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千寻
  「此话有道理,要不绣屏的事以后再说,等我攒够银子,再来同老板买材料?」

  这丫头滴水不漏哪……不行,非得把她给拢住,生意场上竞争厉害,不是赢就是输,她可不想把杞州第一绣庄的名号拱手相让,倘若合作不成,宁可毁了她,也不能让她跑到别处。

  柳老板这样想的同时,凌厉光芒从眼底闪过,徐皎月心下一悚,垂眉。

  「小姑娘,做生意是光明正大的事,怎么会连住哪里都不能说?」

  这会儿徐皎月明白自己做错了,怀璧其罪,在还没有足够本事自保时,不该轻易亮出本事。

  「好吧,不过老板必须保证,绝不告诉任何人这方帕子卖得多少银子。」

  「为什么?能赚钱是好事。」

  徐皎月面露犹豫,垂头,不安地绞着手指。

  这神情看在柳老板眼里,喜色浮上,不会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那种破事儿吧,如果是的话……后娘不知继女有这等手艺,也许花上几两银就能让她签下卖身契。想到这里,她连忙说:「行,就照姑娘说的做。」

  徐皎月满脸凝重道:「老板得说话算话。」

  柳老板笑咪咪道:「行,我在姑娘面前发誓,如果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必遭五雷轰顶。」

  徐皎月假装松口气,回答,「我住在原山村,村里只有我们一家姓李,我是李家的大姑娘,李珊珊。」

  徐皎月收下银子,收下布匹,又挑够绣线,这才笑盈盈地向柳老板告辞离开。

  知道柳老板站在绣坊前看着自己,她走得不慢不紧,还刻意停下脚步在路边摊子前挑选东西,直逛到转弯处才小跑步离开。

  连跑开几条街,呼……徐皎月吐气,她看人的本事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阿和常说她啊,都活成人精了,那双眼睛点着两把三昧真火,谁逃得过?

  这是大实话,她敢保证柳老板居心不良。

  小时候她长得太丑,只有娘和哥哥心疼她,哥哥常揽着她说:「放心,丑小鸭长大变天鹅,等我们家月月变成大美女,哼,看谁还敢说话。」

  哥哥的话让她深信,早晚自己会变成大美女。

  然而四岁在山林里迷路的她遇见「大哥哥」,他教会她,就算其貌不扬,也能被人喜欢。

  于是她刻意忽略外表,用真心诚意博得别人的欢喜。

  刚开始确实很辛苦,但她坚持说好话、坚持助人,慢慢地,她得到越来越多的正评;慢慢地,村里嘲笑她的人越来越少,她不再是躲在围墙内的小可怜,如果哥哥不死的话,她将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

  但……事与愿违,哥哥死了,被她害死的。

  从那之后,不再被外人厌弃的徐皎月,开始被家人厌弃,她成为奶奶口中的灾星。

  多年过去,徐皎月想尽办法弥补这个家,她企图得到亲人的认同,她把所有的福气点数全用在家人身上。

  她用两百点换得娘两次怀孕,她用五十点治好奶奶的老寒腿,她还想着,如果能让爹爹考上举人,也许奶奶会相信她不是灾星。

  她积极赢得好感,她勤勉向学,努力累积学习值和正评值,因为「考上举人」很贵,得用三百点交换。

  好不容易凑齐点数,终于能够交换爹爹顺利通过考试。一想到此,徐皎月深吸气、扬起笑眉,可以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日后爹当官、她开绣庄,待家境一日比一日好,她再不会是家人眼中的灾星。

  握紧一两银子,有惊无险过关,不漂亮的徐皎月笑出几分风姿。钱虽不多,却能证明系统大娘没说错,只要学好双面绣,她就能够翻身。

  双面绣不是娘教的,是从系统大娘身上学会的。这几年徐皎月偷偷学着、绣着,她把董叔给的零用钱全用来买布和绣线,日夜钻研,现在董叔家里连棉被都用上双面绣,全是她的练习品。

  第二章  诈赌也能得好评(2)

  带着银钱走到「喜从天降」招牌底下,徐皎月不晓得这个决定正不正确,但这是把一两银子变成很多两银子最快的方式。

  「喜从天降」是城里最大的一家赌坊。

  赌坊这行当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经营的,听说后头的东家都大有来头,徐皎月之所以挑选喜从天降,还是经过多方探听。

