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千寻
  因此两年来,他打过无数场战役,他的军队从敌军料想不到的地方突击,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敌人,他用的法子千奇百怪,他的战略出奇致胜,北夷唤他战神。

  别人不清楚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他却是明白,改变自己的是弯弯。

  而且他也开始懂得关心北夷各部落之间的状况,如今领导部落的国王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他膝下有八个儿子,有足够实力角逐下一任王位的只有四个,四人当中以老五达西布的性格最为温和,对大齐的态度也较为友善。

  一次战役中,达西布为程曦骅俘虏,他暗暗测试达西布数次后,决定与他合作。

  两人闭门密谈一整夜,半个月后,程曦骅布置军官押送达西布回京,但半路却被达西布给“逃”了。

  从那之后,两人取得共同默契,程曦骅不再与达西布对阵,当他和达西布的兄弟们打仗时,他下手不留情,他给予属下的重要指令是,杀敌先擒王,擒王者功加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此目前八子已折损三人,当中有两位是深具实力者,换言之,达西布的对手只剩下一个。

  有程曦骅的暗助,达西布在部落里地位大升。

  身为将军、杀敌斩将,无数生灵断送在程曦骅的刀剑下,可谁知道,他衷心盼望的是和平。

  转身下城,从阶梯往下望,他看见穆语笙抱着儿子朝自己走来。

  生过孩子的她虽然还是一样纤细柔美,但脸上细数不尽的温柔,散发着为人母的韵味。

  她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但他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喜欢她,会喜欢她,是因为她需要保护。

  她像个妹妹一样,老在他身边绕啊绕的,什么事都要他帮忙,他为她做惯了,习惯她是自己的责任,他也想过娶她为妻,因为比起其它女人,她没有心机、不做作,也不会害人,没料到却被师弟捷足先登了。

  有没有遗憾?还好吧,对于女人,他向来无感,师妹能嫁给他最好,至少省了心,不能也没关系。

  只不过师弟成亲那天,师弟怕他闹洞房,居然在酒里下药,把他给弄晕了,后来谣言传出,竟说他为情所困,大醉一场,这是啥跟啥啊?不过这事儿太尴尬,他不想解释,以为早晚会事过境迁,没想到军营里,男人比女人还嘴碎,竟然把他们比喻成祝英台与梁山伯。

  真是的,如果这样,师弟不成了马文才?这话要是让师弟听见,不气到跳脚才怪!

  当年左棠留下一封信便远走他方,至今仍没有人知道他报仇的结果怎样,他究竟是生还是死,有人问过他,如果左棠不回来,他会娶穆语笙吗?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只觉得似乎应该这么做才恰当,毕竟师妹和小侄子需要照料,他身为大师兄,应该挑起这个担子。

  可是心里又有一道微小的声音告诉他,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可以照顾他们母子俩,他的心应该留给另一个女人进驻,就在他想着到底还会什么女人吸引他时,穆语笙已抱着孩子来到他面前,打断了他的遐思。

  程曦骅很自然的把孩子接过手。“师妹,你怎么出来?”

  “喃喃闹着呢,他想找大师兄。”穆语笙偏过头看着儿子,他和丈夫长得很像,每次想左棠想得厉害,看看儿子,她的心便安了。

  望了一眼她憔悴的面容,他不禁轻叹了口气,已经两年过去,他托人四处打听,始终没有左棠的下落,他有些尴尬的抓抓头发,支吾道:“师妹,如果左棠不回来……”

  穆语笙不等他说完,立刻板起脸,赌气似的严正驳斥道:“他会回来的!他舍不得我和喃喃。”谁敢说这种诅咒左棠的话,她就跟谁翻脸,就算是大师兄也一样!

  “如果左棠当真回不来呢?”程曦骅不懂得安慰女人,实事求是又问。

  “不会,他承诺过,绝不会抛弃我。”

  “两年了,他早已经毁掉自己的承诺。”他气她的冥顽不灵,就没见过比她更固执的女人,这么倔,对她有好处吗?

  “就算是这样,我也会等他,就算等一辈子我也甘愿,我会等到他心疼不舍,等到他良心不安,等我把喃喃养大,再去寻他。”

  所有人都认为左棠死了,说他如果还活着,早就回来了,要她别再傻傻等候,要她随了大师兄,否则哪日大师兄说上亲事,她就没有人可以依靠了,可是她怎么能够这么自私?

