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0页     千寻
  程曦晔点点头,听得更加认真。

  高个子男看着平日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居然要为这种事向自己请益,成就感大增,胆子瞬间肥了,他攀上将军的肩膀,彷佛瞬间和将军成了好兄弟。“将军,听我一句劝,你不只喜欢那个女的,你是爱惨、爱死了,快去把人给娶回来吧,天天面对面,该做的事多做个几回,那些症状才会慢慢消退。”

  “你说我爱她?”原来那种感觉叫做爱?他真的不知道,可是……怎么会呢?“可我打从第一眼见到她就有这种感觉。”越到后来感觉越强烈,他以为离开了就会好转,但这两年,每每想起她,他又会变得不受控制。

  “将军有没有听过一见钟情?说不定你们前辈子就是夫妻情人,这辈子还要来共续情缘,两辈子的红线把你们紧绑在一起,你当然会对她一见钟情。将军,真的,快点让家里长辈去女方家下聘,否则迟了,她会变成别人的女人,到时懊悔就来不及了。”

  一想到弯弯变成别人的女人,完蛋,控制力绝佳的他竟然想要举大刀,把对方砍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他得快点写信告诉齐槐容。

  两名小兵看着他略显慌张的背影,忍不住窃笑着,等等回军营,他们就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众兄弟知晓,当然,他们一定也会警告大家,这种事儿私底下说来开心开心就好,至于在将军面前,咳咳,还是小命要紧啊!

  第七章  旁观者清(1)

  “程将军,京里来信。”小兵递上书信。

  程曦骅吩咐过,凡是京城里来的信,一定要立刻送上,因为除了家书之外,肯定是齐槐容或齐柏容兄弟的信。

  对,他在等齐槐容的回信,等他再度“支持”自己。

  上一封信,除正事之外,他把自己的“症状”也交代上去,当然也表示他恍然大悟,清清楚楚地剖析了自己的感觉,期待齐槐容站到自己这一边。

  他告诉槐容,自己有严重的大男人主义,在他眼里,女人就是那一回事,无知愚昧、装柔扮弱,除争宠和生孩子什么都不会,他的母亲是女人中的奇葩,整个大齐找不到第二人,而能像师妹那样懂一点武功、会替别人着想的,寥寥无几。

  他承认自己偏激,因为围在身边的女人就是那副德性,北疆多少官员将领想把女儿嫁给他,但光听她们说话,他就无法忍受,但是弯弯……不一样。

  起初,他确实认为她是骄纵无知的公主,千方百计想吸引他的注意力,还刻意放出消息,以致于谣言不息,他觉得烦死了,更痛恨她的手段,更何况当时的他还觉得她是个危险的女人。

  直到在御书房听了她与皇上的对话,他钦佩她的眼光与胸襟;直到那顿饯行宴,她意外现身,一番话推翻他对她的所有观念;直到这两年,与他们两位皇子的书信往返,里面的点子想法,以及一张又一张的小信笺……

  他承认自己错了,弯弯不是普通女子,她非但不骄纵无知,她的胸襟眼光、看法见识,许多男子都无法相比。许多时候,她的想法让他目光为之一亮,由衷赞佩,如果他们的开始别那样尴尬,也许他们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而最近两名小兵戳破了他不愿正视的心态,像是任督二脉突然被高手打通,他终于理解自己,原来他对弯弯是喜欢惨了,不是讨厌惨了,原来为她心跳狂乱是因为爱,不是因为危机降临……姗姗来迟的了解,让他感到幸福、愉快,让他想要策马返京,亲自求到皇帝跟前。

  从没有写过那样的表白信,从没有唠唠叨叨地写满十数张白纸,花了整夜的时间,他把信寄出去,然后不安等待,终于,他等到了。

  是齐槐容的回信,他飞快展信阅读,没多久……他浓眉扬起,笑得自在惬意,好兄弟就是应该这样!

  程曦骅暗自起誓,为了报答齐槐容,日后他愿意为他两肋插刀。

  他难得的笑脸,却害得小兵接连倒退三步,像是见到鬼似的,差点儿摔倒在门边。

  怎么会?明明还不到鬼月啊,要不要烧烧纸钱、祭拜鬼神,还是请大师来看看,将军是不是什么北夷冤魂附身了?

