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页     千寻
  但大家都太忙了,忙得没有时间停下来问问她为什么晚到,虽然也疑惑她今天异于往常的打扮,却没有人多嘴。在这个办公室里,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这还是因为她郁乔才培养出来的工作态度。

  郁乔到位置上打开电脑,叫出几个档案,把该寄的寄一寄、该印的列印出来,再新增一个空白文件档,接着抬起头把办公室的同事逐一看过后,低下头,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

  这是她花最少时间完成的一份文件,只用短短五分钟,游标滑动、列印、再读一遍,然后装进信封里。

  她在信封上头琢磨老半天,写下两个字,然后收进抽屉。

  苏经理进到办公室,看见郁乔已经到了,松了口气,走到她办公桌边,大掌一按,把文件拍到她的桌面上,满眼欣赏地说:“小乔,你这次提上去的行销案子,董事长很喜欢,但有些小地方有问题,董事长让你进去向他报告。”

  苏经理是前任董事长的亲弟弟、现任董事长的亲叔叔,没有太大的才能,但贵在做人圆滑可亲,在办公室里人缘还不错,对她也很照顾。

  “好。”董事长问案子很犀利,如果没有充分准备,很容易被叮得满头包,郁乔能够理解,为什么“小地方有问题”需要她亲自到董事长跟前报告。

  她想也不想地从架子上准确挑出公文。她的桌子有点乱,和她的房子一样,但乱中有序,她从不会错漏任何一份文件。

  苏经理松口气,拍拍她的肩膀说:“小乔,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哦,怎么?要去约会?对嘛,年轻人就是要穿得光鲜一点。”

  她微笑,没回答。

  “快进去,董事长在等你。”

  “好。”她拿出自己的随手杯想喝一口水,打开瓶盖才想起来,水被小狼狗喝光了。耸耸肩,她把刚弄好的信以及装满炒饭的便当盒垫在卷宗下面,朝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她低着头,细数自己的步伐。她清楚,大约在一百三十到一百三十五步之间,就能抵达董事长办公室。

  过去两年,升为副理后,她进出这里的机会不少,就算闭上眼睛也能走得到。

  哎,只差几步了呢,这样算不算功亏一篑啊?她是学商的,对于成语不大行。

  郁乔停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前,对着坐在外头的秘书轻点了下头,秘书替她打过内线,放下电话后,请她进门。

  她打开门、走进去、关上门,然后站在一旁等待。

  “郁副理先坐一下,我这边处理完再跟你谈。”

  董事长没有高低起伏的口气,机械而冷淡,刚开始的确让人不舒适,但相处过一段时间,知道这就是他的性格,并非刻意针对谁后,也就习惯了。

  “是。”

  走到沙发边,找个位置坐下,郁乔已经记不清楚是第几次坐在这个位置上观察她的老板了。

  她的老板叫做苏凊文,三十二岁,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是公司的面试官之一,那时她心想:哇,人家年纪轻轻就可以当面试官,郁乔,你要加油!

  然后没多久便不小心知道,原来他可以坐在那里,是因为他的身份是老板的儿子。说实话,当时,她偷偷地松了口气。

  那时候,他刚从美国念完书回来,他和她都是职场菜鸟,但因立足点的不同,她在应试员的椅子上端坐,小心翼翼替自己争取生存机会时,他已经坐在面试官的席次上。

  听说面试结束,有许多女孩都煞上他。他没有很帅,至少比她在公园里面看到的那个小男生差得多,了不起称得上斯文、干净……对啦,他很高,大约一百九,身材也不错,尤其在穿上亚曼尼的西装后,可是说到帅……她想,替他的帅加分的是他的身份和口袋里的新台币。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煞上他,会煞上他,是他在替新进员工上课时。

  他们都是菜鸟,只不过他是只有钱的菜鸟,而小开是什么样子?随便想想都知道,所以对于他的课,她一开始并没有抱持太大的期待。

  然而一个半小时的课程之后,她对他彻底改观。

  她是崇拜英雄的女人,而在那天之后,他成为她的英雄。

  至于是怎么从“崇拜”变成“暗恋”的?和感情有关的情绪太细腻,她分辨不清,她对小数点后有几位数字比对崇拜与暗恋、爱或喜欢的分野更敏感,所以问她这个问题,着实为难人。

  不过她倒是对一件事情印象深刻。

  在某天,她逛百货公司看到厨房用具专柜时,突然想起传说中的爱心便当,之后,她的理智短路,掏钱买下“爱心保温便当盒”,再之后——天天为他做午餐。

  苏凊文时常巡视各分店,所以她想像,在某个中午他会来到她办公桌边,看见她的午餐,说:“看起来不错吃的样子。”

  然后她头上冒出粉色泡泡,满脸诚恳地让出自己的午餐,而他,则因为一盘充满爱的炒饭,觉得她是不可多得的女人而爱上她。

  很鬼扯?

