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妖妃不厌诈(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2页     千寻
  “既然如此,皇帝为什么还要用二皇子、五皇子举荐之人?”五福问。

  他微微一笑,回答道:“捧杀!”

  熙风把褚氏子弟中饱私囊的事调查得清清楚楚,先由安插在大皇子熙棠身边的幕僚田光揭露,再一点一点慢慢把证据送到大皇子手中。

  这些年东宫太子之争,皇后与玥贵妃两派斗得火热,明面上私底下交手过无数回,有这么大一个把柄,齐熙棠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只是皇后娘娘贪心,目标不只是二皇子和五皇子,她想扫除的是整个二皇子党,所以包括养在玥贵妃手里的熙风都不打算放过。

  皇后想挖出熙风赈灾时的肮脏事,但她失望了,熙风早就防着这一手,帐目做得清清楚楚,带出去的文官和当地官员以及自己手中各有一份,并落印为证。

  皇后不死心,绑架几个地方官的父母妻儿押送上京,企图逼迫那些官员翻供,说当时那些账册是假造的,那天晚上,熙风带着人去救回那些官员的亲人。

  打斗间,熙风为救一名孩儿背后挨刀,而蒙面布巾被削落,这才引发后来一连串的事,幸好当时月色太暗,对方不敢确定熙风的身分。

  如今朝堂上风起云涌,二皇子党及褚家危在旦夕,每天都有人从京里传信过来等待熙风指示。

  这种非常时刻,府里闹出这等事,无疑是不智的。

  五福还以为四爷上次放的话会让她们安分一段时日,没想到结果竟是逼得狗急跳墙,所以相同的法子不能拿来对付不同的人。

  摇头,女人的战争手法就这几样,却是令人累得慌。“紫裳,你带着几名府卫,去把道姑给抓起来……”

  第11章(2)

  明院里笑语不断,果果领着几个丫头在搓汤圆。

  不是元宵吃什么汤圆啊?但主子发话,长日漫漫,与其去担心旁人什么时候要来坑害自己,不如把心思拿来疼爱肚子。

  这话说得对极,果果拍双手赞成。

  这段日子小姐消瘦不少,鹅蛋脸变成小瓜子,是该补一补,否则日后回京,老爷、太老爷、夫人、太夫人和小少爷们不知道要多心疼,养那么多年的肉说消失就消失,多可惜。

  “果果,你就不能换换口味,老是红豆泥、芝麻,吃不腻?”

  五福把书往旁一摆,走到羽黄身边,她把汤圆当成药丸子搓了,一颗颗浑圆晶透,还没下锅炸呢,就让人咽口水。

  “不然还能包什么?”果果问。

  “要不,包点肉末香菜之类的,做成咸汤圆。”

  “就怕外皮都炸焦了,里头的肉还没熟。”

  “先把肉给炒熟了再包试试……”

  “那得用多少油啊。”嫣红道。

  倒不是府里拿不出那点油,就怕这样吃一顿,腰围不知道要粗几寸。

  “若是不下锅炸,用水煮呢?”紫裳问。

  “也成,汤里再放些红葱、青菜,吃起来就更不腻味了。”

  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正讨论吃食时,外面一个小丫头进屋禀报,说道:“李正妃和耿侧妃领十几个人过来。”

  十几个人,大阵仗呐,李氏是个聪明人,怎么会蹚这浑水?是狗急跳墙还是想先把耿氏扫落马,再来对付自己?又或者……她对这个计策有十成把握,认定她逃不掉?

  不知道,人心难测。

  第一次她觉得男人是种绝顶透彻的混蛋,为什么要立下规矩把一群女人给关在同一个屋檐下,看她们斗个你死我活,好玩吗?

  嫣红出门把人迎进来,果果、碧丝把桌面收拾干净,羽黄连忙给几位主子上茶。

  五福态度自若地看一眼道姑,视线相接间,她丢给五福一个几不可辨的笑意。

  五福调开视线,问:“两位姊姊有事找妹妹,尽管派人来说一声便是,怎还亲自过来?”

  几个女人已经撕破脸,面上的客气丢光,这些日子五福不再低调,该正面迎战的,一次都没少。

  例如前日在园子里相遇,耿氏讥讽她功夫好,把男人的心给全揽了。

  五福不阴不阳说道:“是啊,姊姊羡慕吗?如果姊姊想学几招,妹妹倒是可以抽空点拨一下,免得姊姊日日面对空闺、心气难消。”

  耿氏气得动手要把她推进池塘,幸好她家紫裳不是吃素的,力气比娇贵千金大上一点点,因此进池塘当美人鱼的变成耿氏,水虽然只到她胸口,但她满头满脸的烂泥,逗趣得紧。

  离去前,五福笑吟吟地好心提醒,“姊姊别玩太久,受了风寒可不好,回去记得熬两碗姜汤。”

