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千寻
  煜文气得和他翻脸,骂他是没有感情的动物。

  感情?他当然有,如果他不重感情,就不会放弃美国的教职,回台湾替爸爸经营公司,如果不重感情,就不会放纵煜文以享受青春为名,行放任之事。

  他觉得没有感情不是坏事,但连母亲都会对他叹气,对煜文说:你别生哥哥的气,也许他谈一场恋爱就会好了。

  恋爱?他下意识摇头。

  对他来讲,女人和麻烦划上等号,大学时期他曾把交女朋友当成一个目标,但当他发现,其他的目标都可以透过努力完成,只有恋爱这一项,耕耘和收获不成比例后,他放弃了。

  女人麻烦,花了时间,花了金钱,她还可以嫌你不够体贴;付出精力、付出耐心,她还要说某某人的男朋友比你更认真。他认为,自己大概没办法打败全天下的男人,所以算了,等适婚年龄到,就像筛选员工一样,找个最能够配合的女人一起经营婚姻就好。

  母亲曾说:你不能把女人当成论文或案子,除了付出努力还得拿出真心。

  他不懂母亲的话,但凡是尽心努力还不能看见成绩的东西,他就不会在上面浪费精力。

  爸爸看好郁乔,是因为她有一张无害的脸,不骄傲、不自视甚高,她有一副天生的售货员性格,热情而温暖。而他和爸爸不同,他看好郁乔,是因为她和自己是同一种人,付出努力,然后获得成绩。

  他想给她换职位,就是想试看看,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有多高。

  秘书打内线电话进来,说营销部的人上来了。苏凊文回神,让他们进办公室。

  三个人脸上都有些紧张局促,不知董事长想问什么。

  苏凊文凝声问:“这两个星期,你们有没有试着和郁副理联络?”

  阿岳回答,“有,但她没接。”

  “之前,她有跟你们讨论离职的事吗?”

  “副理刚离开时,我曾经和她通上电话,她告诉我,基于私人理由要离职,她要我们好好表现。”小乐回答。

  她是认真的,她不回来上班了?苏凊文脸色阴沉,淡漠的眸子里出现厉色。

  哼!辜负他的看重。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说其他的吗?”

  “我们约好,一起出去吃饭。”

  “她有没有提到有公司挖角之类的事?”苏凊文追问。

  小乐看看青青、再看看阿岳,青青犹豫了半晌,回答说:“我想应该不是这样,之前从没听说副理有离职想法,她请特休假的前一天还在拟新的企划案,不过那天中午副理接到一通电话后,就临时取消接下来的工作早退,连她重视的会议也缺席了,我们以为她只是有急事要处理,晚点会赶回公司,把手边该完成的事结束,没想到,直到下班时间副理都没出现,后来,第二天就……我认为,副理没有骗小乐,她应该是有私人的事,才会离职的。”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小乐等人离开,苏凊文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人事部的资料,考虑过后,他拿起手机输入新讯息。

  第5章(1)

  郁乔约散财童子和金童吃饭,自从大桥和齐翔搬进来后,这是她第一次出门吃外食。

  齐翔的手艺不是盖的,大桥的洁癖也让她的房子保持难得的整洁干净,舒服的环境、茶来伸手的美好光阴,让她很乐意在家里当宅女。

  他们在家里最常做的事是聊八卦。

  大桥说控制欲很强的母亲到处找他,显然她没想到,从小一路乖到大的儿子,竟然真的敢不听话。

  他还转述妹妹柔柔的话,说宋佳铃在婚纱店里放声痛哭,千金小姐没有被人这样侮辱过,气得不顾形象砸坏人家的玻璃橱窗,吓得钟家老娘噤若寒蝉,没想到甜美温柔的宋佳铃也会发飙。

  还说柔柔本来就不喜欢宋佳铃,觉得她表里不一、做作得让人怵目惊心,想到她将要变成自己的嫂嫂,就暗地盘算几岁才可以离开家庭,还撂下话,说只要有男人敢娶,她就敢嫁。

  她听了笑说:“柔柔是想用婚姻来脱离父母亲的掌控吧,但是会掌控孩子学业方向的爸妈,怎可能不在子女的婚姻上插一脚。”

  柔柔和大桥都是父母威权控制下的牺牲者,他们都很乖巧,品性好、功课优,才能一路受控到大,只是再好的乖小孩,年纪渐大,都会想要自在飞翔,可惜钟家父母看不清这一点。

  那天是她开车送大桥去见柔柔的,柔柔趁半夜到哥哥房间里偷行李,她满脸自傲说:“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刺激、最叛逆的事。”

