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千寻
  片刻功夫,他鼻青脸肿,本来就很猪头的肥脸更加惨不忍睹。

  赵文清气急败坏,没了逛窑子的兴致,带着小厮高源回家。

  才要进府,赵文清碰到正坐着轿子准备出门的父亲。

  见儿子那副鬼样子,赵擎心道,他肯定又在外头惹事。唉,儿子真教人头痛,好事不做专干坏事,每回都要他去擦屁股,不晓得自己怎会生出这个孽障?

  他重面子,不想当街教训儿子,可看他那副模样不骂几声怎受得住?

  「又打架?」赵擎口气不善。

  「不是打架,是挨打,爹,你派人把喜从天降封了吧,他们诈赌!」

  喜从天降?赵擎眼睛暴瞠,他竟敢跑到那里惹事!天吼、天哪,他晓不晓得赌坊背后是谁撑腰啊?就是他这个当爹的,也不敢轻易招惹啊。

  要不,人家开店,他干么乖乖送上彩礼,三不五时还要「关心关心」。

  没想到这个蠢货倒好,老子不敢惹的,小子给招惹上,是嫌他顶戴太重,想帮着摘下来?

  想到这里,一股无名火在胸口蹿烧。「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爹,打人的不是我,胆子大的是他们。」赵文清抗议,分明不是他的错。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德性?」

  身为独生子,赵文清从小被惯坏了,惯得不会看人脸色,直到现在仍一心要他爹帮着出头。

  「我啥事也没做,不过是进去赌两把,才两把就丢掉一千多两,爹,您说这不叫诈赌什么叫诈赌?不行,这事绝对不能善了。」

  赵擎气到头昏脑胀。

  什么叫做绝对不能善了,若人家肯同他善了,他还得亲自上门致谢呢,他硬生生吞下怒气,问:「不然你想怎么办?」

  「一把火把赌坊给烧了。」

  「你敢!」

  「这天底下就没有我赵文清不敢的事儿。」

  赵擎气疯了,他这样聪明绝顶的人怎会生出这种蠢货?老天是有多看他不顺眼?「来人!把少爷给我绑进去,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出门!」

  赵文清错愕。

  啥?不为他出头,还要绑他?那家赌坊是给了爹多少好处哪?可给再多,能比「花香满园」还多吗?张嬷嬷得罪他,还不是一样要亲自把柳丝儿送到他床上,伺候得他满意了才放人?

  赵文清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的轿子离开家门,几个下人涌上来要绑他进府。

  他怒目瞪去。「谁敢碰我!」

  这一嗓子,果然没人敢上前。

  话说完,高源立刻上前扶起他往府里走。

  高源是他上个月买回来的小厮,十五、六岁上下,眉清目秀的,嘴巴甜、懂一点武功,他刚来不久就把赵文清身边的大昂、大举给取代掉。

  第三章  大难来时各分飞(2)

  看见高源,赵文清满肚子火气,伸腿往他屁股踹去,怒骂:「爷被人打的时候,你去了哪里?」

  高源陪笑,「爷忘记了,您让奴才去知会张嬷嬷,今晚别让柳丝儿接客,等着好好伺候爷,奴才回到喜从天降,就看见爷……爷真不出门了吗?柳姑娘心里不知道怎么盼着呢。」

  想到柳丝儿柔若无骨的身子,他身上某处硬了起来,可……爹禁他的足,怎么去啊?

  皱皱眉头,想到柳丝儿红嫩的小嘴唇,他有些禁不住。

  瞄一眼身后还跟着的下人们,他压低声音问:「你能把爷给弄出去吗?」

  高源抿唇一笑,正愁找不到机会呢。「这倒不难,府里一、二十个武功高强的长随都不在,只是爷的银子全输光了,柳姑娘那里岂是两手空空能进得去的地方?」

  「你去帐房支三千两。」

  「爷说笑了,上回小的去支钱,帐房说得清清楚楚,往后爷一个月不得支超过五千两,而爷这个月……」

  「爹是怎么回事?要钱不给钱,要他撑腰也不给撑,吃错药了吗?」

  高源轻哼一声,不满道:「老爷肯定想把钱给那一边。」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恰恰让赵文清听见,他问:「那一边?哪一边?把话给爷说清楚。」

  高源听见他扬声说话,急得跳脚,连忙捂住赵文清嘴巴,压低声音轻道:「少爷,您甭害奴才了,您这样嚷嚷,奴才会没命的。先回房吧,奴才再一一禀报。」

  见他吓成这样,事情很大吗?

