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4页     千寻
  因为董亦勋,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消弭于无形。

  而以郁以翔为头组织的密探,将梁青云的一举一动监视得密不透风。

  举事那日,几百名暗卫同时出动,无数柄锋利的刀子架在叛臣颈上,让他们出不了府第,只能待在府中暗自心惊。

  而在梁琛晚膳中投入毒药的太监,在向梁青云发出消息后立刻被逮。

  逼宫夜,梁青云以为自己声势浩大,只赢不输,没想到进宫的大臣只有寥寥数人,而董昱带来的军队,竟在最后一刻举刀对向自己。

  他这才恍然大悟,自以为完美的设局,到头来竟是缚住自己的陷阱。

  成为王、败为寇,直到他看见梁琛完好无缺地站在自己面前时,才晓得长久以来,自己都小看了这个侄子。

  眼见无法成事,情急之下,梁青云举剑刺向梁琛,是隐身在暗处的他跳出来,替皇上挡下这一剑。

  这一剑刺进他的腹肋,却换得董昱一条命,这样他苏凊文便算替董亦勋报答养育恩情了吧。

  “那些被押在府中的叛臣呢?”

  他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因为梁琛想收回董昱手中的十五万大军,也可以让暗卫将董昱留在将军府中,不掺和此事。

  只不过皇帝要兵,而董昱太过固执坚持,以至于让自己闯入死胡同里。

  “朕网开一面让他们自动辞官。告老还乡、落叶归根,是所有人都想做的。”

  梁琛的口气里有淡淡忧愁,苏凊文眉毛一抖,若不是太了解皇上的性情,还真要让他这副表情给唬了去。

  “那王丞相、李尚书、吴太傅……他们几个呢?”

  他们是在那夜与梁青云、董昱一起进宫的老臣,皇上让他们进宫,就应该没留下活口的打算。

  梁琛瞪他一眼。这家伙从六王爷到吴太傅,每个都问到了,就是不问董昱,他这是想和自己斗心机,以便见隙插针,把董昱的罪刑减到最低吧!

  真是大奸臣,偏偏他就是喜欢这个奸不溜丢的坏臣子……自作孽呀!

  “能怎样?你以为他们还能活着走出皇宫?”

  “所以……”

  “他们鱼肉百姓、贪污官银、偷官仓粮米……罪行重大,判了腰斩。至于家人,男子充军、女子入官妓、小孩为奴。快说吧,你还想知道什么?”梁琛温怒。

  “皇上让亦桥到外地当七品县官,本就有心将他置于险境之外。”他说得很肯定。

  “是。”他的确震怒于董昱的背叛,却也不能否认,董昱之所以背叛,不乏自己的暗中引导与推波助澜,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收回兵权。

  如今情势已照自己所要的方向进行,兵符在手,董昱已不足为惧,放过董氏一族并非难事。

  而且董亦勋和董亦桥之间兄弟情深,若是办了董亦桥,怕是挟恩不成反要挟怨。再说,董亦桥本就是个人材,若不是摊到一个固执父亲,早就该受到重用。

  “所以皇上想对付的只有我父亲。”

  “没错。”

  “皇上打算怎么做?”

  “朕不就是来同你商量的吗?”

  “也让父亲告老还乡?”他试探问。

  “弑君叛国可是大罪,就这么轻轻放下,朕心头难平啊。”

  “父亲已经年迈,没有兵权,不过就是只已拔掉牙齿的老虎,皇上若是处置过当,怕是会寒了军中大将的心。”

  “弑君叛国这等罪行,怎么处置,也不会过当。”

  “问题是,皇上连六王爷都没打算安上弑君叛国的罪名,一个老迈将军难不成还能翻上帝位?”见皇帝不语,他继续说道:“既是如此,不如就卖董家一个恩惠,微臣保证,会让人随侍父亲身边,保证父亲再无异心。”

  “不成,就这样放过他,朕心中堵着呐。”梁琛拍两下自己的胸口。

  第13章(2)

  “皇上想怎么做?”前辈子,他是谈判桌上的高手,碰到梁琛,他的胜算降低两成。

  见他紧张的模样,梁琛乐了。谁说没有人能为难董亦勋,他这不就为难上了?“你说,若是朕同这老匹夫谈个条件,把他的庶长子过继给凤陵公主,你猜,他会不会同意?”

  他的话让苏凊文心头一惊。他知道?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难怪从开始,梁琛待他就情分特殊,没把他和董昱绑在一起,原来他早就知道董亦勋的生世。

  见他像生吞鸡蛋似的的表情,梁琛更乐了。

  “你也知道朕是皇姑姑一手带大的,自然特别心疼皇姑姑,她膝下无子,而驸马爷与皇姑姑鹣鲽情深,怎么也不肯为子嗣伤了皇姑姑的心。朕心头深深感念啊,若是怡靖王爷能过继到驸马名下,让两老年迈时有依靠,得享含始弄孙乐趣,岂不是除了眹的心头病?爱卿本该为眹分忧,这事儿你怎么说?”

