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妖妃不厌诈(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千寻
  嫣红低下头,她知道里头是怎么回事,担心露馅,她不教人看见自己的眼神,而果果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个表情可以解释为“本人天天听,早已经听得皮粗肉厚、不会脸红”,也可以解释为“怎样,不诓你吧,我们家都天天忙到天亮的”,所以吴大人无法从她的表情里找出答案。

  “这屋里就两个丫头服侍?”吴大人问。

  “四爷有两个长年服侍的贴身丫头,曾侧妃陪嫁一名丫头,人手原是不足的,本妃拨了四个人过来,可曾侧妃怕吵,又把人给送回去。”

  她这是在向他解释,为什么明院能够防得滴水不漏,半点消息都传不出去,她要让皇后把这笔帐记在曾五福头上。

  回答完吴大人,李氏问嫣红,“碧丝姑娘去哪里?”

  “回皇子妃的话,傍晚耿侧妃来过,闹出不小动静,当时四爷醉着呢,被扰醒,一个火大、拿起茶壶砸人,碧丝伤了半张脸,头痛、作呕,主子命太医诊治后,让她下去休息。”

  这事,李氏是知情的,她朝吴大人点点头,表示此言无虚。

  然后,满厅的人继续着方才的尴尬,持续听着里头传来的声响。

  吴大人心道:传言四皇子宠爱曾五福,夜夜纵欲到天亮,看来所言不虚。所以美人在怀,他对朝政风向已然不在乎?

  倘若为实,那么大皇子可以少操一份心思。

  而屋里,五福叫得嗓子嘶哑,摇床摇得腰酸背痛,这戏快演不下去了,四爷怎么还不回来?

  她苦着脸,指指碧丝,碧丝压低嗓子再喊一声,“好福儿……再来……”

  厅里尴尬,屋里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人望着窗户,等待动静,嘴里不说,两人都在向老天祈求,求她们家四爷快回来。

  就在五福快放弃时,一个黑影迅速钻进屋里,五福定睛一看,一个失控、长声惊呼。

  这听在“懂人事”的吴大人耳里,代表的是事毕。

  “帮我更衣。”熙风低声道。

  五福看着他怪异的动作,心道,他受伤了?她顺势对外头喊道:“嫣红,传水。”

  李氏和吴大人进屋时,五福靠在熙风怀里睡得死熟,她的手脚缠在熙风身上,像只餍足的小猫,熙风轻抚她的头发,带着倦意的脸上写着纵欲过度,他上半身裸着,五福浓密的长发掩去他大半个身子,熙风似笑非笑地望着吴大人,直接无视李彤桦。

  “夜深了,不知大人来访,所为何事?”

  吴大人把来意重述一次。

  熙风笑得无害,柔和目光与对方对视,道:“大人要不要四处搜搜,看看有没有大人所谓的刺客?”

  此话出,躲在衣柜里的碧丝一颗心跳得厉害,她紧闭双目,把身子蜷缩成团,心里不断念着佛号。

  寻刺客不过是托词,目的是想确定四皇子是否在府?望向满脸餍足的齐熙风,就是这样一副温和性子才会纵得下人没规矩,什么话都敢胡说,不过……他看一眼趴在齐熙风身上的五福。

  这女人,有外男进屋还赖在男人怀里不肯起来,这是在挑战李彤桦?难怪打死不让他们进屋,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李氏没脸,原来他折腾一整个晚上,竟是因为卷进人家妻妾相争的风波?

  但这是好事儿,四爷迷恋女色,后院失火,哪有心情理会朝堂大事?

  脸色紧绷的吴大人瞬间露出谄笑,赔罪道:“是下官莽撞,惹得四爷不满了,下官告辞。”

  得到答案,他不再掺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皇后娘娘再抬举,只要不动齐熙风,他就是永远的四皇子,说不定日后大皇子为表现手足情深、心胸宽阔,还给他封个王,至于自己,又不是什么开疆大臣,怎样都得在他面前低头,少惹事、多平安。

  吴大人离开,留下李氏尴尬地站在一旁,熙风不言语,只是笑着看她,不过那个笑不带表情,冷得令人心惊。

  李氏心飞快跳着,耳边重复出现一个声音——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他知道她是皇后娘娘的人,知道她为谁做事,知道今晚所有事的来龙去脉,知道……低下头,她屈膝想告退,熙风却在这个时候淡淡地抛出一句话——

  “身在曹营心在汉,夫人好本事。”

  第10章(1)

  他们一走,五福立刻跳起来,用来遮掩伤口的长发染上鲜血。

  她不理会,急急将熙风翻过身,他背后有两条横向刀伤,虽然不深,但长长的一道,皮肉翻卷,看起来很吓人。

  为掩饰血腥味,她在屋里燃起浓浓的熏香,伤口来不及处理,只能在身下垫了一块吸收血水的厚布。

  打发了李彤桦,五福不敢传太医,深怕弄出太大动静,只好故技重施,她拿来缝衣针和伤药,开始替他缝伤口,他明明疼得汗水淋漓,却还是咬牙与她调笑。

  “希望你的针线功夫有进步,我可是亲眼见过师父身上的伤疤。”说完,他叹一口夸大的气,惹得五福频频翻白眼。

  这个男人真倔强,示弱会怎样,英雄就没血没肉不怕痛吗?

