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2页     千寻
  “再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纠缠你、纠缠程夫人?你说出这番话之前,有没有求证过事实证据?如果事实和程小将军所言不符……猜猜!”她转头看向小雪,冷笑问道:“程小将军会不会后悔莫及?”

  “当然要后悔莫及。”小雪答得斩钉截铁,完全和公主站在同一阵线。

  她本来也很崇拜程小将军,认为他是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可他什么事都没问清楚就冤枉公主,这种行径不可取!

  况且上回他把公主的脚弄受伤,硬是休养了十来天才能下床走路,当时光为了替他掩饰罪名,她们几个节气还通力合作,弄出好些名目,让公主免除晨昏定省,那几天大伙儿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就怕东窗事发,惹来皇上责怪,没想到这个始作俑者不但毫不反省,如今又来个不实指控,怎地,她家公主欠他很多吗?居然还指责公主纠缠他娘?去问问清楚吧,究竟是谁纠缠谁!

  弯弯想给忠心耿耿的小雪连按一百个赞。

  没错,要定人罪名,至少得人证物证俱全,就算凑不起证据,好歹也搞个屈打成招,他啥都没做,一进门就胡乱指控,拜托,看清楚好不,眼前这位金枝玉叶不是普通人,她是大齐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他这般信口雌黄,当真以为大齐没有他就要灭了?

  两人充满火气的对话,完完全全落在刚进厅里的耿秋兰,如今已改名叫李暗香的耳里,这会儿她才晓得,年纪轻轻的小大夫竟然是公主,是当年闺中好友、曾五福的女儿?

  五福啊,她果真是福气满满,满到溢出来,满屋子的锅盆瓢瓮装也装不完,她有了不得的丈夫、有优秀杰出的儿子,连女儿也不同凡响,她前世到底累积多少福报,才能得到今世诸多善缘?

  小时候,人人都嘲笑五福又胖又笨,她却认为五福无比聪慧,是个不凡的人物。

  当年五福被指婚给齐熙风,齐熙风是个城府极深的男人,她还担心那丫头招架不住,只有挨打的分儿,没想到她终究是个有福之人,不但得到齐熙风的专心疼爱,还高居后位。

  反观自己……父母是把她当做未来皇后一路栽培的,没想到命不由人,祖父的目光果然精准,一眼便看出自己的红颜薄命以及曾五福的福泽绵厚,难怪五福的女儿也这般聪明非凡、伶俐慧颖。

  李暗香看看儿子,再看看公主,心想着要是公主能当自家媳妇,那该有多好!

  前阵子谣言传得沸沸扬扬,儿子闷闷不喜,她还以为齐玫容是个被宠坏了的骄纵公主,没想到今日一见……啧啧,果然谣言不可尽信。

  没错,谣言怎么能信呢?就像当年,若不是那些说她才艺双绝的谣言,又怎会引得先皇注目,命她进宫献舞一曲,定下自己入宫命运?幸好遇到齐熙风,幸好自己与他是友非敌,不然她将成为先皇的女人,如今也许已经被迫殉葬在皇陵。

  李暗香走进屋里,婉声道:“骅儿,你误会了,是娘到春水堂求医,这才请公主冋来,公主并不知道娘的身分。”

  扬起下巴,弯弯一哂,后悔莫及了吧?她转头,试图在他眼底寻找歉意,可惜还来不及找到答案,下人先一步来报——大皇子到了。

  千思万虑之后,李暗香还是决定进宫一趟,为儿子的出言不逊向皇后道歉。

  不是她刻意要把事情闹大,只是公主对儿子说的那句“程小将军会不会后悔莫及”,实在让她怎么也放心不下,公主所谓的后悔莫及是什么意思?公主想对骅儿做什么?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损失不起啊!

  多年的北疆生活,让李暗香变得胆小,她不晓得挚友的性情是否和当年一样,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地位不同,想法自然也会跟着不同,何况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有四子一女,又特别宠爱女儿,万一公主到皇上面前告状……

  这回确实是儿子莽撞,错怪了人却不肯道歉,那副倔样子不知道肖似谁?