  一来喜从天降是附近几个州县最大的赌坊,二来,它的名声很好,不诈、不欺、不行暗黑勾当,从没有把人逼到家破人亡的例子。

  她能用福气交换父亲考过乡试,但如果不能把爹送进考场,一切都是白搭,所以她需要很多银子给爹当盘缠。

  第一次进赌坊,皎月难免忐忑,但她必须做。

  不料喜从天降前面竖着一块牌子,标明里头最低筹码竟然……是五两银子?怎么办,她只有一两银子连大门都进不去啊。

  「小姑娘,这里可是大老爷们玩的地方,你还是寻别的地方玩儿去吧。」赌坊门口的伙计好心说道。

  「大叔,我奶奶病了,大夫说得吃上大半年药,可我手上的银子只够半个月药钱,您能不能让我进去赌两把,挣点药钱。」

  听她这么说,那伙计笑开,这赌坊……

  她以为名字叫喜从天降就真的是喜从天降?能从这里把钱给赢回去的,一百个客人里头找不到一个,能维持平盘不赚不赔已是奇货可居,要不,赌坊赚啥?

  「小姑娘,听大叔一句好话相劝,你要是走进去,不消一盏茶功夫,你奶奶连半个月药钱都得搭进去。我们家东家可是说啦,赚钱是好事,可别赚黑心钱,为银子要了人命,死后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大叔,我以前没进过赌坊,昨天因着奶奶的病,我急得睡不着觉,恍惚间看到一个大老爷,他称赞我有孝心,让我来‘喜从天降’试试运气,否则我哪里知道什么是‘喜从天降’?」

  「小姑娘,作梦的事哪能作准?」大叔语重心长。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今天我才进城就看见路头那间财神庙,里头供奉的可不就是昨晚梦见的大老爷?我这才提起勇气,想过来试试。」

  徐皎月的声音娇甜软糯,本就容易博得好感,再加上这么神奇的故事更是让许多路过的百姓驻足围观,她不漂亮的容貌,因为「孝顺」,让百姓觉得她格外顺眼。

  【当,卓三赠正评一点。】

  【当,陈氏赠正评两点。】

  皎月微笑,点数不多,但她早就习惯聚沙成塔,没有好容貌毕竟吃亏,如果这段话是哥哥来讲,肯定能拿到十倍正评。

  大叔犹豫片刻后道:「小姑娘等等,我进去请示东家。」

  他进去不过一盏茶功夫,但出来的时候,赌坊里已经有不少人知道这件事。

  不久,大叔领着徐皎月进赌坊,她一进门就听到不少耳语,徐皎月不在意,把所有赌桌逛过一圈后,选了个赌点数、一赔五的桌面站定。

  她站定,除玩得停不下手的赌客,所有人全围在这张桌子边。

  只见她不疾不徐地掏出一两银子,压在八点上头。

  看着荷官手上的骰盅,两颗骰子在里头摇晃,撞击声一下下撞在她胸口,虽然已经用福气点数做了交换,她还是紧张。

  「买定离手!」年轻荷官一喊,这才发现,整张桌子只有徐皎月的一两银子孤零零地躺着。

  微微一笑,他打开骰盅。

  四点、四点,共八点,徐皎月松口气。

  荷官拿出五两银子放在赌桌上。

  「谢谢。」感谢的话刚说完,她又把五两银押在八上。

  再开,两点、六点,加起来又是八点,荷官将二十五两银子堆到她面前。

  赌客哗然,哪有这么巧的?所有目光全集合在徐皎月手上,只见她在二到十六的数字中犹豫着,最后又把银子堆在八点上头。

  骰盅打开,三点、五点,又是八点。

  这太不可思议了!

  人群中有人手掌大拍,赞一声「好」。

  荷官脸色微变,却还是把一百二十五两银子推到徐皎月跟前。

  就在大家眼睛全盯着徐皎月时,没想下一把,徐皎月又把银子全押在八点上。

  此刻蠢蠢欲动,想要跟进的赌客们,在看见八点时,心道小姑娘不懂赌博,哪能连开四把八点?

  瞄见她抖个不停的手指头,她也没把握吗?算了,再看一把,如果还是开出八点来,下一把就跟进。

  骰盅里的骰子不断敲响盅壁,一声声、一下下全敲在众人的心坎里,就在荷官停下骰盅时,几十双眼睛像锥子似的全扎在上头。

  会吗?还会是八点吗?有人紧张地舔舔嘴唇,有人抹去额头汗水,徐皎月也紧张地看着,深怕这回把赢来的银子全给输回去。

  骰盅打开,四点、四点,又是八点。

  赌客再次哗然,怎么可能、怎么会?没道理的啊,哪家赌坊会这样开?这下子,所有人全都相信财神爷的说法,相信她孝心感动天地。

  荷官收下桌面上的银子,换得六百二十两银票及五两银锭子给她,这是在暗示她见好就收,徐皎月心里明白,她本就没打算因此一夜致富。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