  小兵满脑子胡思乱想,越想,嘴越扁,盯着将军的笑脸,好想大喊救命。

  他们家将军是好人啊,虽然有点凶恶、有点冷,虽然不太会和人说话、不会用嘴巴关心人,可是他是真心待人好的,天上的神仙,求求祢派三太子来帮将军降妖除魔……

  背靠着柳树,风扬起,吹乱弯弯的秀发,仰着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继她做出来的六味地黄丸和加味逍遥散大卖之后,今儿个早上,她又将第一批天王补心丹给制作完成了。她那二十四节气啊,自从投身制药业之后,像是着迷了似的,一个个往里头钻研。

  刚开始,弯弯没想过用药丸来赚钱,只是拿来让母后到处做人情,可是一来,二十四个节气闲时间多,又一个个劳碌命,不做事就喊无聊上一来,药效好,拿到药的贵夫人四处探听,哪里可以买得到;三来,当初关了春水堂,掌柜和几个伙计顿时失去营生,因此才另外开几间铺子,专卖成药。

  是大皇兄出的头,她只负责制药。

  大皇兄说:“挣来的银子,大皇兄帮你存着,日后给你当嫁妆。”

  二皇兄笑呵呵说道:“大皇兄慎言,要是让父皇知道,你暗指他给不起弯弯嫁妆,能不修理你?”

  齐柏容那是妒嫉大皇兄有能耐,会挣银子,自己却给不起妹妹多少嫁妆。

  她笑着一手勾着一个哥哥,靠靠左边那个,再靠靠右边那个,笑道:“父皇确实给不起我想要的嫁妆。”

  他们异口同声问:“你想要什么?”

  齐柏容还补上一句,“别担心,尽管说,就算没有,二皇兄打劫也要把你想要的嫁妆给劫回来。”

  她笑眼眯眯,甜蜜蜜的回道:“我要大皇兄、二皇兄当我的嫁妆。”

  她其实明白,大皇兄太像父皇,也太崇拜父皇,父皇除了当皇帝之外,还私下开了近千家铺子,每年收进库房的银子多得惊人,怕是不比朝廷的税收少。几年前大皇兄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对营商起了兴致,总之,父皇做什么,他就想试什么。

  那种偶像崇拜情结,弯弯百分百能够理解,当年的自己要不是因为这样,怎么会有机会穿越?要是这时代有医美整型,她发誓,大皇兄肯定会把自己整出一张父皇脸。

  总之,成药越卖越好,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效果奇佳的好药是出自玫容公主之手,不过有事可做,让她不至于闲到胡思乱想,荷包满满,也让她施药施得更大方,她这个菩萨座前仙女的名声,自然越传越响亮。‘

  昨天二皇兄把程曦骅寄来的信给她看。

  打从两年前她在酒楼里刺了程曦骅一顿后,二皇兄就认定她是战场奇才,往后程曦骅寄来的每封信都会送到她跟前,问问她有什么意见。

  其实她哪能有什么高明意见,不过是为了在程曦骅面前嚣张几分,从现代小说里面偷窃几个点子罢了,这种话儿自然无法告诉任何人,但她倒是挺开心二皇兄和程曦骅一直保有书信往来,因为透过信件内容,她看得出来程曦骅是诚心交二皇兄这个朋友的。

  他知道二皇兄壮志未酬的心思,每冋战事结束后,就会巨细靡遗把每个细节全写在信里与二皇兄分享,然后分享分享着,信就会分享到她手上。

  她很想忘记程曦骅,反正早已经否认了喜欢他,反正大齐上下好男儿比过江之鲫还多,可是不知道是什么牵着、绊着,让他的身影时刻在她脑间闪亮。

  他不帅,至少没有大皇兄帅,他不温柔,至少没有二皇兄待她温柔,她身边的男人够多,真的不差他一个,何况每见他一次,她就倒霉一回,不管他有心或无意,他都扫荡了她的自尊。

  这样的男人应该敬鬼神而远之,只是她的理智很清楚,但每每看着熟悉的笔迹,总会让她忍不住地想起他……

  她不是傻瓜,也没有那种坚页不移的情操,她甚至相信,下一个男人会更好,可是这样的她竟然不知不觉被程曦骅给制约了,真真弄不懂啊,也许她该研发的新药不是大青龙汤,而是忘情水。

  深吸一口气,她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不会的,他不会影响自己太久,再过一段时间……

  她就会将他彻底遗忘。

  “弯弯。”

  大皇兄的声音将她的心思拉了回来,她转过头,冲着他甜甜一笑。

  “怎么在这里作白日梦?”齐槐容走到她身边,也背靠着树干坐下。

  “什么作白日梦,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天王补心丹做好了,春分和小雪已经把药丸送出宫。”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