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千寻
  “现在董将军府里只剩下两个通房丫头,而董将军有好几个五、六岁的孩子,一嫁进去,就可以将那些年幼的孩子尽数揽在手中,根本不用急着生孩子,可以先和将军和和美美地过上一段新婚日子,你说,这对哪个女人来讲不是桩好亲事?”

  当初她会挑选憨傻的雁儿来当贴身婢女,就是看中她的八卦能力,郊区生活很无聊,有一堆八卦来当消遣可以打发时间,对她而言,雁儿就是她的壹周刊、苹果日报。

  郁以乔点头,又问:“可就算在这里看上眼又如何,皇帝不是要赐婚吗?谁晓得皇帝中意哪家姑娘。”

  “小姐又犯傻,就算不能当嫡妻,当侧室也不错嘛,将军还年轻,日后的前程好得很,这种男人要是放过,才是对不住自己呢。小姐,你的鬼点子最多,要不想个办法在将军策马经过时,引起他的注意?”

  闻言,她失笑。她明白,好的抢手、烂的没人要,就像摊上的水果,如果不想同别人抢,就得提早出门。

  可抢男人又不像抢水果那般容易,水果进了你家大门就是你的东西,而男人,有手有脚,尤其在这样的时代,想阻止他往外发展,还会被以善妒为由休弃,如果不打算阻止他分情,就得有与人切半对分的准备心。

  她这个人求的不多,如果始终遇不到苏凊文,还是挑那种不太好、也不太差的家伙,顺顺当当地过完一生便好。

  发现有人在听她们对话,她于是顺手送上几分人情,笑道:“怎么引啊,这里的姑娘样貌才情一个个比你家小姐我强,董将军再没眼色,也不会瞧上我的。”

  她的话满足了那群小姐的虚荣心,她们笑着别开脸,不再对她心存敌意。

  郁以乔扬起眉头,笑出两分得意。她那个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接收各方讯息做出最完美回应的业务员专业还没丢尽呐,可惜这里没有人炒房卖房,否则她这么了不起的人物,肯定又会创下惊人佳绩。

  “小姐,你没看那些小姐们手里都拿着帕子,说不准儿,待会儿就有人顺势把帕子丢出去,将军伸手一接,不就情定终生?”

  “丢条帕子就能情定终生?你想太多,要是将军把帕子挥开,那岂不是大大没脸,不如……我把你给丢下去?一条人命耶,将军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他武功高强,只要飞身一跃就能把你救下,那我再上前同将军好好感谢一番,让将军留下深刻印象,你说,这个计划妙不妙?”

  雁儿拍拍手,直说:“小姐真是聪明,顺手拈来就是好法子,不过,小姐千万要记住哦,要把我推下楼,一定要等将军靠近了才动手,而且动手时,一定要出声大喊救命啊!”

  郁以乔满脸无奈。这个傻丫头还真的相信?

  她领着雁儿走到窗边,队伍已经渐渐靠近“食为天”,她在人群中细探一回,没有见到大桥的脸,心里有点小失望。转身,她招呼雁儿离开。

  雁儿不解,“小姐,你不推我下楼了吗?”

  郁以乔横她一眼。“笨呐,要是将军不肯救你,你会摔成烂泥,我可不舍得你死在马腿下。”

  她凑近雁儿耳边,恐吓道:“听说被马腿踩死,下辈子投胎转世会变成马脸女,你肯,我还心疼呢。”

  雁儿笑出一口白牙,亲亲热热地勾起她的手说:“我就知道小姐最疼雁儿。”她们走下楼梯,就见店门口挤满了人。

  看见她,周易传迎上来。“怎么不多看看董将军长什么样儿就想回去?”她不打算告诉周叔叔,自己在五年前已经见过他,董亦勋长相没有传说中那么好,至少比以翔要差上好几截。

  “热闹已经凑过了,我想去看看婶婶,好久没过去同她请安。”

  “你啊,婚事都黄了,还去,就不怕三夫人叨念你?”

  她本来就没想过和以翔成亲,不管是前世今生,他于她都是手足兄弟,亲事没谈成更好,她就不必在费心思搅黄这门亲事的同时,还得担心坏了两家人的交情。

  “再怎么样,我都是婶婶一路疼大的,好歹算是婶婶的半个女儿,有空自然得过去请安。”

  “小乔,难道你对以翔还没死心?几个夫人的意思——”

  郁以乔截下他的话,笑道:“周叔叔,您千万别胡思乱想,本来就没有心,哪里来的死心?”

