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4页     千寻
  这话是说给这名病患听的,却连带鼓舞了躺在旁边的两排病患,公主敢这样说,他们一定不会死了,是啊,公主是菩萨座前的仙女,一定能够把他们给医好。

  于是公主的这番话,透过家属的嘴巴流传,一个病房传过一个病房,精神力量鼓舞了病患,心理影响生理,病人们比预估的更快康复,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这是后话。

  男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见弯弯的手一伸一缩,银针已经飞快扎在他身上数个穴位,顿时,他动弹不得,接着她对旁边的医女吩咐道:“打几盆水,先把他全身给洗干净,再熬一碗浓浓的药汤来。”

  丢下指令,弯弯先领着史湘晴、凌之蔚下去吃饭,再回来时,病人已经焕然一新,连胡子都刮得干干净净。

  这些医女过去都是当宫女的,伺候人的活儿做得可上手啦,但能被她们伺候的都是贵人,这男人可是修了三百年的好福气。

  弯弯坐在他身旁,拔出银针后,他又能活动了,她一边为他把脉,一边问:“为什么求死?因为前途无亮?因为手断了一截、生不如死?因为亲人离弃、活得不耐烦?还是以为本公主没有本事救活你?”问完,她眉开眼笑地望着对方。

  老实说,他病得很重,再不施药,真的要说拜拜了,可大话她都呛出口了,无论如何她都要把给他救回来,不过在医治前,得先把他的心病医好,否则再好的药都是浪费。

  “别白费功夫救我这个废人。”他幽幽说道,把脸转向另一侧。

  弯弯缓缓点头。他认为自己是废人,所以是因为手残导至心残?

  “你说废人?难道你的脑子坏了,听不懂我的话?你出现幻听幻觉,老是觉得有人在你旁边跳舞?”

  她一连串怪异的问话,问得对方答不出来,错愕的表情让史湘晴忍俊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欺负他,他是病人。”史湘晴戳了弯弯脑门一记。

  “哪有欺负啦,我想弄清楚他的脑子是哪一块坏掉,怎么外表看起来好好的,就变成废人了?”

  弯弯说完马上递了个眼色给史湘晴,两姊妹默契极好,史湘晴立刻接话,“你没看见他的左手断了吗?”

  “什么,就这样?断了一只手就叫做废人?”

  “还不严重吗?”

  “哼哼,他一定没听过杨过的故事。”你一搭、我一唱,两个女人开始在病房里演起双簧。

  “杨过?哦,你说的是那个断掉右臂,却仍不死心、不放弃,勤练左手刀,最后变成武林传奇的那个男人。”史湘晴对着弯弯问。

  这本小说她看过,弯弯借给她看的,书名叫做《神雕侠侣》,让她数度红了眼眶。

  “喂,你忘记一个重点喽。”

  “什么重点?哦……他娶了小龙女,纵横江湖。”

  “没错!”弯弯转头问病患,“你知道杨过吗?”

  男人摇头,他不信天底下有这种人。

  “你居然不知道他?他鼎鼎大名耶!好吧,既然你不知道,我就来给你说说他的生平。”弯弯开始讲故事了,“杨过是天下第一衰人,他的娘早死,他的爹爹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最后死得悲凉凄惨。他虽然被武林盟主收养,可是自以为正派的盟主居然认为他身上流有他爹的血,给他取名过儿,好像他天生就是来犯错的。才出生呢,身上就被贴了标签,走到哪里都被人嫌……”这是她最不齿郭靖的地方,有过错的是杨康,关杨过啥屁事。

  史湘晴看男人听得认真,便打岔道:“行了,你想说故事也先让他把药喝掉,这药熬上大半个时辰呢,就同情同情医女们吧,今儿个一整天已经够折腾人的,别让她们再重新熬药。”这话虽是对弯弯说的,却是在暗指不识好歹的臭男人,人家累得半死还来伺候他,该心存感激。

  史湘晴与男人对视,目光坚定,男人犹豫片刻后,伸手接过药碗,一口喝干。

  他想要知道杨过的故事,想要知道一个断了手臂的男人,怎么还能成为武林传奇?他只是个乞丐,弯弯却是身分尊贵的公主,但这个晚上,公主坐在乞丐床边,向他叙述一个断臂王子的故事。

  古墓里的小龙女、自以为正道人士的全真派、郭靖、黄蓉……一群英雄豪杰护卫国家……

  男人听得认真,同病房的病人、家属也听得认真,昏黄的烛光摇曳,把弯弯姣美的侧脸投映在墙上。

  凌之蔚和史湘晴守在门边,看着看着,也忍不住看傻了,谁敢说弯弯不是菩萨座前的仙女,若不是这样的慈悲佛心,怎肯低声下气,为扭转一个乞儿的人生而努力?

