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4页     千寻
  她刻意忘记那段暧昧对话,刻意假装他们有的只是还不错的交情,她不希望大桥心存错误想象,同时也不允许自己表错情,因为这不只是自尊问题。

  “这么简单吗?我倒觉得,如果他对你没感觉,没事干嘛到我们家住?”

  齐翔应该是看出她在自欺欺人了,但就算是欺骗,她也要一路欺到底,她找出另一番话来说服齐翔、说服自己。

  “因为阿嬷吧,他有一个和我们家阿嬷很像的外婆,他在阿嬷身上找到童年记忆,所以当家人不在国内,我们这里成为他的首选地。”

  “你的意思是,他对你,没有多余的想法?”钟裕桥问。

  “当然,过去六年,我们见面的次数多到数不清,总不会他那个时候对我没感觉,我一离职,他突然发现我可爱聪明美丽大方,不把我追起来当老婆太浪费吧。”

  “那你呢?你还暗恋他吗?”他追问。

  她又歪头想事情了,他们都明白这个动作出现,代表她是真的在思考,而不是敷衍。

  最后,她郑重摇头回答,“并没有。”

  “如果没有,他要搬进来,你干嘛那么兴奋?”钟裕桥堵她。

  “哼!我当然要兴奋,想象一下,假如小S要搬到我们家,别骗我你不会乐得跳起来。”她握住拳头,捶了他的胸口一下。

  “那是高中时期的事,我早就过了迷恋偶像的时期。”

  提及过去,钟裕桥终于笑开眉头。

  那时他们还为小S大吵一架,起因是小S在某个节目里说喜欢哪部电影,他坚持去看,小乔不喜欢,硬要看别部,两人杠上,小乔甚至气到撂狠话,“既然你们是同好,你就去找小S看电影好了!”

  然后,他们整整冷战三天。

  冷战之所以结束,是因为他把所有小S的收藏品装进盒子里交给她,他委屈而无辜的说:“我把外遇交给元配了,要杀要剐随你。”

  不过,她一直是那种不会生气太久、不会太牵拖的女生,她只看一眼盒子,就把东西还给他。

  她说:“算了,反正小S也没能耐赢我,你就留着吧。”

  齐翔不敢置信的问:“你迷恋小S?”

  钟裕桥的手越过郁乔,往齐翔头上推一把。

  “什么表情啊,你没有年轻过?”

  他们笑闹半天,钟裕桥才正色问:“你还打算回公司上班吗?”

  他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心仪小乔,苏凊文住进来,可能有另一个原因——他想说服小乔回公司。

  “不会。”

  “那你打算另外找工作吗?”

  “暂时不找。”

  “为什么?我以为你是工作狂。”

  “我是啊,不过我现在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事做。”

  “什么事?”

  她秘密一笑。“你猜啊。”

  有关她的话题略过,郁乔勾住齐翔的脖子问:“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总不能大材小用,一直窝在家里当小厨子吧。”

  “不当小厨子就当大厨,要不要找人投资你,开一间餐馆?”钟裕桥提议。

  “不要,我如果真想经营餐馆的话,直接回老家就好。”到时,老爸老妈一定会发动左右邻居和餐馆所有员工,列队欢迎小老板回归故里。

  “不然你想做什么?”

  “虽然已经不红,但我还想再闯闯看,就这么放弃演艺圈,我不甘心。”他也勾上郁乔的肩膀,两颗头颅靠在一起,带着淡淡的哀伤。

  “你还想当艺人?即使曾经遭受过那么恶毒的批评?”钟裕桥问。

  他挂上苦笑,回答,“那些批评的确让我挫败、让我一蹶不振,但我始终无法忘记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我喜欢唱歌、喜欢表演,喜欢被人看见。”

  齐翔的话让钟裕桥深思。他明知道复出有多困难,明明受过无数的挫折与失败,依然没改变追逐梦想的心意,反观自己,他连第一步都不敢跨出去,只敢把梦想藏在心底,事情还没做,他已经先预估失败。

  唉,他的勇敢远远不如齐翔。

  “那就去做,人生苦短,如果不及时追寻梦想,盖棺论定那天,定会有满肚子埋怨。齐翔,我支持你。”郁乔拍拍他的腿说。

  “你和我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她又不是他妈,不过她还是顺势问:“齐妈妈是怎么说的?”

