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4页     千寻
  果然是她不勇敢、她害怕,也是她不愿意再度受伤……他用掌心包裹住她紧握的拳头,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他低下头,额头在她额间轻轻磨蹭,低声对她说:“没关系,我的勇气分给你。”

  别样的温柔、别样的体贴,她的拒绝堆积成山,却无法移到他眼前。

  轻轻地,他捧起她的脸,湿湿的吻落在她的唇间,淡淡的轻触,她闻到薄荷的香味,郁乔迷醉了、晕眩了,她在他的吻里,沦陷……

  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过她的万用手册,手册翻过几页,停留在已经押上日期和时间的那一页。

  那页写着:把初吻献出去。

  第12章(1)

  郁乔望着坐在床边的苏凊文。她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自己是怎么被说服的。

  和他谈一段恋爱?可以吗?不恶毒自私吗?她是己不所欲、勿施于人的善良女性,怎么会……对一个自己暗恋多年的男人残忍?

  她想要推翻刚才的认定,但他不给她机会,大手盖上她的眼睛,醇厚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回。

  “你不是说累了?好好睡一觉先。”

  她拉开他的手,再看他一眼,眼底有犹豫、有踌躇,也有浓浓的哀怨,事情不处理好,她安不下心入睡。

  “我不想和你谈恋爱。”她用的是肯定句,斩钉截铁、笃定万分的肯定。

  “为什么?”

  “我不想定下来,不想要永恒长久的关系。”

  “万用手册上,写着你想要找个好男人,谈一场永生难忘的爱恋。”他没指责她说谎,只是将事实摆明,指出她在说谎。“难道你想指控,我不是你想要的好男人?”

  如果他这样还不够好,那么,她的要求就太苛刻了。

  她轻咬下唇,说:“我所谓的一场,是三个月、两个月,不是永恒。”

  他的浓眉瞬间蹙起,握了握她些微冰凉的手,收起他的上司脸,低声道:“你干嘛计较时间?爱情是感觉问题,不是公文、不是提案,还得定下章程和日期,爱情是心随意走,眼下感觉不坏便试试看,哪天感觉爱情进行不下去了,要断再来谈。”

  她坚定的态度,让他决定暂时妥协。

  对付一个半步都不肯退让的女人,只好以退为进,再一步步、慢慢地蚕食鲸吞。

  转个意念,他定下新计划。

  “你才把爱情说得像公文章程,哪天感觉不行,要取舍、要切断了,你真的能理智面对?”

  “还没碰上,你就先认定我不能理智面对?”

  “因为,能够真正理智面对的人太少。”

  “你们不都在背后说我有理智没感情,有能力没人性?”

  “你知道?”她讶异。

  “我当然知道。”

  不过现在有了更新的说法,办公室的新耳语:爱情让董事长变温柔了,好像有人性得多。

  他想起营销部员工在煜文的带领下,聚到他的办公桌前,递上一本“项目”,态度诚挚而热切,代表人员苏煜文朗声说:“董事长,这里面有三十七种追求郁副理的方法,有二十家郁副理喜欢的餐厅,有十六部郁副理喜欢的电影……”

  微掀嘴角,有营销部员工的集体努力,再加上他高超的能力,他认为追求她的这件事情上,他的失败机率是零。

  “可是……”

  “你不要想、不要管,让理智暂且退居幕后,你只要用心去感觉,感觉我是不是值得你勇敢的男人,如果我能通过你的考评,我们就谈一场爱情,如果你觉得我不行,那就安安静静,继续看着我的努力。现在不许再说话了,先睡觉,天大的事明天醒来再想。”

  他又用手心蒙上她的眼睛,这回带了点强势,不准她将自己拨开。

  “阿董……”她叹气,松开手。

  “怎样?”

  “我睡不着。”

  “那……我讲故事给你听。”

  他讲了,讲“绿野仙踪”的故事,有个女孩被龙卷风吹到不知名的国度,她遇见没有心的机器人、没有脑的稻草人和没有胆子的老虎,他们一起上路,想跟仙子求得心脏、脑子、胆子和回家的愿望。

  故事的最后,他告诉她,机器人有了心,懂得喜欢一个女生的心情,他想为自己努力一次,想要追逐一段恋情……

  钟裕桥是在阳台上找到齐翔的。

  他坐在地板上,一手紧紧抱住小乔的包包,一手握住手机,青筋毕露,把头埋进膝间。灯光照在他身上,钟裕桥看见他的肩膀不断发抖,心一抽,快步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肩头,凝声问:“发生什么事?”

