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8页     千寻
  铃铃铃……铃铃铃……

  闹钟响起,及时拉住两人的理智、冲散激情,他大口大口喘气,迅速坐起身离开她的棉被,按下闹铃,吸气、吐气,在平抑气息、压制情欲后,才敢转头面对她。

  他应该说对不起的,但看见她春水似的眼神,他换了另一句话。

  “至少要到这等程度,才能告我性骚扰。”他试着幽默,试着把暧昧气氛推回正常。

  而她应该害羞别开脸的,但她却闷着声音直觉地说:“再下去一点点,就不知道是谁要告谁性骚扰。”

  他听见、大笑,于是他知道,她并不讨厌这样的骚扰了。

  一翻身,他又翻进她的被窝里,凑近问:“要不要再试一次?放心,我对上法院不感兴趣。”

  话没说白,但已经表明得够清晰:本人苏凊文,欢迎郁乔小姐性骚扰。

  脸上浮起两坨红晕,她把尴尬全都堆在脸上。

  好吧,他同意,这种事做比说更自然,如果他想要继续,不应该问可不可以,而是应该直接制造情境。

  用力抱紧她、用力在她脸上亲一下,他翻身下床,俯视床上的睡美人说:“起床吧,我们去海边。”

  “为什么去海边?”

  “你的手册里写的,要去海边吹吹风、留下一排脚印。”

  “你是说真的?真的要帮我完成所有梦想?”

  “在你眼里,我是个随口说说的人吗?”他瞪她,佯装生气。

  不只这个,其实他也已经订了机票,五天四夜日本游。他愿意去更远的国家,愿意花更多时间完成她的出国梦,只是黄伯伯担心她的身体禁不起折腾,旅行是很耗费体力的活动。

  “不,在我眼里,你是言出必行的男人,只是你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看待,说不定我在手册里写的只是无聊屁话?”

  “因为,等我把你的愿望全部达成,就轮到你来达成我的愿望了。”

  “什么愿望?”

  “忘记了?我已经写在你的手册里面。”

  她想起来了,想起他补上的那些字:把好男人拐进礼堂,牵着他的手走红毯,生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相差两岁到三岁,等孩子念国中后,重新回到职场,和丈夫一起拼命赚财产——

  她想笑的,却没想到泪水比笑容更快呈现,因为她明白,自己永远无法完成他的心愿。埋进他怀里,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爱她、追求她的男人。

  他明白她为什么落泪,却假装不明白,捧起她的脸,他刻意笑得很张扬。

  “我知道,能被我这种优秀到几乎濒临绝种的男人喜欢很不容易,那是要打遍天下多少无敌高手才能办得到的事情,但你也不必激动到痛哭流涕,我还没正式求婚,还没带着你走红毯呢!”

  她也跟着笑了,只是笑容里带着心酸。“你装不来的,痞是大桥的专利。”

  “眼里看着新情人,心里想着旧情人,郁乔,你太过分了!”

  话一落下,他弯下腰伸手呵她的痒,他的手指头在她腋下制造一波波的高潮迭起,于是她尖叫、她求饶、她放声大笑。

  肆无忌惮地笑,笑得站在门外偷听的钟裕桥和齐翔也跟着拉开嘴角。

  齐翔望向他,眼底有两分怜悯,钟裕桥明白他的意思,低声说:“没关系,她的快乐比较重要。”

  齐翔点点头,勾住他的肩膀说:“走吧,我们去替他们准备野餐,外面卖的东西不健康。”

  “不,你去弄吧,我回房间,帮小乔设计一件新娘礼服。”

  齐翔深深看他一眼,点头说:“好吧,我们合力帮小乔完成愿望,不要让阿董专美于前。”

  起床后,他们去了海边,是有沙滩的海边。

  他们脱掉鞋子,在沙滩上留下两行足迹,苏凊文还用照相机把足迹拍下来当证据,证明自己完成她另一个梦想。

  他并没有问她为什么把在沙滩留下足迹当成梦想,但她主动说了。

  “我几乎忘记爸爸长什么样子,忘记他的声音,忘记他为我做过什么事情,但我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带我到海边,他牵着我的手,在沙滩上,留下长长、长长的足印。

  “海浪打上来,把我们走过的足迹抹去,我气坏了,想把足迹重新印回去,但爸爸蹲下身子、把我抱在怀里,指着已经看不见脚印的沙滩说:“别生气,你看,足迹没有被海水冲去。”我不懂,沙滩上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了啊。”

  “那时爸爸长长的手指头先指了指我的胸口,再指指我的头说:“它已经烙印在你心里、脑海里,它是你一辈子都抹灭不去的痕迹。””

