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8页     千寻
  他失笑道:“大桥没猜错,你根本没把医生的话给听进去。”

  “是啊,我表现得像个疯子。”亏她还以为自己是女强人。

  “没关系,我问明白了,阿嬷的病是感冒引发肺炎,才会高烧不退,加上阿嬷年纪太,疗养院不敢轻慢,便赶紧送医院。大桥看过X光片,肺浸润的状况不严重,住三、四天医院,用抗生素治疗就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吗?”

  “对,没问题。”

  她松口气,靠在他身上。真好,这种时候有人可以依靠。

  阿董继续说:“我跟护理中心提过,待会儿护士小姐会过来帮阿嬷换单人病房,你晚上照顾阿嬷,可以睡得舒服一点。”

  “好。”

  她的视线锁在阿嬷身上,片刻不离,他摸摸她的头,再次保证,“阿嬷不会有事的。”

  她点点头,对自己说:“对,不会有事的。”

  “让阿嬷好好休息,你不要太担心。齐翔叫我们忍耐一下,说晚餐马上就到,今天有你最喜欢的牛肉滑蛋。”

  “被齐翔养了两个月,我觉得自己胖好多。”

  从他眼中看见不赞同,不过他没有跟她争辩,顺着她的心意,他摸摸自己的腰说:“我好像也胖了。”

  “跟厨艺好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是幸福。”

  他点点头,揉揉她的头发,低声说:“小乔,不要害怕。”

  害怕?是啊,是害怕,害怕再次面对亲人的死亡,害怕一个人承受这样的伤痛。

  “我在,大桥在、翔也在,我们会陪你一起照顾阿嬷。”

  他的几句话,让她重新有了力气。

  她告诉他,阿嬷很想念亲人,只是命运逼迫她割舍亲情,娘家人很不谅解阿嬷,和阿公结婚后,她好几次回去,都被父母亲拒于门外,后来命运多舛、诸事不顺,她连回娘家的念头都不敢有。

  她说阿嬷、他提外婆,共同的话题让他们说了又说。

  接下来几天,大桥、齐翔白天照顾阿嬷,她负责晚班,阿董下班后直接到医院来,她很感谢他们,他们都明白,面对生病的家人,她需要更多支持。

  阿嬷莫名其妙地喜欢阿董是老早就知道的事,只要他出现,阿嬷就拉着他,话说不停。

  阿嬷住院第二天,她到医院和齐翔交班,看见他搂着阿嬷唱“安平追想曲”,阿嬷的歌喉很不赖,但最让她无法忘怀的是,阿嬷脸上像少女似的腼腆笑容。

  在阿董的坚持下,阿嬷多住了两天医院,把身子精神都养好,又做了各项检查后,才让她出院。

  出院那天,所有人都到了,大桥带着新做的红旗袍,让她给阿嬷换上,旗袍上绣了牡丹,她大大夸奖他一番,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刺绣大工程,他没好气斜她一眼,说:“你以为我是古代女人,没事就弹琴剌绣?”

  后来她才晓得,那是他描了花样,雇人绣的。

  她帮阿嬷梳头、化妆,阿董给阿嬷带上亮灿灿的戒指,齐翔递上新娘捧花,阿嬷的笑容没有间断过……

  床头边的照片,就是那天他们送阿嬷回疗养院时合拍的。

  阿董找征信社寻访阿嬷的家人,前几天有了消息,他说等联络好,再陪他们去疗养院见阿嬷,那是阿嬷藏在心中多年,不敢说出口的心愿。

  闹铃没有响起,但郁乔并不想赖床,阿董现在不必那么早进公司,加上两个自由业家伙,他们一家奉行睡到自然醒原则。

  阿董说,在全家人的齐力逼迫下,他弟弟终于振作精神,进入营销部,他那人别的不敢说,但鬼点子一向很多,他没有接替她的位置,但两个星期工作下来,慢慢做出兴趣。

  既然阿董的父母亲回国,他是不是要搬回去?

  她一直按捺心情,等待他提出这件事,但他似乎并没有这个考虑,所以她很高兴……

  伸伸懒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跳下床,赤着脚冲出房门,朝齐翔的房门砰砰敲不停。

  齐翔还在睡,他翻身、把头埋进棉被里,她等不及,扭开房门,就冲进他的房间。“起床、快点起床!”她大叫。

  齐翔不理。

  她跳上床,推搡他,一面推一面喊,“翔,快起床,今天有重要的事!”