  真是乖到不行的小女生,这样就叫刺激了,不晓得面对日后的职场竞争,她能不能吃得消。

  当时柔柔看见她,兴奋地抓住她的手乱摇一通,问:“就是你,郁乔对不对?你是我哥的初恋情人,我哥还藏着你的照片……”

  柔柔拉拉杂杂说了一大串话,害她觉得头顶快冒黑烟。看来柔柔是以为他们重逢了、旧情复燃了,所以她的哥哥是——为爱抛家弃亲,行走天涯。

  她笑得满脸尴尬,不断使眼色让大桥把话说明白,可是他没有这个打算,顺着柔柔的话,一句一句往下搭。

  离开时,大桥告诉柔柔,如果有事联络就留简讯,然后再三叮咛,不可以把他们见面的事告诉父母亲,还允诺等他彻底脱离魔窟后,就会伸手挽救妹妹于水火之中。

  听起来有点心酸,花那么多心血栽培出来的优秀兄妹,居然把将他们推上成功道路的家庭当成魔窟。

  她问:“你打算躲你爸妈到什么时候?”

  他沉默不语,经过三个红绿灯后,突然开口说:“我在美国的时候,偷偷找到名师学习服装设计,老师觉得我很有设计天分。”

  这是他大学混六年才毕业的主要原因。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个,只是在停下车时,转头看见他双眉紧蹙,像在挣扎什么。

  那天回家,齐翔烤了一个蛋糕,厉害的厨子居然知道,见过家人后,大桥的心情会很差。

  她吃过的蛋糕都是涂满奶油,装饰水果、巧克力,放在冷藏橱窗的昂贵蛋糕,她不晓得,刚出炉的蛋糕根本不需要水果、鲜奶来添加风味,就好吃到让人想尖叫。

  那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蛋糕,什么都没有,干净的、透亮的金黄色蛋糕,三个人围着蛋糕,一人抓一口塞进嘴里,又热、又香、又甜、又软……那种感觉,很幸福,好像三人很接近,让日后想起彼此时,就会重温一遍。

  那个蛋糕,让大桥拍拍齐翔的肩膀说了声,“兄弟,谢啦。”

  那个蛋糕,让她在经过三分钟的考虑之后,说:“齐翔,如果你肯免费帮我做菜,你爱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

  齐翔听了只是撇了撇嘴,明明心里高兴得紧,却还要耍酷。小乔讨厌他装酷的职业病,但有什么办法呢,她不也有善于察言观色的职业病。

  隔天,齐翔带她上传统市场,大桥没事做,硬要跟,于是她带着两只小狼狗一起逛市场。

  她知道,他们很受人瞩目,一个长相普普的女生,带着两个高大的年轻帅哥进市场,可不是天天会发生的事,尤其在许多人认出齐翔是偶像歌手之后,更是让他们成了市场的焦点。

  好吧,她承认自己很无知,居然认不出这位知名度不输行政院院长的了不起人物。

  齐翔很挑剔,光是买鱼,就可以在同一个摊子前面把所有的鱼全部翻过,才决定买哪一条。大桥见状无奈挑眉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欧巴桑可以在菜市场消磨一整个早上。”

  齐翔没理他,继续逛菜摊。

  他们买下三天的菜,大桥也买好了几个盆栽,大包小包提满手,有点累、有点酸,但是很久没享受悠闲时光的她心情不坏。

  回家后,大桥在不到一坪大的院子里整理新盆栽,她没事干,在厨房里帮齐翔的忙。她一直觉得自己做菜的功夫还不错,但在齐翔面前,她就变成一个障碍物。

  齐翔无奈,到最后,削了一颗苹果给她,意思是——乖乖吃东西、不要吵。

  她拿着苹果靠在冰箱旁啃,看他流利的洗菜动作,满心佩服。

  突然酷哥福至心灵,居然开口说话,他说:“我家是开餐馆的,爸爸对食物有种莫名其妙的狂热,从小他就带着我上菜市场挑鱼、挑肉、挑果菜,他告诉我每个挑食材的专业步骤。你知道莲雾要怎么挑,才能挑到最甜最好吃的吗?”

  “挑硕大美观的。”

  “错,要挑小一点、丑一点,最好上面有褐色网纹。我小一就知道了。”他的口气骄傲。

  “厉害,甘拜下风。”人家是家学渊源嘛。

  “我爸让我念餐饮系,他希望毕业之后,我可以回家接手家里的餐馆。”

  “那样的话,生意一定会超好。”帅哥主厨,说不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还会去采访。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