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2页     千寻
  心里存下计较后,她领着五个孩子,第一次走进董氏的屋里。

  郑允娘正在缝制小衣服,温柔的侧脸、温柔的表情,她不发一语,却让人看见幸福的模样。

  如果对方不是这样幸福着,或许她可以给自己一点机会翻供,说郑允娘无奈、说她被命运逼迫,不得不成为董亦勋的妾,但能够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无法想像,郑允娘和董亦勋不是真心相爱。

  郑允娘听见动静,转过身。见郁以乔对她一笑,她连忙起身相迎。“姐姐。”

  郁以乔讨厌这个称呼,但她压下这份感觉,对她说:“一切都还习惯?”

  “是,姐姐把所有事都安排得很好,我住得很舒适。”

  向紫荷瞥去一眼,郁以乔低声道:“我不居功,这些全是王爷让人安排的,与我无关。”

  “若非姐姐宽容大度,妹妹也不会有平静日子可过。”

  很好,是个乖觉聪慧的人,这样的女人和董亦勋很般配。她不想迂回,只想速战速决,于是招招手,让五个孩子近前。

  “我带他们来让你认认,这是禹襄、老大,六岁了,聪明、反应快,虽然不爱背书,但是记忆力很好,只要用他喜欢的事来诱导,再难的书都可以记得起来。他是老二禹宽,孩子王、有领导能力,脾气有些急躁,但很有正义感。这是老三禹祥,个性较内向,但做事细腻严谨、不服输,事情若是做得不好,就会一遍一遍反覆、直到做到完美为止。

  “这是老四瑀月,之前有点胆小害羞、不爱说话,但最近进步很多,善良体贴细心,喜欢女红,是红菱的得意门生。她是老五瑀华,年纪小却有担当,常常护着姐姐不教人欺负,她想学武功、当侠女,可在这样的家庭是难的,不过我还是让人教她一点拳脚功夫,健身总是好的。”

  “姐姐为什么同我说这些?”郑允娘问。

  郑允娘不仅人美,连说话的口气都温柔到让人心顺,别说董亦勋喜欢这样的女人,便是她,也无法昧着良心说讨厌。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她们一个天生是羊、一个天生是草,她们是食物链里头的消费者和被消费者,角色对立,注定无法成为知交。

  郁以乔没回答,却督促孩子喊人。“快喊娘。”

  董禹襄向她望去狐疑一眼,说:“她是姨娘、不是娘。”

  “有差吗?我介绍你们的时候,有说谁是嫡子、谁是庶子?何况我不是你们的亲娘,你们不也喊我一声娘?娘不是教过你们,分嫡庶是再傻不过的行为,一个人能受尊敬是因为有成就、有能力,也不是因为他来自什么样的家庭,或者是庶是嫡,只有最无能的人,才会在心里头将人分阶级,以为这样便能提升自己,把旁人踩在脚底。”

  “这是规矩。”董瑀华添话,她也不乐意旁人占了娘的位置。

  “再大的规矩也比不上真心疼惜,如果你们肯敬爱娘亲、娘亲肯疼爱你们,那么姨娘和娘有什么差别?倘若彼此都做不到真心真意,那么便是规矩束缚着你们,又有什么意义?”

  “可……她当了娘,你怎么办?”董瑀月鼓起勇气说,声音里头带上哽咽。

  郁以乔幽幽轻叹。还能怎样,自然是退位啊。

  摸摸董瑀月的头发,把她抱近,郁以乔软声哄慰,“告诉娘,有一个娘疼你好呢,还是两个娘疼你好?疼惜当然是越多越好的呀,就像娘,有三个外婆疼呢,多幸福啊,只要你心里不厚此薄彼,那么多了一个娘、不是更好?”

  “没有关系吗?”董禹祥仰头问。

  “当然没关系,以后你们要敬她、爱她,把她当成真正的娘来对待,每天请安问好,就像对我做的那样,可以吗?”

  董禹宽不语,只是张起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直瞅着她。

  真是的,才五岁呢,心眼就这么多,这是在替自己找难过?

  董禹襄想开口,却让她阻下。

  “你们先回去做功课吧,若能把大字写完,下午我领你们做麻糟,好不好?”

