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妖妃不厌诈(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页     千寻
  “你自私小气、胆小懦弱、心胸狭隘?”

  “没错,我一不拜佛、二不布施,看见乞丐,不踢一脚、嫌弃对方妨碍观瞻,就是最大的仁慈了。真的,我自私又邪恶,从来不站在别人的立场着想。”

  宁可毁谤自己,也不愿与他同伙?无奈,他怎么会娶到这样一个女人?掩耳盗铃、铃不响吗?曾五福啊,她怎会认为他够蠢,几句自贬就能朦骗得过?

  行!他就同她打破砂锅问到底,“七年前,你在慈云寺劝说一名乞丐,你给他糖果和十二两银子,那个乞丐叫做梁青山,现在正为我做事。”

  五福歪着脖子想老半天,有吗?她记不得了,但听起来确实是她会做的事,她喜欢讲道理,一套一套的,给人家几颗糖果,就勉强对方听自己讲一篇,不会吧,她嘴巴太闲,被他瞧见?

  见她一头雾水,他道:“当时他的亲人全死于水患,本没打算活下去,但你让他别自暴自弃,你说:“今日虽沦落,焉知他日没有再起时,诸葛亮曾经隐于市、韩信曾经胯下受辱,如果他们就此一蹶不振,天底下便少了这样两位英雄人物。”是你的话,让他有了斗志。”

  呵呵,傻笑。她有这么强,能改变别人的一生?虽然她确实给过无数人糖果、帮过无数乞丐、讲过无数长篇大论,但……对于不记得的事,可不可以否认到底?

  她迟疑接话。“也许……说不定那位梁先生认错人。”

  他笑而不答,又问:“你说你胆小?”

  “没错,老鼠的胆子都比我大,四爷要做的是大事,如果让我参一脚,只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四爷要慎选对象呐。”她近乎哀求了。

  “既然胆小,为什么救余安?”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五岁小孩都应该哭鼻子、喊大人的不是?谁能像她态度自若?

  “余安?谁?”她到底做过多少蠢事?

  “十二年前,从你家屋顶掉下来的黑衣人,你替他缝合伤口。”

  没错,他是因为这个挑选她的,师父曾告诉他这段陈年往事,他才会对曾家留下印象。

  他的后院不需要太多歹毒女人,初初挑选她,是因为她的善良果敢,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肉乎乎的小肉包,居然那么有意思,让他想要一再探讨,然后越深入、越了解便越喜欢上。“你的针线功夫,着实不怎样。”

  第8章(2)

  这件事她记得,毕竟有人从天上掉下来的机率不多,而她以人皮为布、缝缝补补的事儿,也就那么一回。

  “你也收黑衣大叔当属下了?”他还真是广纳贤才呢。

  她的无奈、他收到了,但他不在意。“余安是我的师父。”

  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吗?她以为和他搭上线,不过是几十天的事,没想到两人的前缘颇深。

  既然辩骇无益、反抗无用,他认定她本性善良、不是墙头草,勇敢睿智,有足够的条件与他并肩齐行,那就……就这样啦……

  否则等他把曾爷爷、曾奶奶、曾爹爹、曾阿娘和曾福临、曾临门搬出来威胁时,大家面上都不好看。相识的时间不算长,但对他某些特质还是有几分了解,至少她很清楚,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任凭对手如何反抗,到最后都会教他顺心遂意。

  “我需要为四爷做什么?”

  意思是她低头了?她同意了?

  “当妒妇,不允许我接近李氏、耿氏。”

  “四爷会害怕区区两个女人?”

  “四爷不怕,但是务必让人知道我的胆小怯懦,你想,连几个女人都摆不平怎能摆平江山?”

  “四爷要我扮黑脸?可是,胖子让人感觉和善。”她试着替自己尽最后一分力气。

  “这样啊,有道理,那就再瘦一点好了,之后每个晚上爷会更加卖力。”

  更加卖力?她都快卖命了,他还卖力,甭了吧!

  她正要出声抗议,车队突然停下来,熙风掀开车帘往前一探,不多久缩回身子,眼睛笑出两朵小桃花。

  “发生什么事?”五福问,他的笑容贼得厉害。

  “李公公遇见失散多年的弟弟、妹妹。”

  只往外探一眼,就晓得李公公遇见失散多年的弟弟、妹妹,他是神人吗?倘若不是,此事必有猫腻。

  “太巧了……莫非这段巧遇也在四爷的计划里?”她试探问。

  他诧异,这么快便能联想到前因后果。“你来说说,四爷怎么计划、为什么要计划?”

