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妖妃不厌诈(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8页     千寻
  他太崇拜上官先生了,爹爹说,他在短短十几年内,就替姊夫经营好多铺子,银钱挣得钵满盆溢,他也想赚大钱给祖父住大宅子,给祖母买很多漂亮姊姊伺候,还要给爹爹做新官服,爹的官服都起了毛边啦,还要给娘买绫罗绸缎、胭脂香粉,给姊姊买糖……总之啊,他要全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那你得认真才行。”

  “我行的。”临门拍胸脯保证。

  “我也行。”福临也跟着拍胸口,力气之大,再过几年都可以表演胸口碎大石了。

  五福笑着让碧丝取来两个木匣子,里面是给弟弟们带回来的礼物,熙风特地张罗的,两人打开,各有一副弓箭和一柄匕首,是依他们身量打造的,两人看见乐得不得了。

  “果果,你带他们四处走走,让我们和你家小姐好好说说话。”老夫人端起笑意,把人赶出去。

  嫣红、碧丝是晓事的,知道老夫人有话对主子说,待果果和福临、临门出屋,便跟着走出去,把门关上守在门口,不许旁人靠近。

  老夫人看一眼紧闭的门,压低声音问:“五福,你祖父和爹爹让我们来问一句,四皇子的打算是否照旧?”

  五福点点头,她知道四爷早就与祖父和爹爹连手,爹的官位虽然不高,但尽忠职守、为人和气,在京城里颇得人缘。

  老夫人从怀里抽出一封信交给孙女,道:“名单里的人,只要四皇子准备好,就会联名上奏,请皇上封太子。”

  “我知道了,待四爷回府,我会把信交给他。”

  他们不在京城这段时间,爹代替熙风与百官联系。

  熙风本就得众望,何况玥贵妃倒台,大皇子离世、三皇子瘫了,这些当官的一个个人精儿似的,这时候还能不知道该捧谁?

  此事做起来不难,难的是得做得隐密、瞒过皇上眼线,所以由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员来做,再恰当不过。

  曾夫人点点头,看着女儿的眸子里充满怜惜,她柔声道:“福儿,你心里得有准备,倘若四皇子真爬到那个位置,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独宠你,就算他想,百官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到时候,你心里别太难受。”

  丈夫最不屑做这种结党的事,但为女儿,他做了,只希望四皇子能看在曾家这点功劳上头,对女儿宽待几分。

  五福点点头,明白的,她何尝不是在赌,赌他许下的承诺是真是假,赌自己有没有这份好运道,能当一辈子的“妖妃”。

  靠进母亲怀里,她像小时候那样撒娇,长大没有想象中好,只是她无法阻止长大,无法在母亲怀里寻求一辈子的安全依靠,幸好有个男人允诺了,她不知道他的诺言能不能实现,只能尽心、并且求天!

  回京第六天,五福把府里整顿妥当,有了家的味道。

  李彤桦始终没有回来,李家派人递了话,说要留女儿多住几天。

  从昨儿个开始,五福便帮熙风打理起行装,如果顺利的话,也许四爷很快就要前往济县。

  事情照着熙风估料中走,五万两银子买得皇上龙心大悦,皇上大加赞赏,并下旨让熙风担任钦差大臣前往济县赈灾。

  皇后派人绑架官员家属之事失败,熙风过往赈灾的账册顺利递到皇帝跟前,皇上这才晓得熙风多有能耐,不但把每分银子都花在刀口上,还能从当地富绅口袋里榨出银两佳惠百姓,因此他前往的州县,总是在最短的时间恢复生机,此事让皇帝高看他几分。

  前天,百官联书上奏,请皇上封熙风为太子。

  为了此事,退朝后皇上将熙风留下,看着这个令自己满意的儿子,寒声问:“此事,是你在背后操作?”

  熙风满脸委屈一揖跪地,回道:“儿臣惶恐,过去大半年,儿臣在芦县守皇陵,若非父皇召见,儿臣哪得机会见天颜,更遑论背后操作。倘若父皇担心,不如让儿臣带五福前往济县,待赈灾过后,便在济县住下。”

  他的委屈看在皇上眼里,心底五味杂陈。

  确实不可能是他,操作此事要有人、有钱,熙风什么都没有,几年积下的一点薄产,此次赈灾全捐了出来,举家搬进一个三进小宅子。

  一个不贪吃住、不贪女人、不贪财富的男人,又怎会贪求一个不属于他的位置?

  他曾私下问李柳看法。李柳道:“四皇子并无上位野心,怕是那些大臣被几位皇子之事所惊,才会联名上奏。若不是为安抚众臣心思,皇上又怎会令四皇子返京?”

