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本宫有医手(上) >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千寻
  第一章  弯弯是个公主(1)

  夏雨霏霏,斜斜打在树枝上,抖下一地粉嫩缤纷。

  立春、雨水、惊蛰和春分四名宫女乖乖守在外屋,春分在惊蛰身上寻找穴位,立春闭着眼正默背药书,雨水则拿着一根银针在自己身上戳来戳去。

  她们都是弯弯的贴身宫女,好学程度是旁的宫女远远所不及的,谁让她们的主子不爱人服侍,一天到晚叫她们多读点书儿,主子都如此下令了,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当然要乖乖照做。

  在内堂的弯弯,敞开窗子,任由带着雨丝的夏风吹进屋里,顿时多了几分清凉,接着她来到楠木桌边,余安已经坐在桌前,她则跪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一老一少之间的桌面上有一叠白玉纸、两管笔、盛满带有特殊香气墨汁的大砚台,而后两人分别拿起毛笔,飞快在纸上笔谈。

  余安是名太监,年轻时受过大难,脸上有一道狰狞伤疤,背后也有一道,其他程度稍微轻微的伤疤更是多不胜数,不仅如此,他还被恶人毒哑了嗓子,整个人惨到无法言喻的程度,可天知道,这样一个“废人”,竟是助当今圣上完成大业的最大功臣。

  自弯弯有记忆以来,母后经常告诫他们几个皇子公主,要把余爷爷当成亲爷爷一样孝顺,她记得很清楚,母后总这么说——

  若不是余爷爷,甭说安然坐上龙椅,你父皇恐怕连活命都难。

  没错,是余爷爷教导父皇武功,助他在充满权谋算计的皇宫之中存活,是他联络安将军的旧部属,得他们的倾力相助,父皇才能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否则以他一个没有母族、岳家势力的皇子,再怎么有能耐,也不可能成为皇帝。

  父皇也曾说过——

  当初谁想得到,一个在冷宫、几乎是半个废人的老太监,竟有这样大的力量,能够扭转后宫朝堂。

  从父皇的切身经验中,弯弯学到,不能看轻任何一个小角色,因为谁都不晓得,这样的人是不是会在某件事或某个关键之时,发挥足以改变全局的影响力,毕竟再怎么样的一件小事,都会产生蝴蝶效应,翻转局势。

  弯弯的亲亲皇奶奶死于非命,这件事对当时尚未成年的父皇而言,是多大的打击呀,但他窥得背后阴谋,隐忍屈辱,佯傻装笨,骗过后宫最大的两股势力——  皇后娘娘和玥贵妃,在千万算计当中保住性命。

  他还隐藏实力,暗地里一点一点布置自己的人脉,直至水到渠成,他坐上东宫太子之位,终于让害死亲亲皇奶奶的皇后娘娘以及玥贵妃受到报应,被打入冷宫之后,她们依然不相信自己竟会输给身分卑微、懦弱无能的父皇,待得知真相,恍然大悟后,双双投环自尽。

  后来父皇坐上龙椅,当年扶助父皇上位的,都封官封王封爵位,继续帮助父王稳定朝堂、治理天下,如今大齐政治清明、民生乐利,这群没参加过科考,却能力高超、稳坐朝堂之人,功不可没。

  然而,当年最大的功臣余安却不愿意入仕,他选择待在宫里养老,于是教导父皇的余师父成了他们这群孩子的余爷爷,继续教她和皇兄、皇弟弟武功。

  只不过弯弯性子懒,流几滴汗,就嚷嚷着不学了、不学了。

  皇上儿子多,女儿就只有Only  one,把她宠得完全不像样,她一喊累,皇上马上向余师父求情,表示这丫头身子骨弱,禁不得累,不想学就算了。

  因此对弯弯而言,余爷爷就只是爷爷,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师父,她可以赖着余爷爷撒娇,可以缠着余爷爷说笑、讲古,她认真地把余爷爷当成亲爷爷。

  言归正传,这时,弯弯很认真的问道:“父皇凭什么确定耿秋兰会帮助他?”

  这年代的女人,一辈子就读那几本书,《妇德》、《女诫》……脑子里被灌注的全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迂腐观念,一辈子被父亲、丈夫、儿子这三个男人控制命运和想法,在这种情况下,她无法想像耿秋兰怎会那么大胆,胆敢违逆先皇和家中长辈的心意,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呐!

  何况当年耿家老太爷是相爷,位高权重,这样的家世,当了一辈子温室花的耿秋兰,怎么敢为着追寻爱情,否决一生所受的教养?

