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千寻
  这样的局面对齐云华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胸口始终堵着闷气,只好一有机会就发泄在让她妒嫉的齐弯弯身上。

  弯弯轻叹了口气,她这问题很难回答呢,怎么说都错。老师有教过,狗急会跳墙,所以落水狗不能打,古人也说过,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齐云华颜面不要了、决定豁出去,难堪的反而会是她,在这种状况下,避开才是王道。

  因此她欠了欠身,道:“妹妹还有事,今儿个就不耽搁姊姊了,往后有时间再请姊姊进宫叙叙。”说完,她立刻领着春分要离开。

  齐云华冷笑一声,望着弯弯的双眸透着熊熊怒火。

  都是齐熙风、齐玫容这对父女害的,他们占走父亲的龙椅,占走她的公主身分,本来她是该一家有女万家求的,本来她该享尽一世的尊耀光荣,如今竟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她恨死他们父女了!

  就在弯弯绕过她时,齐云华侧身往旁边的豆花摊一摔,顿时,母老虎变成小白花,她拿起帕子,无限柔弱地擦拭着满面的泪痕,可怜兮兮的道:“公主,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和你争夺程小将军,求求你饶过我吧……”

  啥?!弯弯倏地停下脚步,困惑又错愕的望着她,她们什么时候在争夺程小将军了,她讲的是哪一国的番话,她怎么都听不懂?虽然她向来机灵,但女人耍心机能到多恶毒的地步,她实在没有太多经验,一时间不免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的,好事的路人纷纷聚拢过来,齐云华见状,更是卯足了劲,梨花带雨哭得更用力了。

  虽然弯弯把帽沿拉低,围观的百姓看不清她的长相,但也感受到舆论无形的压力了,就算她不顾自己的形象,也得考虑父皇母后和兄弟,这时候她万万不能转身走掉,否则明儿个她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登上京城日报头条,大标应该会这样写——骄纵公主当街欺虐堂姊!

  于是她极力压抑住满心的不耐烦,堆起善意的笑容问道:“堂姊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说话的同时,她弯身想把齐云华扶起来,哪知道她吓得缩成一团。

  瞬间,一群乌鸦在弯弯的头上集合,大跳丰年祭之舞,她受不了的在心里大声OS,齐云华当人太浪费,应该去当穿山甲的。

  齐云华全身抖得像中风,哭得是一个凄惨悲凉。“公主饶命、公主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弯弯恨不得直接赏她个大白眼,同时暗自腹诽,今年的奥斯卡女主角不必选了,直接颁给齐云华就好。

  走不得、靠近不得,弯弯想要开口解释,立刻被对方的哭声淹没,她只能满脸无奈地等待导演喊卡,但导演迟迟不拍板,她该怎么办?

  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可惜她不是勇者,她是二货,她是个戏演不成,自将一军的二货。

  她高举双手,满脸苦笑。“我错了、我输了,从此这条街归姊姊所有,我再不踏进一步。”丢下话后,她再也不管的带着春分转身离开,别人要议论随他去,反正公主本来就是骄纵的代名词,随便啦!

  酒楼二楼邻着街道的包间里,程曦骅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的拳头不自觉在桌下握紧。

  京城几个纨裤坐在对桌,一个不怕死的凑近他,酸言酸语道:“程小将军真是好手段,回一趟京城,就让公主给看上眼,那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呢,这会儿程小将军可以回家里躺好,等着升官发财喽!”

  程曦骅目光微凛,扫向对方,明明没有风,这人却觉得周身一阵寒意,突然间想起这位小将军可是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的魔鬼,万一疯起来……想到这儿,他顿感脖颈一股冰凉,下意识转身,拉起同桌朋友飞快离开。

  等一群无聊的公子哥儿离开后,程曦骅的目光才转回走在下方街道弯弯的身上,皱眉瞬间皱得更紧了,他的心……怎么又乱了?