  赵文清凝眉,看一眼跟在身后的其他下人,道:「都退下,爷自己回去。」

  几个下人面面相觑,心想府里侍卫那么多,爷的身子又硕壮不灵活,应该是逃不出门的吧。

  这样一想,便躬身为礼,乖乖退下去。

  直到人全部走光,赵文清才道:「把话说清楚。」

  「少爷,老爷在外头有新夫人啦,听说新夫人刚生下儿子,现在少爷已经不是老爷唯一的儿子,要是少爷再不乖乖上进,好好考出个功名,老爷恐怕是要偏到那一边……」

  这还得了!「唯一」两个字始终是赵文清的倚仗,二十几年来,娘在后院使多少办气才让那群莺莺燕燕断了念,这会儿……爹是另辟蹊径哪。

  「人在哪儿?」

  「在银杏胡同,朱红色大门那家,听说是五进宅子,伺候的下人足足有上百人呢,足见老爷对她极宠爱。」

  一个小小外室竟敢住那么大的宅子,还用上百人伺候,说不定吃穿用度比他们这边还好,怎么能行?他爹的,全是他的,怎能花在旁人身上?

  赵文清暴怒,大步往娘亲院子跑去。

  看着他肥硕的身躯快步往前,颇有几分喜感,高源微微一笑,追上前。

  「少爷,您做啥啊?」高源急道。

  「我去告诉娘,让娘抓狐狸精去!」

  「少爷,抓不了的啦,您别害夫人了。」

  「为哈抓不了?」

  「爷没发现吗,府里那群武功高强的长随通通不在?许是派到那边保护新夫人和小少爷了。」

  「什么新夫人、小少爷?赵家的少爷,就我一个!」他瞪高源一眼,继续迈开肥腿往前进。

  不多久功夫,赵夫人召集满府奴才仆妇,直奔银杏胡同。

  赵夫人是户部侍郎章勤的嫡女,赵擎之所以能和四皇子搭上线,负责为萧承业在杞州搜刮财物,全因为赵夫人。

  赵擎为人圆融,看似左右逢源,其实是性格狡诈、处处讨好,他能一路走到如今,不得不说赵夫人厥功甚伟。

  不管是家里大小事或与萧承业的联系,几乎是赵夫人一手张罗,赵擎搜刮的民脂民膏也是赵夫人经的手,因此高源数度潜入赵擎书房,始终一无所获。

  赵夫人身边服侍的至少有三十人以上,她们把赵夫人的院落守个滴水不漏,铁桶似的,要在那么多的娘子军眼皮底下不知不觉行事,根不可能。

  这会儿闹腾起来,高源才有可乘之机。

  赵夫人方方面面都掌控得很好,尤其在子嗣上头,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这会儿外室都有儿子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平日里指挥有度的赵夫人,这会儿乱了章法,为对付被拨过去保护外室那些武功高强的长随,府里只留下几个老弱妇孺,其他人全跟着出门去,声势浩浩荡荡。

  高源一声啸响,几名黑衣人从墙外跳进赵府。

  他们顺利潜进赵夫人屋里,快手快脚倒腾着,细细的铁丝往匙孔里插进去,咚!锁弹开。

  一个个箱笼,就这样被打开。

  不多久有人道:「找到帐册了。」

  高源快步过去,看到属下找到的帐册,有一整箱呢,只不过……明明是贪污帐册,可上面记的却是糖二十文、三百斤、大豆八文、九百斤……

  不对,一看就有问题,谁会天天买大豆、棉花、米、粮、糖?赵家又不经商。

  这样的帐册不能成为证据,在迅速翻过几十本帐册,确定全是这种记法之后,高源懊恼极了。

  不多久,有人找到信件。

  可这信件和帐册一样教人憋闷,信里讨论天气、讨论生活日常……但怎么可能哪,堂堂四皇子会和一个五品知府讨论日常琐事?

  况且,这么「普通」的信件,又怎会仔细按着日期排列整齐?

  犹豫半晌,还是决定把所有的帐册,连同信件、房契地契银票全部洗劫一空,反正现在赵府只剩下老弱妇孺。

  一声令下,转眼功夫,黑衣人把布疋扯成数条布巾,将能带得走的全往里头塞,屋里一副被大盗摧残过的模样。

  「撤!」高源道。

  待黑衣人们一个个跳出窗外,他看屋里一眼,忍不住摇头。

  唉,真真是太没家教、太没礼貌,侵门踏户的还把人家里弄得这么乱,事情要是传出去,会坏了名声。

  不行,得描补描补……

  太阳尚未偏西,屋里尚未燃起灯烛,但法律没有规定只有夜黑风高才能杀人放火,于是高源从怀里拿出火褶子点起蜡烛,然后……点火……

  原该领军前往岭南消灭蛮邦的三皇子萧承阳,怎会到杞州来?

  接到四皇子的密信时,赵擎措手不及乱了手脚,但杞州终究是他的地盘,再乱,他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掌握线索。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