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这几句顺下齐翔和钟裕桥炸起的眉毛。

  第一:她说“我们”,所以她和齐翔、大桥是“我们”,而苏凊文是“他们”。

  第二:她夸奖齐翔“真的”很厉害。

  第三:她承认苏凊文吃的是“手艺不佳”的烂作品。

  通常顺从娘意就会逆爹心,说完话,郁乔立即审视苏凊文的表情。

  幸好,他还是一贯的平静淡定,他被人联手K了,眉毛却没有皱半分,甚至还拉出温柔笑容,朝她点点头说:“知道了,下次我带你出去吃。”

  第一次,她觉得“平静”是件很可怕的事,因为在他波澜不兴的语气当中,她听见大桥倒抽气的声音,而齐翔的酷脸再度升级,升为……凌厉?

  这下子,她要是还能吃掉桌面的食物才真的有鬼,她只好飞快把东西包起来、放进包包里,要是问她怎么不放着就好?拜托,她还没种把齐翔精心制作的三明治弃之不顾。

  而苏凊文见她放下餐具,也跟着放下被他评论为不怎么美味的吐司。

  此刻,郁乔充分感受到三个男人不约而同沉默有多可怕,她飞快拿起纸巾,胡乱帮苏凊文把手擦干净,然后拉着他跑出餐厅,以最快速度把两个男人的沉默远远抛在身后。

  在关上门那刻,她吐了口气。

  “你很怕他们?”苏凊文淡问。

  怕?对哦,她干嘛怕?他们是投靠自己的食客,照理说,应该是他们怕她才对啊。

  她噘起嘴、拉平眉毛,抬头挺胸,多出几分气势。“不怕,是我收留他们,不是他们收留我。”

  见她这副表情,苏凊文抿起嘴,拉出一个几不可辨的笑意。

  上了他的车,郁乔犹豫着要不要和他说话。

  苏凊文眼角余光瞥见她的意图,嘴角再度轻扯。

  他很怪,他自己知道。

  自从那天和他们聚餐之后他就变怪了,他不喜欢与人交际,他怕麻烦也讨厌人心相互忖度,所以用一张冷脸来回避,但是当他看见郁乔和一群人兴高采烈地说话时,不知为何,虽然他们的交谈内容不见得多有趣,她的表情却令他着迷。

  喜欢她吗?不知道。但他确实欣赏那个在工作上战战兢兢、勤奋努力的郁乔,只是没想到她有着这样截然不同的一面。他怀疑,如果这个才是真正的郁乔,那么过去几年,他认识的那个是怎么回事?

  是为了表现出专业度,还是为了投他所好,把自己变成和他一样的人?

  他以为这个答案并不重要,却让他在过去几天中不断想起。

  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不是没有被告白过,可是从来没有人的告白,叫他如此伤脑筋,这是不是可以解释成……其实,他对她有几分喜欢?

  他不清楚,稍早在前往郁乔家的路上,他都在探究这件事。

  “你和疗养院那边联络过了吗?”苏凊文问。

  “联络过了。”

  “当初为什么想把阿嬷送到疗养院?为什么不把她留在身边照顾?”

  上次吃饭回去后,他查了她过去几年的薪资,她赚得不少,大可以请人在家中专门照顾。

  “阿嬷发病的时候,我们住在一间租来的老旧公寓里,那时阿嬷常常莫名其妙的伤心大哭、喧闹喊叫,有时候半夜睡醒,还会抓起东西四处敲墙,白天又到处按门铃,惹得邻居不停抗议。

  “我没办法不上班,只好请一位阿姨来照顾她。阿姨人很好,但她不是专业看护,阿嬷经常偷溜出家门,好几次在外面迷了路没回来,吓得阿姨狂Call我。那时我还是分店的小菜鸟,不能一天到晚请假,幸好小邓、阿希、阿望他们热心帮忙,骑着摩托车帮我到处找阿嬷。”

  “你们的交情是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是、也不是,我们是同一批进公司的菜鸟,加上经常被分配在同一组,彼此间本来就会互相照顾。不过他们真的对我很好,要不是有他们在旁边安慰我,说不定我早就崩溃了。”

  “那是他们喜欢你、想追求你。”苏凊文认定他们那天吃饭时的话里有几分真心。

  “才怪,是别人乱说的。”郁乔却一口否定,她仍旧觉得他们对她是对朋友的喜欢,只是在闹她而已。

  第6章(2)

  “后来呢?”

