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6页     千寻
  「杞州的事,我能处理。」

  「你举剑拿枪行,但其他历练不足,行事太直接不懂得尔虞我诈,而赵擎那家伙擅长此道,师父不在身边帮衬着,哪儿行啊?」

  信不信,他有千百种方法让赵擎含笑赴死,还感激他的相帮,甚至死前再咬出四皇子,让他们一窝子自砍自伤、自乱阵脚。

  萧承阳微勾唇角,在师父身边多年,吃过的暗亏……若诡诈之术还没学成,他的脑袋也得剖剖了。没说话,他轻哼一声。

  萧夜接收到指令,忙道:「师父,要不你跟徒弟一起吧,听说南云、流仙是女人当家,那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剽悍,肯定有意思得紧。」

  卫梓横萧夜一眼,不就是母系社会吗,当他是没见过世面的傻蛋?「不去。」

  「师父不是总嫌爷闷吗?跟爷去杞州,肯定会闷得吃不下饭。」他们家爷对于语言这项工具,向来使得没有眼神好。

  「总比跟你去打仗,泥沙满天,连张舒适的床都没有,还得天天吃大锅菜来得好。」之前若不是两个孩子太小,得多多照看,他哪能忍受这等粗糙日子。

  「师父……」萧夜还要劝说,只见卫梓抓起馒头塞进他嘴巴,堵住他的话。

  「少罗唆,我是师父还你是师父?」卫梓瞪完萧夜,对萧承阳说:「相信为师,这趟带为师出门定会有你的好处。记住,给为师备辆稳当点的马车。」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

  师父的好处是好拿的吗?如果多年经验还没教会他这天上掉下来的只有鸟粪没有礼物,那他就笨得太过。

  萧承阳没接话,只是轻敲着桌面,叩叩叩一声声极有规律。

  一刻钟后,帐外小兵进来禀报,「王爷,卫先生睡着了。」

  小兵说得含蓄,正确说法是晕了,这一晕至少得晕上三日,到时想追上自己?没门儿。

  萧承阳点头,从箱子里翻出包袱缚在身上。

  啥?才什么时辰,夜猫子师父就睡了?萧夜看着爷的动作,不会吧,爷要不告而别?别啊别啊,爷难搞是难搞在明面上,师父难搞是难搞在暗地里,他宁可被爷打也不要被师父整。

  萧夜忙拉住萧承阳的衣服,可怜巴巴地望着。「爷要抛下师父吗?不要啊……」

  同情心不值钱,他斜眼轻哼。「松手。」

  「不要。」萧夜跪下来,拽住萧承阳衣袖的手往下滑,滑到他的大腿上。

  「松手。」萧承阳口气严峻,灼灼目光看得萧夜胆颤心惊,他们都清楚,师父决定的事决不更改,若不趁现在离开,之后还走得了?

  兔子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地望着萧承阳,萧夜摇头,等师父醒来,肯定会把气撒在他身上。他无辜、他委屈、他冤枉啊!

  萧承阳抬腿往外,萧夜不松手,死命抱住他的大腿,任由他拖行。

  「爷,您别把师父留下,我再给您抄两本兵法,行不?」

  萧承阳斜眼睨他,他到底有多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兵法和武功秘笈?

  「要不,再加两本武功秘笈?」萧夜苦着脸讨价还价,他的存货不多了呀。

  与萧夜对望,说实话萧承阳有点动心,但这回到杞州,除赵擎之外,他还有私事……所以,不!

  「松手。」这回的两个字添了气势。

  萧夜更委屈了。「爷同情同情我吧。」

  萧承阳不耐烦,随手抓起树叶往他手背一射。

  看过扑克牌断小黄瓜吗?就是那个样儿,灼热的疼痛感逼退萧夜,他明白再不放手,下一片叶子肯定会射上他的俊脸。

  他可是靠脸吃饭的,伤不得啊!

  柳老板拿着一方绣帕,细细看着,正面翻、反面看,小小绣帕来来回回看了几十次,要是眼光有热度,那方帕子早就烧了个洞。

  锦绣坊是柳老板爹爹留下的,柳家没有子嗣,只能招个上门女婿,幸好柳老板颇有几分本事,短短十年不到,锦绣坊成了城里最大的绣庄。自然,能有这番成绩,除精准目光外,还得有几分心计。

  柳月眉、丹凤眼、唇红齿白,柳老板一脸的精明,年轻时想必是个大美人,只是年纪渐长,许是生活过得滋润,身材一天胖过一天,正所谓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她是被毁得很彻底的那种。

