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皇上哪有办法拒绝,他看看爱妻,说道:“要不……明天特例,生辰嘛,孩子开心最重要。”

  “女儿就是这样被你宠坏的,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能事事反着来。”皇后不满的横了丈夫一眼。

  “就一天,等回宫后继续禁足,行不?”

  皇后考虑半晌,这才勉强答应,“好吧,但出宫得让柏容跟着。”

  大皇子太宠弯弯,上回春水堂的事他也有分儿,他宠妹妹可以,但宠得过度,可不是好事,所以她也要稍微隔离他们一下。

  就这样,出宫之事定下。

  齐柏容早已定下了这一天的约会,曦骅要返回北疆了,他和大皇兄要替曦骅饯行,所以当他得知自己得陪着妹妹出宫,心想着反正妹妹也认识曦骅,就干脆策马带着妹妹前往约定的酒楼。

  他并不晓得弯弯和曦骅之间的尴尬,当初听到弯弯看上曦骅的传言时,还嗤之以鼻,大笑三声,用力拍着曦骅的肩膀说道:“旁的不知,我那个妹妹我再清楚不过了,她会看上当归、白芷,要她看上男人嘛……恐怕还得再长个几年。我家弯弯啊,就是个不开窍的!”

  他说得信誓旦旦,齐槐容和程曦骅却觉得头顶乌云密布,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是个莽汉子,哪看得出妹妹那点儿小女儿心思,真要说,不开窍的不是弯弯,而是他这个当人家二哥的。

  弯弯没问二皇兄要去哪里,二皇兄最会玩了,跟着他,这一天她绝对可以过得精彩非凡,所以打从坐上马背,她就乐极了,笑得嘴巴都要咧到后脑杓了。

  她会骑摩拖车、脚踏车却不会骑马,比起两轮机械组织,有血有肉的四足动物……完胜!

  不说马背离地面高得多,刺激好玩得多,还有居高临下的尊贵感,难怪文明进步,英国皇室成员还是需要一队骑兵前呼后拥,彰显贵气。

  兄妹俩一路上闲聊着,说到有趣处,银铃笑声不断,路上行人见状,有人看傻了,哪儿来的一对璧人,长得这般好看?

  他们在酒楼前停下,齐柏容把弯弯抱下马背,说道:“这里的烤鸭可好吃了,比御厨的手艺更高,待会儿你得多吃一点儿。”

  “那肯定是。”

  “回去时,咱们给父皇、母后也带上,上回母后吃过一次,赞不绝口呢。”

  “好啊好啊,也给我的二十四节气带上几只鸭子。”她是个好主子,有好东西,绝不会忘记身边人。

  说说笑笑间,他们走到二楼,在伙计的带领下,进入雅间,齐槐容和程曦骅已经在里面等待了。

  乍见到程曦骅,弯弯的笑容瞬间凝住,但短短三秒后,她立即挂上端庄合宜的浅笑,落落大方的打招呼,“大皇兄、程小将军也在。”

  四目对望,程曦骅的心脏又开始狂跳,但经历过几次后,他终于比较能掌握控制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恐慌,不过要完全压制住,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他定下心,默背内功心法,试图平复胸口的波涛汹涌。

  “你怎么把弯弯也带来?”齐槐容问得平常,但其实他真想狠踹二皇弟一脚,这个莽夫,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不怪二皇兄,是父皇让二皇兄带我出来玩的,二皇兄也是千百个不乐意。”弯弯马上替齐柏容说话,态度自然得像对程曦骅无半点芥蒂。

  齐槐容看着妹妹逞强的模样,心里不舍,这丫头就是打死不示弱。

  “弯弯,你说这话太冤我了,二哥我可是很乐意带你到处跑,要不是嬷嬷怕你变成野丫头,时时拘着你,否则无论上山下海都有二哥护着呢!”齐柏容一拍胸脯,豪气的保证。

  弯弯甜笑望着他道:“我就知道,二皇兄待我再好不过。”

  “知道就好。”他得意的微微挑眉,随即拉着她坐下,不多久菜色上齐了,他见一盘香喷喷的烤鸭就放在桌子正中央,他也不先问客人,举筷一把扯下鸭腿,送进她碗里。“鸭腿又肥又嫩,你快试试。”

  “好。”她抓起鸭腿咬了一口,果然皮脆肉嫩,又有香甜的肉汁,她满脸笑意的道:“真好吃,回去多带几只。”

