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千寻
  大皇子是所有儿子中最肖似皇上的,不管是容貌或性情,连做事的态度也几乎一模一样,简直就是皇上的翻版。

  那些年皇上刚登基,许多事得抓紧着办,忙得厉害了,却舍不得和儿子分开,便一手抱儿子,一手批改奏折,当时槐容也不过才几个月大,竟也不吵不闹,乖乖的窝在父亲怀里。父子之间的感情就是从那时候建立的吧,槐容崇拜父皇的程度和弯弯崇拜她二皇兄有得拚。

  她曾问过槐容未来志向为何,他毫不犹豫就回道——

  我要成为像父皇那样的人。

  她记得那时他才四岁吧,就能有这样的气魄,让她和皇上都感到骄傲又满意。

  假设每个人都是为着成就一件事而出生,那么她这辈子要成就的,就是一个圆满的家庭,一群聪明良善的孩子。

  “问母后安。”齐槐容走近,向皇后行礼,他身旁的男子也随之行礼如仪。

  “别多礼,这位是……”面生得很,皇后定定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他的五官刚硬,两道浓墨的剑眉往上斜飞入鬓,一双眼睛黑得深不见底,唇很薄,鼻梁很挺,是好看的,但瞧起来,性子极冷。

  齐槐容恭敬回道:“母后,他是程将军的长公子程曦骅。”

  闻言,弯弯一直望着二皇兄的视线倏地被拉了回来,她忍不住多打量他几眼,毕竟几天前,她和余爷爷才聊起人家父母亲的八卦。他长相不算差,但远远及不上魔戒精灵,可是……不知道耶,她就是忍不住想要一看再看,看到过瘾为止。

  是犯花痴了吗?也许有一点,想到这儿,她的手指下意识的抚上嘴角,还好,口水还没有流出来。

  但口水止住,脚止不住啊,弯弯直觉走到程曦骅跟前,上下打量着对方,真的不算帅,但……好威武哦,光光站着,他浑身散发的英雄光芒就刺得她眼睛快要张不开了。

  好像磁铁的南极碰到北极,好像苹果碰到地心引力,咻地,她的一颗心直直飞向了他,还一边大喊着,“我要他、要他、要他!”

  由于她太过专注的注视着程曦骅,完全没有听到大皇兄在介绍她的身分,也没有听到母后暗示性要她端庄一点的轻咳声。

  弯弯没想到她活了两辈子从未萌动的芳心,居然因为他而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她想,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不过……他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她瞧了他那么久,他居然连一声招呼都舍不得打。

  既然他没有反应,那她就想办法让他有反应不就得了?于是她马上笑弯了一双灵动的眉眼,伸手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程曦骅猛地感觉到危险逼近,他的心凶猛的擂起战鼓,一声催过一声,彷佛敌方的千军万马就在眼前,下一瞬即将冲杀过来,即使他并不是真正明白,为什么区区一个小女娃儿会让他有这种危机感,他凌厉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向她射去,他知道她是公主,他不能逾矩,更不能直接把人推开,只好用目光吓她,希望她懂得适可而止。

  但弯弯完全错误理解他的行为,还以为他是在摆酷,所以她顺应要求,笑眯着眼又问:“你的眼睛为什么这样大啊?”

  程曦骅不耐烦,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对所有女人都不耐烦,更何况是一个让他感觉到危险的女人。

  没错,他见识过许多女人,一个比一个装腔作势,为了引起男人的注意,她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有一回他喝醉,差点儿着了道儿,要不是侍卫机警,这会儿他已经为了负责、成为那名女子的夫婿。人人都说贞操是对女人的限制,他倒认为贞操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用来威胁男人妥协,九成机会都能成功。

  而且这种烦心事不光是他碰上,他爹也难以幸免。

  那回,同侪相邀,他爹不过多喝了一壶酒,隔天醒来却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要求要进他们程家门,他爹打死不愿妥协,只肯给予其它赔偿,谁知道月余后竟传出那个女人怀有身孕的消息。

  事已至此,饶是爹再坚持,为了爹的名声着想,娘还是不得不妥协,让那名女子进门,成为连姨娘。

  连姨娘娇柔妩媚、楚楚动人、年轻貌美,也许换成别的男人,在她的诸多挑拨之下,早就与妻子离心,不过他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和娘之间的感情坚不可摧,根本容不了第三人介入。

