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9页     千寻
  “只要大师肯见我一面,就算骂我废材也没关系。”他跳到桌边、打开抽屉,笑得脸皮不断抽搐。

  “最近我做不少曲子,一定要带去给大师评论一下……要是他觉得很烂怎么办……大桥,你觉得我要不要带吉他?不必吧,大师的吉他肯定比我这把好几十倍……阿董,你借我一套西装……不好不好,音乐人又不是商人,不能穿西装……啊,我可以做点好料的带过去给大师品尝……可是,他又没要征厨师……”

  齐翔在屋里弹来蹦去,一下子喜、一下子忧,紧张得语无伦次。

  看他飘在云端、无所适从的呆样,钟裕桥无奈插话,“要见大师,还不快点去洗澡、吃饭。”

  “对哦,洗澡吃饭。”齐翔冲着他傻笑。

  钟裕桥没办法,只好拉起他,把他带进浴室里。

  苏凊文扬起眉梢,握住郁乔的手走出齐翔房间。

  她对着他说:“我不晓得翔会高兴成这样,幸好昨晚没告诉他,否则他一定兴奋到睡不着。”

  他点头,拍拍她的肩膀说:“我要上班,顺道送你们过去,浴室先给你用。”

  “好,我很快的。”她飞快旋身准备回房间里。

  “小乔。”

  转头,她发觉他靠自己很近,她被夹在他的身前和门板的夹缝里,刷地一下,她的脸爆红。

  这是……害羞?苏凊文笑眯眼,低下头,刻意靠她更近,于是她的脸红更上一层楼。他发觉他很喜欢她在自己跟前害羞,更喜欢她像苹果的小红脸,勾起她的下巴,他的视线在她五官间流连,不知道为什么,一双眉、一对眼,一个鼻子、一张嘴,天天都能够见到面的脸,却让他一看再看,不愿止歇。

  被苏凊文这样凝视着,郁乔一颗心快跳出胸口,她不知道这种眼光是不是叫做深情款款,但她被盯得快窒息了。

  呐呐开口,她问:“你、你喊我做什么?”

  他微微一笑,笑得她的心脏震颤,眼底发光,花痴症状再度现身江湖。不知道有没有一种疫苗,可以帮助她不受微笑病毒影响。

  他伸手,轻轻把她脸上的头发往后拨,那动作温柔得不像机器人,那眼神温暖得不像机器人,他明明还是苏凊文,却让她找不到机器人特征。

  “小乔。”

  “嗯。”

  “以后不要在早上,随便进男人的房间,除非……”

  “除非?”

  “除非那个男人是我。”

  说完话,他松开她,回自己房间,而她愣在原地,一次一次咀嚼他的言语。

  第10章(2)

  本来说浴室先让她用的,但当苏凊文整理好自己回到走廊上时,看见她依然维持着发呆状态。八个字,她却用上整整三十分钟去理解。

  他笑了,心情异常愉快,因为他发现,自己可以轻易影响小乔,他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小乔,你再不去洗脸,我就要吻你喽。”

  蓦地,她跳起来,像被蛇追似的,一下子溜回房间。

  早餐是钟裕桥和郁乔合力做的。齐翔持续在陶醉中,他们怕他把厨房烧掉。

  他们一面煎蛋、一面交谈。

  钟裕桥说:“我没见过翔那么高兴。”

  “希望这次能够帮到他。”她不敢保证文季平愿意收齐翔为徒,但网络上说,文季平很有些音乐人的骄气,他肯和齐翔见面,是不是代表他认为,齐翔的歌喉还不错?

  “不管怎样,他又朝梦想前进一步了。”

  “你不也是吗?”

  最近大桥做了不少衣服在网络上卖,他说他的目标并不是要贩卖成衣,但第一步最困难,要成为设计师,他有许多关卡需要突破,而网络卖衣服,目的是测试自己的设计款式是不是够商业、符合潮流,并且能够被普罗大众接受。

  他摇头苦笑,“前两天,我母亲用柔柔的手机和我通上话。”

  “钟妈妈很生气吧。”她能够想象那种雷霆万钧的场景。

  “你说呢?”

  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习惯性控制子女的母亲,怎能够接受儿子的逃离,这对她而言,是严重背叛。

  “钟妈妈怎么说?”