  梁琛的口气云淡风轻,但表情却是万分笃定。而在震惊过后,苏凊文明白,这件事早就搁在皇上心里多时,他定是要利用这次机会办成的。

  也好,这给了董昱一个台阶下,也给自己搬出将军府一个好借口。

  “但凭皇上吩咐。”

  见他如此“乖巧合作”,皇上岂能不龙心大悦,既然龙心大悦,那些个小眼睛、小鼻子的事儿,就让它过去了吧。

  梁琛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贤卿,朕再问你一回,那个郑允娘真的是与你两情相悦,她腹中的孩子真是你的种?”

  苏凊文苦笑。头已经洗一半,他能不认下?“是。”

  “你与她,果真是两情相悦、两心相欢?”

  明知故问!他咬牙,再应上一句,“是。”

  “好得很,那朕可就没做错事啦。”梁琛拍两下手,满脸得意光荣。

  一股不祥感觉油然而生,他屏气凝神问:“请问,皇上做了什么事?”

  “朕赐她为怡靖王侧妃。”

  梁琛挑挑眉。他还借亦勋的名义赐下不少珍贵物品,让董肆往将军府送,不知道耕勤院里那把火开始延烧了没?

  好期待!许久没有好戏看了呢。

  一听之下,苏凊文转瞬变了脸色,一个心急,他连忙起身。

  梁琛见他那副心急火燎的模样,心道:果然啊,外头传得没错,怡靖王和王妃情深意切、蜜里调油,任谁都分不开他们。

  “听说你那位王妃真难得,从头到尾没哭没闹,连吵都不多吵两声,只是命令下人,把自己的箱笼全清理出来,猜猜看,她想做什么?不会是慷慨大方到想同郑允娘分享嫁妆吧?”

  他受不了了,忍下噬心疼痛,就要翻身下床。

  皇上见状,笑得眉弯眼眯,两手压住他的肩膀说道:“爱卿这是做什么呢?好好养伤,有什么事,朕都替你担着呢,别怕!”

  苏凊文咬牙切齿。他不担还没事,就怕他去担!

  该交代的事都交代好了,不是她看重身外物,但这些嫁妆是她日后的安命财,不舍得丢开。于是,她花大把心思将箱笼整理得妥贴稳当,再把银票贴身收藏。

  每到夜里把银票拿出来,发觉它们温热温热的,自己都觉得好笑,可能是人在慌乱时总想抱住一些东西,即便是一把稻草也是好的。

  表面上,她依然晨昏定省,虽然不管中馈,但家里的大小事需要帮手的,她都没有推辞。

  她的生活过得规律,每天领着孩子到郑允娘屋里让他们培养感情,郑允娘虽然对待孩子不热络,却也温和有礼,至少孩子不害怕她,也不讨厌在她跟前待着。郁以乔伤心,但她不让人看出伤心。

  旁人不知,紫荷却是明白的,随侍在她身边多时,怎分辨不出她心事沉重?她是笑的,但笑容敷衍成分居多,像是演戏似的,却又演得漫不经心。

  她老是在夜空里寻找北极星,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北极星可以为人指点方向。

  主子……已经不再是她的方向了吗?

  她像在计划什么事似的,又老是恍神;她看起来很忙,却总是重复做同一件无聊事;她看起来不急,但自己知道,她早已经是无头苍蝇,心灵找不到依归。

  少夫人问她,“风筝断了线会怎样?”

  她回答,“会坠地。”

  少夫人摇头说:“只要风力够强,它便不会坠地,而是远离。”

  这种充满伤感的对话,时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于是紫荷出现不祥预感——主子将要失去少夫人的心了。

  郑允娘在做小衣裳,几个孩子围在桌前练字。没人知道郁以乔在坚持什么,为什么非要把五个孩子和她拉在一起,为什么非要孩子在她跟前练字读书,而郑允娘明白,却不愿意说破。

  她放下针线,悄悄地看向郁以乔。是的,她存下非分妄想,她希望将错就错,董亦勋是个风流良善的男子,或许在皇帝赐亲之后,他愿意给她一口饭吃,愿意成全她和孩子。

  她看着郁以乔正拿着书,靠在软榻上。

  她真羡慕她的自信笃定,羡慕她能够操控自己的命运,更羡慕她的潇洒自在,若是换了旁的女人,怎能不哭不伤不焦郁。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