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0页     千寻
  郁以乔嘴里应是,心头却像咬破了胆子,苦涩的胆汁渗入,真苦……

  当一个女人的婚姻需要和另一个女人联手,才能不遭受觊觎,是悲哀?还是笑话她不知道。

  第12章(1)

  浑浑噩噩地,郁以乔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耕勤院的,只晓得那一步一步踩上的,不是泥、不是地,而是自己破碎的心。

  心,不是隐隐作痛,而是铺天盖地、几要将她吞噬的疼痛,是几千个人在里头拉扯、敲捶,非要把她打烂不可的那种疼。

  她想放声尖叫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紧紧咬住下唇,紧紧地把伤憋住。她缓缓地张开眼睛,原以为应该是泪流满面的脸颊,伸手一摸,才发觉脸上眼里干涩得如裂了缝的泥土地,炙热,却无力张扬。

  “少夫人。”紫荷忧心忡忡地喊她一声。

  郁以乔心里头翻江倒海,可脸上却是平静得如一潭湖水,她不禁苦笑。是因为肌肉紧绷,还是神经已经失却知觉?

  她飞快往前走,一步快过一步,像是后面有什么在追赶似的。

  前脚才踏进院里,几个等在门口的孩子跑了过来,围到她身边,领着他们的红菱忧心忡忡地拉着紫荷到一旁低声说话。

  董禹宽开口,“娘,他们说那位漂亮的姑娘要来当我们的姨娘,是真的吗?”

  姨娘?郁以乔恨死这种时代产物。可是要同自己称姐妹的女子,他们可不就是要喊声姨娘?

  “她哪里漂亮啊,根本就是个狐媚子,娶妻娶德,你没听太婆婆说过吗?”董禹襄哼一声,满脸的不悦。

  郁以乔明白,这是他在安慰自己,只不过他还太小,小到无法理解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没错,娶妻娶德,娶个能为自己做牛做马、持家管院的女人,而感情部分,他们会去找另一种女人负责,她们美貌温柔、她们善解人意,她们是会让男人作梦都笑着醒来的女子。

  古代男人的后院像公司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分层负责、各有各的职司,是她忘记这件事,才会在男人身上放入感情。

  都怪她穿越的时间太长远,太习惯这个空间,一时间忘记,对于男人,爱情和婚姻是两码子事,也误解男人说过的话会句句应验。

  他说,不会再去糟蹋其他女人,可是,郑允娘怀着好几个月的身子呢,换言之,在他们新婚燕尔,在她逼迫自己放弃前世缘分的同时,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名女子。

  真是为着她的面子,才没把人给送进门?真是因为东窗事发、纸包不住火,才把事实掀开?还是因为对她的承诺,早已在光阴洪流中淹没?

  于他而言,女人是不是只要哄过、疼过,就已经足够?

  接下来呢?她还必须成为他第六个小孩的保姆?原来她穿越一遭,不应该开酒楼饭馆,最该开的是托儿所。

  她在讽刺自己、嘲弄自己,居然要求这时代的男人一心一意。

  她傻了,傻得压抑追求自由的意愿,傻得放弃寻找苏凊文的梦想,待在这个一亩三分地里,耐下心情,认命地为他操持后院。

  认真的女人最美,认命的女人最傻,而她居然傻上一回。

  “娘,我喜欢你、不喜欢漂亮姨娘。”董瑀华轻扯她的衣服。

  她屈下身,摸摸董瑀华的头发,挤出笑容说:“没事的,你们不要担心。”

  “要不,等爹回来,我们去同他说去,说姨娘很坏,叫爹别喜欢她。”董瑀月出主意。

  怎么能这样说,他们这般讲话,不就是她在背后挑唆?

  只不过她现在没力气教训孩子,只想躺回床上,好好睡一觉,再好好想一想,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才不至于太委屈自己。

  “姨娘没有不好,娘见过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子,别听旁人说什么就影响自己的判断力,身为姨娘也不是她乐意的。”

  就像她嫁进将军府,就像她必须和许多女人共用丈夫,这个时代的女子有太多伤心事,她无法阻止。

  只不过她再伤心、再无助,也无法让自己变成这个时代的女子,无法看不清楚事实,无法把男人的过错往别的女人身上推。

  “娘,那您也别生爹爹的气。”董禹祥低声说。

  她拍拍他的肩,对所有人说:“你们别操心大人的事,让红菱陪你们下去读书练字,娘还有点事,不陪你们了。”

  起身,她往屋子里走,方走过几步,就听见董禹襄扯着喉咙大喊,“娘,你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郁以乔笑了,干涸的双眼在此刻流下泪水。原来感情这种事,只有在孩子身上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男人身上……是泥牛入海,只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仰头,揉揉发酸的鼻翼,她猛然转过头,向他们拉扯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说:“我知道。”

  随着她的话,几个孩子跑过来,紧紧抱住她。

  软软的身子,暖暖的拥抱,他们的力量很小,但是很团结,他们给不了她一把遮风避雨的大伞,但能够在她全身湿透时,捎来温暖。

  是啊,她怕什么呢?

