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千寻
  连声道谢,把银票收进怀里,徐皎月向荷官盈盈为礼,道:「谢谢大哥。」

  啥?不赌了?怎么可以,大家都在等着跟进呢!旁观者不依,见她抽身往外,心里急啦,不行不行,他们还要沾财神爷福气啊。

  「小姑娘,再赌一把吧。」有人恳求。

  「是呀,让咱们再看一回财神爷发威。」青衫男子嘴巴上这么说,手已经伸进怀里掏钱。

  大伙儿争相劝说,劝得徐皎月满脸为难,这时一个肚大膀子粗、满脸横肉的大老爷伸出猪蹄似的肥手往赌桌上拍去,道:「赢了就想走,哪有这回事?再赌!」

  赌客们把视线从猪蹄转到猪脸上,咦,竟然是赵擎赵知府的儿子赵文清?

  说到这个赵擎哪,人家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形容的恰恰是他,赵擎到杞州任官近六年,当年上任时,一辆驴车载上所有家当,如今高墙连苑起,知府大人的宅邸不输亲王府规格,那些个贪腐肮脏事,简直罄竹难书。

  有没有下头官员往上告?自然有,可桩桩件件全让人给拦下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上头有人,那人肯定还是居高位。

  几年下来,骨头再硬的地方官也不敢拿鸡蛋去砸石头,于是……就养出了赵擎这个杞州的土皇帝,也就是说,这赵文清就是个土皇子。

  赵文清吃喝嫖赌样样来,家里不但不管,还遮掩着天天帮忙擦屁股,也不怪他有恃无恐,谁让人家的娘厉害,管得满屋子妾室姨娘都无所出,赵家就他这么根独苗,能不护着?

  赵文清开口,所有人全数噤声。

  徐皎月气的呀……有人这样的吗?不赌还逼人了?

  但她没生气,只用大眼睛盯着赵文清,满脸惊恐、小心翼翼道:「财神爷只让我挣足奶奶的药钱,不让我贪心的呀,万一我又把钱给折回去,怎么办才好?」

  「让你赌,是爷的事,赌输了怎么办,是你的事,你先把爷的事给办了。」

  天!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只见她吓得瑟瑟发抖,可怜兮兮、颤巍巍地把五两换成几个银角子,再抖着手把一块银角子握在掌心。

  赵文清满脸不耐,猪蹄又往赌桌上一拍。「快下注!」

  这一拍,徐皎月吓得手指松开,银角子又掉在八点上头,赵文清二话不说,抽出五百两银票一丢。

  其他人见状,纷纷掏银子想往上压,没想到赵文清竟从怀里拿出一把镶着宝石的匕首往赌桌用力一插,吓得众人将手缩回去。

  「哼,财神爷的福气是你们这群贱民能享的吗?」

  赵文清得罪满屋子赌客,大家心中忿忿不平,却不敢多说半句话。

  荷官不语,视线往上一抬,果然,这边的动静已经吸引上头的注意,目光相对间,掌柜向他点头示意,他明白,掌柜允许他动手脚。

  高举骰盅,使暗劲摇晃,见赵文清一双眼睛跟着骰盅转。定!骰盅落在桌面上,荷管嘴角轻哂,打开盅盖……是六点!

  在赌客们抿嘴暗笑中,荷官将桌面上的银票收到台子下方。

  赵文清怒目一转,瞪向徐皎月。

  徐皎月忙摆手。「不是我的错,方才小女子被爷吓到,银角子才掉下去。」

  意思够清楚了,八点是被赵文清给吓出来的,可不是人家小姑娘挑的。

  她没哭,但娇甜软糯的声音中带着惊慌,大家都觉得她既委屈又可怜。这会儿再没有人逼她出手,但赵文清不肯放过她,拽起她的手逼迫,「再赌。」

  「爷饶了我吧,这是要给奶奶看病求医的,小女子和祖母相依为命,若奶奶走了,小女子也活不了。」

  她低着头,抹着眼角,看得众人心疼同情。

  【当!王大品赠正评五点。】

  【当!李成赠正评五点。】

  当当当,系统大娘不断提醒,正评值不断往上加……

  她的嗓音挠得人心痒痒,可惜那张脸惨不忍睹,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要不是丑得这么淋漓尽致,倒也能带回去听她说说话、唱唱小曲儿。

