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2页     千寻
  她的笑偷渡到了他脸上,他脸上的红印总算没那么难看了。

  钟裕桥把各色钮扣缝在裙摆处,缝出一个类似原住民图腾的花样。

  手机响起,他看一眼号码,犹豫了十秒钟才接电话,因为他不确定电话那头是柔柔还是妈妈。

  “哥,我是柔柔。”柔柔的声音传来,他下意识地松口气。

  “妈在你身边吗?”

  “没有,我还没回家。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啊,那天妈妈回来发疯了,她到处乱丢东西,把小乔姊从头顶骂到脚底。”

  “你别理她。”反正没听到就当作没这回事,对小乔,妈是绝不可能说出好话的。

  “我也不想理啊,可是爸出国了,家里只有我可以当她的受气包,这几天我借口考试躲在学校图书馆,妈还不放过我,夺命连环Call耶,弄到我快要精神爆炸。哥,你和小乔姊被抓到了吗?”

  “在路上碰见。”

  “难怪,宋佳铃天天到我们家报到,两个女人关起门来,好像在计划什么,昨天我偷听到她跟妈建议,要不要请征信社把你找出来。”

  该死!她们非要把他挖出来不可?“柔柔,你帮哥哥跟妈妈传话,就说我打算再沉淀一段时间就回去,但如果她继续闹的话,我会离开台湾,让她永远都找不到我。”

  “哥,你是说真的吗?”

  “柔柔,哥想清楚了,我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路,我再也不要依靠爸妈,当个事事听话的乖儿子。”

  钟柔柔停顿片刻,轻叹道:“哥,你好有勇气哦,我佩服你。”

  “等我闯出一点名堂,如果你也想摆脱爸妈的话,哥让你投靠。”

  “真的吗?”她的声音里有两分激动。

  “真的。”

  他画个大饼给她,他知道柔柔听见后会很兴奋,因为小乔也曾经画一个大饼给他,那个饼让他想过好几个日夜,让他肾上腺素持续攀升、兴奋不已,生平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是个有能力的男人,觉得他有本事开创自己的人生。

  从小到大他都是好学生,别人都以为他这样的明星人物肯定很有自信,却不知道他是个严重缺乏自信的男人。

  高中时期,小乔因为崇拜接受了他的追求,事实上在他心中,小乔才是自信无畏、值得他崇拜的英雄。

  他佩服她有想法、有立场,佩服她对自己的生命有无数计划,那时,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只会乖巧地依循着父母的意愿长大。

  “所以我可以继续学音乐?可以不必进爸爸的公司实习?”

  “对。”

  “哥,那你要好好加油哦,有任何事情要我帮忙的……”

  钟柔柔话说到一半,齐翔突然不请自入,钟裕桥没好气地对他说:“齐翔,以后你进我房间,可不可以先敲门?”

  电话那头,钟柔柔被电到了,她听见哥哥喊齐翔的名字,心头一惊,吓得手机差点掉下。

  哥哥和齐翔同居!

  难怪哥哥能够传齐翔的生活照给她,难怪他知道八卦杂志上没写的齐翔,他们……竟然住在一起?她抓紧手机大叫,“哥!是那个齐翔吗?那个了不起的、伟大的、帅得不得了的歌星齐翔吗?”

  钟裕桥向齐翔投去一眼,无奈说:“他有很帅吗?我怎么都看不出他伟大在什么地方?不过他以前的确是偶像歌手。”

  “哥、哥、哥!”钟柔柔激动大叫,“哥……求求你,我可不可以跟他说几句话,几句就好?”

  “好,等等!”钟裕桥把手机递给齐翔,对他说:“我妹,柔柔,她是你的忠实粉丝,跟她讲几句话吧。”

  齐翔没反对、接过电话,摆出亲民爱民的偶像态度。

  “柔柔你好,我是齐翔!”

  第11章(2)

  钟柔柔的心脏少跳三下,之后一个强烈的三连音重重敲响,“齐翔,我很欣赏你、很喜欢你,你每张专辑我都有买。”

  “谢谢你的支持。”

  “你好久没有出专辑,我们都很想念你,你要赶快录新歌,让我们有机会再度欣赏你的歌声。”

  “好……”接下来是一串嗓音温柔、答案制式的回话,那是在受偶像歌手训练时,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的话。

  好不容易,齐翔打断她的激情,客客气气挂掉电话,接着表情一变,把钟裕桥正在缝的衣服拿开,神情紧张说:“大桥,我有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他被齐翔的态度弄得紧张兮兮。

  “早上小乔出门时,我就发觉她神情不太对,她有点紧张,我问她东、她回答西,我本来想开车送她,可是她坚持一个人出门,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最慢中午就会到家,可是现在都已经六点钟了,而且外面还在下雨。”

  雨势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小乔出门没带伞,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躲雨。

  “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事?”

