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千寻
  牛大伯元配在生牛大郎时难产死了,后来牛大伯娶隔壁村杨氏,生下牛宝、牛翠花。

  牛大伯在世时,杨氏对牛大郎顶多苛薄几分、不给吃饱,还不敢太乱来,但牛大伯一死,杨氏立即逼牛大郎净身出户,将牛家十几亩地全数霸占,后来连娶妻生子都是牛大郎凭自己一双手张罗来的。

  婚后,牛大郎夫妻勤奋节俭,成亲几年下来竟也攒钱买下两、三亩地,盖起一间土厝屋,反观杨氏和其子女,不知道是怎么过日子的,把牛家祖产卖个精光。

  然后一顶孝顺的大帽子扣下来,杨氏哭哭闹闹,在村长的见证下逼得牛大郎每年得给杨氏一两银子孝亲费,这让村人为牛大郎抱不平。

  牛大郎是个厚道人,一句养恩大过生恩,便愿意每年拿出银子孝敬杨氏。

  大家都夸奖牛大郎有情有义。可这人哪,总是得寸进尺,尝到甜头后,牛宝便不时上门打秋风,不给就闹。

  上个月要不到钱,竟扇牛大嫂一巴掌,硬把家里剩下的几十文钱全抢走,牛大嫂可是怀着孩子哪,被他这一扇,孩子差点儿给扇掉,还是徐皎月硬用十点福气才把孩子给保下来。

  这会儿,牛翠花又来闹啥?

  「评评理啊,当大哥的不管妹妹的死活,连十两嫁妆都舍不得给,这是要活活逼我去死哪。」

  哭声震天价响,徐皎月揉揉耳朵,都疼了。

  这会儿喊大哥、大嫂喊得真麻溜,前几年不都喊「那个杂种」?

  徐皎月嘴角微扬,看着躲在人群后的牛宝,果然人贱无敌,这世间真真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奇葩都有。

  「牛翠花,你在闹啥?当初你大哥净身出户时,大伙儿可都听得清清楚楚,往后牛家有任何事都不得找牛大郎负责,去年你们已经闹过一回,现在还闹啥!」仗义执言的王二婶扯着嗓子喊。

  「我已经二十岁,都成了老姑娘,若大哥不给我嫁妆,难不成大哥、大嫂要养我一辈子?我不管,要是不给钱,我今儿个就死在这里,我就不信老天爷不会打一道雷轰死逼亲妹妹上吊的这家人。」

  哇,连诅咒都出炉?真是奇招。

  这年代人人敬鬼信神,听到这话虽然忿忿不平却也不知该怎么反驳,只见牛大郎愁眉道:「翠花,上回老二过来,趁我不在把家里的钱全抢走,眼看你嫂子就要生娃儿了,我们连请产婆的钱都没有,哪有十两给你当嫁妆。」

  意思是,如果有,便给了?

  徐皎月叹息,不管杨氏再坏,牛大哥始终拿他们当亲人看待,血脉相连、关系无法断,便是在旁人眼底这等行径傻到不行,牛大哥也无法改变自己。

  这种苦她明白,因为她也日日尝着、日日盼着,日日期待着有一丝丝改变。

  「咱们村里谁家闺女要十两银子当嫁妆?能有两、三两也就顶天啦,还有那带一床旧棉被就出嫁的呢。」王大婶说。

  「我年纪这么大,嫁妆不多,谁肯娶?」牛翠花反驳。

  「若男人贪图的是你的嫁妆,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李二娘说。

  「你甭狮子大开口,你大哥眼前这状况能榨出一、二两就不错。」

  「榨不出就去借啊,你们不是都对大哥、大嫂很好吗?当初盖这房子还是你们借银子给大哥的,不如你们凑齐十两银子给我当嫁妆。」

  真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不能给,而不是要给多少。

  徐皎月看着哭红眼睛的牛大嫂,她心疼……心疼她、也为自己心疼。

  大步向前,明明晓得为这种事挺身,事后传到奶奶耳里肯定要挨骂,说不准奶奶气不过,皮肉还得挨上两下。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出头。

  「翠花姊,这话不妥当,万一赔上十两银子,还是没人敢娶呢?万一男人前脚抢了你的嫁妆,后脚就把你给休弃呢?与其在这里讨嫁妆,不如回去改改脾气,许是再温柔个几分,就会有男人愿意娶你呢。」

  徐皎月话出,惹出村人漫天笑声。

  实在是她讲话太实诚,牛翠花脾气和她娘一样泼辣,成天指天骂地逮到人就是一阵好讲,别说人了,连狗都要绕开他家。

  「要你多管闲事,你这个丑巴怪,我嫁不出去,你就能嫁出去?」

  徐皎月认真点点头,说:「这倒是大实话,人贵自知,所以我绝对不会在村头村尾吼着喊着,叫大伙儿凑钱让我嫁出门,反正不可能出嫁,吆喝得这么大声,多丢脸。」

  「徐皎月,你给我闭嘴!」牛翠花手一甩,就要赏她巴掌。

  徐皎月身子一歪避掉她的巴掌,她让闭嘴就闭嘴吗?哪来的葱蒜哪!