  “她要我不要再发疯,在外面晃够了就赶快回家,她说人可以胡涂一时、不能胡涂一世,我这种幼稚的、无知的不负责任行为,已经造成家里很大的困扰。

  “最后,再附上一篇晓以大义,说我成功的人生绝对不可以染上污点,要我赶快回去、认真上班,好好储备实力,接手父亲的棒子,还要到宋家向宋佳铃致上最崇高的歉意,“回归正途”是我目前最重要的课题。”

  他很会隐书,代表他的脑子不坏,不坏的脑子除了记忆考题外,还能够充分思考。

  在他二十几年的生命里,他不是没有自问过,为什么父母亲定下的才是正途,为什么他想的、他喜欢的,都是歪路?

  但就算知道答案,他也没勇气反抗,因为在长期洗脑之下,他相信离开原生家庭后,他就什么都不是,顶多成为电视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上说的二十二K得主。他可以选择冒险,但冒险的唯一下场是一无所有,是被轻视、被污蔑,成为社会最底层的人。

  于是他忍耐再忍耐,他说服自己留在安全圈圈里,他把所有和冒险有关的念头通通剪除,欺骗自己,自己并不需要那些不实际的快乐。

  直到穿着白纱礼服的宋佳铃出现,他发现自己无法呼吸,觉得自己像卡在鱼网中垂死前兀自挣扎的鱼,他知道再不逃离,自己一定会枯竭死去,所以他不顾一切、逃离安全的生活圈。

  他很幸运,居然能够在公车站碰到小乔。

  她给他一份全新的生活,让他发展出全新的自己,他也许无法享受奢华生活带来的幸福,但可以享受梦想成真的快乐。

  当一块块布料在手中变成衣服时,他好满足;当衣服照片放在网站上,得到网友的称赞,他快乐得想要飞翔。

  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不确定到最后,他会不会放弃努力过的这一切,回归“正途”,但他敢保证,如果这辈子没有这段“歪路”,未来几十年,他会活得非常不甘愿。

  “你打算回去了吗?”

  他摇头。“我还想再闯一闯,对了,最近我报名参加了一个比赛。”

  “真的?”大桥也开始朝梦想前进了,真好。

  “对,那是一个很有名的法国服饰品牌所举办的比赛,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营销或是想招募人才,我都想试试看。”

  “很好啊,我祝你一举得名、一鸣惊人、一展长才、一枝独秀,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她握紧拳头,眼底闪闪发光,真心为他高兴。

  钟裕桥看见她的真心真意,心里微微地雀跃着,他把荷包蛋盛进盘子、关掉炉火,揉揉她的头发说:“吃胖一点,当我的模特儿。”

  “模特儿不是要很瘦很瘦,才能显出衣服的漂亮线条?”她端起盘子,闻一下鸡蛋香。

  他没回答她的话,双手搭上她的肩,低下头说:“有空的话,陪我去逛百货公司?”

  “好。”这种事,她不需要考虑。

  “小乔,谢谢你。”他的生命在与小乔重逢后转弯,不管这条新路是否崎崎难平,为了她闪闪发亮的眸子,为了她眼底的希冀,他会使尽全力,走出康庄大道。

  “谢什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郁乔勾上他的腰,他们越来越像家人了。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那阿董呢,对你而言,他也只是朋友?”

  她但笑不语,心底却比谁都明白,她和他,只能是朋友了。

  见她不说话,他问:“小乔,在快乐之后,你想不想再追逐一个新梦想?”

  “什么新梦想?”

  “一段恋情。”他没等她做出反应,痞痞地指着自己说:“不必犹豫,最好的人选在这里。”

  郁乔否决他的提议。“好马不吃回头草,而我的好马性格很强,我对以前的、旧的、过去式,通通不感兴趣。”

  两人的对话被刚进厨房的齐翔和苏凊文听到,齐翔立刻高举双手不断挥动,屁股还跟着手部的挥动节奏左摇右摇。

  “选我、选我、选我,我要报名追求行列。”他凑上前,一把抱住她,又要往她脸上亲过去,没办法,他实在太兴奋。

  “对不起,本老牛不爱啃嫩草。”她一巴掌把他的帅脸推开。

  “我只比你小十三天。”抗议、抗议,他明明是精壮威武,最适合老牛胃口的成熟老草,她怎么可以看不起他。

  “你就长着一脸嫩草相啊,吃掉你,身为肉食动物的我太丢脸。”

  “你是肉食动物?你会不会太看得起自己?”钟裕桥不屑。

  钟裕桥、齐翔被淘汰出局,苏凊文沉稳而淡定地加入战局。“我不是“以前的、旧的、过去式”,也没长出一脸的嫩草相,由我来当你的现在进行式,应该合格吧。”

  齐翔本来想插话,批评阿董几句,但钟裕桥反应比他更快,他说:“你也是过去式——过去的暗恋对象。”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