  赵文清大翻白眼,丢出一张百两银票,道:「选吧,给爷好好的仔细选,要是再害爷输银子,看爷不揭了你的皮。」

  徐皎月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低头认真在一排数字前斟酌半天,才又押在八点上头。

  见状,赵文清立刻把身上一千多两银票压上。

  荷官再度高举赌盅,众人目光全在他的手上聚焦,他轻轻向徐皎月一颔首,徐皎月露出感激笑容,悄悄地矮了矮身子,退出人群之外。

  她走得飞快,从大街钻进小巷子,看看左右无人,连忙将绑在身后的长辫松开,分成两股,左右各绑一根辫子,再将往外翻折的袖口放下往里折,青色袖子变成小碎花,再把青色长裙往上一拉,对折绑在腰间。

  她的裙子是两层的,里面那层以及青色长裙的里布都是小碎花布,这么一弄,她改了装束。再从怀里拿出自制的胭脂在脸上抹匀,盖住丑陋胎记。

  她一面打理自己,一面打开系统,发现短短时间内已挣得一百多点正评,换成福气点数后,她满意转身,准备尽快买点东西返家,却发现巷子口站着一个高大男人。

  那人全身散发着一股教人害怕的威势,心下一悚,她直觉往后退。

  对方发现她的意图,大步朝她走来……

  早先,看门的伙计把这姑娘那漏洞百出的蠢故事上禀时,掌柜轻嗤一声,想把人给往外撵,是他说:「让她进来吧。」

  掌柜反问:「爷相信她的鬼话连篇?」

  他道:「我不相信,但百姓会相信。」

  喜从天降是间好赌坊,不害人、不逼人,是个小赌怡情的处所,比起一掷千金又会沾上脏病的青楼,夫人奶奶们更乐意他们家男人到喜从天降来逛逛。

  这两年,他刻意炒作喜从天降的名声,以便让这门生意迅速扩张,于他而言,赌坊不仅仅是个赚钱的好地方,还是个暗中培养能人的最佳处所。而这么一个「成全孝女」的好名声,怎能轻易放过?

  不过也是她够聪明,捞了几百两银子就及时松手,若是贪心太过想赚得钵满盆溢……哼,真当他们家荷官是吃素的?

  打从她进来后,他就一直站在二楼俯看,然后……她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离开赌坊他立刻跟上,却没想到这丫头挺厉害的嘛,还晓得找个地方乔装改扮,看来并非临时起意,而是认真谋算过。

  他走到她面前,四目对望。

  徐皎月咬住下唇,不发一语,胸口起伏不定,心里忖度着此人的身分目的,想着要如何才能顺利摆脱。

  她没动作,但萧承阳动了。

  她很矮,只到他的胸口,他伸手强迫她抬头,勾起她的下巴,粗粗的掌心磨擦着她的脸颊,直到蹭掉她脸上那层细粉。

  这人……他懂不懂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

  她才想要反抗,但他即时松开手,两只眼睛紧紧盯住她的脸,一眨也不眨。

  发现她有多丑了,对吧?他要吐、要面露憎恶了,对吧?她瞄一眼他身后,算计着如何趁他怔愣间,从他身旁钻过,飞快逃跑。

  这些年在后山,她已经练得一双好腿力。

  可是,右脚刚抬起……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啥?没弄错吗?一百点耶,正常都是三、五点的呀,她正怀疑时,又听见系统大娘传来提醒。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五十点。】

  【为什么?】

  【身分越高、眼界越高之人,越难获得好感,因此点数翻涨。】

  哇,意思是……此人并非凡夫俗子?

  不对、不对,她问系统大娘的「为什么」,不是问点数怎会高到吓人,而是在问没道理啊,他怎么会对她有好感?

  是,太不正常了,凡世人皆以貌取人,尤其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除非他对丑女有怪异的、不正常的、特殊嗜好?

  他……浓眉飞扬,大眼深邃、隐含智慧光芒,而他的脸……完全是系统大娘教过她的黄金比例啊。

  这样好看的他,怎么可能对她放送正评,他疯了吗?

  他疯不疯不知道,但他眼底确实流露了掩也掩不住的喜悦,虽然喜悦表现得不够外显,要不是她的观察能力高强、要不是系统大娘的善意提醒,谁能察觉?

  「公子有事?」

  他带笑的眉眼勾得她心脏猛然跳跃,然后又当一声,两百点……

  「你说谎。」

  一个好看到令人心悸的男人,笑着提醒女人「你说谎」,这场面实在诡谲得太、太、太……教人心慌。

  「我什么话都没说呀。」下一句,他不会说「你骗了我的心」吧?

  「财神爷的指示。」他提醒她。

  指的是这个?徐皎月恍然大悟。

  不过财神爷这事儿无从对证呀,本就是她说了算,何况在「财神爷帮助下赢钱」是人人眼见的事实呀,谁能够举证,指控她说谎?

  松口气,她满脸自信。「莫非公子认为我诈赌?就算我诈赌又如何?喜从天降都不计较了,公子何必多事?除非你是喜从天降的东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