  而他娘虽然表面上豁达,私底下还是吃了连姨娘不少暗亏,他知道当年娘与爹爹为了成就姻缘,历经许多磨难险阻,为了爹,娘甚至连家人、身分都抛弃,可如今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欺负到头上去,他真的看不过,幸而母亲一句“七个月早产的孩子怎地如此健壮”,勾起他的怀疑,再加上他无意间发现连姨娘下毒想毒杀他娘,他这才挖掘出她隐藏在柔弱无助的脸孔之下,那颗肮脏龌龊的心。

  他提醒爹爹,连姨娘不是普通女子,而她的孩子更是来得蹊跷,于是爹开始四下调查,查出连姨娘曾与某位京城贵人走得很近,后来对方的身分被揭穿,他压根不是什么贵人,根本就是个骗子,许是连姨娘发现自己珠胎暗结、已无退路,才想把事情赖到父亲头上。

  然而连姨娘暗结珠胎一事,纯属他个人臆测,当不得事实证据,他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他让人送了一碗燕窝到连姨娘房里,待她喝下后,他才现身道:“这碗加了料的燕窝本该呈到母亲桌前,现在让连姨娘吃了,这……七孔流血的滋味肯定不怎么好。”

  闻言,连姨娘脸色惨白,要求他给她解药,他马上把解药拿出来,在她面前晃过来又晃过去,表示她想活命可以,用事实真相来换,她二话不说,马上老实的全盘托出,真相正如他之前所推测的,她的孩子根本就是她和其它男人偷偷怀的。

  她在讲述事情经过时,爹领着连姨娘的兄长以及几位军中同袍站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当她最后一个字落下后,她的兄长再也忍不住推门而入,气恼的把人和孩子给带走了。

  由此可见,女人一点也不柔弱,明明就强悍得很,最可怕的是,女人偏偏不枪对枪、剑对剑的摆出强势态度,让人有所防备,而是装弱扮可怜,糊弄得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才暗暗递出致命的一刀,所以他讨厌女人,尤其像连姨娘那种主动示好的女人。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回望弯弯,程曦晔听过这位小公主的传言,外面把她传得像神似的,说她天性聪慧、反应灵敏、亲切可人……但一句问话、一个主动,再加上那张年纪尚小就看得出,将来必是倾国倾城大美人的脸……

  说他主观也好,说他骄傲也罢,他就是觉得齐玫容将会让自己陷入险境,所以……退开两步,若非他和人皇子感情交好,他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

  “说啊,你的眼睛为什么这样大?”她在恶作剧,恶意想象他画了眼线、戴上瞳孔放大片。

  像应付五岁小娃儿似的,被逼问了两次的程曦骅随口回道:“眼睛大,才看得清公主啊。”

  他的嘴巴这样说,但别开的视线里充满不耐,唉呀呀,这位英雄大哥对她很不爽啊,为什么?因为她是公主?金枝玉叶在众人的刻板印象里,就是俗不可耐的代名词?

  好吧,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情有可原,不过他的敷衍更激起了她欺负人的欲望,于是她照样笑得天真活泼纯洁又美丽,刻意挪动了脚步又来到他眼前。“那你的耳朵为什么这样大?”

  蠢女人!什么聪慧伶俐,根本是夸大其辞,是百官巴结皇上的说法!程曦骅在心里暗骂,眉头也皱得更紧,但嘴上依旧敷衍回道:“耳朵大,才能听清楚公主之言。”

  弯弯听得出来,他第二次回话的语气带了点烦躁的咬牙切齿,她偷笑了一声,他越是这样,她就越要故意闹他。

  倘若他给她一个诚心招呼,还算敏锐的她,只要发现他对自己无感,或许会一笑置之,拿他当纯欣赏的英雄看待,不再穷追猛打,没想到他连敷衍都还要表现出不屑,太轻蔑人了。

  于是她也不屑、也轻蔑,接口道:“那你的嘴巴为什么这么大?哦哦,这样你才能吃掉我啊!你当我是小红帽啊!”

  话脱口而出,纯属直觉,因此当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几秒钟后,弯弯这才惊觉自己犯下了不该犯的错,真想狠狠敲自己的头,唉呀,不是一直警告自己穿越女要低调一点的吗?

  为了掩饰尴尬,她连忙干笑两声,拉起大皇兄的手道:“大皇兄,我们瞧瞧余爷爷和二皇兄去。”

  齐槐容宠溺的笑着点点头,和程曦骅向皇后再次行礼后,三个年轻人便离开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