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1页     千寻
  紫荷、红菱何尝不明白这些是挑拨,可她们不过是奴婢,能多说什么?

  紫荷曾趁隙进郁以乔房里,让她过去和郑允娘攀交情,但对着她樵悴的面容,这个建议却说不出口。

  她明白紫荷的好心,明白家和万事兴,只是她怎么能够容许自己婚姻里有不明人士进驻?

  她不只一次告诉自己别害怕,可事实上是,她很害怕,害怕得不得了。

  她说睡一觉就好,只是……哪能呢?心乱,怎睡得着?

  她努力把日子过得无水无痕,可,真难。

  董肆一趟趟进耕勤院,送来数不尽的礼物,食衣住行样样有,好似她会苛待郑允娘似的。

  而且她还真没猜错,除了紫荷、红菱,董叁又亲自挑选四个下人到郑允娘跟前伺候,她的吃穿用度,都有专门的人负责,而且还有暗卫在,他们日夜分工,将耕勤院守得滴水不漏。

  如果这些还无法表现出董亦勋对郑允娘的看重,那么董叁三番两次示意她过去和郑允娘建立关系,就可以充分表现了吧。

  可惜她不愿意,不愿意让自己糟心,不愿意委屈自己,不愿意去想像自己和郑允娘在董亦勋的心目中,谁高谁低。

  所以……她等着,等一个董亦勋的亲口答案。

  “媳妇啊,莫怪婆婆偏心,郑氏就是一副玲珑心肝,琴棋书画样样通不说,见识也与咱们这种养在深闺的女子不同,若非父亲遭诬、家道中落,怎肯纡尊降贵当亦勋的妾?她那样的人品,便是当王妃也绰绰有余。”

  林氏口气带着几分喜、几分乐,几分看好戏的期待心情。

  郁以乔理解,这是明明白白的挑衅。

  同样的话她已听过无数次,郑允娘的出身、郑允娘的品性、郑允娘的才干与能力,无一不将她比下去,一个永远的失败者是不会想去和胜利者攀比的,她并不否认,世上有一种越挫越勇的人,但她不是,她是那种知道古巴队很强,就会希望比赛抽签时,中华队永远别对上古巴的人。

  畏缩?她承认,有一点。

  前辈子,她让环境逼成女强人,这一生,在三个娘亲的疼惜下,她养出了几分怯懦性子,能够躲在旁人身后,她就不会想要强出头。

  所以她不想与郑允娘面对面,不管是好意或恶意的劝解。

  揉揉发涩的眼睛,她强抑着胸中如岩浆般沸腾翻滚的情绪,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以及麻木感窜上心头。

  庄氏进门,在看见她的那刻,立刻拉起夸张笑容,说:“母亲,大伯对郑氏可真是好,礼物一件件往那边屋里送,件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看得我真是眼红呐。”

  林氏笑道:“还不是送些衣服药材,怀了孩子的女人,是该好好养着,将来孩子生下来健健壮壮的,父母亲才能少操些心。”

  “不不不,母亲您弄错了,这回送的衣料是云萝纱,那可是贡品,一般不轻易得的,而且那些个个金钏玉石,质地可不一般,样样件件都是上乘的好货,就说那根镶着珠子的发簪好了,颗颗珍珠有拇指那么大呢。”

  庄氏一面说,一面偷眼瞄向郁以乔,但她没搭话,只是一口口慢慢地啜饮杯中茶水,茶水在舌间滑过,品不出香,只品出满嘴苦涩。

  “一个妾竟用这般好东西,这就是亦勋的不对了,我都没见过大媳妇穿戴这么昂贵的饰物,不行,这家里还是有规矩的,就算男人不懂事,郑氏也得明白,即便男人再喜欢,一个妾也不能越过正妻头上。媳妇,走!我陪你去说说。”林氏一把拉起她。

  郁以乔轻轻地将她的手拂开。“谢谢母亲的好意,既是王爷送的,自然就该她得的,媳妇怎能多说什么。”

  撩拨不起她对郑允娘的嫉妒愤怒,便想撩拨她们起冲突?

