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千寻
  弯弯翻了个白眼,会不会忠心过度啦,要忠心也看一下场合好吗,于是她回道:“倘若有人生病腹泻,尿粪拉了满床,请问他是生病还是粗鄙?”

  “当然是生病,可夫人……”

  “没错,你家夫人就是生病了,所以打嗝不算失礼。”

  夫人拍拍丫鬟的手背,示意她安静,接着回答道:“是的,如大夫所言,打嗝过后会舒服得多。”

  “这状况持续多久了?”

  “约莫四、五个月。”

  “夫人最近有遇到什么糟心事吗?还是生活中有什么大变动?”

  夫人有些惊奇的望着弯弯,心底不住猜想,她才多大啊,十三还是十四?她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而且问的和其它大夫都不同,却每一个都切中要点,多少老大夫都看不明白的病,她居然几句话就说得分明,这等本事,得要多聪慧才办得到?

  “是的,我刚和外子从外地搬到京城,许是人生地不熟加上路途奔波,心有些挂着。”

  她确实害怕,少小离家老大回,面对往日的亲人朋友,她心慌啊!“大夫,我生的是什么病,严重吗?”

  “不严重,这是自律神经失调造成的胃酸逆流,因胃酸长期逆流,侵蚀食道、气管,导致咳嗽,没找出病源,光是一味治疗肺脏,当然无法解决问题。”

  “自律神经?这是什么?”

  弯别拿起毛笔在纸上画图,一面画、一面解释,“这是胃,当食物进入胃袋之后,就会有个叫做贲门的小门会自动盖上,贲门盖上,胃便开始蠕动,分泌胃酸,把吃进肚里的食物溶解、磨碎。可是胃酸的腐蚀性很强,倘若贲门没有盖紧,胃酸往上溢出,就会伤害食道、喉管,造成喉咙发痒、疼痛、火烧心等等状况,所以治肺是治错地方,治喉咙则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问题在于胃?”

  “这样说对却也不对,过去夫人没感觉过肠胃不适吧?”

  “是的,所以从没往这方面想。”

  “会造成胃里的食物、酸液往外冒的理由,是贲门没关紧,而造成贲门没关紧的最大理由是紧张、焦虑,夫人心思重呐。”

  她的话让夫人心头一惊,这是铁口直断呐!

  “大夫的意思是,我们家夫人没病,只是心思重?”丫鬟一急,口气也跟着不好,手指还不客气的对上她的鼻子。

  她长眼睛没见过这等庸医,还说什么妙手回春,根本就是唬人,她家夫人确确实实不舒服,夜里咳得直不起腰的模样,她是亲眼看见的,这跟心思有啥关系?

  弯弯对这小丫鬟的过于忠心感到有些不耐,掩饰无知的最好方式是沉默,她为什么不保持安静就好?不过她当然不可能直接骂回去,毕竟这名贵妇是个懂礼的,于是她压下脾气,耐心解释,“我没这么说,病因是自律神经失调……”

  怎料她才刚起了个头,丫鬟又抢白了,“什么神经失调,你才是疯子,我们家夫人正常得很!”

  这次弯弯选择直接忽略她,看着贵妇认真的道:“夫人应该试着放松心情,吃饱饭后在院子里多走两圈,每天要喝足够的开水,记住,是开水,不是茶,至少要喝五壶,少吃点米、面、甜食和辛辣的食物,如果可以的话,唱唱歌、弹弹琴,若是能够跳跳舞、多动动身子,促进流汗更好。”脑内啡能助人放松神经,这是现代人都有的共识。

  丫鬟更加不满了,怒道:“你这是侮辱人吗?我们家夫人又不是歌妓,为什么要唱歌跳舞?”

  弯弯充耳未闻,径自对着贵妇再道:“我先开一帖平胃散给夫人,如果运动、喝水、放松心情之后,症状有所改善,就别再吃药了,因为不管是什么药,对身子都会造成负担。好了,夫人,这是您的药单……”

  她不耐烦旁人插嘴,可今天不知怎地,大家都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似的,好不容易丫鬟终于闭嘴了,小雪却突然冲进诊间,急急忙忙的道:“小姐,快从后门离开吧。”

  “怎么了?”

  “前头闹起来了。”

  “又是那些药铺伙计来生事?”

  “可不是吗?这次来了将近三十个人,嚷嚷着要咱们春水堂关门,关掌柜正在想办法应付……”

  “春分她们呢?”