  「小姑娘,这帕子是你从哪里得来的?」柳老板双眼含笑,打量起徐皎月。

  这徐皎月,态度落落大方,气质不俗,可惜人长坏了,一身皮肤黑得像炭似的,更别提脸颊上那块丑陋胎记,说她是夜叉……嘴巴是坏了些,可真的,难看得很彻底。

  从小到大,这副长相让徐皎月磨出一双锐利眼睛,能把别人的表情心思琢磨个透彻,老板娘这眼神代表什么?她一清二楚。

  她不计较,因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即使自己长得美若天仙,也不能勉强所有人都喜欢自己,何况……是这样一副尊容。

  被人鄙夷一次会受伤,但被鄙夷一千次、一万次,还能笑嘻嘻地活着,代表她的心理素质已经相当良好。

  很久以前,大哥哥的「正评」重重地鼓励了她,从此她试着改变自己,努力走入人群,把嘲笑奚落看得忒轻,慢慢地,她不再因为旁人的看轻而受伤,甚至能尝试从鄙视自己的人身上赢得正评。

  微笑上扬,望向对方,徐皎月满眼的诚挚。

  被这样一双干净灿烂的眼睛望着,柳老板突然觉得小姑娘……不那么丑了。

  「老板,这是我自己绣的,您说可以吗?」

  什么可以?分明就是非常、异常、了不起的「可以」,双面绣是袁大家的独门绝技,多少人想拜在她门下,可哪有那么容易,一关关筛选,听说目前她名下只有四、五个徒弟。

  这姑娘的师父不会是袁大家吧?如果是的话……柳老板一颗心怦怦狂跳起来。

  正想点头的她,硬生生压住冲动。「这绣法倒是别致,不晓得姑娘从哪里学来的?」

  「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老板觉得不行吗?」

  不是袁大家的徒弟?她上下打量徐皎月,那得有怎样的本事才能琢磨得出来?且再试她一试。「如果让姑娘用这种绣法绣个屏风,姑娘能接吗?」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她点了头。「可以,老板要多大一幅?」

  柳老板从长桌底下拿出一块布摊开。「这么大幅,行吗?」

  徐皎月又点头。「行的。」

  没有犹豫?表示她的本事不只于此?

  笑意更浓,心跳得更狂,这样的丫头一定得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姑娘可有在哪个绣坊做事?」

  「没,只与娘在家绣了些东西放在绣庄寄卖。」

  「既然如此,姑娘要不要考虑与锦绣坊签契约,成为咱们绣坊的绣娘?我不会亏待你的。」柳老板盘算着这手功夫万万不能让别家得去。

  徐皎月道:「我家里还有事,不能成天待在绣坊里。」

  「也不一定非要待在我这里,姑娘可以在家里做。」

  「还是先不要好了。」这方帕子只是用来试试水温,也是为了凑一点钱。

  看着她的态度,柳老板皱眉,对一个小小村姑而言,能成为锦绣坊的绣娘是何等荣幸的大喜事,她竟想也不想便拒绝。莫非这帕子不仅自己看过?或者……她绣上好几块帕子,等着把城里绣坊老板逐一会过,再谈后续?

  如果是这样,这丫头不简单哪。

  柳老板的表情写入太多心思,徐皎月虽不完全看穿,却也有些后悔,心思太活泛的人不该深交,她想速战速决。「老板,您要买帕子吗?如果不……」

  「当然买,三百钱,意下如何?如果姑娘愿意签定契约的话,价钱还可以再提一提。」柳老板笑盈盈道。

  这是欺负人哪,尽管心底不满,徐皎月脸上却不露半分,只笑着将帕子收进怀里,说道:「谢谢,下次有机会再上门找老板叙叙。」

  柳老板见状,心道,这村姑果然不简单,要收服她……得费点心思。

  她连忙道:「别急着走,价钱不满意,可以再谈谈呀。」

  徐皎月微笑不语,朝她点点头,就要往外走。

  柳老板心急不已,连忙跑上前把铺门给关了,道:「姑娘说吧,想卖多少?一口价。」

  这是……不让她走?眉心皱起,徐皎月看看左右,两个伙计、一个长工,再加上两个仆妇,众人齐动手,她肯定是打不赢,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会儿她只能退让。

  「一两银子,行吗?」

  「行,姑娘怎么说都行,那绣屏……姑娘肯不肯帮忙?」她指指桌上的绣布。

  门都关上了,说不行还能平安走出去?她是很识时务的,眼前只能同她虚与委蛇,微微一笑,徐皎月回答,「可以,我试试。」

  「太好了,姑娘把府上地址告诉我,我差人把布和绣线给送过去。」

  徐皎月不语,只是笑着,显然是不想透露居所。

  「姑娘这是在为难我哪,要是你把材料带走却不回来,我找谁哭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