  史湘晴对这个好友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至于凌之蔚则在此刻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弯弯娶回家。

  有人在成阳县看见左棠的消息一传至北疆,程曦骅立刻带着穆语笙南下,喃喃因为年纪实在太小,不方便一同带着他,只能先暂时请府中的婢女帮忙照顾。

  这是近两年来第一个关于左棠的消息,不论真伪,他们都必须前往,虽然成阳县有瘟疫,但阻止不了他们寻人的决心。

  从北疆到成阳县,会先经过京城,程曦骅几经犹豫,还是决定先回京城一趟。

  表面上是探望父母,拜见皇帝,将自己对北夷的大计面禀皇上,然私心里,他希望能和弯弯见上一面。

  过去不想见,却老是碰在一块儿,现在想见了,他在御书房、御花园流连多时,却始终等不到弯弯的身影。

  不过他见到齐槐容,兄弟相见自然满心欣喜。

  齐槐容似笑非笑地瞅着自讨苦吃的程曦骅,吊足他的胃口,才说:“弯弯在成阳。”

  闻言,程曦骅像只瞬间炸了毛的猫,质问道:“她在成阳?她去那里做什么?她不知道那里有瘟疫很危险吗?一不小心就会送命,那可不是个好玩的地方,身为大哥,你不知道要阻止她吗?!”话语连珠炮似的从口中迸射而出,语毕,过了一会儿,他才惊觉自己居然一口气讲了那么多话,更糟糕的是,他居然还胆大的指责皇子?!他马上尴尬的低下头。

  齐槐容也是难掩惊讶,果然……他信上写的没有夸大,弯弩果然会让他变得不像自己,难怪他会恐慌、会担心、会以为危险逼近,原来他家弯弯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得意又幸灾乐祸的笑了。

  程曦骅面红耳赤,欲盖弥彰的想要解释,“我欠她一句抱歉。”

  齐槐容还在笑,这回笑得满脸贼样。“你以为她会在乎一句年代久远的抱歉?”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别说当朋友的没义气,一边是妹妹,一边是好友,怎么说也是流有相同骨血的为重。

  程曦骅咬牙道:“我会让她在乎的。”

  他是不是可以把好友的这句话,解读为他想赢回弯弯的在乎?

  好吧,虽然民智晚开,好歹也开了,希望这回他能做出正确判断、正确举止,正确地踢开凌之蔚,成为他的妹婿。

  弯弯骄傲又倔强,她极力否定自己对程曦骅的感情,可那丫头是他看着长大的,一歪脖子,他就晓得她存上坏念头,一扁嘴,他便知道她委屈了,她若是云淡风轻,他会相信她对

  曦骅已然放下,她越是否认,他便越清楚,这个执拗的丫头把曦骅藏在心里藏得有多深。

  起初程曦骅来信,他只是想测试妹妹的反应,便把信交给妹妹,她看得很认真,然后找书、找资料,整理出意见,写在纸上交给他,他看完,再转写给曦骅,曦骅下回来信,便告诉自己,他采用了信里哪些点子,做出什么成效,于是他又把信转到妹妹手上,她乐了,然后又看得认真,再找书、找资料,再次汇整。

  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为了弯弯,他和曦骅的信通得更认真,因为在书信往返间,他看见弯弯的快乐。

  我是因为成就而快乐,与程曦骅无关。

  如果她不要欲盖弥彰的补充这一句,也许他会相信她的行为和程曦骅完全无关,所以他很清楚,师兄师妹的故事只能阻止她的理智,却无法阻止她的感情。

  于是他转而测试程曦骅,从一年前开始,他把弯弯的信笺夹带在给曦骅的信里,娟秀的字迹,他相信曦骅猜得出是谁的手笔,结论是——他并没有因为建议出自弯弯而不用。

  弯弯的意见让他立下不少功劳,他托人把战利品送给自己,里面总会夹带一箱北疆的药材、佩饰,那么女孩子的东西,只会是送给弯弯的,但他并没有把那些东西交给妹妹,他担心希望之后又引来失望,直到他那封关键的信寄来。

  当年插手的人太多,坏了事,如今他只打算在旁观望,但愿这次,他们之间能结出好果子。

  齐槐容语重心长的道:“弯弯是我的亲妹妹,你是我的好友,也是大齐的栋梁,希望这次你别再伤害她,否则我不介意因私废公,废了大齐王朝的梁柱。”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