  她笑眼眯眯道:「要不翠花姊先回去,在家门口贴一张红纸条,上头写着内有恶女待嫁,赠银十两,有心人士自备白绫七尺,入内应征。」

  「皎月,备白绫七尺要做啥?」张大娘问。

  「倘若日子过不下去,就悬梁自尽啊。」徐皎月语毕,村人又笑成一团。

  当年杨氏确实曾经泼妇骂街,骂得性格怯懦的牛大伯无法又气不过,拿了条绳子把自己往屋檐下挂,幸好被人发现给救下来。

  徐皎月抿抿唇又道:「对不住,我说错了,万一到时翠花姊相公上吊,又到这里哭闹,让牛大哥再给她筹十两嫁妆……不,二嫁更难,肯定要涨个翻倍……可就算把牛大哥的骨头拆了、熬人油,也熬不出二十两哪。」

  第四章  系统大娘,你坏掉了吗(2)

  哄堂大笑,众人前仆后仰,要是脸皮薄的,早就不晓得往哪儿挖洞躲了,偏牛翠花要钱不要命,连命都不要了,面子算啥。

  牛翠花索性往地下一坐,耍横哭喊,「不给我钱,我就死在这里,变成厉鬼把你们一家搅得不安宁!」

  有见过泼妇,没见过泼得如此厉害之人。徐皎月无语,牛大郎满脸为难,牛大嫂头痛得都快站不稳了。

  徐皎月见状,往灶房走去,不久拿了把刀子和一把长凳出来,她先把牛大嫂给扶坐好,低声在她耳畔说:「牛大嫂别担心,有我呢。」

  她又对牛大郎说:「牛大哥心善,肯定听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今儿个就舍身救人吧。就算异母,可翠花姊终究是你的亲妹妹,与其让她去祸害别人家,不如顺了她的心意。」

  说完,她把刀子往牛翠花手里塞进去。「翠花姊,你不是想死吗?甭担心,我选了把最锋利的,保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插就完事。」

  牛翠花脸色青白交替,手里握着刀子,全身簌簌发抖,她、她……竟让自己去死?徐皎月真狠心,她抬眼看一圈,发现牛大郎没出声、村人也不阻止,大家看好戏似的等着后续。

  牛翠花哪里肯?手一松,刀子落地。

  徐皎月扬眉一笑,扯起嗓子朝躲在人后的牛宝喊,「牛二哥,翠花姊下不了手,你来帮一把吧。」

  听见她的声音,牛宝跑得飞快,像有鬼在后头追似的。

  牛翠花见二哥跑了,连忙跳起来,身上灰尘也不拍了,急急忙忙追出去。

  徐皎月一笑,朝门口喊两声。「翠花姊,你回去后好好想清楚,如果还是想死,这刀子会天天给您磨得利利的。」

  村人早就笑得直不起腰,这出戏比起戏班子演得还有趣。

  不过,对付牛家那几个浑人,还真是要比他们更横。

  当当当,系统不断发出声响,【当!牛大郎赠正评五点。】、【当!牛大嫂赠正评十点】、【当!王大妈赠正评一点。】、【当!陈小弟赠正评两点】……算算,也有不少点数。

  她走到牛大郎跟前,握住牛大嫂的手,认真道:「我知道你们厚道,可过去只有两个大人,日子苦,捱着捱着也就过了,如今宝宝马上要出生,你们得替他多想想。

  「大家都知道牛宝沾上赌,那可是无底洞啊,若牛大哥还是这种态度,以后他食髓知味,赌债还不了,直接把赌坊打手带上门,要把你们的孩子卖了抵债,怎么办?」

  「皎月说的没错,宽厚也要有个限度。」

  「那个牛家,能远就远着些。」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牛大郎之后便纷纷离开,直到没人了,徐皎月才从包袱里拿出一张十两银票塞给牛大嫂。「孩子落地后,到处都得用钱,牛大嫂留着吧。」

  看见银票,牛大嫂红了眼眶,对牛大郎说:「这才叫亲妹妹,牛翠花那个样的……」

  牛大郎惭愧低头,道:「我知道了。」

  「人善人欺、马善人骑,牛大哥心里要有一杆秤才行。」

  牛大嫂抹抹眼泪道:「是啊,他再不强硬起来,我就带孩子回娘家去。」说着,她把银票塞回徐皎月手里。「皎月别担心,银子我偷偷攒着呢,埋在墙角,只是在牛家人面前不好说,我可是防着呢。」

  幸好牛大嫂心有成算,徐皎月微哂,还是坚持把银票留下。「我知道你们不爱欠人情债,但这不是债,是情分,这几年哥哥、嫂嫂帮我的,我全记着呢。」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