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妖妃不厌诈(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千寻
  他丢下四个字,熙风转头对嫣红、羽黄道:“跟我进屋。”

  字很简短,但命令很清楚,嬷嬷们虽有犹豫却不是傻的,怎么说四爷都是府里最大的,谁敢违抗四爷命令?

  她们别身帮丫头解开绳索,熙风没等她们松绑,便一把推开门闯进去。

  李氏、耿氏高座,手里捧着杯盏,仪态安闲地看着五福。

  五福跪在地上,不知已经跪了多久,两条腿隐隐抖着,她的衣服有些狼狈,几缕发丝垂在颊侧,两个嬷嬷一左一右站在五福身边,左边那个死命掐着五福的手臂,她吃疼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也不敢闪躲。

  “我让你媚主、让你独霸宠爱,皇后娘娘是怎么吩咐的,你全置之脑后……好个没家教的骚蹄子……”

  站在她右侧的嬷嬷骂骂咧咧地,一句接一句功力深厚,不见重复的话儿,但骂来骂去却是同一套——她不能把四爷揽在自己床上。

  冤枉啊,四爷是个活人又不是尸体,她能把人给霸着不放?

  她喜欢吗?她爱吗?她又没有天生媚骨,一到天黑就想做那等事,日忙夜操,她也是体力有限的好吗?

  可是腹诽归腹诽,这些话半句都不能透出去。

  她是妖妃嘛,是惑主的贱女人嘛。谣言从清院、唐院传出去,越传越盛,若不是四爷暗允,她不信谣言能从府里传到府外,所有人都知道她这个胖子的床上功夫多厉害。

  更正,不只是四爷暗允,恐怕四爷背后推波助澜的功夫也做了不少。

  命苦呐,天将降大任到她这个小妖妃……

  幸好四爷是个讲究公平的,她受多少委屈,娘家人就能得到多少补偿。

  他让两个弟弟拜上官先生为师,但近日上官先生事多繁忙,他便让三个师父住进府里,替她整治家里的小恶魔。

  她的爹官升三级,变成从五品官员,他买一处大宅子、顾几个护院、买下婢女,过几十年清贫日子的祖母和娘,终于当上贵妇。

  每回接到京里来的家书,知道四爷对她娘家人的悉心照顾,她心里有再多的怨也没啦。

  “回答啊!”

  回答?五福根本没把对方的话听进去,要她回答什么?头一抬,目光对上嬷嬷双眼,她眼角微微下垂,依然掩不住从眼皮后面透射出来的精光。

  常嬷嬷是皇后的贴身婢女,当年和皇后一起进宫,干下不少坏事,多年来,皇后能够顺利铲除异己,常嬷嬷厥功至伟。

  她不会犯傻,去和这种自以为是皇后亲姊妹的中年妇女犯冲,于是低下头,摆出一脸忏悔。“臣妾知错。”

  “以后知道该怎么做?”

  做什么?她脑中浮出三个字,幸好掐她手臂的嬷嬷接下话。“虽然不在京城,但该守的规矩还是得守,一个月里,爷在正妃屋里十天、侧妃屋里六天,这是规矩,谁都不能越过去……”

  人家还在计划他的日子该怎么分配,熙风便闯进来,摆起臭脸道:“嬷嬷好大的威风,竟管到本皇子的家务事来了。”

  看见熙风,李氏、耿氏吓一大跳,四爷不是出府了吗?若非打听清楚,常嬷嬷也不会觑这个空进府。

  常嬷嬷没被他的气势吓到,缓声道:“四爷,不是老奴倚老卖老,规矩是祖宗传下来的,嫡庶不能废,难道四爷不怕庶子生在嫡子前头,若真的这样,四爷的后院再不会安宁。”

  “让本皇子后院不安宁的主儿恰恰是李氏、耿氏,她们日日无事生非、到处招惹,怎嬷嬷不责备她们,反倒过来责备本皇子的心头肉。”

  心头肉,够清楚明白了吧!

  他谁都不要,只要曾五福,她是心头肉,其它两个叫做心头刺,肉和刺的差别谁不知道,前者好吃好啃,后者伤胃伤喉咙。

  他的话让李氏心头陡然变冷,耿氏泫然欲泣,不管是什么感受,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朝五福瞪去。

  五福垂下头,她的脸快被射成筛子了,招恨呐,四爷的偏宠早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她可怜的小命呐……回头得问问四爷他身边银子够不够,倘若银钱丰富的话,能不能再买五百壮丁,把明院前前后后围出几道人墙。

  “四爷怎能犯胡涂,您不是普通人,三妻四妾是道理、是规矩,是皇家子弟都该遵守的事儿啊。”常嬷嬷怒道。

  “爷偏就不想守规矩,不想三妻四妾,只要一夫一妻!今儿个,爷把话挑明说吧,李氏、耿氏是父皇赏赐,爷不会亏待她们,只要她们安安分分,府里不会少她们一碗饭食,但如果心里生出什么邪恶念头,胆敢对福儿使手段,本爷自不会看在谁的面子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爷这话偏差了,是男人就该肩负开枝散叶的责任,四爷这般宠爱曾氏,难道不怕嫡庶不分?不怕曾氏生不出儿子?不怕后继无人?”

