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5页     千寻
  他们不晓得苏凊文要做什么,但被他寒冽锐利的眼光给吓住,没人敢多说半句话,只能静静地看他的下一步动作。

  电话通了,苏凊文深吸两口气,缓下冷厉声音。

  “黄伯伯,您好,打扰您了,我是苏凊文……是,好久不见,您最近好吗……爸妈都好,他们前阵子还提起您……是的,我有点事想请教黄伯伯……是这样的,我有位朋友是黄伯伯的病患,她叫郁乔,不知道黄伯伯有没有印象……”

  他说到这里,钟裕桥和齐翔对望一眼。阿董认识小乔的主治医生?飞快回头,他们凑到苏凊文身旁,一人一边靠上。

  “……对,我知道医生不能透露病人的病情,但郁乔只剩下一位年迈、患了阿兹海默症的祖母,身边没有人可以帮她,我必须知道她的病情,必须知道有什么先进的医疗可以帮助她……我……我是她的未婚夫……”

  苏凊文的话让钟裕桥和齐翔猛然抬头。小乔接受他了?他们已经认定彼此?或者,这只是他向医生套话的谎言?

  但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听着苏凊文偶尔简短地响应电话那头的人,墙壁上,时钟的长针缓慢地移动,齐翔和钟裕桥紧紧盯住苏凊文的脸,企图从他细微的表情当中得到一点讯息。

  在一段漫长的沉默后,他说了句,“黄伯伯,谢谢您。”然后挂掉电话。

  齐翔急忙问:“你真的认识小乔的主治大夫?”

  钟裕桥拍开他。“这不重要,医生怎么说?小乔的病情严重吗?”

  第一次,苏凊文有了深切的无力感,第一次,他觉得疲惫而无助,目光缓缓从手机移到齐翔和钟裕桥脸上,这一刻,他理解了何谓欲哭无泪。

  “你说话啊,到底是怎样?情况如何、是第几期、有没有什么新药可以控制住……”钟裕桥抓起他的手一阵猛摇。

  “是末期胃癌,因为发现得太晚,已经错失开刀时机,过去几个月,小乔用的是最新的抗癌药,刚开始还有一点效果,但最近癌细胞扩散得很快——她很痛,时刻都在忍受疼痛,可还要装成若无其事,欺骗我们……”他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但这个问题,他无力解决。

  “我懂了,难怪她半夜睡不着,在走廊演倩女幽魂,难怪她白天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她都躲在房间里面忍受疼痛吧。”钟裕桥的声音很低很低。

  “怎么会?怎么可能?她那么年轻,就算发现也只会是第一期、第二期,怎会一下子就跳到癌末去?会不会是医生误诊,我们要不要换一间医院再检查看看?”齐翔喃喃自语。

  “对,我上网查查,看有没有更高明的医生,要不然我们送她出国医治,至于钱……”他存款簿里面还有一些,不够的话……钟裕桥看向苏凊文。

  苏凊文依然面无表情,彷佛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

  “听说中医可以治疗肿瘤,对了,我听说有种有机饮食法,对人体健康很有帮助,不然……学瑜伽?我们上网查查看,一定可以查到应对的方法。”齐翔跳起来,拉住钟裕桥就要上楼。

  这时苏凊文终于开口,“不必了,黄伯伯是这方面的权威,如果不是绝对的确认,他不会说这种话。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让小乔开心,帮她完成想做的事,让她无后顾之忧……”的离开?

  心底一片茫然,他望向钟裕桥的眼光充满绝望。

  他何尝不想心存希望,他何尝不想给自己留一点盼头,他也想象大桥、齐翔这样,试着做些什么。

  但黄伯伯的话打断了他所有的想象。

  黄伯伯说:郁乔恶化的速度太快,他很少碰到这样的Case.

  奇迹,已经不是她或者他们可以幻想的了。

  苏凊文的绝望眼光像一记棒锤,狠狠地朝他们砸下,敲掉他们微薄的盼望。没有希望了吗?只能绝望了吗?不管做任何事,都没有用吗?

  茫然从苏凊文眼底传出去,他们的心一点一点坠入谷底,又好像是有一把生锈的锯子,来来回回锯着心……

  夜幕低垂,三人相对无语,他们像是雕像般坐在沙发中间,谁也提不出半点力气,屋外的风雨渗透他们的心,天……再不会开晴……

  她睡得很好。郁乔伸伸懒腰,翻过身、抱住枕头,看着床头的照片,对自己微笑。

  看一眼窗外,不下雨了,是天青气朗的一天。

  很好呢,本来嘛,乌云就应该让它随着黑夜散去,没有人会一辈子看不见光明的。

  她又笑,笑得满眼满脸好像都盛满蜂蜜。

  她没什么不知足的,在生命最后期间,她有家人、有关心,有满屋子的幸福及温情,要到哪里才能找到比她更幸运的人?