  撇撇嘴,没好处的事干么说,说越多、底泄露得越多,出风头不是好事,不如藏拙。

  见她兴趣缺缺,他祭出奖励。“如果说得对,今晚爷让你好好休息,不扰你!”

  多诱人的条件啊,瞬间,五福双眼放出精光。“四爷所言是真是假?”

  她满脸期待的可爱模样,让他控制不住往她额间弹了个爆栗,这么怕爷碰她?

  她在他身下那副享受的表情是假的?“爱说不说,就当爷没提。”

  “不不不,爷已经提了,就不能收回去。答案有长有短,爷要听哪一个。”

  “自然是越详尽越好。”

  “简式答案休一天,详尽答案休五天,可好?”

  居然同他讨价还价?这家伙不装傻不装呆不装孬时,胆子就膨胀起来了?他失笑道:“行,但答案得让爷满意。”

  “绝对、保证!”

  “好,那就五天。”

  “第一点,李公公与皇上从小一起长大,之间必有深厚交情,也许他不会干涉朝堂事,但往往几句话就能影响皇上心思,他认为好的,皇上会相信,他认为差的,皇上会认同。

  “这时候,他对众皇子的看法就很重要了,所以爷得拢络他,将他纳入自己阵营,只不过他对皇上的忠诚不会轻易改变,除非让他心觉得四爷好,否则他绝不会为着利益,对皇上说谎。所以四爷得当个好人,非常非常好的大好人。那么后宫里将会有秋兰姊姊和李公公为爷说项,爷的胜算便又多了几分。”

  他点点头,对她的分析颇满意。“然后呢?”

  “然后四爷调查李公公的过去,想尽办法找出他的亲人。拢络李公公的想法绝非一朝一夕,四爷肯定已经耗上几年功夫,也许是最近才找到的人,也许四爷早在几年前便找到人,只是在等待一个最恰当的时机,让他们出现在李公公面前,也或者是……”话停了下来,她不喜欢第三个推测,如果推测为真,对李公公太不公平。

  她摇摇头,把第三个或者排除在外。“不管是怎样找到的,不管他们有没有见过四爷,他们肯定都把四爷当成救命恩人、贵人……总之,是那种他们想要立长生牌位的人。”

  “也或者是什么?把话说完。”他连一丁点儿保留都不允。

  “或者四爷根本没找到他们,柳公公的弟弟妹妹是命人假扮的。”她的声音沉了下来,她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这些小节往往是别人最重视的大节。

  见她不悦,他伸过手揉揉她的头,脸上柔情一片,谁说她不善良的?可以为这种推测不开心的她,心底再善良不过。

  “放心,他们确实是李公公的亲弟弟、亲妹妹。你推测的每句话都对,所以恭喜,接下来你会有五个安静的夜晚。”

  五福瞠目望着他,他居然没有耍赖?他还没当皇上,可这会儿五福就想对他说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不过她高兴得有点早,约定好的五个晚上虽然没有进行剧烈运动,但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的事儿,熙风没少做过,并且在第五个晚上一过子时,他便又吞了她,他理直气壮道:子时过后又是崭新的一天!

  于是五福有了新的学习心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李柳回宫的时候,他对熙风彻底臣服,因此熙风又往前迈进一大步。

  熙风的所欲所求,注定他与五福当不了普通夫妻。

  五福比谁都清楚,他于自己有所求,才会有眼下的“恩爱情深”,待他日成就大事之后,她得聪明退位,重拾过去心思,安安稳稳地找个角落过自己的小日子。

  这是再正确不过的,见过哪个皇帝可以“无能怯懦”到只拥有一个女人?前朝要平衡,后宫何尝不需平衡?那张龙椅承载着太多人的期待,他不能教人失望,所以大臣的心得安、荣耀得给、关系要结,女人一个个往里收,皇帝臣属才能一家亲。

  这是有史以来,历代皇帝都做的事,他没道理不萧规曹随。

  这时候她的心态就很重要了,摆端摆正、无欲无求、不争不忮,如果她依旧把活命摆在第一,她就必须彻底奉行低调的原则。

  只是啊,凡是人,都贪心,有了屋就想要田,有了田就想要丰收年年,她怕啊,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习惯他的宠他的溺爱,再也回不去过往的平常心。

  因此她必须每天告诫自己,这一切只是演戏,待曰后下戏,她得学会洗尽铅华,把如今的种种当成云烟。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