  弯弯看着掌心上不小心从树上鸟窝掉下来的小鸟,母鸟不在家,如果刚好有猫咪经过,它就会变成一抹被吞吃入腹的小冤魂,她虽然救了它,却没办法把它送回家,现下她真的好后悔,如果能定下心好好跟余爷爷习武,就算不能像二皇兄那样飞高窜低,至少能像四皇弟一样,爬树敏捷的程度如同猴子附身。

  低下头,她满脸歉意的小小声对小鸟说道:“对不起啊,都怪我好逸恶劳,你现在才回不了家,是我的错。”

  小鸟似乎听得懂她的话,发出两声稚嫩的低鸣,像在求助,也像在诉说委屈,就算不懂得鸟语,她也清楚它想回家。

  弯弯抬头,再看了一眼大树,不断说服自己,这棵树其实不算太高,鸟巢的位置也不难构到,也许、也许爬树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几番鼓吹,她决定为小鸟奋发“向上”一回。

  “好吧,我试试看,如果我摔断一条腿,你要记得有空就飞到我窗边,唱两首歌来报恩。”她取出帕了,轻轻把小鸟包好,放进怀里,上树前,她握紧双拳,低声道:“加油,齐弯弯,你可以的!”信心喊话结束,她马上抬起脚往上爬。

  第一步还算顺利,第二步有点勉强,爬到第三步时,她开始讨厌这个社会不够进步文明,如果她穿的NIKE球鞋而不是绣花鞋,她就不会爬两步下滑一步半,不过埋怨归埋怨,即使挥汗如雨,她也不会退却,她才不会轻易认输呢!

  加油、加油再加油,当她爬到第八步,眼见越来越接近鸟巢,她的心中开始涌进无上的成就感。就说吧,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这只弱鸡都能爬树了,绿巨人当然可以拯救世界,科学家当然可以对抗强尸病毒。

  终于……终于她到达目的地,终于她两只脚可以站稳,终于她用一只手勾住树枝,撑住自己,用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小小鸟,终于她笨拙地用一只手慢慢的把包裹着小鸟的帕子解开,将小鸟安稳的放回鸟巢中,终于在她松口气想大呼一声万岁时,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人声,惊了她一大跳,她的两只脚狠狠滑了一下,纤弱的手臂再也撑不住全身重量,啊……天要亡她耶!

  伴随着尖叫声,她的身子直直往下坠落,危急时刻,她先是想到她方才的话马上就应验了,小小鸟可以准备报恩了,接着又想到要是她没摔死,却摔断了腿或是脊椎受伤,从此她的穿越人生将要在床上度过,不过依照她开朗阳光的个性,她应该会试着发明躺椅、担架、滑动床,如果可以的话,也许漫漫长日,她可以试着写几本励志书,告诉天下百姓,残而不废是多么伟大的情操。

  厉害吧,短短的几秒钟,她的脑袋里可以同时出现这么多的想法,但……

  多谢老天爷显灵,她没死、没残、没废,她安安稳稳地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是二皇兄吗?肯定是、绝对是!只有二皇兄才有这么结实的身子。

  还没睁开眼睛,她笑弯了两道漂亮的细眉,调笑道:“大恩不言谢,小妹愿以身相许。”话出口,她缓缓张开双眼,想送给二皇兄一个明媚美丽的笑颜,但在视线对焦之前,她先感受到对方的手臂一阵紧绷,再然后,她的身子继续往下坠落,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夭寿,虽然距离不远,但摔下来还是会痛得让人龇牙咧嘴,臭二哥,她要是没跟父皇告状,她就跟他姓!

  视线终于对上,当弯弯看清楚俯视自己那像是泡了半年的臭豆腐那般淋漓尽致的臭脸时,她的心猛地一缩,她这是什么脑袋啊,怎么会忘记最近宫里有个身形和二皇兄一样壮硕的男人经常性进出,嗯嗯,就是程公曦骅,那个和她的骄傲有宿仇的男人。

  程曦骅居高临下,冷眼睨着她。

  冷眼是给别人看的,事实上他是吓到了,不只因为她那句以身相许,更因为抱住她时,他出现从未有过的“冲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胸口闯出来似的,好像、好像……好像他想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想和她、和她……和她做什么?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全身好热,像焚风吹过,他居然想和她贴靠在一起?好像贴着,就会凉一点……

  天呐,他这是疯了不成?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让他恐慌,所以他直觉把她抛下,所以他直觉用惯常的冰脸面对她,同时警告自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正常。

  第三章  感情骄骄者(2)

  弯弯当然不明白他那七弯八绕的心绪,只觉得屁股这么一撞,让她痛得想哭闹大叫,但他的冷冽视线逼得她非把骄傲给叫出门,她勉强坐起身,却也知道此时她实在无法凭一己之力站起来,她是真的很弱鸡啊!于是她紧咬着牙,表面却尽可能维持平和的道:“有心救人,就别救一半,这算什么?”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