  真好……真的是很好啊,有多少人在知道自己活不过三个月时,不是哭泣哀恸,不是用遗憾、怨怼面对剩下的每一天?而她,还能够用微笑面对。

  她多么与众不同啊,在最后的旅程,身边有三个又高又帅,让所有女人都想入非非的好男人相陪,还可以在最后的日子里,看着他们一天一天改变。

  第12章(2)

  齐翔一天比一天更快乐,他学跳舞、学唱歌、学表演,他兴致勃勃地告诉周遭的人,他的人生重新燃起希望,他再不害怕面对报章媒体的批判,他说:“我会越来越坚强。”

  大桥终于知道自己要什么,他生气盎然,砍断曾经束缚自己的枷锁,他再不是被人操控的人偶,他确确实实、明明白白地走入自己的人生中。

  而阿董也不一样了,他变得健谈,偶尔幽默,在他身边,她察觉了过去不曾察觉的温柔。

  前阵子帮他送便当,她在厕所听见女职员们的说壁角,她们说:“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董事长不再板着冰脸,同他打招呼,也会点头回应了。”

  不是吗?他还会说床边故事呢。

  可是他说:机器人有了心,懂得喜欢一个女生的心情,他想为自己努力一次,想要追逐一段恋情……

  她该为他庆幸,还是斩断他的不切实际?

  想过一夜,她仍然无解。自私的郁乔说:何必?把这么好的男人往外推,会不会太矫情?正直的郁乔说:哪天,你走得干干净净,却留他在这里怅惘哀戚,怎么忍心?

  确实不忍心啊……压压酸涨的胸口,她离开床,走进浴室刷牙洗脸,松松地在耳畔绑起两束头发。

  唉,也许她该先想的,不是阿董的问题,而是怎么向大桥、齐翔他们解释昨天的失常。

  打开门,她发现吊在门把上面的棉布包,经过一个晚上已经晾干了?她没有多想,将包包拎到房间内。

  下楼梯,她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深吸口气。好棒哦,这才是家的味道。

  走进厨房,看见齐翔在卷寿司,她走到他身边,抓起一块寿司观赏观赏。红的绿的黄的,配色配得很漂亮,不会吧,这家伙连日本料理都在行。

  她笑问:“早上吃寿司?”

  齐翔把手套拿下,倒了一杯枸杞红枣汤递给她,说:“先喝两口温水,再吃稀饭。”

  “为什么早上要喝这个?”

  “早起喝点温茶水,对胃比较好,我们的分都喝完了,剩下的是你的。”

  说完,他转身帮她添稀饭,郁乔皱眉头,抓住他的衣袖、将他拉回跟前,手指轻轻触上他的眼皮,问:“你眼睛是肿的,怎么啦,被老师骂还是又被媒体批判?”

  齐翔拉下她的手,一个激动,抱住她,把头靠在她肩膀。

  “干嘛啊,撒娇吗?我可没有糖果哄你。”她笑言。

  “没有,只是很累,借我靠一下。”他抱着她软软的身子,不想放开。

  “怎么会这么累?昨晚没睡好去当贼了?说,偷到什么好东西?”她拍拍他的背,真的把他当成小男孩。

  “文大师让我做一首曲子,我弄到凌晨四点才上床。”他说谎,凌晨四点钟才睡,是因为上网,他找出一堆健康料理要慢慢做给她吃。

  “笨哦,那么累还做什么早餐,不会多睡一下子,长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她说着失笑,自己还真的很像老妈子。

  他松开她的身体,却捧住她的脸,两手往中间一夹,把她的脸当油条,夹在他的烧饼手上。

  她被夹得嘴唇微噘,他很想朝她的嘴唇吻下去,但……昨晚说好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只做让她开心的事。

  “你的眼光很色哦,说!是不是在垂涎我的美色?”她一指戳上他的额头。

  “美色?美色在哪里?”他故意把一颗头转左转右、连转好几遍。

  “哼!果然是不成熟的男性,连女人的美丽都无法分辨。”她轻嗤一声。

  “我不成熟?”他指住自己,一脸的匪夷所思。

  “不然呢,小弟弟。”她的手像螃蟹,夹紧他的帅脸。

  小弟弟?要不要他脱裤子给她看,看他有多“不小”?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