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页     千寻
  “后来呢,他们是怎么去了边疆的?”弯弯兴致勃勃的又问。

  “你皇爷爷宾天、皇上继位,宫里以殉葬为由,将耿秋兰送至皇陵,送她的那些人全是皇上的心腹,一送二送,就连同程溪一并给送出去。

  “这些年程溪恢复本名,到北疆建功立业,官位一路攀升,有人说皇上偏爱程溪,我却明白,皇上这是在报答当年他们鼎力相助的恩情。但若他是个庸碌之辈,无法立下战功,就算皇上再有心,也无法举荐他成为一品大将。”

  “这次程大将军带着家小返回京中,难道没有人认得出耿秋兰?”

  “闺阁女子哪能经常出门?何况耿家是将她当成皇后人选栽培的,根本不需要为了婚事到处抛头露面,因此她打从还未及笄就不常出现人前,进宫之后,更是连家人都难得见她一面,这是其一;其二,北疆风沙漫漫,她在那里生活多年,艰辛的生活早就改变她的容颜,除了再亲近不过的家人,谁能认出她?”

  弯弯点点头,也是,都十几年了,人事已非,如今回京,乡音无改鬓毛衰,还有谁认得出她?

  今年,程溪为让妻子与家人团聚,上奏折请求回京,父皇准了,因此一家三口返京一事,成为京里最近的大消息,人人都想见见北疆英雄,想看看英雄的儿子长什么模样,如果有机会,能攀个亲更好。

  “大皇兄对程曦骅评价颇高,有机会,我倒想会会他。”

  “你可别吓着人家!”

  余爷爷笑望着她。

  所有孩子都是哭着来世间报到的,就只有她,睁着两颗圆滚滚的眼珠子东瞧西看,特殊得很。

  她是皇上唯一的掌上明珠,在她上面已经有两个皇子,因此在她出世那一刻,皇上开心极了,马上抱着才刚出生的她,在整个后宫到处走、到处逛,讲一堆傻话,傻得让人啼笑皆非。

  皇后见状,佯装妒嫉,叹气道:“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看来,我得让位了。”

  这话惹得宫女太监们笑得阖不拢嘴。

  可不是吗?皇上专情,除皇后外,选出来的秀女半个不留,全赐给权贵大臣,多年独宠,这会儿,总算有个女儿来争宠。

  弯弯鼓起腮帮子,张着圆圆的灵活大眼,不服气的道:“我吓着人家?爷爷,你没说错吧,人人都说程曦骅是个冷面阎王,连北夷见着他都要闪边儿躲呢,他的胆子肯定比酱菜罐儿大!”

  程曦骅是号英雄人物,明明人在北疆,没进过京城半步,但大名如雷贯耳,走到哪儿都听得见有人在评论他,听二皇兄说,连饭馆酒楼都拿他打仗的事说段子呢。

  那是个怎样的英雄人物啊?美国队长那型的?还是金钢狼那型?魔戒里的金发精灵?想到金发精灵,她的心猛地连跳了好几下,偶像啊……如果长成那个样子,她打死都要把他给追到手。

  “你最好还是离程曦骅远一点。”

  “为什么?我最崇拜英雄了,如果他的本事比爷爷还高,我马上跟他跑。”

  弯弯不是花痴,可是崇拜英雄是她的天性,当年她天天梦想嫁给郭靖,希望自己能够和黄蓉一样好命,后来爱上金发精灵,被他一箭射穿妖怪的英姿迷得乱七八糟,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人谈论的少年英雄在眼前,说说,教她怎么能够不心动?

  “别胡说,皇上这么疼你,绝对不会答应你嫁到北疆,快死了这条心吧!”

  余爷爷写完,用左手食指往她脑门上戳,戳得她偏了头,却还是笑意不歇。

  “要不,把他调回京城?”

  “是英雄就该有他的战场,把他拘在京城,不公平。”

  第一章  弯弯是个公主(2)

  “爷爷说得对,还是我到北疆好了,在那里我可以尽情发挥医术。”弯弯扬起细眉,得意的道。

  公主绝对是穿越者的胜利组,可问题是,这份荣华富贵得用自由交换,虽然用金丝雀来比拟自己太过分,但不可否认,她就是被关在黄金鸟笼里,即使鸟笼比众人想像的要奢华、宽阔许多。

  余爷爷瞪她一眼,奋笔疾书——

  “为了男人,连爷爷和皇上、皇后都不要了吗?小没心肝的!”

  她嘻嘻一笑,跳下椅子,走上前攀住余爷爷的脖颈,撒娇道:“我得去太医院了,不过爷爷放心,弯弯是绝对不会抛弃爷爷的!”