  钟裕桥望向他,齐翔拥有艺术家天生的敏锐观察力,他往往能注意到别人没发觉的事情。

  “我不知道,但从中午过后,她的手机就没接通过。”

  他已经打过几十通,她半通都不接,这不像她会做的事,小乔一向不喜欢别人为她担心。

  “有响但是没接,不是直接进入语音信箱?”钟裕桥确认一次。

  “对。”

  “她会不会去找阿董?”

  “中午我就打电话给阿董,他说小乔没到公司。”

  “阿董还在公司?”

  “没有,他提早回来了,他在楼下,拿着小乔的电话簿,一个一个打给她的朋友和客户,看看有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

  所以阿董也发现小乔不对劲?钟裕桥离开位置,说:“我们下楼,说不定阿董已经问到小乔的去处。”

  钟裕桥和齐翔一前一后快步下楼,看见苏凊文还在打电话。

  “方舜希吗?这里是苏凊文,小乔今天有没有去找你们?”沉稳惯了的苏凊文失去沉稳,口气略带焦躁。

  “没有,小乔不见了吗?”散财童子阿希人在外面,手机里头有点吵,他拉高音量,大声问。

  “对,从中午开始就联络不到人。”

  他中午接到电话后,齐翔说他的感觉不好,让他也忐忑不安起来,好像即将发生什么事似的,下午勉强把会议结束后,他就提早下班。

  “她的手机没开吗?”

  听着董事长的急促口吻,方舜希想,总公司传来的小道消息应该是真的,董事长果然和小乔在谈恋爱。

  这是好事,小乔很好,客气、热情、会替别人着想,就是她这样的特质,才会创造出这么高的销售成绩。

  “开了,但没接。”

  “小乔不会这样做的,如果有漏接的电话,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回拨,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连方舜希也这样认为?这让他更紧张了。

  “我不知道,现在还联络不上。”

  “这样好了董事长,阿望、小邓以及门市这边的老同事由我负责联络,如果有小乔的消息,我马上和你通电话。”

  “麻烦你了。”

  “不麻烦。”

  他挂掉电话,一声惊雷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震得他们发慌,齐翔、钟裕桥和苏凊文互看对方,彼此的眼底都闪过心惊。

  苏凊文发话,“手机带着,我回公司去看看,大桥,你到阿嬷的疗养院找找,齐翔,你在家附近到处找找看,我们分头进行,一有消息就手机联络。”

  “好。”

  三人各自应声,拿起雨伞,换上鞋子,他们打开大门一起出去。

  但才走到屋外,苏凊文就发现郁乔坐在台阶上,捧着下巴,傻傻地看向天空,雨水把她全身都浇得湿透,她却没发觉似的。

  心被什么重重地敲了一记,齐翔一窒,这个场景他看过,在小乔送便当给他的前一天……那次,她低着头、哭着回家,没有进家门,只在台阶上傻坐,隔天,她辞职了,她抱着小小的纸箱,里面装满杂物,也是同一天,他赖进她的家。

  隐忧在他胸口冲撞,他是个敏感的男人,他的第六感无比准确,他知道,绝对有事发生了,而且是让她手足无措、无法处理的大事。

  一发现她,苏凊文想也不想就冲进雨幕里将她一把抱起来往屋里跑,他没脱鞋子,直接把她往楼上抱,留下满地脏鞋印。

  钟裕桥有洁癖,但这时候,他哪在乎这些,他只知道自己得进厨房帮小乔弄点热东西喝。

  看阿董、大桥都进屋后,台阶上小乔的包包孤零零地躺着,齐翔冲进雨中把包包捡了起来,有些烦恼。这个包包不是皮制也不是塑料制而是用布拼缝起来的,是大桥为小乔精心特制的礼物。包包已经湿透,里面的东西肯定淋坏了。

  齐翔进屋时,钟裕桥正从厨房里跑出来,他手里拿着姜,问:“翔,你会不会熬姜汤?”

  “我会,我来。”

  齐翔接过姜进厨房,钟裕桥因为怕郁乔待会儿下楼会踩滑了脚,用最快的速度把苏凊文走过的地方清理干净,他从一楼擦到二楼,然后走进她的房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