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千寻
  但在郁乔进营销部后,几支电视广告的成功,让他们突显了自己品牌的专业形象,与其他房仲业做出区别,近来又推展网络营销,替他们的分店争取到更多主动上门的客户。那时在会议上,她说:“建立品牌形象是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不管要不要买房,当民众提到房仲业时,只会想起我们“爱家房仲”。”

  见他沉默,郁乔接话。“我觉得青青、阿岳和小乐再磨个几年,会是不错的人才。”

  “因为他们是你的朋友?”

  她郑重摇头。“营销必须推陈出新,不能萧规曹随、墨守成规,之前营销部被当成员工的养老中心,大家进了那里,就觉得活得越久、领得越多,一心一意等待退休。

  “但其实我认为营销部员工,比起工作经验更重要的是创意、想法以及勇气,年轻人比较敢创新,常提出出人意料的提案,这是我在营销部的经验谈。小乐、阿岳、青青就这方面而言还不错,至于其他老员工,虽然还算努力,但……”

  “交上来的方案,会让人抓狂。”他接口她的话。

  郁乔先是一愣,然后噗哧一声,笑弯眉毛。没错,她常常被他们的基本提案,弄到有抓狂的冲动。

  苏凊文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叔叔交给他的案子,他看了后都想吐血。

  原来为求稳妥,叔叔根本看都不看年轻人的东西,交给他的,永远是老员工的“心血结晶”。

  她的笑让他忍不住扬起嘴角,畅怀微笑。

  瞬间,郁乔看呆了。只是一个笑容,却令他看起来很陌生……

  认识他六年、暗恋他六年,她没见过他开心的模样,他在阿嬷面前的温柔,已经够教人惊讶,没想到……

  他笑时会弯起眉毛,脸上的严肃消失,拉起的嘴角带给人亲切的感觉。

  亲切,是很难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他比较适合卓然有成、鹤立鸡群、杰出菁英这类的话,但亲切……她想了想,忍不住摇头失笑。

  “为什么摇头?”他把车子停下来,转头问她。

  “董事长,你应该多笑的,那一定会桃花朵朵开,走到哪里都是女人眼中的焦点。”

  说实话,苏凊文是她身边这三个男人中,长得最不突出的。

  齐翔不必说,他是偶像歌手,外表自然有其水平,任何女人在他面前,都会化戻气为祥和,尤其是他那头微乱的卷发,会让满怀母性的女人想要拥他在怀里,为他梳理。

  大桥是灿烂阳光男,一笑就让女人春心荡漾、小鹿乱撞,尤其他又风趣幽默、洞悉人心,他应该很适合和自己一起去当业务员,可惜他天生是坐办公室的老板命,让他浪费了天生资源。

  至于苏凊文,他冷漠刻板、严肃凌厉,在他面前会令人下意识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尤其他将近一九〇的身高,更给人一种俯瞰众生、睥睨天下的威严感。

  依他的身份地位、他的能力,应该是许多女人猎艳的目标,但太多失败的例子摆在眼前,没人敢贸然出击。当然,刚进公司的菜鸟女不算,她们必须亲自体验头破血流之后,才会恍然大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嫁给皇帝。

  “我不一直是你眼中的焦点?”他可是被暗恋多年的人物。

  一句话堵住她,她霎时脸红不已。他这个人真的很不会说话。

  她试着分析他的表情,试着寻找他眼中有没有看见臭虫的厌恶感,但他坦然的眼神,让她的分析撞到墙壁,难道……在她告白之后,他真的突然觉得她还不错?

  如果是的话……她过去几年在客气什么?早该一举将他擒下。

  扭扭指头,她响应,“以前是,现在不是。”

  “为什么?因为我不再是发薪水给你的人,你说暗恋我,事实上是暗恋我的钱?”

  他的话让郁乔连打死他的欲望都有了。哪有人这样说话?她终于明白,从前那些跟他告白过的女人的伤、那些女人的眼泪,是从哪里来的了。

  她偏过头斜眼望他,企图找出几句话来回顶,可是找了老半天,找不到可用的句型。唉!因为他这个不很帅的男人,光是勾勾嘴角,对她就有莫大的杀伤力了。

  他已经给她三十秒的机会拒绝他散步的提议,她错过了,所以……他帮她解掉身上的安全带,说:“先下车。”

  她跟着他走到人行道上,一步步缓慢地往前走。

  在走了将近十步后,她终于想起,自己应该解释些什么。

  “我说过,自己崇拜英雄,这是个很要不得的毛病,只要有人比我强,我就忍不住想要跟在他身后,想要超越他、或与他比肩。

  “所以我会时刻想起他、会时刻注意他,会不断把心思用到他身上。有人告诉我,心里面老是想着同一个人,就是暗恋,于是我认定自己暗恋你。

  “但是,离开公司后,你不再是我要超越的对象,我不再想你、念你或者企图偷看你,你也不再是我的注目焦点,然后……暗恋结束。”她摊摊手,认为这是一篇无懈可击的解释。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

  “所以你喜欢钟裕桥,也是出于英雄崇拜的原理?”