  不像以往兴匆匆地应好,五个孩子像是嗅到什么危险似的,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肯先离开。

  郁以乔叹息,说道:“红菱、紫荷,帮个忙,把他们带下去,我想和郑姑娘说几句话。”

  两人应声,将孩子带下去,门关上那刻,她对郑允娘绽放一个微笑。

  “你喊我郑姑娘,意思是……不承认我的侧妃身分。”

  郑允娘的目光坦然清澈,令人无法对她生出恶感,那种感觉就像让蝴蝶姐姐演坏人一样,很难说服人。

  何况,她哪是坏人,她不过是和自己爱上同一个男人,非要追究出个子丑寅卯的话,说穿了,自己也不是第一个,在她之前,董亦勋身边的女人多如流水。

  “谁承认、谁否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认下你,你便是他的心中人。”

  “你不嫉妒吗?”

  “嫉妒能改变什么?我不做无意义的事。”

  “所以就这样轻轻放过?”

  “放过?”郁以乔偏过头,想半天后说:“是,放过。但不是放过你,而是放过我自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为难你、等同于为难王爷,如果他喜欢我,那么我找不出道理去为难一个喜欢我的男人。如果他不喜欢我,又怎会在意我的为难?我已经说过,我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她的话激起郑允娘眼底一抹激赏,又问:“你不试着去抢去争、去挽留?”

  “我比较相信感情来时来、去时去,无法追忆,与其强留,不如放手。”

  “所以你打算放手,把孩子交代给我。”

  郁以乔刻意忽略前面一句,把重心摆在后头。“说交代不合理,如果你对他们无丝毫真心,那么即便他们是你的责任,你也不会对他们尽力,我只希望你能了解他们、爱护他们,因为感情是相对的,你待他们好、他们就会待你好,如果你不愿意珍惜他们,我只能说……吃亏的,是你。”

  “这是威胁吗?”

  “不,这是奉劝。”

  郑允娘微笑说:“郁以乔,如果我们的关系不是这样,我想我会喜欢你。”

  “很可惜,我们的关系就只会是这样。”她不去为无聊假设投射过多的心情。

  “想知道我和王爷是怎么认识的吗?”

  “我对风花雪月不感兴趣。”

  “或许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风花雪月呢。”

  犹豫片刻后,郁以乔问:“你是真心希望自己成为王爷的侧妃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成为正妃。”郑允娘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她。“哪个女人不爱英伟杰出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是他的唯一,只是命运从不照我们的喜好安排。”

  郁以乔点头,对她的话百分百同意。“不管怎样,如果今天的情势是你花尽心思争取来的,那么就别放弃所争取的,疼惜那个男人,疼惜他的孩子、他的心以及他的一切。”

  “你会劝我,为什么不劝劝自己,别那么骑傲?”

  她骄傲吗?不,她只是洁癖,对爱情洁癖。

  如果她真的骄傲,就不会容许董亦勋攻陷自己的心,就会坚持把苏凊文留在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位置里。

  “你好自为之吧。”该说的话说完了,就像责任交接,要离职的员工总是得负起这样的责任。

  “你要离开了吗?”沉稳的郑允娘在这一刻,急了。

  “你在乎吗?”郁以乔失笑。她怎能表现得这样“真心”,如果她离开,最该快乐的人是她,不是吗?

  “我在乎。”

  “为什么?怕王爷指责?放心,该说的话、该担的责任,我不会随意加在别人头上。”

  “你走不了的。”郑允娘加强口气。

  又如何?人走不了、心已远,终有一天,董亦勋会明白,囚着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太无趣。

  郁以乔淡淡一哂,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郑允娘愁了眉。她这样做……是错是对?

  第13章(1)

  “阿董,快来,小乔不行了。”

  电话里,齐翔的声音带着喘息。今天,是大桥轮班在医院照顾小乔,他们两个都有事要忙。

  “我马上到。”他的声音在发抖。

  苏凊文以为自己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仍然慌乱不休,他这才明白,无人可以轻易面对生死关头。

  车子开得飞快,失去沉稳的他连踩着油门的脚也在发抖,他知道自己会失去小乔,知道他们会阴阳相隔,知道离别的日子不远……他知道很多很多事情,可是理智里明白得再多,他依然天天、日日、夜夜祈祷着奇迹。

  他祈求奇迹出现,让他和小乔的爱情有机会走进完美结局,他祈求奇迹出现,让他有机会和她携手走过白头,他祈求奇迹出现,不断、不断地祈求……

  只是当他不顾一切,把车子丢在医院门口,当他冲进电梯,闭眼默祷,当他奔进病房,看见她最后的那抹微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