  “行,今儿个你生辰,你说什么都算!包在二哥身上。”齐柏容完全没注意席间气氛凝住,频频招呼大皇兄和程曦骅用菜。

  有齐柏容的热络招呼,再加上弯弯的沉默,渐渐地,程曦骅忽略了她的存在,呼息吐纳逐渐恢复正常。

  又再过了没多久,话题聊开了,尴尬气氛不复在,男人们开始谈笑风生。

  两兄弟时不时替最疼爱的妹妹布菜,而弯弯则是专注埋首饭碗间,半句话都不搭腔,好像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似的。

  齐柏容最喜欢的话题当然是战争,他不断催促着程曦骅谈论战场上的事,当然,那也是程曦骅的成就与乐趣,两人一拍即合。

  “……已经接近春天,却依然天寒地冻,滴水成冰,雪下得相当大,天天都要清理新雪,所有人都认为这时候北夷不会再发动战争,毕竟从入冬以来的几场大小战争,已经让双方损失不少人马和武器,兵疲马困,军队的士气都降到最低,有经验的老兵们也说:“这时再发动战争,北夷会赶不回部落,春牧季节马上要开始了,他们非回去不可。”

  “然而,我却隐约觉得不安,因此提醒父亲,锻造武器的工作不能停,练兵也该持续进行,可当时军中许多老将都嘲笑我紧张兮兮,说我急于求表现、想立军功,还夸口保证今年的战事已经结束。

  “他们这话出口还不到三天,探子便传来消息,北夷集结了各部落的青壮年,打算抢在春天来临之前,倾全力再战一场。三万兵马围攻!这消息震惊了所有军官将领,他们根本不相信会有这种事,那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呀,这样一来,北夷将会耽误来年的春牧,他们以牛羊牲口为生,不放牧,来人都要饿肚子。

  “军中老将顿时慌了手脚,父亲试图稳住军心,但是没有足够的武器,怎么对战?战争开始的前几天,我们只能一味的挨打,满脑子想着如何守住城墙,倘若城破……”

  程曦骅花了大半个时辰描述那场战争的惨烈悲壮,他说他们天天都在广场上架起火堆,将死去的兵将烧成灰。

  那场战事,大齐损伤惨重,若非父皇消息灵通,在最短的时间内派了援军赶至北疆,源源不绝的粮米武器不断送去,或许那回,北夷真会攻下大齐半壁江山。

  事后论功行赏,程溪立下大功劳,升为一品将军,封威武伯,程曦骅也升为五品将官。

  大概是所有男人体内都有天生的好战之气,就连齐槐容那样的温和男子,也忍不住和程曦骅谈论战略兵法。

  弯弯拚命吃,好像没把他们的对话听进去,但其实她听得一清二楚。

  终于,肚子填饱了之后,她推开面前的碗盘,清理出一块桌面,再端过二皇兄递来的酒杯,以筷尖沾酒,在桌面上画出一条界线,说道:“谁说没有武器只能一味挨打?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季节不是?漫天飞雪、天天要清理新雪不是?那些都是再好不过的武器。”

  “弯弯,你不懂战争,战争可不是游戏,你以为是和你皇兄在园子里堆雪人、打雪仗吗?”齐柏容笑着揉了揉她的发。

  弯弯偏过头,避开二皇兄的蹂躏,正色道:“不,我是认真的,北夷想爬墙攻城,倘若咱们取柴薪,将雪水烧融,从上而下往敌人身上浇灌,试问,那样的天气,敌人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一说完,三个男人全傻了。

  没错,在那样的天气,不管是冷水、热水沾上身,都会立刻结冰,确实是再好不过的武器。

  见三人不语,弯弯本不想盗用未来的智慧财产,但扫落程曦骅的面子,让她倍感成就,彷佛替自己出了口怨气,得意极了。

  一个不经意,程曦骅的视线与她对上,就在这一瞬间,他顿觉思绪一片混沌,胸中彷佛有什么东西将要破茧而出,长期在战场上打滚的他很清楚,这绝对是危险降临的前兆,倘若此时正在与敌军对垒,他将死无全尸。

  他不允许自己被这种感觉左右,为了保持清醒镇定,他抓起茶盏,猛灌了一大口,并暗自深呼吸了几次。

  见他又变回僵尸脸,弯弯拉高姿态,再接再厉的又道:“打仗除了用武器,更要用脑子,倘若这时候放出谣言,说我们的军队已经攻入敌阵后方,消灭许多部落,他们还能有心情打仗吗?

  “如果这不仅仅是个谣言,而是真的派兵潜入敌军后方呢?既然青壮男子都前往战场,部落里只剩下老弱妇孺,一举歼灭敌方,不难吧!他们可以攻其不备,难不成咱们不行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