  “阿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开始到处大小便,我下班已经很晚了,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大扫除,心力交瘁之余,还得面对邻居的恶意批评和眼光。而阿姨也越来越无能为力,有天我回家,发现阿姨为了煮饭喂阿嬷,不得不像炼狗那样,把阿嬷用绳子绑起来。

  “人活到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尊严?我大哭、阿嬷也哭,她抱着我喊我水云,可水云是我妈妈的名字,她连我都不记得了。”

  她深吸口气,把鼻间的微酸吞下去,继续说故事。

  “我把阿嬷整理好让她睡下之后,打电话给阿希,那时我的声音里有浓浓的鼻音,说着说着,我又掉眼泪,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话,并没要他帮忙什么,但是星期一上班时,小邓给了我一份疗养院的资料,而阿希开车,骗店长说要带人看房子后,就一起陪我去参观疗养院。

  “那里很偏僻,但是环境很好,费用虽然昂贵到让人心脏无力,可是当我看到几个和阿嬷得到同样疾病的老人家,坐着轮椅围在一起聊天,也许话题兜不上,但他们脸上有着阿嬷没有的笑容,我就不再多考虑,决定把阿嬷送到那边。

  “那时起,我便发誓要拼命赚钱,我要阿嬷脸上也有相同的笑容,我要买下独栋的透天房子,就算阿嬷哭再大声,也不会吵到别人,我要功成名就,让阿嬷分享我的荣耀,我还要阿嬷无忧无虑的走完这一生。”

  郁乔握紧拳头说完,靠在椅背上,转头看向窗外风景。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她就成功了呢……

  想起小时候阿嬷照顾她的情形,想起阿嬷握着她的手学写字,一面写、一面说着,“小乔要认真哦,妈妈好辛苦哦,你要考第一名、读好大学,将来赚很多钱孝顺妈妈,知不知道?”

  她应了,说不但要孝顺妈妈也要孝顺阿嬷,阿嬷听见,笑得满脸皱纹。

  “我也有个阿嬷。”

  他突如其来一句,让她吓一跳,视线从窗外调回来,落到他的脸上。

  苏凊文没想过和别人讨论自己的私生活,那不是他惯有的做法,可是对象是郁乔……和她聊天,很愉快。

  “我的外婆年纪很大才生下我母亲,记忆中,外婆是个温和亲切的人,因为妈妈的年纪最小,所以外婆最宠、也最不放心她,妈妈结婚时,把外婆当成嫁妆带过来。

  “爸爸妈妈工作很忙,那时候他们刚从祖父手中接下公司,每天忙公事、忙应酬,根本没时间管我和弟弟,所以我和弟弟是外婆一手带大的,她给我们讲床边故事,给我们做三餐,也是她每天牵着我的手,送我到学校。”

  所有人都嫌他少年老成,嫌他不可爱,只有外婆总是说——男孩子要像凊文稳重这样才好,这是要做大事业的人材呢。

  “你祖父和祖母呢?”

  “他们移民到加拿大和我大伯一起生活了,加拿大是他们计划中的退休天堂。那个时候分家,大伯和叔叔要股票、要现金、要房地产,就是不想接收这间收入不多的房仲公司,但那是祖父一生的心血,因此我爸爸答应,会把这间公司撑下来并且发扬光大。”

  “既然这样,为什么苏经理会留在公司?”

  “大伯把所有的财产全数转移到加拿大后,虽然没有开公司,却也在那里买卖房子,生意还不错;叔叔的钱却在短短几年内花光,我爸爸心疼弟弟,就让他在公司里面挂个名号。

  “你应该清楚,他不是这方面的人才,你离开后,营销部又恢复过去那样,没有人骂、没有人催就做不出好案子。”他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

  “别跟我说这个,我不会回去的。”她举五指发誓。

  他皱眉。“就这样放弃了,你不觉得可惜?”

  “人生本来就是有舍有得,我舍了工作,说不定会在另一方面收获。”

  “收获?在哪家公司?”

  郁乔大笑。“董事长怎么就不相信我没跳槽打算?好吧,说老实话,我是打算休息一、两年,把过去没时间做的事,一件件完成。”

  “你想做什么事?”

  “我们可不可以以后再讨论这个话题,我真的比较想听听董事长外婆的事情。”

  又是另外一个第一次。

  上一个“第一次”,他在她身上发现人际关系并没有那么复杂而讨厌,而这个“第一次”,他被错开话题,却不生气。

  他向来是设定目标便一定要达成的人,没想到目标尚未达到就被错开话题,他却没有不满的情绪,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他在郁乔身上学会了聊天打屁、遗忘正题?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