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5页     千寻
  可是她没有,自始至终她是一派的云淡风轻,若不是传言她与王爷恩爱齐心,她会以为她根本不在意这段婚姻。

  事实上,郁以乔并没有郑允娘想像中的云淡风轻,她只是做出决定,决定不委屈自己。

  她讨厌泼妇、讨厌妒妇,更讨厌成天到晚心机算尽,只求男人一个无心青睐,所以她不允许自己待在这样的环境,不允许环境将她改造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女人。

  所以,哭可以,在夜里;伤可以,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

  哀愁也行,但不管是什么情绪,她都不允许自己落入下乘,不允许自己争风吃醋、丑态现尽。

  抬头望向窗外,她看着窗外老树,想起自己嫁接的桃树。

  那次回娘家,董亦勋牵着她的手在树下比划。

  他说:“你觉得在这里架个秋千怎样?”

  她没应,他又继续道:“大娘说想种一些菜,我们把屋子给拆了,铺上泥土,把这边的屋子弄成菜园如何?”

  那天下午,他规划了很多事,也不知是随口说说,还是认真的,但他眼里有两簇火苗在跳跃,望着她的眼神满是专注。

  但她和他不一样,她分心了。

  不管他说什么,只是笑着、只是点头,她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掌心的那抹温暖,她承认自己有点小罪恶感,但他的掌心让她想起苏凊文,她的阿董、她的工作机器人、她的英雄。

  她知道这样不厚道,在丈夫跟前想起别的男人。

  她以为自己和阿董有缘有分,以为她的穿越是为了让他们之间的爱情重生,谁晓得,她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并且欣赏他、爱上他。

  她总是自以为是,以为就算奇迹没有发生在她和阿董之间,至少她能专心和这个男人白首一生,可是她的“以为”,一次、两次被推翻,一回、两回被截断。

  她已经无法判定,什么事会成真,什么事会中途改变,只能阿Q地想着,或许人生就是一连串改变的过程。

  她多少有些埋怨自己的,虽然董亦勋变节,她也无法对他心存怨怼,是因为生存在古代的关系吧,男人对于女人有更大的支配权,并且,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她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因为她习惯站在顾客的立场想事情。

  “第一次见到王爷那年,我十三岁。”

  郑允娘突如其来一句,拉回她的心神。

  转头,她望向郑允娘那张美得让人无法别开眼的脸庞,她真的很美,美得令人无法对她心生恶念,自己不得不同意,美丽的女人总是容易让人卸下防备。

  “我的帕子被风吹到枝头上、挂在那里,上头绣的戏水鸳鸯在风中飘荡,我羞红了脸,却无法可想。这时王爷来了,轻轻一跃,替我取下绣帕。

  “人人都说他风流,说他未成亲,家里的通房丫头就多到令许多男子脸红,但我看不见他的风流,只看得见他的温柔、他的轻声安慰、他的温柔体贴。那时他说,如果我爹娘允许,他要娶我为妻。”

  很浪漫的公子千金后花园相会,虽然梗有点老,但在这个女孩子单独出门都是逾矩的古代,能在后花园相会,已经是美到不行的事。

  她差一点点就接着问:然后呢?

  但郁以乔忍住。这个故事不管怎么发展,事实已经造就,结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她有什么好质疑的?

  “可惜我的爹靠错边,新帝登基,他入罪下诏,我成为罪臣之女,再匹配不得将军府的大少爷。我怨恨过命运,迁怒过自己的父亲,但再多的埋怨都改变不来事实,我真的没想过,多年之后我们还会相遇,并且结下这段缘分。”

  “所以呢?你打算告诉我什么?”

  郁以乔淡淡一笑。说话的目的是沟通,或者达到某个目的,她不认为这样的话题能够增进大小老婆的情谊,所以她这番话定有其他目的。

  “我想让姐姐明白,能够有目前的境遇允娘已是心满意足,不会有非分要求,但愿姐姐肯给我一个栖身之处。”

  “弄错了,这些话你不该对我说,你应该对王爷说,是他决定你的未来,不是我。”至于她的未来,她习惯自己做决定。

  “听闻王爷与姐姐情深意重,若是姐姐容不下我,我不知该如何自处。”

  这是逼着她给承诺?郁以乔理解她的处境堪怜,明白她的身不由己,但不管是“理解”或“明白”,都无法让她在爱情面前放下身段。

  对不起,她办不到,宁为玉碎、不愿瓦全,她与她,注定无法在同一个屋檐下取暖。

  倏地起身,她问孩子们,“字写好了吗?”