  “语笙,其实我可以视喃喃为己出……”

  “你不可以。”她截断他的话,“我不允许任何人占据左棠的位置,就算他不在,我也会为他守住,因为我爱他,我也只允许他爱我。再者,师兄为了责任娶我,哪天碰上喜欢的女子怎么办,难道要委屈她当妾?”说完,她伸手把儿子接回怀里,气嘟嘟的走开。

  程曦骅皱眉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在心中暗叹一口气,看来要劝说师妹改变心意,比找到左棠的人更加困难。

  他双手负在身后,缓步走回军营,两名士兵谈得热络从他身边经过,并未注意到他,可是对话却一字不漏的传进了他耳里——

  “每次见到杏花儿,我那颗心啊,就怦怦怦怦跳个不停,连呼吸都不顺了,恨不得把她给揉进自己身体里,我一定要攒够银子,再去见她一面。”高个子男举手发誓。

  他的话钻进程曦骅耳里,咚一声,让他的脑袋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本来已经与对方错身走过,他却猛地转身跟在两人身后,继续偷听他们说话。

  “可不是吗?我见到翠翠也是这样,脑子轰的一下子就炸成一锅糊啦,连想要好好跟她说句话都办不到,唉,真气人!”矮个子男连连叹气。

  “咱们怎不生在有钱人家里,要是□袋满满的,就直接把人给娶回家……”

  在高个子男叹气时,程曦骅抢快几步,冲到两人中间。

  他们一回头,发现是自家将军,狠狠吓了一跳,赶紧立正站好,恭恭敬敬地喊道:“程将军。”

  “方才你们说,见到某个女人会心脏乱跳、呼吸不顺,脑子还会炸成糊,是真的吗?”

  他们直觉想回答没这回事儿,可是将军说得一字不差,肯定是全听见了,他们只好低下头,呐呐的应道:“是啊,将军。”

  “这不是很危险吗?如果敌人杀过来,你们的小命还能保全吗?既知危险,为什么不远远躲开那些女人,还想把对方娶回家?”

  程曦骅一连串的问题把两人给问懵了,他们一开始还以为将军心情不好,想随便找个人训训,可越听越觉得将军说法古怪……这、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两件事可以凑在一起的吗?

  见他们面面相觑,表情为难,谁也不肯先回答,程曦骅恼了,怒道:“有话直说。”

  矮个子男不禁吓,被他一喊,话马上脱口而出,“将军,那个乱七八糟的款儿是在看见女人时才会有的,看到敌人不会啊!”

  不会?是啊,是不会……所以状况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危险……等等,不对!“但是想起她的时候就会,万一在对敌时想到她呢?”

  高个子男失笑道:“将军多虑了,哪有这回事儿。将军,是哪个女人让你喜欢到这个程度,如果喜欢就直接上门求亲,凭将军的身分,哪个女人不想嫁。”

  “你说我喜欢她?”程曦骅被对方的话吓到了,两眼倏地瞪大。

  嗄?敢情将军连喜欢女人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不会吧,将军都二十几岁了……松口气,高个子男笑开,连忙换上一副心灵导师的嘴脸,他凑上前,低声说道:“将军,你好好想想,是不是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心跳乱、吸气快是小事,胸口好像有股说不出的感觉,很想要跳出来,严重的时候,全身热烘烘的,像快把人给烤熟了,最重要的是,在一阵乱七八糟的感觉之后,会有丝丝的甜蜜渗进骨子里?”

  程曦骅有些怔愣的点点头。“差不多是这样。”

  他是个自制力非常好的男人,从不会为任何事失控,十岁时,曾经有一只老虎在他打坐运行内功时,在他附近徘徊,他也不受影响,可是齐弯弯……只消她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轻触,都会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是不是光闻到她、想到她或摸到她的东西,就会彻夜难眠,她的脸一直一直在脑袋里出现,睡着了,她还会钻进将军的梦里,害将军心痒难耐?”

  心痒难耐!这个形容太好了,对,就是这样,他的说法是万蚁攒动,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间被人下毒了。

  齐槐容寄来的小信笺、齐柏容信里转述弯弯的话,都让他一看再看,就算把每个字句都牢牢记住了,他还是想把信好好揣收在胸怀里。天知道,他得花多大的力气才能抵抗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