  棉被下齐翔撇撇嘴。能有什么重要事,不就是皇后娘娘肚子饿,要卑微的御膳房快点准备吃食。

  “起床、起床、起床……”她动手拉扯他的棉被。

  不要!他不要起床。齐翔紧紧拽住棉被,在床上滚一圈,用棉被把自己圈成毛毛虫。

  郁乔气了,用脚去踹他的腿。“快点起床,五秒钟不起床,我就把你丢出去!五、四、三、二、一!”

  齐翔还是毫无动静,不过对门和隔壁的房间倒是出现动静,苏凊文和钟裕桥分别靠在房门和厕所门边,看着她和齐翔做拉锯战,眼里带着相同的怀疑——小乔有这么饿吗?

  “齐笨翔、齐死翔、齐呆翔,你马上、立刻、现在就给我起床!”

  在钟裕桥妥协,打算问她早餐想吃什么,他下楼去做时,齐翔无奈地翻开棉被,沉重地叹一口气,两手压在她肩上,哀求道:“拜托你,让我再多睡几分钟,微臣一定准备娘娘最喜欢的早餐。”

  “好啊,你继续睡,我打电话给文季平,说你不想见他了。”她推开齐翔,齐翔在发愣,被她一推,整个人往后仰,跌回床上。

  小乔说的是……文季平?那位音乐大师、音乐神童、音乐鬼才……

  齐翔弹身坐身,眼睛直直扣住她。“你说的文季平,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文季平?”

  “你说呢?”她没好气、白他一眼。

  “啊——”齐翔放声尖叫,那声音凄厉无比,好像家里刚发生灭门惨案,他一把扯开棉被、跳下床,冲到她面前,一把抱住她,狠狠地转上五大圈,再猛亲她的脸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小乔我爱死你了……”

  郁乔笑着拍开他的睑,说:“干嘛啦,我还没洗脸。”

  “没关系,你洗不洗脸,我都一样爱你。”他亲完脸颊、亲额头,恨不得把她整张脸亲透透,说着又狠狠把她圈进怀里,大有她不窒息就不放手的气势。

  她居然只注意到自己没洗脸?没注意到……厚!苏凊文看不下去,大步跨进房里,一把将两人分开。

  他把她勾进怀抱,将她的头压进胸口,不让她欣赏无边春色。

  钟裕桥也是满面无语,他走到衣橱边抽出一件T恤,丢给齐翔。

  接到T恤,齐翔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糗事。他睡觉不穿衣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小小的三角内裤,而且众人都知道,男人在清晨时分很容易撑帐蓬——所以、因此、于是……唉……一个乐过头、一个昏了头,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

  虽然慢了很多拍,不过在苏凊文怀里,郁乔一回想,就明白了。

  她是成熟女性,就算没有经历过那种热血激情,可基本的生理常识,她多少了解,刚刚,齐翔某个坚硬部位就抵在她的下腹处。

  唉,幸好……她闭起眼睛感激上天,幸好刚刚对她撑帐篷的是齐翔不是阿董,否则,说不定她会饿虎扑羊,把阿董吃干抹净……二十八岁的女人,在某个时候是很狂野的。

  齐翔背过众人、飞快套上衣服短裤,转回郁乔跟前。

  他推开苏凊文,一把抓住她,急急问:“你怎么会认识文季平大师?他是音乐人最崇拜的偶像,甚至有人说,没有他,今日国语歌坛就不会在亚洲引领风骚。”

  有这么厉害?她认识文季平那么久,没看到他什么大师风范,只是觉得他敏锐、聪明,还有超级爱讲话,一开口嘴巴就停不下。

  “我帮他找过两间房子、卖过一间旧宅,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过程他还算满意,之后我们互留电话,偶尔联系。”他们是君子间的淡淡之交。

  “光这样,他就肯看在你的面子上,收我为徒?”齐翔无法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

  “没有哦,他没说要收你为徒,只是我们碰巧在餐厅遇上时,我突然想起帮他卖掉的那间旧宅里面有许多乐器、乐谱和数不完的唱片CD,我想他对音乐大概有所涉猎,才麻烦他推荐专业老师教你唱歌,他听见你想学唱歌,就让我带你去他家里,跟他见一面。”

  回到家后,她上网查文季平这个名字,才知道他会作词作曲,是歌坛里颇有名气的老师。

  “你是说……他光听见我的名字,就愿意见我?”齐翔晕陶陶的,好像刚干掉两瓶威士忌,他又一把抱住她,欢天喜地的跳起贴身舞蹈。

  看他乐得不知道天南地北,郁乔推开他,手指戳到他的额头上,浇他一桶冷水。“不要高兴得太早,说不定文季平是想亲耳听听,是不是所有的偶像歌手都是空有长相的劣材。”

  可齐翔实在太高兴,她这桶冷水根本浇不熄他的满腔热情。他手抬高、脚举起,乐得开始跳街舞。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