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8页     千寻
  “我的阿嬷很亲切,她的厨艺不错,但她最常做炒饭给我们兄弟吃。”

  郁乔挑眉。所以她的炒饭,意外地让他注意到自己?

  “好吃吗?”话毕,她才觉得傻气,居然接下这么一句无聊话。

  但他没嫌弃她无聊,继续自己的故事。

  “阿嬷喜欢做炒饭,跟好不好吃没关系,而是因为我和弟弟都很挑食,她把所有的材料都切得碎碎的,就能让我们不知不觉间吃光恶心的红萝卜和豌豆,她说,不偏食的孩子才长得高。”

  他有现在的身高,该感谢的是外婆。

  “这是真的。”她吃了六年的炒饭,没有营养不良的问题。

  “可是外婆很老了,随着我们越来越大,她的身体老化得越来越严重,先是膝盖坏了,没办法接送我们上下课,但她常坐在窗边,看见我们回家,就对着我们猛挥手。

  “我知道她很寂寞,可是我要上学、要补习,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慢慢的我们发觉她的脑子越来越不好,有时闹起脾气,怎么都哄不停,她和你的阿嬷,都是阿兹海默症的患者。

  “爸妈请来看护在家里陪着她,但她一天比一天更沉默,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不管谁要出门,她都会生气,她经常眼角泛着泪水,我明白,她是在抗议,抗议我们不陪她。

  “没过多久,她就去世了……我很后悔,当时为什么非要去补习,如果我肯多陪她,是不是在最后那段时间里,她会过得更开心?”

  这是苏凊文的遗憾,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的遗憾。

  她看着他,悄悄叹息。答案揭晓,他接近她,是因为阿嬷。她猜,他想在她阿嬷身上,弥补当年没做好的事。

  视线滑到他开车的手,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圆润,是双艺术家的手,如果他会弹钢琴,一定很漂亮。

  她接下话,“听说,我曾祖父的家境不错,阿嬷小时候是千金大小姐,还学过钢琴,只不过富家千金嫁给穷小子,虽然有爱情,人生道路却不顺利。

  “阿公走得早,爸爸又在我小时候出车祸过世,没有丈夫儿子在身边,她很担心我妈妈跑掉,她怕自己没办法照顾我。高中时期,我妈妈操劳过度也离开了,从此我们靠着妈妈积攒下来的小存款,相依为命。”

  “于是你拼命赚钱?”

  她的收入不少,如果他是工作机器,那她就是赚钱机器,公司里有多少人眼红她,可那是她凭实力赚回来的,再眼红也无话可说。

  “对,给阿嬷过好生活要钱,买房子要钱,但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安全感,需要很多的钱在身边。”

  “你离职,是因为觉得身边的钱已经足够让你安全?”

  “有一部分是,但更大的部分是……我不希望和你一样,我不想在阿嬷死后,心里带着深深的遗憾,所以我决定停下脚步,陪陪阿嬷,也回头看看我在赚钱时飞掠过去的青春,以及忽略的风景。”

  他不语,眼神专注看着前方,而她转移话题。

  “阿嬷在疗养院过得很快乐,病情恶化得没有想象中严重,院长说,老人也需要愉快的精神生活,不应该把他们拘在一个寂寞的空间里头,任由他们慢慢死去。

  “过去几十年,生活带给阿嬷沉重负担,她尽管认命却不快乐,直到我在疗养院里听见阿嬷唱“安平追想曲”后,才晓得原来她有一副好歌喉,看她那样,我觉得疗养院的费用再贵,都值得。”

  不多久,他们到了疗养院。

  阿嬷听见回家,却皱起眉头,她舍不得老朋友,虽然往往一转头,她就忘记他们是谁。

  郁乔在她身边撒娇,说:“阿嬷,我们回去住几天好不好,我给你买的房子很漂亮哦,有大大的床、大大的枕头,还有一个小院子,大桥买的盆栽开了很多漂亮的花。

  “那个大桥啊,你记不记得?以前你老喊他孙女婿,可惜他出国后,他老妈到我们家说了一大篇话,你气得把门摔上,怒不可遏,还对我说:“小乔,咱们换一个比大桥更称头的孙女婿好不……””

  她和阿嬷说了一堆陈年旧事,苏凊文在一旁安静听着。那不是故事,而是一个女人孤军奋斗、力争上游的历史,透过历史,他一点一滴慢慢理解,为什么她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最后,他们还是把阿嬷哄上车。