  余安被她逗笑了,目送着她走出宫殿,没走几步,她脚步突然一顿,转过头,朝他抛去一个媚眼,更逗得他连老迈的眉眼都笑弯了。

  弯弯踩着轻快的步伐,满面春风的往太医院走去。

  哈罗!她叫做齐玫容,小名弯弯,听说是因为她打出生就爱笑,老是笑得眉弯、眼也弯,所以父皇母后很有共识地为她取了这样的小名。

  她是大齐唯一的公主,她的爹是皇上、娘是皇后,她是两个人最疼爱的掌上明珠,所以不会有远嫁番邦、和亲蛮族的危机。

  而且和历代王朝不一样的是,父皇的后宫安静祥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残忍杀戮,这并不是因为母后擅长管理六宫,能够镇得住一堆魑魅魍魉,而是因为她家父皇除了母后之外,心里容不下其他女子,所以母后没有姊妹,她也没有一堆阿姨。

  严格来说,父皇没有设备齐全的后宫,只有“家”,这是历任皇帝们都无法感受到的宁静幸福,这对父皇和母后来说都是好事,但事情总是一体两面,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对她来说,没有算计弥漫的庞大后宫,其实有些无聊,不过她也该知足了,如果有看过《要听神明的话》这部日本片,就会了解很多时候无聊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除公主这个身分,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任白芷。

  名字很奇怪吗?还好吧,这是她上辈子的名字,前世的她生长在二十一世纪,那个有总统没有皇帝、有贾伯斯没有贾宝玉,有电脑手机没有热灶暖炕的世界。

  她出生在中医世家,从她的曾曾祖父那一代开始,家里就在卖中药,而且每一代子孙都会出现一个名医。

  然而在文明昌盛的时代,自由民主蔚为风潮,子女不一定非得继承家业不可,像她的哥哥和弟弟就认为西医比中医厉害,拿手术刀比把脉更屌,所以他们选择念医学院,至于她……好吧,老实说,她的想法和他们一样,只不过她的功课没有他们这么好,最后只能捞个中医系来念念。

  考上中医系那天,爷爷和爸爸各点了三炷香,感激祖先让家业传承有人,还特地放了一串长长的鞭炮,哥哥和弟弟考上医学院时,他们可没这么高调。

  总之,任白芷进入中医系后,开始背药草、穴道,学习老祖先的智慧。

  若是问她会不会觉得无聊?当然会,她多想解剖大体、多想解开基因的神秘,她几度想要转系,但父母警告她,如果敢转系,就要断绝她的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来源。

  天地不公,万物为刍狗呐,逼得她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乖乖在中医系里混下去。

  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一旦花了很长的时间、用了很多心思学习某样东西,本来不喜欢的也会因为熟悉而慢慢变得喜欢,就像某首难听的歌,要是成为当红八点档连续剧中三不五时播放的插曲,一次、两次、三次……听了无数次之后,不但不会觉得难听,说不定还能朗朗上口,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她对中医渐渐发展出兴趣,爷爷为了支持、鼓励她的兴趣,给了她大把大把的零用钱,嗯,约莫是哥哥和弟弟的三到五倍之多。

  男人钱多会作怪,女人也不例外。

  有了钱,第一步要做什么?当然是整型喽,谁让她有白雪公主的心灵,却有噬血魔兽的长相,她喜欢当个“表里如一”的女人,喜欢让人一眼就能看见自己的善良,这时候,整型就成为救命良方。

  于是她先开眼头、缝双眼皮,这是小手术,没事儿;接下来隆鼻,手术略大一点点,但,也没事;然后玩大的喽,她磨骨、削颊……也没事儿,哈哈哈,她快要变成泫雅了,只除了……往下看,只剩下水桶腰、泥柱腿。

  只要除掉这两个“弊端”,她肯定会变成人见人爱的美女,肯定能让人一眼发现她有多良善,肯定可以……于是整型最后一道手续闪亮亮登场——  抽脂!

  她在接受麻醉之前,脑海中的最后一个画面是——  主持人站在舞台上,拿着麦克风,大声介绍,“让我们欢迎亚洲第一美女,任白芷!”

  然后,嘶!彩色萤幕不见了,变成黑压压的一片,她死了。

  老实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会知道自己死了,是因为她的灵魂浮到手术台上方,清楚看见医生紧张得汗水淋漓,一直大喊急救、急救!

  医生和护士在她身上动手动脚,把她从头到脚折腾了一遍后,她还是吐出最后一口气,缓缓唱出Solong  my  friend,  solong  my  friend……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