  余安毛笔一挥,飞快写下当年的经过——

  “皇上事先调查过耿秋兰,还派人暗中监视,知道她曾经为盗匪所掳,幸而程溪救她一命,当时程溪伤重,在相府休养,青春男女日日相处、耳鬓厮磨,自然生出感情。”

  “可就算如此,当年先皇爷爷圣旨一下,要耿秋兰入宫为妃,她怎敢拒绝?不怕皇爷爷一怒之下,降罪耿家?”说完,弯弯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拒绝皇帝的求爱,死八百次都不够呐!

  “耿秋兰当然害怕,于是与家人谈条件,表示在见程溪最后一面之后,她便会认命安分的进宫,她虽然外表柔弱,但那副倔强性子,恐怕耿府上下都没有人拧得过她,耿老爷子只好私下安排两人见面。

  “她当时已经打定主意,进宫后要慢慢病死,反正人在宫里,不论死活,都与耿家无关,幸而皇上提早得到消息,在她和程溪见面时突然现身,抓个正着。

  “你想想,孤男寡女在一个厢房里,那女子还是先皇喜欢到几乎魔怔的耿秋兰,此事倘若传扬出去,岂能善了?她当然非死不可,而程溪也不能幸免于难,耿家上下更是得因此获罪,局势已是如此,耿秋兰和程溪除了与皇上合作,再无其他选择。”

  余爷爷的字迹潦草无比,但弯弯不介意,她喜欢听故事,尤其是余爷爷的故事,都是真人真事搬上萤幕。

  “原来父皇是趁人之危、赶鸭子上架。”弯弯嘻嘻笑道。

  “是啊,可如果没有皇上的计谋,别说到最后耿秋兰与程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恐怕整个耿家都得消失于朝堂之上。”

  “好,我知道父皇强,父皇棒,父皇父皇顶呱呱,后来呢?”她知道余爷爷是将父皇当成亲生儿子看待了,听不得别人说一句父皇不好。

  “皇上安排程溪和一个名叫春娘的妓女进宫,他们乔装成耿秋兰身边的宫女、太监,每回先皇翻耿秋兰的绿头牌时,他们便会燃起内含春药的薰香,春药再加上迷人心智的酒液,先皇迷迷糊糊地将春娘当成耿秋兰,成就一夜好事。

  “春娘手腕高明,将先皇服侍得妥妥贴贴,每回都让先皇心满意足,因此他更加宠爱耿秋兰,几乎半步都离不开耿秋兰。

  “而耿秋兰是个知书达礼、胸有丘壑的聪明女人,她懂得先皇的心思,也在耿老太爷的教导下,能够纵观朝堂大局,于是她慢慢说动先皇,让先皇听从她的意见,原本对皇上没有好观感的先皇,心态因而渐渐改变,进而愿意委以大任,并相信所有的儿子当中,只有皇上是恭谨、孝顺的。”

  弯弯忍不住叹息,枕头风真的很高明啊,难怪都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接着她又问道:“我听说在皇爷爷宠爱耿秋兰时,他已经病入膏肓却不自知?”

  “确实,当时皇后为了替自己的儿子铺路,一边断却玥贵妃的路,将玥贵妃所出的二皇子、五皇子逐出京城,一边偷偷在先皇的饮食中下药,当皇上发现此事时,为时已晚,再高明的御医都救不回来。

  “不过那药虽霸道,却能让被下毒之人精神好、体力强,自觉得可以再活上三、五十年。因此当耿秋兰怀孕之事传出,先皇便想方设法要立耿秋兰的儿子为太子,倘若当时先皇再晚个几个月驾崩,现在龙椅上坐着的,就是程曦骅了。

  “程曦骅是程溪与耿秋兰的独生子,据说耿秋兰在生下儿子之后,伤了身子,而程溪爱妻至深,宁可守着这么一滴骨血,也不愿意迎妾、纳通房。”

  听过好人有好报吗?同理可证,好男人也会有好报,虽然程家就程曦骅这么一个单丁子,可人家就是有本事,年纪轻轻就在战场上立下不少功劳,程家的门楣闪闪发亮的啦!

  “与皇爷爷当夫妻的不是春娘吗,怎么会是耿秋兰怀上孩子?”这点她就想不透了,难道耿秋兰是玛利亚,能够处女怀子?那么程曦骅不就是耶稣降世

  “宫里嬷嬷眼睛利,倘若被先皇宠幸多次的耿秋兰还是不知人事的处子,早晚会被拆穿,所以程溪……”

  他还没写完,弯弯立刻接话道:“就假公济私,以救耿秋兰性命为名,行夫妻之实?”

  她说得自在,余爷爷却听得羞赧,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打她小时候起,他就觉得她与众不同,比起同年纪的孩子,她落落大方得有些过分,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她得皇上、皇后万般疼宠,再加上肯定是跟那些宫廷侍卫混久了,才晓得这些粗话。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