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千寻
  这次徐皎月笑了,她饿到不行,一口一颗莓果,塞满嘴巴。微微的甜,好吃得她弯了眉毛。吃完莓果再吃梨,微涩,但比起地上的尸体,她啃得干干净净。

  见她终于肯吃东西,他才放下心,把她不吃的尸体全送进肚子里。

  打个饱嗝,徐皎月牵着大哥哥走到池塘边,从怀里掏出帕子帮他洗脸,柔柔的帕子,软软的手掌心,轻柔的动作让他满足地轻哼着。

  她洗得很认真,专注的眼神让他感到无比惬意,他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

  她一面擦着一面说:「我回家以后,你要每天洗脸洗澡才不会生病,知道不?你家在哪里?为什么一个人住在山上?你爹、你娘呢……」

  她叨叨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他没有不耐烦,只是乐呵呵地笑着。

  洗完脸,她用手指帮他把头发理顺、编成辫子,再从自己头上取下发绳扎紧,没有乱乱的头发挡住五官,他漂亮得让人想要一看再看、看不停。

  看着天色尚早,她把被撕剥在一旁的兔皮捡过来,用清水洗去血渍,从荷包里面拿出针线包和三枚铜钱。

  见他凑过来看得很认真,徐皎月指指针线包说:「这是娘给的,我娘很会刺绣、做衣服哦,等我长大,就能和娘一样厉害……」她拿起晾在石头上的帕子,指着上面的图案说:「这是我娘绣的月亮,月月……」

  别的听不懂,这个他听懂了,连忙跟着说:「月月。」

  「对,我是月月。记住哦,月月。」她始终执着这件事。

  「月月。」他再喊一次。

  「等我长大,我给你绣很漂亮的帕子,做很多衣服好不?」

  她一面说一面把破掉的兔皮缝起来,两只兔子再大,皮子也就这么一点,见她缝得认真,他拍拍大白狼的屁股,一狼一人转眼不见踪影,只剩下一只母狼趴在徐皎月身边,百般无聊地看着她做针线。

  等她缝完手边的兔皮时,抬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抓回四、五只兔子,没人要求,他手口并用,把剥好、清洗好的兔皮放到她脚边。

  这是不对的,兽皮要经过硝制才能做衣服,可她年纪小,不懂得硝制,只能像拼凑娘给她的小碎布那样,把兔皮拼出长长一块。

  她花好久时间,才把所有皮子给缝在一起,缝得……

  她害羞说:「等我长大,就能缝得很好。」

  他不懂她的话,却学会不管她说什么,只要点头,她就会笑得很甜,他喜欢她的笑,不喜欢她眼里掉出的咸水。

  她把缝好的兔皮翻面晒干,太阳很大,要不多久就干了。

  中间留了个洞,他的头套进去后,再用长长的兔皮从腰际束起来,她把剩下的棉线串起三个铜板,挂在他胸前。

  徐皎月用欣赏男神的目光看他,笑得见牙不见眼说:「真好看。」

  她又笑了,所以他点头了,点头不是为着附和,而是想要换她更多笑容。

  突然间……【当!大哥哥赠正评十点。】

  徐皎月倒抽气,这是……这是她人生中第一个外人给的正评啊!

  除了娘以外,没有人佩服她、喜欢她、心疼她,爹一心读圣贤书,奶奶眼里只有哥哥,至于村人,只有讨厌她的分,没想到……大哥哥居然给了她正评?

  十点,她得背多少书、学多少东西,才能得到?

  所以他喜欢她?很喜欢、很佩服、很心疼的那种喜欢?

  忍不住快乐、控不住雀跃,她跳起来扑进他怀里,不停地说:「谢谢你。」

  于是在「月月」之后,他学会第二个词——「谢谢」。

  这天晚上的月亮又圆又大,他驮着徐皎月和两只白狼爬到悬崖峭壁上。

  她没见过这么美的月亮,她开心地拉起他的手唱歌跳舞,他被她的快乐感染,圈起嘴巴,对着远方的大月亮,发出长啸。

  啊——呜——

  他清亮高昂的嗓音在山壁间回响,白狼们也对月长啸。

  然后,远方不少狼群像是追随、像是应和,一时间啸声此起彼落,在山谷中回荡。

  这两天溪山村的小孩子被揍得很惨,揍过、打过、罚跪过还不够,一个个都被关在家里反省面壁。

  为啥?调皮咩,平常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可这回……是害了人哪。

  徐家是能够轻易招惹的吗?徐闵谦不但是秀才,还是县试、院试、府试都拿案首的小三元哪,若不是上回乡试运气不好,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举人老爷啦。

  秀才不必纳税,村里不少人家都想攀交情,把自家的田挂在徐闵谦名下,这会儿……你说说,招惹谁不好,竟跑去招惹徐家的小闺女?

