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1页     千寻
  说说话、聊聊天,谈谈今天碰到的事件,苏凊文在多话的餐桌上,慢慢受到影响,也开始加入话题,偶尔大家揶揄他几句,他也笑着接受了。

  公司员工们都发觉苏凊文有些不同,他的眼角眉梢少了两分严峻、多了一分柔和,除公事外,他对同事聚会产生了一点兴趣,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不再一是一、二是二,死板板的缺乏弹性,有的时候,员工的无聊笑话,也能让他露出些许笑容来。

  而那天,他在办公室里一面办公、一面哼歌,更让不小心闯入的秘书咋舌,不过五分钟之后,郁乔送便当过来,于是秘书小姐终于明白,上司的心情为什么不同了。

  下午两点钟,郁乔开车送齐翔去上课后,和钟裕桥一起逛服饰店。

  钟裕桥挑好几套衣服,让她进试衣间换上,品头论足一番后,都没买。

  郁乔很怕店员抓狂,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心虚,不过她发现大桥很厉害,他不但没把店员给惹毛了,还能和对方愉快攀谈,离开前,店员小姐还频频挥手说再见,要他们有空再过来聊聊天。

  她不禁想,身为帅哥,就是能够在女人面前占尽便宜。

  他们逛得很愉快,钟裕桥想到许多新点子,于是他们找了家咖啡厅坐下来,郁乔看他拿着铅笔飞快在纸上飞舞,不多久,几套漂亮的衣服跃然纸上。

  她大大地夸奖一番他的才华,钟裕桥很开心,看看手表,说:“还有时间,我们再逛一家店,然后去接齐翔下课,再约阿董出来吃晚餐。”

  看他难得对苏凊文释放善意,郁乔当然点头同意。

  很可惜,计划并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碰上钟裕桥的母亲,以及他的未婚妻宋佳铃。

  唉——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们是不小心误入陷阱,呃、不是,是误入精品店,踩进贵妇和千金小姐的地盘。

  人家婆媳手牵手、心连心,聊得正起劲热烈,没想到儿子带着小三侵门踏户,让她们颜面扫地。

  看见郁乔和儿子连袂进店里,钟妈妈一把怒火噌地烧上头,她抢上前,指着她的鼻子骂,“我就说,裕桥的魂是被哪家狐狸精勾走,宁可赖在外头也不回家,原来是郁乔啊,你不是很有骨气吗?怎样,当年转头就走,半句话都不留,现在知道裕桥接下公司经理职务,有了身分地位、有了钱,就忙不迭地黏上来……”

  她骂完狐狸精,又骂胡涂笨儿子,“你是中什么邪,怎么看不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是怎么说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你现在的位置……”

  叽哩呱啦、叽哩呱啦……钟家大娘的话,把郁乔的脑浆烧成一锅糊。她很无力,怎么这么烂的事都会让自己摊上?

  她要不要也偶像剧一下,两眼哭得泪水汪汪,让周遭观众对她一掬同情泪,哦,等等,她得先看看左右有没有茶水杯汤,免得大老婆气急败坏,抓起杯子当头泼下,她还得表现出满脸羞愤往店外狂奔的模样。

  “妈,可以了。”

  钟裕桥终于出声阻止。这里人来人往的,他不知道母亲是中什么邪,居然半点形象都不顾。

  见宋佳铃一双美目刻薄地瞪住自己,郁乔觉得,如果不是她的皮肤早在几年前就练成万箭不穿的本领,恐怕已经被射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不过,她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专心研究宋佳铃脸上哪个部分真、哪个部分假,哪里打过玻尿酸、哪里注射过肉毒杆菌、哪里尚且保留原始遗迹……

  “钟妈妈别生气,你一生气可就有人在心里得意了,裕桥哥哥没想清楚,我们好好跟他讲就是。”

  看宋佳铃开口,郁乔发现她的脸皮绷得很紧,两颊的地方有点肿,应该刚做过微整形。

  “有这个狐狸精在,他就昏了头,哪还想得清楚?”钟妈妈哼一声。

  “放心啦,裕桥哥哥很聪明的,日久见人心,他很快就会知道她要的是钱,才不是什么骗人的爱情。”

  钟裕桥不想和妈妈顶嘴,但对宋佳铃就没在客气的了,他满脸厌恶地对上她。

  “你够了哦,我就是日久见人心,才会知道你是双面女,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气质高雅,但多相处几天,就知道你心地邪恶、行为放荡、嘴巴恶毒,是个人见人厌的矫情女。而且,你说错了,小乔赚的钱比我还多,现在我吃她穿她住她用她的,我在当她的小狼狗。”

  一串话说得宋佳铃错愕不已,接着她掩住脸,低声啜泣,而钟妈妈瞪大眼睛,无法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从来不会用这种没教养的口气说话,他是温文儒雅的乖小孩,今天他一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

  恨恨咬牙,钟妈妈决定续摊。“你要气死我啊,我和你爸养你到这么大,竟是要让你去当贱女人的小狼狗?!”