  到家后,苏凊文背着阿嬷下车,他并不急着把阿嬷放下,反而背着她听郁乔从庭院一路介绍到厨房。

  这些是孙女为阿嬷挣出来的园地,看着她脸上的骄傲,她的快乐、她的兴奋,让他跟着感染她的幸福。

  美中不足的当然是大桥和齐翔的态度。

  他们想要接手阿嬷,但阿嬷只肯让苏凊文背,只肯拉着他和郁乔说话,弄得他们好像是路人甲。

  齐翔做的蛋糕很好吃,但他端上来时,阿嬷看他的眼光,好像他会在里面下毒,一定要苏凊文喂,她才肯开金口。

  知道阿嬷喜欢花花草草,钟裕桥好心的跑到院子里,抱来一盆开得最漂亮的玛格莉特,但阿嬷看着他的目光充满怀疑,直到苏凊文把盆栽接过来,阿嬷才把花搂进怀里。

  阿嬷的表现让他们很丧气,钟裕桥把郁乔拉到旁边问:“阿嬷是不是还记得我们分手的事情?”

  她安慰地拍拍他的背说:“你真的想多了。”

  他们陪阿嬷吃丰富的晚餐,因为阿嬷牙口不好,齐翔把每道菜都做得软嫩可口,但阿嬷吃一道菜就夸一次苏凊文,气得齐翔说不出话。

  他还以为自己很有老人缘,没想到,不是每个老人都欣赏他的无敌帅睑。

  晚饭后,他们看完电视,又聊了一会儿,苏凊文便把阿嬷抱到二楼浴室,让郁乔帮阿嬷洗澡,又帮忙抱阿嬷到床上躺好。

  这时时间不早了,苏凊文想回家,阿嬷不让,硬拉住他的手说:“木源,你麦走。”

  郁乔低声告诉他,“木源是我阿公的名字。”

  看着阿嬷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小女孩的娇憨,他的心温柔地跳动着,说不清楚的温暖感觉泛滥。

  苏凊文浅浅笑开,握住阿嬷的手,低声唱着催眠歌,然后郁乔发现,不只阿嬷,他也有副好歌喉。

  他离开时,已经十点钟,郁乔亲自送他出门。就算他已经学会聊天,却依然不擅长聊天,所以走到车子的这段路,大部分是她在说、他在听。

  原本的结尾应该是说一句晚安然后离开的,但苏凊文上车前,她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他,“董事长。”

  他回头,看见一张娇美的笑脸。

  “如果有需要,我们家的阿嬷很乐意外借。”

  他没有回答,但他笑了,这个笑容在他回家的路上持续着,到他打开家门那刻都没退位。

  苏妈妈看见他的笑,他此刻柔和的双眉、柔和的脸部线条,她也跟着笑了。

  她没有多问,只是拍拍他的肩说:“煜文够大了,也该帮哥哥摊一点责任,你别把公事揽在自己身上,试着让他帮你。”

  “好。”他答得爽快,爽快到苏妈妈的脸上笑纹更深。

  看着儿子上楼时的轻快背影,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猜对,但如果她猜对了,那么凊文以后会需要更多的私人时间。

  第7章(1)

  苏凊文不上班的时间就会跑到郁乔家里,不是因为有什么约定,只是莫名其妙地,他就加入了她的小家族。

  他出现时,阿嬷总是记不起他,不过在对过几句话后,阿嬷就会对他特别热络,也特别依赖他。

  看着他和阿嬷的相处,就是齐翔或钟裕桥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人与人之间绝对存在着缘分。

  齐翔是酷哥,但他对阿嬷的上心,郁乔看得很分明,三餐不必说,他知道阿嬷会唱歌,就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一把吉他,天天对她唱“雨夜花”。

  大桥更是用心,他以为阿嬷还记得他,常常和阿嬷说过去,还拉着她一起用轮椅带着阿嬷到处逛。

  但只要苏凊文出现,马上就变成阿嬷的最爱。

  这些天,苏凊文对阿嬷也很好,不但开车带阿嬷去逛街,还陪她和阿嬷回一趟老家,整理她阿公和父母亲的墓。

  他很有耐心,不停对阿嬷说话,阿嬷经常露出憨憨的笑容,虽然没有回答,但郁乔知道,她很快乐。

  十天之后,阿嬷亲自点名,要苏凊文送自己回疗养院。

  苏凊文是个不苟言笑的自制男人,但在被点名时,他还是忍不住对大桥和齐翔丢去一个骄傲眼色。

  郁乔和他送阿嬷回疗养院后,他问:“要不要走一走?”

  走一走?她不懂,直觉回问:“公司里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就算他在阿嬷面前很温柔,但多年经验告诉她,苏凊文就是个工作机器。

  “你愿意回去上班最好,如果不愿意……”他停下话,思考着有谁可以顶替她的位置。

  会让叔叔掌管营销部,是因为爸爸认为在房仲业业务员才是营销成功与否的决胜关键,营销部门没有什么实际效用,需要宣传的话,大可交给广告公司。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