  “写好了!”

  董禹襄第一个放下毛笔,她始终觉得五、六岁的孩子拿笔写字很可怜,不过这个时代的男人就得受这等磨练,她帮不了他们,只好放宽自己的原则。

  见大哥写好,几个小孩飞快把剩下的空白部分填满,也跟着放下笔。

  董瑀华拉住郁以乔的手说:“娘,我们回去吧,吃过饭、午休后,就做科学实验。”

  “耶!”董禹宽大叫一声。

  整个将军府除了郁以乔,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科学实验,但孩子们爱死了科学实验。

  董禹宽握住她另一只手问:“今天要做什么实验?”

  “玩翘翘板吧。”

  “是前几天,娘让下人去做的那个东西吗?”

  “是啊,等你们做过实验,娘再想法子在院子里弄一座翘翘板,让你们有空的时候去玩。”

  “太好了!”董禹襄用力拍手。

  玩过钟摆定律后,院子里多了座秋千,这会儿又有新玩意儿,他的眼睛瞬间发出光采。

  几个孩子簇拥着郁以乔离开郑允娘的房间,走出房门那刻,她回头,诚挚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期待一个生存空间,或许你该试着对孩子用心,王爷很在乎他们的。”

  郑允娘垂下眼睫。她这是在帮自己?

  皇上的耳目众多,郁以乔的一举一动尽纳入皇上眼中。

  皇上知道她没有吵过闹过,没有激昂过,知道她默默地在替自己铺路,皇上说她是个妙人、是个值得男子付出心思的女子。

  所以她是不是该尽早断了非分妄念,以免希望越大、失落越深?

  又或者……再拼搏一回合?

  第14章(1)

  “王爷回来了!”银喜雀跃地跳到郁以乔面前向她报喜。

  她没抬头,继续摆弄下午要教给孩子们的杠杆原理。

  她用毛笔在翘翘板两边画上等距,再一个个实验不同重量的砝码,砝码是用瓷土捏的,已经做得够精巧,但度量衡准确度还不够,她得重复实验,好让孩子在重复操作中慢慢理解重量和力臂的关系。

  等这个观念熟透,再进行下一步——支点,只不过,那个时候她还在将军府吗?能为孩子们做的不多,她得加把劲儿。

  即便已经做好离开的心理准备,却还是……那种感觉应该叫做依依不舍吧,真白痴,难不成她已经当幼稚园老师当上瘾?还是对一个不专情的男人上瘾?

  如果是后者,她会鄙视自己。

  猛摇头,她拿起笔在纸上胡乱写字:给我一个支点,我便能扛起整个地球,给我一把利剪,我便能将纷乱的感情线剪得倒落清楚。

  银喜见她没反应,向前两步,继续在她耳边说话,“王爷在前头拜见太夫人,马上就回到耕勤院。”

  “嗯。”

  她敷衍应声,拿着笔继续勾勾写写,写几十个阿董、翔、大桥,写“奇迹”、写“可笑”,写“穿越”,然后在穿越旁边划上等号,等号右边再写上“白来一遭”。

  不对,她并没有白来一遭,她有三个娘,得到前世很欠缺的母爱,她还有五个孩子,虽然不是出自她的肚皮,但他们爱她一如亲母……

  在想什么啊她,女人的人生定义怎会是系在男人身上?

  没了董亦勋,她的人生不见得就是白耗,说不定离开这里,她还有机会遇上苏凊文,说不定她的穿越本就要先走一段冤枉路、了却些许前世缘牵。

  是啊,有那么多的说不定,她怎能随口说什么“白来一遭”?这种话,怎么对得起那些无条件爱自己、在意自己的人?

  她刻意忽略胸口隐隐传来的疼痛,刻意表现出毫不在意,她已经输了郑允娘、输了爱情,总不能连气势都输去。

  所以,不是董亦勋丢掉她,而是她弃他如敝屣,她不心酸、不可怜,也……不难受。

  银喜有点着慌了。少夫人怎么会是这副模样?

  听说那边那位,天也盼、夜也盼,时时派人到前头探听王爷回来没,一知道王爷回来,就匆匆忙忙命人准备起来,紫荷、红菱不能违背主子的吩咐,只能悄悄地捎来消息,让这边也准备准备,也许王爷会先往这边过来。

  “少夫人,要不要备下热水餐食,听说王爷看起来有点憔悴。呃,还是少夫人要不要洗梳打扮一番?以免……”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