  不确定这对婆媳有没有在郑允娘面前说过些什么,她不想探听、亦不当旁人的枪杆子,她的感情事,关起门来处理就够。

  更何况,郑允娘都聪明地不去做多余动作,她傻乎乎地上门当妒妇,岂非落入下乘?她已经输她输得很可怜,何必再把肤浅端到别人跟前,旁人看不起自己已是痛彻心扉,她何必再教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没错,她依然骄傲,依然不想输,就算婚姻感情没了,她也要抬头挺胸。

  “嫂子,这可不是装贤德的时候,你就不怕那边越来越过分,硬生生把你给压下去?嫂子,您得学学我,想进门,没问题,可人得攥在自己手里,免得她飞了天,让大伯眼里只看得见那个女人。”庄氏怂恿着她去理论。

  郁以乔清楚,郑允娘若能压得过自己,原因只有一个——董亦勋乐意她当赢家,否则就算有孩子替郑允娘撑腰,她也没这个胆识。

  她去理论,打的不是郑允娘的颜面,而是董亦勋,就算对他心中有再多不满,她也无意与他作对,好聚好散,是她前世今生始终奉行的原则。

  她默不作声,只是似笑非笑的望向庄氏,不说话,却充分表明,自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这是董亦勋教过她的“莫测高深”,他说这会让对方多忌惮自己几分。

  想起他,胸口又是一阵疼痛。

  第12章(2)

  “嫂嫂,你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替你出头呐。”

  “多谢弟妹为我着想,不过几日相处,郑氏就如母亲所言,是个懂事明理的,就算王爷送回来的礼物逾越规矩,也不是她的错,倘若我上门寻衅,却出了个好歹万一,这不仅仅是给王爷打脸,还是教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不管如何,太夫人说了,子嗣最重要,眼前什么都别多说,等郑氏将孩子生下来再讲。”

  林氏见她半分不受煽动,攥紧拳头、冷笑一声道:“好个大度有容的媳妇,既知如此,当时让你抬举屋里人,你怎不肯?若是你当时肯给几个陪嫁丫头开脸,也不至于替自己找来这么强劲的对手。”

  劝说不成便翻脸?假戏演不真便丢掉面具?

  郁以乔微微一笑。林氏也不过如此呵,说有心计,不过是普遍级,也许手段凶恶点,却也不难对付,既然如此,董亦勋那些妻妾又怎会一个个死于非命?

  原因是,他从未对她们上心吧。

  那么,有了郑允娘,是不是代表,他的心已自她身上移去?

  她不愿意妄自菲薄,可她多少看得出事实,即便她口口声声不愿输,其实早就输得彻底。

  她问:“母亲,替丈夫找来一堆女人,就真的能将男人拴在身旁?为搏得一个贤德名声,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真的值得吗?”

  她这话同时刺激到两个女人,林氏为搏贤名,身边有几分长相的婢女全开了脸,可又如何,董将军就算长年在外征战,从外头带回来的女人还少过?

  而庄氏善妒,董亦桥身边的女人一个修理过一个,依然无法把丈夫的心留住,只搞得自己惶惶不可终日,疑东疑西、脾气暴躁。

  林氏恼羞成怒,一拍桌子,忿忿道:“狗咬吕洞宾,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手段把丈夫的心拴住!”

  见林氏起身,庄氏也认为自己该讲个两句话,替婆婆壮大声势,她说:“你既无妇德,又不懂得孝顺婆婆,你早晚要得报应的。”

  郁以乔没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桌面上的冷茶水。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两婆媳进门那么久,银喜连茶水都没奉上,果然,换了人就不合用,若是紫荷,茶水待客这种事根本无须她提醒。

  可是,换的不过是一个婢女,那么若换的是男人,她能用得顺手顺风?

  她把剩下的冷茶水全吞下,苦涩缓缓从喉间落入腹里,她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滋味。细细的寒风从她的毛孔里一点一点渗了进去,把她的知觉侵蚀出千疮百孔。窗外,下雨了……

  庄氏的话很快就兑现,郁以乔得到报应了。

  皇帝下旨赐婚,郑允娘成为董亦勋的侧妃。

  如果这个时候,她还坚持等待答案的话,那她的脑子就是有问题。

  胸口异常热胀灼痛,仿佛所有的哀怨伤心全如洪水般累积在胸口,偏偏唯一的出口被铜汁铸死,无法宣泄,她只能用力却无奈、不断地、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问她痛不痛?当然,有千百只手在她脑中抓着扯着撕着,非要把她撕成两半不可。但再痛又如何?当男人的心不在,哭是错、痛是错,连难过哀伤都是错,她何苦用过错为难自己也为难别人?

  也许她早就错了,穿越、重生,她的奇迹是齐翔、大桥和苏凊文合力为她求来的,这辈子,她该做的是和他们重逢,而不是爱上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男人。

  既然错了,就该改过来的对不?

  已经超过一个月,董亦勋没有回来,而一道圣旨让她失去耐心,她知道,光是关在屋里自伤已然不够,她必须做一点事情来……圆满未来以后。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