  “暗香姊姊,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回京那么久,也舍不得进宫见我一面。”皇后眉开眼笑的迎到宫门口,紧握住李暗香的手,将她拉进厅里。

  “居然没住在慈宁宫?你可是皇后耶。”李暗香忍不住念她两句,这屋子怎么看,都不及慈宁宫富贵辉煌,想当年,满宫女子谁不想爬上皇后之位,住进代表尊贵身分的慈宁宫。

  “慈宁宫太血腥,不住也罢。”皇后笑着摆摆手,把点心盒子往李暗香跟前摆去。“尝尝,我刚做的果子。”

  李暗香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了皇后一通后,露出真诚的笑容,她果然还是当年的曾五福。“你不像个皇后。”

  “我根本不想当皇后,是熙风责任心太重,非要扛起整个朝廷百姓,否则……暗香姊姊,你还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吗?”她啊,就是怕拘束、怕规矩,生平无大志,只想安适过日子。

  “可不是吗?命运带着我们走向非预想的方向。”李暗香不禁叹了口气,命运由不得人掌握安排。

  “所以喽,随遇而安,才能过得无波无澜,还有,以后私底下你可别叫我什么皇后了,听了就不顺耳。”

  秋兰笑道:“知道了,你这随遇而安又不喜欢束缚的性子,公主倒也学了个十足十。”

  那日她无意把公主晾在厅里,没想到她不急不躁,倒是对儿子的兵书起了兴趣,没错,她是看上那丫头,想替自己的儿子试一试,如果可以……

  儿子从小跟着天山老叟学艺,武功是学齐了,可连性子脾气也学个齐全,像个修道老人似的,除了武功、战事之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他性格平淡,脾气清冷,无欲无求,正常男子在这个年纪会想要的,儿子全没意愿,银子不在意、女人看不进眼里、权势名利更不看重,几乎找不到能教他动心的东西。

  丈夫说这是好事,脑子越清楚、越不受情绪控制,在战场上的判断会越正确,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儿子是程家唯一的血脉,他今年都十九了,有多少男人在这年纪都当上爹啦,偏偏儿子对男女之情毫无念想,怎能让她不操心?

  “暗香姊姊,你是在哪儿见到弯弯的啊?”皇后听到重点,连忙问。

  “她的小名叫做弯弯?”

  “是啊,她老是笑得眉弯眼弯的,是她父皇的开心果,便给她娶了这个小名儿。”

  想到弯弯、想到那天,再想到两个不合拍的年轻人,李暗香忍不住怨叹,要是他们能相看两相喜多好,偏偏……算了,缘分这种事,勉强不得。

  “实话说,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那个鲁莽的儿子啊,欺负你家弯弯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皇后的语气并未带着怒意,反倒有着难以置信。

  她家弯弯众星拱月,从小被众人哄着捧着,宠到不行,不欺负人,是因为她来自二十一世纪,对于民主人权有深刻的记忆,可是她被人欺负,依照她那不服输的性子还有古灵精怪的脑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李暗香叹口气后,把当日的事全盘托出,也说了前阵子京中的传言,以及两个孩子势同水火的对话。

  其实早在见到曾五福的第一眼时,她原本不安心就已经安定下来了,五福没变,而事情说到最后,她明白是她误会了公主的心性,公主回宫后,并没有向父母亲告状,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公主的君子腹。

  静静听完李暗香的话,皇后安慰道:“暗香姊姊别多心,弯弯那孩子的脾气,我这个当娘的还算清楚,她不是个恃宠而骄的,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仗势欺人的事,不过谢谢姊姊告诉我,否则我还不晓得这丫头在外头开药堂,都闹到民怨沸腾、群起抗议了。”

  “你别想得太严重,公主哪闹了什么事,依我看,从头到尾就是旁人妒嫉春水堂抢生意,想逼得它关门,可要是春水堂真的关门了,那些看不起大夫的贫户们真不晓得该怎么办了。”

  “这事儿得好好处理才行,要是真的闹大,怕会不好收场,至于外头流传的谣言,曦骅肯定觉得困扰吧,麻烦暗香姊姊代我向侄儿告声歉,我会与弯弯好好谈谈的。”

  “千万别,咱们从小在京城长大,岂会不知这京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谣言,记不记得,当年还谣传你娘妒嫉,不让你爹纳妾呢。”李暗香连忙反对,这种话对女子有多伤,她怎会:个知道。

  不过皇后可没这么乐观,若不是和女儿有关,皇上又怎会去探程家的口风?皇上定是知道女儿对人家儿子上心,只是担心她在孕中,才会事事瞒着,至于那个春水堂啊……女儿真是越来越人胆了,看来她们是得好好谈谈,而且是推心置腹的进行一场“现代人”的谈话……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