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千寻
  “朕知道。”

  弯弯懒得提笔,还让她二皇兄找来几个写话本的文人,听她讲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最后那些故事变成一册册的小说,她还分别取了名字,叫什么《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两兄妹关起门来讨论得津津有味,旁人不知道,可还真的瞒不过他这双火眼金睛。

  “自从程将军冋京,酒楼茶肆到处流传着程将军和程小将军的英勇故事,女儿当然是崇拜得紧,心里直想着,要是能够嫁这样一号英雄人物,日后当真能够行走江湖,女儿真想体会一下江湖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险恶,这不就是越想越开心得意,才会说出那些没仔细思量清楚的话。

  “可女儿现在明白了,婚姻这种事不能一厢情愿,就算情投意合的男女都不见得能白首到老,何况是一双怨偶?母后说得好,挑男人像挑鞋,不能挑光鲜亮丽的,得挑合脚的,未来的路才能走得稳当,程小将军是双光彩夺目的鞋,却不合女儿的脚,所以女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去纠缠他。”

  这番真情告白,若是在现代写成作文,肯定可以得到满分,一方面卸除父母的担忧,也否认了她喜欢他这回事,不管怎样,反正她以后再不会同程曦骅有所交集了,所以……这样就好。

  “你能这样想,足见朕的弯弯长大了,别担心,你的亲事有朕替你作主。”

  “是啊,我就等着父皇赐婚,听说当年也是一纸圣旨,才成就父皇与母后的一世姻缘,可见得皇上都是天龙降世,圣旨代表了神旨,被它加持过,肯定会终生美满幸福。”

  “你啊,到底在你母后那里吃了多少糖,说话总是这么甜。”皇上笑着,宠溺的轻点了下女儿的俏鼻。

  “女儿说的可都是实话呢!”说完,她娇笑着又窝进父皇的怀里,她有这么疼爱她的家人,怎能再让他们为她担心呢!

  御书房两边各有一间小屋,屋里设有桌椅、矮柜,陈设一模一样,但左边的屋子墙上有数个眼洞,里面的人可以窥得御书房里的举动,右边屋子则是普通的房间。

  当初会弄出这样一间屋子,是因为皇上刚登基时,朝中仍有许多不同派系的老臣把持朝政,而襄助皇上登基的,全是一些非仕途出身、无功名之人,比起那些存有私心的老臣,皇上更信任帮着自己一步步坐上龙椅的贵人。

  于是和朝中老臣开会时,皇上便让亲信待在左边屋子,让他们一起参与并同谋和议,将各派系势力或削减、或掌握手中。

  今天齐槐容领着程曦骅到御书房,是因为程曦骅找不到师弟,决定先返回北疆,要来向皇上辞行,没想到他们到时,听公公提到公主正在里头与皇上说话。

  程曦骅不愿与别弯打到照面,齐槐容也不想打断弯弯和父皇的对谈,便拉着程曦骅到左边屋子。

  刚开始,程曦骅还不肯偷窥皇上和弯弯的对话,是齐槐容一直用话激他,才逼得他走向墙边偷听他们父女两人对谈。

  听完,程曦骅深感汗颜,若不是他未事先求证,就对弯弯发亲,若不是母亲担心弯弯告状,先一步进宫解释状况,春水堂也不会因此关门,弯弯替人治病的事不会传出去,而她的闺誉更不会被毁。

  他知道,名声败坏,许多想求娶弯弯的男子因此望而却步,朝堂也有不少权贵在背后私下批评——

  “公主骄纵任性,不将皇家颜面放在眼里,以致于行止偏差。”

  “皇上过度宠溺,把公主宠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丫头。”

  “替人治病?那得碰多少男子的身躯,公主的贞洁还在吗?”

  各种阴毒狠戾的说词纷纷出炉,那些曾经讽刺程曦骅妄想吃凤凰肉的纨裤子弟,现在竟也回过头,满心同情地看着他,好像他被弯弯瞧上眼,有多可怜似的。

  他是真的做错了。

  他还骂她乱放谣言,会毁坏名声,日后说不到良缘,可事实是,被他逼出来的真相,才是败坏她名誉,导致她说不到姻缘的罪魁祸首。

  与齐槐容对望,程曦骅面有惭色。

  他想起齐槐容曾同他这么说过:“弯弯不是习武之人,那日被你那么一摔,摔得她十天下不了床,可她为了替你隐瞒父皇、母后,还大费周章。”叹了口气,又幽幽的问:“弯弯到底是亏欠你多少?怎地我们捧在掌心哄着疼着的丫头,要被你这样欺负?”