  “谁告诉你我喜欢他?”

  “钟裕桥说你是他女朋友。我怀疑,他怎么能忍受自己的女朋友暗恋别的男人。”

  钟裕桥说这些话时,脸上有骄傲也有挑衅,苏凊文猜,钟裕桥大概是被阿嬷一句句的喊他孙女婿给气炸了。

  “他这样告诉你的?”那家伙,要她重复几百遍他才能够明白,他们是过去式不是现在进行式。

  不必任何解释,光看她的表情就晓得,那不是事实。

  他不是那种在私底下使手段的人,他比较喜欢把事情“搬上台面”。

  “所以那只是他的一相情愿?”

  “这么说也不大对,他曾经是我的初恋……”郁乔用最快、最简洁的方式,交代两人之间的过去,以及重逢后的关系。

  她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就是不想让他误解。

  苏凊文听完后问:“听他母亲那些话,你不难过?”

  要是换成他这种睚眦必报的人,别说收留,再重逢只会出现一种结果——让他难堪,而且是彻底难堪,难堪到他不想再和自己建立任何关系。

  “当然会,那时我母亲才去世不久,我和阿嬷都尚未从伤心中走出来,他妈又来这么一大篇话,她以为他们家儿子多了不起,我非要巴着他才能生活?

  “事后我很生气,气自己没有凶狠一点,拿扫把将她赶出家门,气自己干嘛要牢记她是长辈,对她客客气气的,更生气没有像电视剧里面那样,用狐狸精口气问她,“要我离开?行啊,你要拿多少钱买回儿子的心?””

  听到这里,苏凊文又笑了。可以用钱卖出的爱情,哪叫做爱情,顶多是……年少轻狂。

  “你妈也会这样吗?”郁乔问。一个钟妈妈,让她把所有“贵妇”都贴上恶毒标签。

  “为什么这样认为?”

  “因为……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

  “对,天下妈妈疼爱孩子的心都是一样,不过手法不同、想法不同、观念也不同。”

  “所以呢?如果是你妈,她会直接把空白支票放到灰姑娘面前?”

  “这样和钟裕桥的母亲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至少大方得多。”

  他笑开,回答,“你知道苏经理娶过三个太太吗?”

  “什么?”她不明白话题怎么会转到这里来,但她知道,这肯定是段很有趣的过去。

  “我祖父母替叔叔找到一位家世、学识都很符合条件的女人,但是两人个性不合,结婚半年,大吵小吵不间断,后来,花几百万解决掉这个婚姻。

  “接下来几年,叔叔不断相亲,有个感觉还不错的富家女,两人经常约出去,祖父母以为这次没问题了,没想到结婚没多久,两人又闹了起来,谁对谁错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人感情不睦。

  “后来新婶婶知道叔叔和他的高中女友约会气到小产后,她躺在病床上,口口声声说要和叔叔离婚,她以为吵闹可以让叔叔回心转意,没想到叔叔竟然把离婚证书摊到她面前。她气急败坏,说绝对不要成全两人,但从那之后,叔叔就很少回家了,直到他的高中女友怀孕、生下孩子,他公然搬出家门,和女友同居。事情拖了七、八年,婶婶才肯签字离婚,现在的第三任婶婶是叔叔的高中女友。”

  “没想到,苏经理还有这一段。”

  “所以他的孩子年纪很小,叔叔都快六十了,小孩还在念高中。如果当年祖父母不要把门当户对挂在嘴边,而我叔叔不要那么软弱,也许不会走上这一大段冤枉路,大家都说他分到的财产是玩股票玩掉了,可知情的人却明白,他有一大部分的钱是花在离婚上面。

  “而我大伯也是因为家里的关系,娶了个世伯的女儿,感情普普,结婚后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生活,大伯常常传出一些风流韵事,刚开始大伯母还会生气,带着人到处抓奸,闹过不少次事件,但后来年纪渐大,也就看淡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