  齐翔缓缓抬起眼,泪水随着这个动作滑落颊边,看见钟裕桥关切的眼神,他再也忍不住,抱住他放声大哭。

  像被热油从头顶浇下,每个细胞都被炸得熟透,一阵又一阵恶狠狠的疼痛在胸前蔓延开。

  突然间,钟裕桥不敢问了,他想转头跑开,但是齐翔紧扣着他,抱住他像抱住大海的一叶扁舟。

  彷佛感受到什么似的,这一刻,他希望齐翔永远不要开口。

  但事与愿违,齐翔倔强地抹去眼泪,出现一双兔子似的脆弱眼神,浓浓的鼻音,数度开口却又数度哽咽,好不容易,咽下哀恸,他说:“大桥,怎么办?小乔快死了……”

  郁乔入睡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后的事,苏凊文拉过棉被将她密密盖实。

  轻手轻脚地离开她的房间,他下楼,却看见眼眶红透的齐翔,而钟裕桥双腿打开,手肘支着大腿,把脸埋进掌心内。

  小乔告诉过他,每次大桥心情低落,就会做这个动作,所以……双眉中间挤出两道竖痕,苏凊文坐进沙发里,与他们面对面。

  “说吧,发生什么事?”

  齐翔想开口,却发现嘴巴一打开、泪水就会跟着滑下来,他仰起头,也无法让失控的泪水重回眼中。

  苏凊文忍住怒气,再问一次,“到底发生什么事?”

  钟裕桥没回答,先反问:“小乔呢?睡着了?”

  “对,她很疲倦,翔,待会儿准备一点宵夜,小乔半夜醒来,能够填填胃。”回答完,他第三次问:“快点说,是什么事?”

  苏凊文的耐心用罄,他们再不回答,他一定会火山爆发。是的,他也察觉了隐忧,他也感到事态严重,但他得先知道情形,才能找出应对方案。

  钟裕桥看齐翔一眼,眼底抑郁更深,目光转回苏凊文身上,他说:“小乔的包包是我用棉布做的,雨水一打就湿透了,翔担心里面有重要的东西,结果一翻,翻出这个。”

  他拿出脚边纸袋,从里面倒出一堆药袋,苏凊文看一眼上面的病患名字,是郁乔……他咬牙忍气,把药袋上面的字逐一读过。

  齐翔吸吸鼻子,稳下情绪说:“我打电话给念医学院的高中同学,问他这药是做什么用的,他说……那是胃癌的标靶用药。”

  一阵恶寒从心底窜起,苏凊文眼底凝结出凌厉。

  所以她说不要永恒长久的关系,所以她要的爱情只想持续两、三个月,所以她突然辞职,想停下脚步,看看生命中的好风景?

  死前一定要做的事……所以她的万用手册上,才会下那么耸动的标题?

  脑子一声轰然,他的耳膜隐隐作痛,他真想放声大笑,真想狠狠讽刺命运一回,他以为机器人终于找到心,于是爱情降临,他以为自己将要不同,因为有个他想在乎、想为她努力的女人占住心头,没想到……他被老天爷将了一军。

  “阿董……”齐翔低声唤他,“我认识她那天,她就是这样、从外面一路哭回家,她坐在台阶上,举目四望,我看见她的孤独、看见她的害怕,我以为她和我是同一类人,才决定赖上她,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害怕是因为……”他哽咽,说不下去。

  “难怪她吃东西像小鸡啄米,难怪她瘦得要命,难怪她老是提盖棺论定,难怪她总是说不要让生命留下遗憾,难怪……”钟裕桥真恨自己,那么多的难怪,他怎么都没有想过,是这个原因?

  “我不要她死,她还那么年轻,她应该活很久很久的。”齐翔捂住睑,忍不住再度痛哭。

  “不公平,她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好不容易可以随心所欲,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将要在她面前展开,她怎么可以……可以死?”

  钟裕桥也哭了,泪水经过脸庞落在沙发上,那一块,被郁乔的香槟污染了,淡淡的红被他的眼泪加深了颜色。

  苏凊文怒瞪着他们,他咬紧牙关,凝重的字句从他嘴里吐出来,“你们,不要哭、不许哭,不准你们绝望,不是所有的癌症都会走入死亡。”

  齐翔的手背重重抹过帅脸,他用力点头,同意阿董的说法。

  苏凊文把药袋上面的字看过一遍又一遍,从第一行到最后一行,要它们全刻进脑子里似的,他吞下愤恨,抬起冷冽双眼,没和任何人商量,他拿起手机,点出通讯录,找到自己的通话对象。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