  第13章(2)

  “我不懂爸爸的意思,爸爸揉揉我的头发,把我背起来,一面走、一面唱歌。那时我还太小,不明白什么叫做眷恋,但我知道,有爸爸在真的很好。我悄悄回头,看见爸爸的脚又在沙滩上印入长长的一排痕迹,便偷偷在心底祈祷,祈祷老天爷不要再派海浪来捣乱。”

  苏凊文静静看着她,拥她入怀,然后像是承诺似的对她说:“不要怕,以后我来当你的爸爸,抱你、背你,给你唱歌说话。”

  那个时候,她或许还太小,不能理解父亲的话,但现在她已经够大了,他有把握,把握她能听懂自己每句话。

  弯下腰,他把她背在背上。

  他轻轻地为她哼歌,那是一首她没听过的英文歌曲,他的嗓音很好,唱得婉转动听,让她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音节。

  她趴在他背上,环住他的脖子,紧贴着他的温暖。

  她真希望时空就定在这里,再不要往前推进,就让这刻永恒,让这秒钟永恒而清晰。

  下意识地,她回头,看见一行脚印,长长地连到天边。

  泪水刷过,如果爸爸那行脚印是孤独,代表她将孤独地走过童年、少年、青年,那么阿董这行脚印是不是也代表,他将孤独地走过壮年、老年?

  心头一紧,她想为他做更多的事情,脱口而出,“阿董,我爱你。”

  听见这三个字,他笑了,却也在她看不到的角度里,泪水偷渡。

  好消息有两个。

  第一:钟裕桥在网络上卖出第一件作品,赚到设计这条路上的第一桶金。

  第二:经纪人帮齐翔安排一次面试,如果面试通过,他就可以替一间大厂牌的饮料做代言,公司打算在这支广告上面投注数亿的广告经费,换言之,如果齐翔通过选角,将有一段时间密集地出现在观众眼前。

  这天苏凊文很忙,他必须在去日本之前把所有工作完成,所以由郁乔送齐翔过去选角。

  钟裕桥本来不想跟,但想想还是不放心,在最后一刻坐上车,把齐翔挤出驾驶座。

  齐翔身上穿的衣服是他搭配的,收到通知的时间太晚,不然他还打算亲手帮他做衣服。他们三个昨天逛一整个下午的百货公司,才挑到足够的行头,然后他们带齐翔进美容院换上新发型,他整个人焕然一新。

  一路上,郁乔唠唠叨叨念不停。“你不要紧张,要记住,表演这种东西没有其他要件,只有一点——要能够说服人。真诚一点,不要耍酷、不要摆谱,千万千万不要出现痞相,一定要把过去的纪录丢掉,表现出百分百的真诚……”

  眼见选角地点快要到了,她越讲越快,好像要把所有的话全部交代清楚才肯罢休,她的样子惹得钟裕桥大笑。

  “我看你比翔还要紧张吧。”

  对啊,她真的太紧张了,她吐口气,同意自己神经兮兮。

  齐翔笑了,张开手臂把她抱进怀里,笑说:“不要担心,我会好好表现的。”

  “嗯。”

  选秀地点到了,钟裕桥停车,齐翔打开门,她临时又想起一句,“翔……”

  “怎样?”

  “不管你表现得怎样,你都是我心中的第一名。”

  齐翔笑了,动手揉揉她的头发,说:“谢谢,我知道。大桥,带小乔到附近绕绕、找点事情做,不要让她在这里穷紧张,面试结束后我再打手机给你们。”

  “知道了,加油!”钟裕桥朝他握了握拳头。

  齐翔转身、迈开步伐朝大楼走去,他英挺帅气的背影,让郁乔回想起两人初见时,他坐在公园里萧索落魄的身影。

  他走出来了,走出过去阴霾,走向光明未来。

  她转头对钟裕桥说:“我有第六感,这次的重新出发,他会成功。”

  “不需要第六感,我就知道他会成功。”

  “为什么?”

  “成功是留给准备好的人、留给愿意承受风浪的人、留给愿意不断付出的人,翔是这样的人。”

  她看着他,笑了。

  “笑什么?我说错了?”

  她对他笑不停,回答,“大桥,你也准备好了,你也储存足够的精力,你也愿意承受风浪、愿意不断付出,结论是,你成功在望。”

  她在夸奖他,钟裕桥笑逐颜开,学齐翔揉乱她的长发。

  “所以,现在我又是你的英雄了?你又开始崇拜我、暗恋我,甚至……爱上我?”他一边说一边朝她靠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