  前世,她没有亲人,唯一的奶奶还得到阿兹海默症,她一个人,还不是把日子过得精彩万分,还不是没让自己受半点委屈?

  现在她条件好多了,有三个娘、三个叔叔、五个孩子,她还找到阿翔、找到大桥,她还是一样拥有他们的友谊。

  所以怕什么呢?她什么都不必怕,就算把丈夫让出去,就算离开这座将军府邸,她也不至于一无所有。

  对,她不害怕,怎么坏都吓不到她的,忘记了吗?她可是女强人。

  回到屋子,郁以乔发现董叁居然在,几个下人进进出出,把紧邻正屋的书房给挪出来。“这是在做什么?”

  “主子吩咐让奴才把郑姑娘安置在书房里。”

  为什么是书房,那里不是普通人不能任意进出的地方?就因为对象是郑允娘,所以可以破例?

  “茹绫她们已经搬出去,后院是空的。”

  董叁顿了下,回道:“少夫人,主子希望您能亲自照料郑姑娘,她怀有孩子,安全格外重要,主子怕有人的手伸太长,奴才怕您想得不周到,便作主将后院改成小厨房,雇下几位新厨娘,以后耕勤院里吃的喝的也方便些。”

  他这个隐晦暗示,她怎会听不懂。

  董亦勋怕有人对郑允娘动手,就像对待他前几个妻妾那样,于是格外仔细她的饮食安全,连小厨房都弄出来。

  “你作主就好。”她点头。

  “主子吩咐,先让紫荷、红菱过去照料郑姑娘,奴才会再安排几个人手到少夫人身边让少夫人使唤。”董叁眼里流露出一丝悲怜。

  连紫荷、红菱都过去?看来他对这位郑姑娘不是普通上心,已经碎了的心,又被狠狠蹂躏,董叁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刃,从她的咽喉狠狠划过去,她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主子还得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这段日子,耕勤院还是要劳烦少夫人好生照料。”

  有董叁就够了不是?何苦再拖她下水?

  缓缓吐尽心中酸气,她明白,这话是在防备自己,防备她和林氏一样,对他的新欢下重手,也防她因妒成恨,在他身边又闹上一出难堪。

  算了,他都这般想她,解释再多也不过枉然。

  不愿意再听任何话,郁以乔回到屋里、踢掉鞋子,用棉被将自己裹得牢紧,不想、不听,她告诉自己,睡一觉就会变好,会的……一定会……必须会……

  屋外,紫荷低声问董叁,“主子这是在做什么?”

  “不知道,但他非常看重郑姑娘是真的,主子吩咐,务必要让她毫发无伤。”

  咬了咬唇,紫荷明白,这是逾越本分,却还是忍不住问上一句,“主子……很喜欢那位吗?”

  董叁苦笑。“那样的样貌人品,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是啊,说到点子上了,那般的样貌人品,哪个男人不喜欢?

  只是……少夫人怎么办?

  这阵子外头闹得很,许多大臣因涉嫌贪腐,被抄了家,更有许多作贼心虚的朝臣纷纷上奏折告老还乡,就算这些事与将军府无关,董府上上下下还是人心惶惶,就怕这把火烧到自己头上。

  这时候,林氏、庄氏乐了,董亦桥被派到外地任县官,远离朝堂祸乱,董昱回军中操练,贪污之事打不到他头上,而董亦勋没人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只晓得他人不在京中。

  不管怎样,在这种动荡的时刻,能够不沾惹一身骚,便是好事。

  太夫人严令府中闭门谢客,家里的夫人们都不准外出宴客,虽眼前事不关家里的男人,但避着躲着自然安稳些。

  太夫人说:“可别男人在外头忙活,女人却在内宅里烧火,若是沾上半丁点儿麻烦,谁都不轻饶。”

  董亦勋没有回来,而郁以乔不哭不闹,她在等着一个答案,虽然答案已经晾在眼前,翻不了案。

  只是她不闹,另一头未必就不闹,林氏、庄氏婆媳俩逮到机会就到耕勤院里探望郑允娘。表面是说话谈心,事实上却是句句明示暗喻、好意提醒,提醒她大房的女主子心机深、嫉妒重,事事要防着、紧着,别漫不经心,若是落了身子,再哭再怨尤也后悔莫及。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