  这话说到点上,何况熙风进京后,并没有打算留下,捐出银子便要前往济县,倘若他真在乎太子之位,就该想尽办法守在京里与众臣官交好,以便替未来铺路。

  皇上也问过耿秋兰对熙风的看法。

  她回答,“我与五福妹妹交好,这大半年书信往返,从她口中得知四皇子秉性良善,为人豁达,虽然无建功立业的野心,却是个肯替百姓着想的大好人。

  “他无城府心计,对皇上忠心耿耿,臣妾心想,也许未来能够扶持我腹中孩儿上位的兄弟手足,唯有四皇子。当初是我错看、也错待四皇子,臣妾心里歉疚着呢。”

  于是皇帝放过此事,不再追究。

  但这些话传进皇后耳里,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大臣属意四皇子,皇帝看重的却是耿秋兰肚子里那块肉,与耿氏几次交手,发现耿秋兰不如想象中柔弱,耿家老太爷学生满朝堂,倘若登基的是耿秋兰的儿子,那么……垂帘听政?

  不,皇上为保住那个贱女人,说不定会让自己殉葬,以保她母子平安。

  所以耿氏的儿子万万不行,他不行的话,还有几个小皇子可以选,问题是要忤逆皇上的心意,她就必须与大臣交好,可大臣心里想要的是齐熙风?

  这些天,皇后反复琢磨。

  两个儿子的死伤虽然带给她重大打击,但一辈子在权势中打滚的她很清楚,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倒,她一倒,李家就要覆灭,想想褚家、想想褚玥,她绝对不能步上他们的后尘。

  于是她宣齐熙风进宫,试探他对皇位有无野心?确定常嬷嬷带回来的话是真是假,谁想到他对王位确实无想法,一心一意只想带着曾五福过平安日子。

  他依旧是那个怯懦没有主见,可以让人指挥控制的齐熙风。如果是这样的一个皇帝,是否更能为自己所掌控?

  母亲领着彤桦进宫,表示父亲的意思也是如此,李氏的荣华得靠她们姑侄二人,齐熙风为帝、彤桦为后,再加上掌权的皇太后,李家必能再风光三十年。

  母亲转述的话很动人心,只是不晓得为什么,她对齐熙风总是有那么几分不确定。

  常嬷嬷说,四皇子是个再和善不过的人……想起那日她罚了曾五福,他竟然气得踹厅门一脚,宣泄心中愤怒。

  照理说,如果他在那样狂怒的状况下,还能表现出平和顺服,她或许要担心此人城府太深,可他泄露了真心,让自己知道他的底线和把柄,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

  所有人都同她说道,齐熙风和徐常在一样,脑子简单、性情柔弱,几句好话哄哄,就可以令他死心塌地。

  是这样的吗?没错,当年徐常在就是这样被自己哄住而替自己卖命,她也无法否认齐熙风是个善良孩子,当年褚玥将他养在膝下,他便一心一意为熙华、熙明着想,她印象深刻,他还为他们和熙棠大打一架,全身伤痕累累。

  这次回宫,他见过皇上之后,便绕到后宫探望熙庆,听说他还去熙棠灵前上香,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啊,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难道是害怕当年自己在徐常在与安将军的事情上插一脚,怕齐熙风知道原委后,不会放过自己?

  不会的,此事早已死无对证,当年参与行事的宫女内侍,死的死、送走的送走,不会有人去挖掘,她不应该害怕的,父亲说得对,李家的荣耀就在她身上。

  “来人!”扬声,她脸上浮起惯有的自信骄傲。

  望着跪在地上的宫女彩蝶,李彤桦一双漂亮的凤眼布满寒霜,握住瓷瓶的手因施力太过、微微颤抖着。

  进宫已经两天,她在姑姑跟前殷勤讨好、小心巴结,时不时替四爷说好话。

  因为她要当皇后,要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她想把耿秋莲、曾五福狠狠踩在脚底下,她就必须助齐熙风当上太子,登基为帝。

  那日姑姑看见她手臂上的守宫砂时,眼底的鄙夷无疑是在她心里再砍一刀,她何尝不想受丈夫宠爱?只是……曾五福死了就好。

  彩蝶鼓足勇气,猛然抬头望向李彤桦,她眼底极力掩饰心中的波涛汹涌,她高举双手,想接下李彤桦手里的瓷瓶。

  她不愿意的,但是父亲、母亲……全家七口的性命都握在四皇子妃手中,她能说不吗?她没有选择的,她只能舍却己身换得家人平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