  她承诺过四爷的,从现在起,他们不是伙伴而是同生共死的一体,所以她不允许自己软弱逃避,她努力学习应战。

  “妹妹这话说得严重,上回妹妹到姊姊那里作客,四爷差点没把我们给吞了,要是再来一回,怕我们姊妹俩不被四爷给赶出去。”李氏也不客气,对着五福话说得尖刻。

  “皇子妃这话说差了,难道罚跪是皇子妃的待客之道?”嫣红出声讥讽。

  五福微微一笑,原来主子强了,下人也会跟着趾高气扬?这是好事,有人并肩作战感觉比较不孤单。

  “嫣红,快给皇子妃道歉,满府上都知道姊姊心地宽厚,怎会让客人罚跪,不过……既是宽厚,罢了,姊姊定也不会与你计较这点小事。”一句宽厚,五福把李彤桦给张罗了。

  “你到底在满嘴胡说什么?”耿氏不耐烦插话。

  “妹妹哪里胡说,难道耿姊姊的意思是说李姊姊不宽厚?其实李姊姊心胸狭窄得很?耿姊姊千万别想差了,姊姊不教我们到屋里立规矩,以至于姊妹相处的机会变少,感情多少疏远一点,可姊姊绝对不是心量狭隘、肚肠狠毒之辈。”

  谁说李氏狭隘?谁想差了?她这栽赃未免栽得太光明正大。

  五福不给耿氏反驳的机会,接道:“四爷说过,希望一家和睦、后宅平安,谁都别想着害谁。上次不就是个小小误会吗?明明是常嬷嬷下的手,传到外头就……妹妹回想起来,心里还觉得对不起姊姊呢。”掩嘴,五福轻笑两声,呕得李氏眼眶泛红。

  说过了,五福现在不再手下留情。

  与熙风和好的隔日,五福请来外头的大夫进府疗伤,她身上的伤不严重但心里的伤厉害得紧,五福吓得魂不附体、彻夜辗转,眼底下清晰的晕黑,怎么看都像个受虐者。

  尽管那是四爷情动造就的祸,可五福一股脑儿全算在李氏头上。

  之后,安排口齿清晰的嫣红、碧丝,在大夫回去的道上埋怨着,“主母刻薄、四爷不喜,主子无辜,夹在两人中间,还要遭人诬其名誉……”

  于是,八卦以最快的速度在城里蔓延发酵,短短数日内,李氏的恶毒刻薄传得人尽皆知,之前辛辛苦苦经营的贤德名声毁于一旦。

  女人战争开打,四爷乐观其成,偏宠小妾和无力治理后院带给别人的看法都一样——就是男人懦弱无能。

  过去外头传着五福的坏话,五福不以为意,是因为心底清楚那正是四爷要的目的。

  现在被传的人换成李氏,她可没有五福的通透清楚,那些话一句一句刮得她心痛、心恨,气急败坏却又忍不住派人出门探听。

  于是恶性循环,心火激荡。

  她不能动五福,只好把怒气消耗在下人身上,于是清院鸡飞狗跳闹腾得欢,温柔?贤良?笑话一场!

  她一个小庶女能在李家后院混出一个四季平安,混得皇后娘娘看重,那心计非一般常人可比,她自诩聪慧无比,谁知竟会栽在曾五福手上,她不甘心!

  目光一凛,她望向耿氏,心想今日最好能够成事,否则我不会饶过你。

  耿氏接收到李氏的目光,说道:“福妹妹一定听说了,姊姊最近潜心修练……”

  五福接下话,急道:“潜心修练?莫非耿姊姊想练出一副清风道骨,不再理会红尘俗事,倘若如此,妹妹可以成全姊姊,与四爷说说,让姊姊进道观里修行一阵子,完成姊姊的夙愿。”

  这话是恐吓也是劝阻,若她肯在这个时候收手,五福愿意放她一马,否则进道观修行那可不是一阵子的事,而是一辈子。

  听见五福的话,耿氏怒火冲冠,一股气在胸口处上上下下乱窜,眼里射出两道锐利。

  让她进道观?哼,换了她可没这等善心,她会让曾五福在妓院里修行。

  刻意忽略五福的话,她续道:“马道婆是个道行高深的,这些日子以来教了姊姊颇多,前些日子马道婆进府,发现咱们府里有一股妖气,我央求老半天,她才愿意拨空到我们府里除妖。今日马道婆在我院子里开坛祭天,竟发现妖气是从妹妹院子里发出来的。”

  “所以呢,姊姊想斩哪只妖?”她望向耿氏,眼里挂起淡淡的哀怜。

  “我道行没那么高,不知妖魔出自何方,这不就领着马道婆过来找找?这妖除了,对妹妹也好,说不定就是这妖魔,让妹妹迟迟怀不上孩子,要不四爷天天留宿,妹妹的肚子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怎样?妹妹好歹说句话,肯不肯让马道婆到处看看。”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