  当然,比“总裁的女人”更鬼扯,但是这个幻想,让她自动自发做了六年的炒饭,也吃下六年的炒饭。由此可知,她除了是个乐观向上、勤奋无敌的时代青年楷模之外,还是个执拗的女人。

  苏凊文不亲切,但他的记忆力特优,他会记得手下最杰出的员工,因此在巡视分公司的时候,常常在看见她时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欣赏,在员工表扬大会中,还会给她一个激励的眼神。

  很少看到公司大主管不喜欢交际的,但他就是少数不喜欢的那个,不过,他也不需要太费心思交际,因为有能力的男人,不必太多的外力支援。

  于是她更崇拜他了,因为他是英雄。

  郁乔清楚与他之间的距离,她曾经发下壮志雄心,说要爬到和他等高的位置,然后拼着一口气,告诉他:我喜欢你、我现在有资格追求你了。

  可惜……他们之间,终究相差一百三十到一百三十五步。

  “郁副理。”苏凊文一喊,郁乔回神。

  “是。”

  她拿起文件走到他身边、打开,熟练地回答他提出来的每个问题。

  他不是普通厉害,提出来的每个点,都是她思虑不周的地方,她先试着分析、解释,不足之处,也会做出标注,回去部门后交代下面的人改进,直到他满意了,再交上来。

  他的诘问持续了四十五分钟,就算她是“有充分准备”的那个,还是忍不住从额头冒出一层层薄薄的汗水,在他手下讨生活,不容易。

  苏凊文阖上文件、望住她。今天的郁乔和过去很不一样,没有眼镜、没有让人退避三舍的浓妆,头发也放下来披散在肩膀上,让她看起来像邻家女孩,而不是印象中的女强人。

  他欣赏郁乔的工作能力,从她进公司那天起,他就经常注意她,不过像她这么优秀杰出的员工,所有上司都很难不注意到她。

  他曾经在厕所里听到壁角话,那是行销部两个老鸟的对话,他们埋怨她的过度积极,埋怨她像榨汁机似的,要榨光他们所有精力,可是她那张笑脸摆着,让他们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发作。

  苏凊文知道,年轻的郁乔有着惊人的工作能力,也因此让身边的人倍感压力,或许她没发觉,但只要有她的地方,那个办公室就会变得很精进,她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女性。

  公事处理完毕,依照过去的习惯,她会问:“董事长,还有其他的事吗?”

  然后,他回答,“没有了。”

  再然后,她点点头说:“那我先下去。”

  转身、离开,眼光不在他身上多作流连。

  郁乔的态度让他轻松,她不像其他女员工,尤其那些未婚的更严重,她们看着他的目光,像在看橱窗里妆点精美的蛋糕,若是他标上价码,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被带回家。

  苏凊文心知肚明,会导致这种情况的主因,长相和能力占不多,他的身份地位才是主因,而他,并不喜欢这种评分意味的饥渴眼光。

  他不爱当婚姻市场上待价而沽的金牛,对于婚姻,他有自己的计划与评估。

  所以他喜欢郁乔、欣赏郁乔,并且考虑着,要不要在下一波人事命令中,再次破格提拔她。

  可是她今天没有习惯地问出那一句:董事长,还有其他的事吗?

  而是走回沙发边、拿来一个便当盒,放到他桌面上。看得出来,她有点紧张,但是没让脸上笑容褪色。

  她说:“董事长,这是我亲手做的爱心便当,更正确的说法是,我已经为你做过两千多个爱心便当,其中有七十一次的机会,我可以把便当送给你,但始终没有勇气把便当送出去。”

  瞬间,他皱起了浓浓的眉毛。原来她和其他的女人没有差别,也对他出现“金牛”狂想?

  她又看懂了,这号表情叫做拒绝,在短短的一个早上里,她被拒绝了两次,她还真是缺乏男人缘。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