  贱女人?郁乔额头又出现一群乌鸦在此栖息。

  钟大娘说得还真对,她干嘛没事犯贱,乖乖地站在这里挨骂,虽然骂不会痛,但……她有欠她吗?

  她再不是当年那个柔弱无助、什么都不懂的高中毕业生,多年的社会经验,难道连几句反驳的话都没学会?

  钟裕桥又要开口,郁乔拍拍肩膀制止他,笑盈盈地从包包里面掏出纸笔,写下一串手机号码,向前走两步递给钟家大娘。

  她的口气异常的亲切、态度异常温和,与平常的表现迥然不同。

  “钟妈妈,你想要我离开裕桥吗?可以啊,给我一张五百万支票,支票兑现那天,我保证你的儿子就会回家,娶你喜欢的媳妇,做你要他做的事,并且继续当您的乖儿子。你好好想想,如果想清楚了,就打这个电话和我联络。”郁乔自信的笑容、自在的态度,看不出半分被羞辱的难堪。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欺负的高中女生,会被几句话击败。

  钟裕桥望着她,满脸惊讶。反常即为妖,古人诚不欺我矣。

  钟妈妈恨极怒极,死命瞪着她,郁乔也回望她,没有半分示弱。

  看郁乔笑着,淡定的姿态与她的嚣张狂怒有着明显对比,顿时让钟妈妈警钟大作,情急之下,她扬起手臂往她脸上甩去,那是反射动作,但钟裕桥动作更快,他直觉把郁乔往身后一拉,自己护在前面。

  啪!那一巴掌硬生生打在他脸上。

  吓!钟妈妈马上缩回手。她看看自己的手掌,再看看儿子脸颊上的红印,愤怒、恼恨、懊悔、沮丧……复杂的情绪在她脸上反复交织。

  郁乔轻轻叹气,她看见的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现在不是中古世纪,没有父母能够赢得了子女,如果子女会遵照父母亲的心意做事情,那是因为孩子愿意,而不是因为家长有赢的本领。

  “钟妈妈,你不要逼我把数目往上加,我不希望自己太贪心,更不希望你失血太大。”

  丢下话,她拉起愣在一旁的钟裕桥往外走去,不理会宋佳铃的声声呼唤,他们脚步飞快,像是后面有群魔压境,他们必须在末日来临之前,找到生存路径似地。

  直到坐进车子里,郁乔才转头问:“很痛吗?”

  钟裕桥闷声说:“对,很痛,幸好不是打在你脸上,否则回去,我会被另外两只吊在天花板抽打。”

  “你要我感激你挡在前面?”她口气轻松,企图让他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

  “你会感激我吗?”他反问。

  “不会。”

  “我就知道,你这个没血没泪没良心的,五百万就要把我卖掉?是不是我妈真给你五百万支票,你就会不顾情分连夜把我扫地出门?”

  郁乔没有回答,发动了车子。该去接齐翔下课了。

  “你是不是在盘算,五百万可以让你在家里多混几年?还是在计算,如果把五百万投资在翔身上,等他大红大紫,你就能荣华富贵一辈子?”

  她微笑,不理他。

  她越不理他,他越生气。

  “小乔,你很可恶,就算你喜欢的是阿董,就算你对我不屑一顾,至少我是你的老同学、好朋友,看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条想走的路的分上,你就不能像帮翔那样,帮帮我……”

  他唠唠叨叨念个没完,他声音里的沮丧让她忍不住了,在下一个红灯停下车时,郁乔转头,看见他紧锁的眉头,笑了。

  “我拿到五百万,给你开服装公司不好吗?”

  “不好,我有本事开公司,就有本事赚到五百万,不必你鸡婆。”

  这家伙被她气疯了,颠倒了因果也不知道。她摇摇头,手迭到他的手背上,轻声说:“放心,我给你妈的那支电话号码联络不到我。”

  联络不到?“你给她谁的电话?”

  她耸耸肩。“不知道,胡掰的。”

  直到此刻,钟裕桥才松口气,说:“天啊,那个人肯定要被我妈骚扰好一阵子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