  果果单纯,直觉以为他在批评自家小姐的女红,急急分辩,“我家小姐的绣工,比起京城最厉害的绣娘半点不差。姑爷身上的伤好了以后,可以四处秀,大伙儿肯定会夸奖。”

  有人要这种夸奖的吗?

  五福叹气,教一千次也没用,果果还是小姐、姑爷的叫,在她心里,小姐是天地间最大的,哪怕她嫁的是皇上,皇上还是她家“姑爷”,这身分果果认定了就不会改。

  “是吗?那条喜帕可绣得不怎样。”他疼得紧,还真害怕她拿他的皮当绣花布,一针一针慢慢刺、缓缓绣,在上头弄出一朵花儿。

  比起伤疤丑陋,这慢火炖青蛙的痛更可怖,可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是和果果斗不停。

  “我们家小姐是不想夺走那两位夫人的光彩。棒打出头鸟呐,在她们跟前占了个头份儿,可不是件好事,明里暗地不晓得要怎么被整呢。”果果学舌倒是学得不错,把小姐的低调心态分解得一清二楚。

  “被整?”

  “可不是嘛,姑爷这颗大糖果老往明院里蹭,那两位夫人也想吃糖,嘴里眼里馋着却碰不到,心里说不得有多恨呐。前儿个小姐在园子里散步,耿侧妃老远瞧见就走过来夹枪带棒暗损一顿,离开时还让人绊我们小姐一下,幸好现在小姐瘦了,要是以前肯定摔跤。”

  被贴身婢女公然说胖,五福无语问苍天。

  这事情熙风知道,但他更清楚的是,五福几句话就让耿氏脸色青白交换、变化不断。

  耿氏说:“妹妹好兴致,服侍四爷够累了吧,怎还有时间逛园子。”

  五福淡淡一笑,“四爷也要处理公务呐。”

  “是吗?在哪里处理?书房还是妹妹床上?”

  她没生气,斜眼朝对方一觑,反口问:“姊姊也想有个男人在床上处理公务吗?可惜了,四爷分身乏术。”

  两句话,激得耿氏指着她的鼻子叫嚣。“曾五福,你以为自己可以得势多久,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模样,猪头猪脸猪脖子、猪身猪蹄猪脑袋,你以为四爷是瞎的吗?”

  “四爷不瞎,可他就是喜欢吃酱肘子不爱青菜豆腐,谁让姊姊长得清淡呢。”

  有女人会把自己比喻为肘子的吗?耿秋莲长得“清淡”?这话也只有她说得出来。

  口头上讨不来便宜,她让下人狠狠一撞,企图把五福给撞倒,但果果说得对,以往她是球,一点力气就能让她滚得老远,现在她瘦下不少。

  他问过:“你现在不爱吃糖了?”

  她娇笑道:“天天吃四爷这颗大糖果,哪还有胃口尝别的。”

  她在谄媚他知道,他更清楚的是,成天应付那些层出不穷的破烂事儿,她耗尽心力,别说吃糖,连吃饭都有些恹恹。

  短短一个多月,园子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夹竹桃,熏香里头的加料,汤汤水水里头的绝育药……谁动的手脚?谁都有可能,就算不是李氏、耿氏,她们身边的那些人,也会帮着出击。

  “过几天,我会再给你买两个丫头进来。”

  他突如其来的话,让五福手上的针线顿了一下,但很快地继续缝合动作,若无其事问:“她们是什么背景:”

  她猜到了,如果只是买两个丫头,一来他不必特意提及,二来这种事有涂管事去办,与他无关,所以这两人的存在,必定有其意义。

  与聪明人对话就是这点好,提一个头,她已经猜出全盘。

  “一个叫羽黄,她对毒物药石颇有见解,记得我提过的林霜吗?”

  “记得,爷的红颜知己嘛。”说完,五福自己都觉得好笑。

  “她是安将军无缘的妻子。”

  “无缘?为什么?”五福嘴里问着,手下动作不停。

  “他们两人是青梅竹马,安将军从小习武经常受伤,她便认真习医,替安将军疗伤,两人以为长大后可以共结连理,没想到一次安将军出征,失去消息,林霜的继母见状,收下一大笔聘金、把人给嫁出门。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