  熙风冷笑道:“齐家子孙够多了,几位皇兄、皇弟这些年陆续生下子嗣,开枝散叶的责任有他们便已足够。本皇子不会有嫡子,也没有家业需要儿子继承,倘若福儿的注定命中无子,爷认了,只要能与福儿相知相守,平平静静地在这里为祖宗看守陵寝,此生,再不冀求更多。”

  话里深刻的爱意,无半分掩饰,他望向福儿的深情款款,让许多下人感动落泪,这就是天定良缘、前世宿命啊,否则同一天迎娶进门的新娘,四爷怎么谁都看不上眼,独独爱上曾氏?

  常嬷嬷是个老人精,感动之余,她多盯了熙风几眼,试图从中分辨出真伪。

  不过旁的事也就罢了,但熙风的感情是真、担心是真,望着五福的眼底流露出浓浓的不舍,更是真到不能再真。

  所以,是真的。常嬷嬷心道。

  她奉皇后娘娘口谕走这一趟,明面上是为李氏、耿氏撑腰,实际上是不放心。

  那些地方官的家眷确实在这附近被劫走,本想连四皇子一并扫下的计划,就此烂死腹中,娘娘左想右想,认为除四皇子之外,没有人会动这个手脚。

  但吴大人已经亲自走一趟,确定他安安妥妥的待在府里,哪儿都没去,因此娘娘怀疑,会不会是四皇子派出去的人马?

  可哪来的钱啊?买杀手要钱、养高手更要钱,娘娘调查过,这些年办差,四皇子清廉、没有中饱私囊的嫌疑,且四皇子没有外祖家和岳家的扶持,哪里能够办成这种事?

  眼下看来,是娘娘多虑了,一个只想在温柔乡里度过余生,连子嗣大计都不顾的四皇子,怎有心思谋划大事?

  他如传闻所言,平庸、胸无大志,他的亲生母亲不过是个宫女,眼界低、一心依附皇后娘娘,他从未被教导过夺嫡的念头,再加上那场重病将他的聪慧抹去,这样的四皇子……

  甭说别人,假若他有那么一丁点儿野心,玥贵妃是何等精明之人,岂能容他活到今天。

  熙风的话对她而言是一颗定心丸,但常嬷嬷仍决定再多观察几天,倘若他确实一心在曾五福身上,她便回京城向娘娘交差。

  第10章(3)

  常嬷嬷清清喉咙,把熙风的注意力拉回来,她道:“老奴人微言轻,该劝的话都劝了,倘若四皇子执意如此,老奴无话可说,只能将四皇子的所言所行尽数向娘娘禀报。”

  熙风道:“万望嬷嬷宽厚,今日之事均因熙风而起,与福儿无半点关系,至于外头传的谣言……待查出始作俑者,本皇子定会好好回敬。”

  话落,他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朝李氏与耿氏瞥去,李氏强撑着不作表情,耿氏却是满脸惊惶,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

  弯下腰,熙风打横抱起五福,像泄恨似的踹开门,走出清院。

  他的动作给了常嬷嬷新解读,一:都这时候了还替曾五福求情?肯定不只是普通喜欢。二:他不敢对娘娘的人发脾气,却愤愤她们欺凌曾五福,只能踹门表达不满。

  果然是个傻子,踹门于事无益,只会得罪她们,说不定还会遭来怨恨,这种连表面功夫都做不来的人,能筹谋什么事?

  心再放下几分,皇后娘娘确实多虑。

  他是真的生气,气自己无法不管不顾地把那对门的那一脚,直接踹到两个嬷嬷身上,气一锅沸油浇进自己的心,烧腾出满腔怒气时,他还是没忘记筹谋算计,这样的齐熙风和皇上有什么差别?

  皇上可以为了安心而牺牲母亲,自己不也为了让皇后安心,不敢替五福出气。

  他生气!非常、非常!

  五福窝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因为……

  他演得好真哦,好像他真的很喜欢她,真的没有子嗣也没关系,真的只要能和她走过一辈子,他愿意守一辈子皇陵。

  差一点点,她就要感动落泪了。明明知道只是演戏,胸口却忍不住溢出满满的幸福感,突然觉得能够和他连手搭档演出一对幸福夫妻,感觉真不差。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