  徐皎月是黑了些、丑了点,却也不是能够随便欺负的,更别说徐家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福娃呀,凡村里妇人想生儿子,只要求求他、抱抱他,保准能生儿子。

  这下子,徐家的福娃儿生气,谁也不给抱。结果李家媳妇昨儿个生啦,又是女儿,连同这一胎已经整整生五个女儿,够惨的哪。

  已经五天,徐皎月到现在还没找回来,村长组织村民天天上山,越找心越凉,大家不敢乱说话,可心里多少有谱,这些天都不见踪影,往后也甭想找到了。

  晚餐桌上,姜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家里的气氛坏极了。

  徐陈氏脾气也不好,虽然不喜欢这个孙女,但好歹是徐家人,总不能莫名其妙就没了。「福娃,你告诉奶奶,月月能找回来不?」

  徐皓日皱眉,他不喜欢福娃这个名字,偏偏奶奶老爱这么喊。

  他爬下椅子,走到娘身边抱抱娘。「娘相信日日吧,妹妹会平安回来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娘别哭坏眼睛,妹妹回来会心疼的。」他努力安慰母亲。

  听孙子这么说,徐陈氏松口气。「我说媳妇儿,你就别担心了,福娃说的话哪次没准过,快去把碗筷洗洗,早点上床,明儿个还得上山找月月呢。」

  姜氏吸吸鼻子、抹掉眼泪,看冷漠的丈夫一眼,心微慌,低着头把餐桌给整理干净,在丈夫面前,她总是谨慎。

  子时已过,徐皓日睡不着觉,却怕爹娘担心,还是熄了烛火假装上床。

  见爹娘屋里也暗下,他悄悄打开门走到院子里,小小的身子被月光拉出长长的影子,他其实……很担心月月。

  是他不好,不该大手大脚把福气像流水一样哗啦啦用出去,害得月月出事却没有足够的福气,他不确定,仅剩的十三点福气够不够换妹妹平安。

  不行,他得再努力才行。

  缩着身子,他坐在墙角阴影处打开系统,点出学习专案。

  四岁的他已经认得五、六千个字,早就将《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孝经》全部读熟,本来想念《孙子兵法》的,可是读过几遍,硬没搞懂意思。

  系统大娘说,《孙子兵法》对他这年纪的孩子来说,太艰涩也太无聊。

  可是学完《孙子兵法》,就能拿到一千点学习值呢。

  先硬记硬背吗?还是听系统大娘的建议,按部就班先学《论语》?

  他打开《论语》简介。

  学完《论语》可以得到四百点学习值,考虑片刻后,皓日想……好吧,先读这个。

  自从跟系统大娘学习后,专注对他们兄妹而言,并不困难。

  没多久他的注意力已经全数投入,读过注解,他一字一句背得仔细,这时候的他,看在外人眼里只觉得他正在对星空发呆。

  一个时辰后,他已经把学而十六则背得滚瓜烂熟,这时——

  【当!记忆提升一分。学习值增加二十点。】

  太好了,徐皓日深吸口气,决定再接再厉,把为政二十四则也背熟。

  这时,咿呀——爹娘的房门打开,他爹放轻脚步从屋里走出来。

  这么晚了,爹还没睡?他也担心月月,睡不着觉吗?原来爹不是冷漠啊。

  就在皓日想喊爹时,却发现徐闵谦快步走出家门。

  皓日没有想太多,直觉跟在徐闵谦身后,徐闵谦走得飞快,风吹,裙袂飘起。

  他朝村子后方走去,那里是一片片农田,很少住户,田地再过去是座高山。

  山上有野兽且地势高耸,而溪山村土地肥沃,几乎没有猎户,因此没有人会把房子盖在山上。然而那里还是有一户人家,据村里长辈说,那个男人是在三、四年前搬过来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从不与村人往来,不种田、不做买卖,至于靠什么过日子就没人晓得了。

  不知姓名,不曾交流沟通,从此村中百姓便以「那个人」称呼对方。

  有人在私底下传言,说「那个人」长得像恶鬼,专门喜欢吃小孩,不听话的孩子敢靠近,就别想回家。

  月月刚丢掉的时候,有人怀疑会不会是被「那个人」吃掉了?还有村民已经拿起斧头准备去要人,最后是张家的阿旺受不了良心谴责,才说出月月被他们骗到后山的事。

  林子里很黑,徐皓日悄悄跟在徐闵谦身后,他有弄出声音,但许是徐闵谦太慌张,根本没听见。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