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3页     千寻
  她没有冒险精神,她是循规蹈矩的好小孩,系统大娘怎么说,她便怎么做。

  「为什么重要?」

  「比方你变成外人眼中的英雄,就会有很多人喜欢你,有很多漂亮女子想嫁给你。」

  「我不需要被那些人喜欢,也不想要漂亮女子嫁给我。」

  「那……被人尊重,肯定会有人想要跟随你,你可以影响许多人、改变许多事。」

  他不反驳了,专心思考她的话。

  果然,男人对于爱情的需要远远比不上事业前途。

  徐皎月又说:「当你被更多人喜欢,你的想法能够说服更多的人,做任何事都能事半功倍,这样不好吗?」

  他向她走近,脚步停在她窗前,隔着窗,透过昏黄的烛光望着对方,一时间两人相恃无语。

  他的目光落在她眉眼唇鼻上,他看得相当仔细,好像看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的灵魂似的。

  半晌,他终于开口。

  他问:「是不是因为我不被你喜欢、不被你尊重,所以你不想跟随我?是不是因为我在你眼里不是英雄,所以你不想嫁给我?」

  他的话涮了她的心,他怎么可以……用她的话诘问她?

  她明明没有反驳的呀,明明没有当面拒绝他的啊?怎么她没有开口的心思,他通通明了?

  她的沉默让他手足无措,心陡然坠入无底深渊。

  她的态度摆明了,他没有看错、猜错,她确实不想跟着他、不想当他的女人?

  为什么?他没有忘记过她,她却不再想起他?是因为当年她太小,小到记不住那份感动?还是因为王和很对她的胃口,比起王和,他太强?

  被狼群养大,他以强弱分辨敌己,输给王和那样的家伙,让他非常不满。

  「说话!」他生气,口气硬了。

  第七章  不嫁不嫁我不嫁(2)

  她一悚,说不出话,眼睛红红的,难受得厉害。

  没错,她委屈,非常非常地。

  她知道自己这样太娇气,被亲人冷漠对待的她,早已经习惯把委屈连着口水咽下去,早已经习惯接受所有的不公平,早已经习惯受伤是她的生活日常。

  这样的她,为什么他口气坏了一分,她就红了眼眶?

  因为物件是他,委屈便吞不下去了?因为是他,伤心便藏不住,眼泪就有权利在外窜?

  徐皎月的眼睛张得奇大,努力把泪水憋回去,她半句话都没说,但满满的委屈落入他眼底,害得他胸口沉甸甸的,重得他无所适从。

  可是他不会哄人,也没有哄人经验,只会把一张脸变得更生硬、怒气更张扬。

  沉下声,他又重复。「说话!」

  捂住嘴巴,她把眼睛瞠得更大,好像够大,就能装足眼泪,担住伤心。

  心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明明可怜的是她,怎么……他觉得自己更可怜。

  半晌,她终于憋够了,终于确定眼泪不会往外翻,这才瓮声瓮气问:「说什么?」

  「是你自己说,想让对方知道某些讯息,就必须透过嘴巴活动。」

  是啊,可是她哪有想让他知道什么讯息?话全是他说的,说她不喜欢他、不尊重他、不想跟随他……可是,哪有?她明明喜欢他、尊重他,想要紧紧跟随他的啊,只是太困难了,她的能力低下,无法办到。

  他是谁?他早就不是白狼夫妻的兄弟,他不是生长在山林里的狼孩子,他的身分何等尊贵,他是随便出手就是几百点正评的人啊。

  她凭什么喜欢他、跟随他?没有人给她这样的资格啊。

  莫名地,她为缺乏资格而生气,她痛恨阶级,却不能不承认阶级的存在,她痛恨低人一等,却无法否认她无从改变的出身,她何尝不想撂开大胆喜欢他,可……她凭什么?

  见她挣扎、见她委屈、见她沉默,他是个缺乏耐心的男人,等不到她的答案,他便亲自索取答案。

  隔着窗户,他俯下身,再度吻住她。

  然后,她被炸了。

  这是不对的,女人的名誉很重要,他这样污人清白,没道德、没礼貌、没水准,可是怎么办,她很慌、很害怕、很惶恐,却半点都不想拒绝他,明明知道这种状况很糟糕、这种行为要不得,可她不想推开他。

  心在挣扎,身体却无比诚实。

  徐皎月在他的吻里软化,而萧承阳感受到了,心欢愉着、雀跃着,他加深这个吻。

  她的迷失、她的服从、她嘤咛声里透出的软弱让他无比快活,狼是以力量服人的动物,而他用吻征服了她,他相信一次两次无数次之后,她一定会爱上他,像他爱她那样。

  军队里,经常眠花宿柳的老同袍说过。「女人哪,嘴巴说不要就是要。」

  萧夜好奇问:「那如果是真的不要呢?」

  「很简单,一巴掌甩上,一脚踹开,碰到那呛辣的,还会拿把剪子剪了祸根。」

  她没甩他巴掌、踹开他,更没有转身在针线篮里寻剪刀,表示她……要!