  “如果是这样就好。”

  周叔叔话没说完,她就发现有人从二楼掉下来!她捣嘴惊呼。

  天呐!若是闹出人命可怎么办才好!和周易传互视一眼,两人急急排开人群赶往门口。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却有个女子速度更快,抢在他们前面奔出店门。

  郁以乔站定脚步,这才看清楚董亦勋手里抱着一个小婢女。他刚把人立稳,招来一位妇人扶住脚软的小婢女时,方才那位速度可与风相媲美的姑娘已经站在他面前。她含羞带怯、绯红染脸地向董亦勋微微屈膝道谢,感激他救了她的贴身婢女。

  周易传在郁以乔耳边说:“那是承相府的千金,王小姐。”

  承相千金?她望向王小姐。阶级真是件可怕的事儿,若是董亦勋不出手救人,若是小婢女摔成肉饼,娇弱的千金大小姐会不会夜夜作恶梦,梦见婢女来索命?又或者,在王小姐的眼里,婢女和每天出现在餐桌上的鸡鸭鱼没有分别?

  她低声沮丧道:“我只是随口说说啊,还真的有人照我的话做,她是脑子长蛆,还是被驴给踢了?”

  她终于体会了一回——语言是利器,可以杀人于无形。大娘说得对,要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巴,才不会在外头招祸。

  雁儿努起嘴,瞪着王家千金说:“雁儿早就说小姐的点子很好,瞧,自己不用,平白让人用了去。”

  郁以乔戳她的额头一下,“别胡扯,如果那丫头真的死掉,就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亡,就是嘴巴杀人、造口业,你家小姐死掉以后要入阿鼻地狱的。”

  简短的几句对话,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怎知旁人听不到的话,有内力的董亦勋却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

  董亦勋抬起眼,视线转向她。

  只是一眼,他便转移不开目光。好熟悉的女子,他见过她、认识她吗?

  他承认,她很美,乌亮的头发在脑后梳了个简单发髻,其余的头发像飞瀑似的披在身后,没有太多的头饰环佩,更显出她的清灵,她的脸蛋像剥了壳的蛋般光滑细致,她肤白如雪、眸如点漆、五官柔美,整个人雪雕玉琢、素净之极。

  比她更美的女子他也见过,但是从来没有人可以吸引他的目光驻足……她却不同,他完全无法把视线转开,即使心里明白,这种举止太孟浪。

  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会看她看不停?是因为她嘴角那抹似笑非笑?因为她澄澈干净得像湖水的眼神?还是因为她的“随口说说”,就能制造一个意外事件?

  不知道,但他沉静的心在对上她那刻,突突地跳着,喧嚷不已。

  郁以乔发觉有人看着自己,便向视线转来回望,才发现竟是董亦勋。但她该怎么形容啊?

  比起当时,现在的董亦勋看起来更精神威武,浓墨般的眉毛斜飞入鬓,灼灼的目光带着几许锐利,薄唇微抿,全身上下饱含冷冽气息,他的相貌标准依然远远比不上以翔,但看得出来,他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是啊,能当上大将军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他们的胶着目光,全落入围观百姓眼里。周易传也发现两人交会的视线久久不转,下意识地,他挺身挡在她身前,低声道:“小乔,你先到里面去待着,这里交给周叔叔处理。”

  郁以乔点头,领着雁儿往“食为天”里头走去。

  周易传拉起老练的笑意,拱手说道:“多谢将军出手救人,否则今天的局面不晓得要怎地收拾,日后定登门致谢。”

  说完话,他不等董亦勋回应,马上转身对承相府的王小姐说:“王小姐,都是本店照顾不周,才会让您的丫头摔下楼,还请小姐大人大量,别与小店计较,今日餐食小店请客。”

  “不怪你们,是我的丫头不小心。”对着董将军,她刻意把声音放得更柔和甜美。推人下楼的怎还能计较,若此事深究起来,谁晓得楼上有没有人看见自己的小动作?何况董将军在此,她怎样也得表现得宽厚大方。

  她对自己的容貌才情有得是自信,想着自己这般放下身段,定可以引得董亦勋与自己说上几句话,没想到她还来不及提及自己的身分姓名,董亦勋已转身对周易园传说:“既然没事,先行一步。”

  话出口同时,他已经一个飞身回到马背上,停下的队伍再次前进。

  王家千金心有千结万结,却张口哑然,满是纠结。将军怎会不多看自己一眼,一万方才却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布衣荆钗的小丫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