  “她说梦想不能当饭吃,与其在演艺圈里面饿死,不如回家把荷包赚满,爱唱歌的话,放假时找三五好友唱唱卡拉OK就好了。”

  这话确实伤人,人越是艰困时,越希望得到父母亲的支持,她勾起齐翔的手臂,把头歪回他肩膀。

  “你的才能,不应该只在卡拉OK里发挥。”

  郁乔两句话,让齐翔眼底绽放光芒,他的酷笑拉大,嘴角几乎咧到耳朵旁。“真的吗?你真是这么想的?”

  “对!不只是鼓励,我是真的欣赏你,不过你想继续唱歌的话,就得好好加强自己专业能力。”

  提到这个,齐翔叹重气。哪有老师肯收他这个“空有其表”的偶像歌手,当偶像,他已经太老,可以靠脸吃饭的时代已经过去,至于未来……眼前的路崎岖不平,有理智的人早就选择放弃,只是他,不甘心。

  郁乔看着他哀怨的脸,高举右手、笑说:“别想了,梦想放一边,肚子摆中间,你们不饿吗?做一上午的苦工,我们出去吃好料的,皇太后请客!”

  她说完,齐翔和钟裕桥笑了。

  这天吃饱饭后,郁乔忍着肉痛,帮齐翔买了一把昂贵吉他。

  齐翔感动得眼底冒红丝,带着微微的哽咽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还你。”

  她笑着搂上他的腰回答,“什么加倍,至少要加十倍,你不知道我是放高利贷的吗?”

  “十倍?要是还不起怎么办?”

  她摸摸他的头,说:“那就乖乖当我的小狼狗,好好服侍本娘娘。”

  他们在路上打打闹闹,钟裕桥却视而不见,她的话在他脑子里绕——

  人生苦短,如果不及时追寻梦想,盖棺论定那天,定会有满肚子埋怨。

  所以,他再裹足不前,是不是盖棺论定那天,就会有满肚子埋怨?

  第9章(1)

  苏凊文忙到很晚,没办法参加他们的欢迎会,结果郁乔三个全部吃饱吃撑,才把满桌菜肴解决。

  他们在餐桌上谈很多,谈梦想、谈对未来的规划,齐翔说得最多,聊未来也聊过去,聊那段被粉丝疯狂追逐的日子,现在回想起,还是让他热血澎湃。

  郁乔故意目露怀疑,问:“你确定那些人是真粉丝?不是经纪公司花钱请来,替你壮大场面的?”

  齐翔的回答是一脸大便,而钟裕桥难得地伸出援手。

  “是真的,柔柔就是他的忠实粉丝之一,她爱他爱到发狂,如果有机会让她摸到齐翔的手,她会高兴得三天三夜睡不着。”

  之后他也说出自己的计划。

  “原本搬过来,只是想气气我爸妈,住一段日子,最后还是要回去面对现实以及一堆难收拾的烂摊子。我很清楚自己根本没能力挣脱那个束缚我的家庭,更明白没有贵公子,我什么都不是。

  “但今天下午,我看见一把吉他带给齐翔多少快乐。那是再尊贵的身分、再优渥的环境,都无法带来的成就感,所以我决定试试看,看我的梦想会不会只是梦想?有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他决定了,他不想在盖棺那刻,自己的人生只是一篇无聊的复制品。

  齐翔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想当服装设计师,想创立品牌,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然后他说,大学时期他念的是商学院,外国的求学生活有点寂寞、有点苦,他又不爱和那些富家公子哥儿混,不爱天天跑PUB,也不爱三、五人开着车到处玩乐,那些年,带给他最大的安慰是做衣服。

  他先找人学会打版、裁衣缝制,后来一个契机中,认识在美国时尚圈很有名的服装设计师,对方很喜欢他,教了他许多设计元素与概念,之后裁制衣服成为他最喜欢的课余生活。

  大学他读了六年才毕业,最后两年,他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投注在服装设计上面,大桥小小透露:当时的作品曾经参加比赛,拿到佳作。

  他说话时,脸上带着骄傲。

  郁乔没见过他的骄傲表情,考第一名时没有,申请到好大学时没有,说起自己在家族公司里,由于身分特殊备受看重时也没有,但一个小小的佳作奖,让他盈满骄傲。

  为什么?因为这是他想要、他积极争取来的。

  他们也问她,她的梦想是什么?

  她笑得很甜、很美,没发现自己这个笑容在确定苏凊文要搬进来时,曾经出现。

  最后,她回答,“快乐。”

  快乐?钟裕桥、齐翔相视一眼,不懂快乐为什么可以当成梦想。

  郁乔解释,“过去我每天都在往前冲,为了某个目的而冲,为了某个结论而奔走,我很忙、很急、也很努力,我是许多人眼中的成功典范,但是我不快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