  一次、两次,好像是她缠上他,可认真想想,真正是他一次、两次的欺负她。

  齐槐容冲着曦骅苦笑,明知道男女之事不能偏怪任何一方,明知道曦骅对弯弯无心无意,明知道一头热的是自家妹子,可……明明知道的道理一大堆,此刻他还是忍不住口气不善的埋怨道:“现在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第六章  原来这就是喜欢(1)

  生辰之日到了,如弯弯所愿,宫里并未举办宫宴,但礼物她可收得不少。

  不管百官对她的观感如何,她公主的身分不会改变,备受皇上宠爱这个事实更不可能有所变化,为了讨皇上欢心,百官自然要趁这个机会大方送礼。

  礼物从弯弯生辰前几日就开始送进宫,不过第一拨金步摇、凤钗、珠炼送进宫,她表现得意兴阑珊。

  不久宫中就有传言,说公主不满意那些礼物。

  因此第二拨礼物的内容大不相同,宝石、黄金、玉雕、稀世翡翠,琳琅满目。

  但弯弯的反应还是一样兴趣缺缺,不过这次她多补上一句,“怎么都没有人送珍贵药材?”她是故意的没错,明知道百官不齿她行医,她就非要药材当礼物。

  废话,谁会送年华正茂的小姑娘药材?那是送孕妇老人的。

  不过公主最大,她有此意愿,连同前两拨的人也都“知错能改”,尽快补上第二份礼物。

  于是珍贵药材堆满屋,连太医院都不容易看见的珍贵药材,在短短数日内,聚集在她的小库房内。

  闻着药香,弯弯心情舒爽,她东摸摸、西看看,满脸雀跃,她敢确定大齐百姓民生乐利、富足安康,因为……猜猜她收下多少百年灵芝、千年人参?

  既然大家都这般表里不一,喜欢内心鄙夷、面上谄媚,她若不狠狠敲上一笔,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于是在她十四岁的生辰,她名声被抹黑的生辰,她丢了面子,却饱了里子。

  生辰前一日,父皇曾经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看看父皇,再望望母后,蜂蜜嘴一张,回道:“我的生辰是母后的受难日,怎么能要礼物,自然是我把礼物给奉上,好好孝顺父皇、母后才对。”

  然后她慎重地交出两张绣着残枝烂梗的帕子,一条给爹、一条给娘,礼轻情义重,那是她禁足期间的重大努力。

  看见帕子上的绣画时,皇后憋不住噗哧笑出声,这丫头跟自己真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穿越而来,她极力融入这个世界,琴棋书画、女红、厨艺样样学,她的绣功还强过京城里最好的绣娘,偏生出这个女儿,像是和这个时代倔强上似的,专挑自己爱的学,不喜欢的连碰都不碰。

  在不知道弯弯是穿越女之前,皇后还乐见其成,很高兴自己培养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儿,没想到……她开始感到有些忧心,就怕她太特立独行,被人看出破绽,只是现在才开始担心,似乎为时已晚,她只能安慰自己,一枝草、一点露,每个孩子都能为自己找到出路。

  皇上看了看帕子,忠实评论道:“你的手艺没学到你母后半分。”不过只要是女儿送的,他还是喜欢。

  “什么人就做什么事,每个人都应该摆在最合适的位置,这不是父皇的用人之道吗?”

  女儿的暗示隐喻,皇上、皇后又怎会听不出来,女儿啊坚持得很,怕是打算一条道儿走到底了。

  皇上顾左右而言他的回道:“知道了,朕绝不勉强你去当绣娘。”

  弯弯不依,坐到皇后脚边的小杌子,趴在母后膝上撒娇。“父皇嫌弃我的礼,这可是我刺破八根手指头才绣出来的呢。”

  绣出这种东西还伤了八根手指,真不划算。皇后不禁失笑道:“照你这么说,这幅帕子上头,得染多少血啊?”

  “没没没,半点都没染上,小雪拿着木盆在旁边接血珠子呢。”她巧笑倩兮,还故意开玩笑。

  皇后摸摸她的青丝,看着爱娇的女儿一天天长大,突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弯弯轻推母后的腿,软声央求道:“母后,我好久没出宫了,可不可以……”

  皇后没中招,不等她把话说完就直接否决,“不行,你还在禁足。”

  见母后那里说不通,她马上起身来到父皇身后,环住他的颈子,攀在他背上,耍赖一通,非要父皇帮自己说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