  “小李怕目标太明显,让她们分批离开,关掌柜提醒一定要让小姐从后门走,这次他们来势汹汹,怕是非要春水堂关门不可。”小雪面有难色的道。

  夫人见弯弯紧皱着眉头,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别担心,有我呢,可儿,拿我的腰牌去找陈知府过来……”

  话方出口,弯弯连忙道:“多谢夫人,不必了。”

  “不必?”夫人奇怪地望着她,有人肯出头,她应该高兴不是?怕什么呢?

  “多谢夫人好意,外面太乱,不如改日您让府里下人到别的药铺抓药,现在……先向夫人告辞。”弯弯拱手,急着离开,万一事情闹大,被人认出来,她可就惨上加惨。

  “我的马车就停在春水堂后门,不如我送大夫一程?”

  弯弯快速想了一想,接受道:“那就麻烦夫人了。”

  车行辘辘,最后马车在一处大宅院前停了下来。

  弯弯不常出宫,就算出宫,多数时间也是待在春水堂,所以她并不清楚自己到了哪里,而且这名贵妇也很细心,一回府就派人到春水堂传讯,大皇兄若是得到消息,自然会过来接人。

  不一会儿贵妇表示要进屋里更衣,别弯便坐在大厅静静喝茶,正感穷极无聊,无意间发现桌上放了本兵书,她随手拿来翻阅,倒也读出几分滋味。

  小雪站在一旁,轻轻摇着扇子替公主扇风,想着这里是别人家,没有主人相陪,公主居然也能自在得像在宫里一样,越看越觉得好笑,公主不管在哪里,都能轻松惬意。

  她没打扰公主,让公主可以赶紧把书给看完,猜想再不久,大皇子就会过来接公主,要是没看完,依公主那副老是熬夜看书的性子,肯定会说:“书没看完,心里头发痒。”

  第四章  何必单恋一根草(2)

  偌大的厅里一片安静,顶多不时传来翻书时的窸窣轻响,这时,一道突兀的脚步声扬起,弯弯太过专注,没注意到有人来,倒是小雪听得清楚,她转过头,就见一名男子站在厅里,教她讶异的是,他居然正是谣言里的男主角?!

  小雪还没想明白程曦骅怎么会出现,就见他怒气冲冲直奔到公主面前,一把抽走她手上的书,怒瞪着她。

  那年母亲诈死,随同父亲前往北疆,一去十九年,再返京城,亲人相聚,他清楚母亲有多看重这些亲人,只不过母亲已经更名改姓,再不是耿家人,为此,心里多少感到遗憾。

  他答应过母亲,有机会要好好照应这门亲戚,方才听闻母亲带回一名年轻女子,他本以为是耿家亲戚,没想到一进厅堂,看到的不是耿家亲戚,却是拿着他的书、读得津津有味,自在得彷佛身处宫殿里的弯弯。

  紧接着,他感觉到心又开始狂跳,呼吸又变得急促,莫名其妙的激动导至危机感再度攀升,一把火气瞬间跟着窜上来。

  程曦骅怒极了,如今京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传他们的事儿,她竟然还大剌剌地走进程家大门,她就不担心别人把他们的名字缠在一块儿?

  槐容、柏容都说她绝顶聪明,可在他看来,她压根就是个没脑子的蠢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口后两家亲事不成,她将沦为京城笑柄?她未来的夫婿,说不定还会因为此事遭人耻笑,若是夫妻间出现嫌隙,又怎能相敬一辈子?

  “齐玫容,你要我讲几次才听得懂?我不喜欢你、不想当驸马爷、不愿意和你扯上任何关系,我已经不进宫了,你为什么还不懂我的意思,为什么非要纠缠我,连我母亲也不放过!好啊,你就这么想嫁给我?行!如果你不介意嫁入程家为妾,大可以让皇上赐婚!”他对她撂狠话。

  弯弯被这突如其来的粗鲁动作吓到,抬头看清了是他,先是一愣,过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什么,随即她也感觉到一把无明火在心中炽烧。

  哼!他有好到值得她自贬身价,甘愿进程府为妾?他以为她套不到虎子,直接往虎穴里冲?她有那么傻吗,为一个男人傻事做尽?

  她是喜欢他,是对他有种形容不出的崇拜,是想要亲近他、认识他,但他一次两次的拒绝,他的鄙夷那么明显,她还不至于花痴到把自尊摆在脚底下求他践踏。

  她没那么想不开,她不是那种抱着一根稻草,硬要说它是稀世珍宝的蠢女人,她奉行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定论,也相信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连草都称不上的他,凭什么自信成这副德性?

  俏脸瞬间绷紧,她高高扬起下巴,横着一双眼睛,咄咄逼人的呛回去,“敢问程小将军,你怎会认为本公主对你有兴趣,这是打哪儿来的笃定自信?莫非天底下男人全死绝,除程小将军之外,本公主没有其它选择?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