着电视前的观众,挥开满头汗水,仰头,喝一口饮料,然后露出一张满足的笑脸。

  什么都不必多说,就让人有欲望想要品尝他手中的美味。

  这是电视首播,现在他的经纪人肯定盯着电脑,看着网络留言,预测齐翔的第一炮,是不是褒多少贬。

  广告结束,他激动地握住郁乔的肩膀问:“怎样?我表现得好不好?”

  “好得不得了。”她笑着回应。

  “导演也这么说,广告公司老板很满意,又给了我两支广告代言。”

  “加油哦,曝光率越多,对你越有帮助!”

  苏妈妈轻拍齐翔说:“恭喜你了。”

  “谢谢苏妈妈。”他热情无比,将苏妈妈一把抱在怀里。这段日子里,齐翔、钟裕桥也和苏妈妈越来越熟悉。

  “以后有机会,我们公司的宣传广告也可以拜托你吗?”

  “当然,我和阿董是什么交情啊,要帮忙,一句话的事。”

  “好吧,你们聊,凊文,我回去做些晚餐让李伯伯送过来,小乔早上胃口不太好,你注意一下。”

  “知道了,谢谢妈。”

  苏妈妈转头对郁乔叮咛着,“小乔,要找机会好好休息哦,别让他们闹得太累。”

  “好,苏妈妈再见。”郁乔挥挥手,苏凊文跟着出病房送母亲走到电梯口。

  病房内,郁乔看着满脸兴奋的齐翔问:“有没有打电话回去,告诉你爸爸、妈妈?”

  “嗯……再过一阵子吧。”

  “你啊。”她叹气,“天底下,没有会记恨孩子的父母亲,他们早晚会明白,你有自己想要走的路,他们不能勉强你。”

  “这个话,你要去跟大桥说,大桥的妈昨天还闹到我们家里呢,幸好你不在家,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热闹。”

  齐翔满脸臭,一面说话一面摇头。幸好那个不是他妈,不然他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那大桥呢?他还好吗?”藏娇的金屋被找到,他要面对的,恐怕是一场大风暴。

  “放心,我很好。”

  门打开,钟裕桥走进来,他的笑脸里带着一丝勉强。

  他承认自己的母亲难缠,不过他已经有长期抗战的打算,他想清楚了,母亲的强势起源于他们兄妹的乖巧、容易控制,如果不是过去他唯母命是尊,母亲不至于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所以,他多少该负一点责任。

  他走向病床,习惯性地碰碰郁乔的额头。这几天她老是发烧,烧烧退退,吓得大家一颗心吊上吊下。“不必担心我,我已经不是过去的乖乖牌。”

  “也许你该试着说服钟妈妈,你有你的才干,虽然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说服我妈谈何容易,我宁可用行动向她表达我的坚持。”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他都要为自己固执到底。

  “干嘛讲这个讨人厌的话题,快把你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齐翔催促他,完全忘记“这个讨人厌的话题”正是自己挑起来的。

  钟裕桥侧过脸,看一眼在他后面回到病房的苏凊文问:“你们已经把事情告诉小乔了?”

  苏凊文摇头,“还没有。”但他已经做好准备。

  钟裕桥转头看齐翔,齐翔也摇头说:“这种事当然要让男主角说,我怎么可以抢功。”

  他同意,视线落回苏凊文身上。

  苏凊文难得笑,可他现在不但笑了,还笑出满脸欠扁的幸福感,惹得钟裕桥、齐翔直想把他抓起来阿鲁巴。

  郁乔视线轮流在三个人脸上转过,问:“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苏凊文没回应她,用手指勾勾齐翔和钟裕桥,很有默契地一起挤进病房厕所里。郁乔看着他们的动作,忍不住叹气。

  男人会议从客厅、阳台一路开进厕所,还真是每下愈况,他们知不知道,三个大男人挤在厕所里,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啊……

  他们并没有让她等太久,齐翔先一步走出厕所、关掉电灯,屋里倏地暗了下来。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