  这念头让他喜上心头,至于那个王和……哼!早就被他扔到五指山下,用符咒镇着。放开她,她瘫软在他怀里,而他笑得……比白狼更阴险。

  低低地,他在她头顶上说:「跟董叔进京,我会安排好一切。」

  微微的喘促,她没有回应,只能靠在他怀里,心乱如麻,他的话在她心底穿针引线,一下一下刺痛她的知觉。

  真的,能够吗?

  徐皎月厘不清自己想要什么。

  她喜欢萧承阳的靠近,却又害怕他靠近,她喜欢他的气息,却又害怕迷恋他的气息,这是种矛盾的心理,但她控制不了、更阻止不了。

  大白天的,她窝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裹得紧紧。

  徐皎月无法否认,他在身边的日子,自己过得无比开心,白天与他和嗯哼、啊哈上山,和一群狼兄狼弟玩在一起,当然,如果只有她被一群野狼围住,肯定会吓得花容失色……对不起,更正,她只有草容,没有花容,但他在啊,他往她身边一杵,任何的不安全都会被剔除。

  怎会这样信任他?不知道,也许对他的信任,从四岁之后都没有卸下过。

  她给它们编花冠,给它们唱歌,还给它们烤肉做菜,很可惜,它们对她的手艺不感兴趣,比起她的厨艺,它们更喜欢翻过肚子让她软软的小手在上头抚摸。

  晚上回来,一桌菜一壶酒,他和董裴轩高谈阔论,对政事完全不感兴趣的她,却因为他的声音,眯着眼、勾着唇,笑得满脸兴致。

  吃过饭、消过食,她进屋里缝衣裳,待月上中天,他会用石头敲开她的门,然后将她抱到屋顶上看月亮、看星星,也看明白……他的心情。

  他是真的喜欢她,虽然她找不到合理的原因,他耐心地对待她,他不爱说话,但她喜欢「嘴巴活动」,他便配合到底。

  宫里的大小事,他全向她交了底,女人之间的弯弯绕绕……他很聪明的,一眼就看得清,只是不感兴趣、不耐烦应付,但为了她的「兴趣」,他认真回想,一件件说得仔细。

  他不懂得宠女人,但她要求不多,已经觉得自己从头到脚被宠个彻底。

  不要喜欢他本就是一个艰钜挑战,再加上他这样的态度,让她怎么办?她逃不掉的呀。

  她知道,爱情真真实实发生了,可是发生得太快、太急、太让人手足无措。

  【谁说爱情不会在瞬间发生,你没听过一见钟情?】系统大娘见不得她这副死样子。

  【我长这样,一见钟情太勉强。】

  【别妄自菲薄,海边还有逐臭之夫呢。】

  【他只是忘不了多年前的事。】她叹气。

  【在他出现之前,你想过自己会喜欢他、想嫁给他吗?】

  【没。】

  【那就是啦,你也是见到他,看他又帅又厉害才会迷恋上的啊,你怎么确定他不是因为见到现在的你,才想要把你变成他的女人?】

  【他的女人?不是你说,宁为贫人妻,不做富人妾的吗?】

  【很不想伤你的心,可你也晓得自己长什么模样,如果连贫人妻都当不成,当然要退而求其次,好歹在死前也尝尝男人的滋味。】

  【谢谢,你真的很懂得如何让人一刀毙命。】

  【谬赞了。】

  【不客气。】

  【不懂你,有什么好叹气的?喜欢他就跟着上京,一夜情也好、一段情也罢,就算没有好结局,你不能把他当成人生体验,体验过就好,人生短短数十年,需要各种经验来充填,难道直到死前那一刻,发现自己人生一片空白会比较好?】

  【如果不是一夜情、一段情呢?】

  【那不更好,跟那种等级的男人谈上一世情,是你大赚啊。】

  【如果是一段情、一世怨呢?】

  【会怨,是因为放不开,与他人无关,是你被自己的狭隘给绑架。想那么多干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债明日赔。他在一天,你便顺心遂意,让自己快乐一天,至少日后还有东西可以凭吊,倘若你把自己的心给锁住,快乐不敢享、幸福不敢碰,过了这段,徒留遗憾,值得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