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千寻
  这时,秦宛音把她抱在膝上,捏捏她的小脸问着,“怎么办?咱们家好吃的包子卖不出去,小乔天天吃包子,都快长出包子脸啦。”

  秦宛音并没指望在小丫头身上找答案,可郁以乔就是在等这个时机点,只要她们发问,她就敢答上几句。行销是她的专长,虽然前辈子卖房、这辈子卖包子,卖的种类不同,但行销策略是共通的,若不是她现在还太小,不能表现得太早慧,她早就咱啦咱啦说上一大串了。

  她顺应情势从秦宛音怀里抬起头说:“那是因为哥哥、叔叔、婶婶、阿姨他们都不知道我们家的包子和别人家的不同啊,如果请他们吃一次,他们肯定会像小乔一样,连作梦都想着呢。”

  她轻轻巧巧一个暗示,令康氏和秦宛音互望一眼,笑道:“是啊,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呢?”

  于是她们决定让厨娘先做一批小包子,让伙计端到门口请大家试吃,只要试过,大家就会明白一分钱、一分货,她们的包子与外面的大不相同。倘若大家还是在意银钱,她们还可以将包子分成大小颗,定下两种价钱,小颗的和外头卖价一样,大的再贵上一些。

  想法成形,一群女人谈出兴趣,而郁以乔又在关键时刻插上一句两句,就比方说——“娘,我不喜欢张大婶和王姨做的包子,她们的头发和衣服看起来好脏,张大哥拿包子的手也脏,我还是喜欢二娘做的,光是看到二娘,我就觉得包子又香又甜又好吃呢。”

  这番话让她们决定,给厨娘和伙计做上几套新衣服、新围裙,再用干净的布把头发给包起来。

  这个针线活柳盼采揽下了。她拿起纸笔到一旁设计衣服去。此时郁以乔使坏,也拿起毛笔在旁边“添乱”,她在围裙上写下店名,柳盼采才要骂人,她便振振有词地说:“不写名字,人家哪知道是谁家的包子这样好吃,如果跑错家可怎么办啊!”

  她的话在理,柳盼采于是决定在围裙和头巾都绣上店名。

  又比方她扯扯杨素心说:“二娘,我不爱吃饭,您就允我把饭吃完后就可以吃糖,那如果吃很多很多包子的叔叔哥哥,我们可不可以请他们吃糖?”

  杨素心回答,“傻丫头,吃什么糖,咱们多得是包子,自然要送他们包子,最好是不同口味的,让他们尝尝鲜,说不定下回就喜欢上了。”

  于是她们又决定,买四个包子送一个包子。

  就这样,郁以乔把一些简单的行销概念传达给她们,她们越谈越起劲、也越想越光明。那天的晚饭迟了,可大家脸上都带着些许兴奋激情。

  康氏和秦宛音都是名门千金,她们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生活挣过银子,一辈子依附在父兄丈夫的羽翼下,如今却要靠自己挣得未来,虽然有几分惶惑不安,却有着更多对未来的憧憬。

  而这一炮她们成功了,她们成功打响“真好味包子店”的名气,杨素心的手艺也益发精纯熟练,她爱上了厨艺,不断研发新菜色,也每隔一段时日便推出一种新口味包子,取代销路较差的旧口味。

  慢慢地,大户人家经常在办宴会时差人来买上几屉,听说宫里的娘娘、公主也喜欢上这一味,经常差人出宫买呢!

  三年下来,“真好味包子店”一家开过一家,现在京里已经有三家店,过完年后,秦宛音和康氏还决定让老管事到别的州县再开新店。反正银子多不磕手,孩子在长大呢,处处都要用上银子。

  “小乔,你在做啥?”郁以翔站在廊里,远远就看见她的窗户开着。真是的,也不怕冷,若是着了风寒,三个伯母可要心疼死。

  郁以乔回神,发现郁以翔在对自己挥手,她飞快关上窗子,跑出门。

  两条腿还没出门,她就被他给拉回屋里,门关起来,他把寒风给挡在外头,见她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忍不住叨念,“干么跑那么急,外头冷着呢,怎么不加件衣服就跑出去?”

  郁以乔笑开,掐掐他的脸说:“你怎么比我三个娘还唠叨。”

  “我不唠叨行吗?都是个小姑娘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忘啦?每次你生病,三位伯母就日夜守着,连眼睛都舍不得阖上。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孝顺,要是真孝顺,就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别让长辈担心。”他从自己脸上拔下她的手,手指顺势戳上她额头。

  “生病?你说的是多久以前的老黄历了,这几年,我身子骨可强健得很。”

  握握拳头,挤出衣服底下的小肥肉,她再不是当年那个瘦不伶仃、干巴巴、两根臂膀像细柴似的吊在身子两边的小丫头。

  “是啊,都快把大伯母的嫁妆给吃光了,身子再不好还得了。”

  “我娘都没同我计较,你倒是计较上。”

  许是环境的关系吧,郁以翔的性情与前世的齐翔差不多,一样坚持、固执,也一样骄傲,要做的事,就算碰到墙壁,也非要把墙壁挖个洞给钻过去,就像那时,为了梦想,宁可当游民也不回去经营父亲的餐厅。

  可在这个时代长大,才十五岁的他,就成熟得让她汗颜。但想想也是,孤儿寡母的,他不成熟,婶婶岂不是要急白了头发?

  “什么你啊、我啊,不会叫声堂哥来听听?没规矩。”他笑着揉乱她的头发。

  “你是我哪门子的堂哥啊。”她瞪他一眼。别说他才十五岁,而她身子里待的是个二十八岁……不,到现在早超过三十的老灵魂,就冲着他是翔的这一点,那句“哥哥”怎么都叫不出口,在前世,她可是拿他当弟弟看顾的。

  “我喊你大娘伯母,你喊我娘婶婶,你和我都是姓郁,难道你不该喊我一声堂哥?”

  “想得美,我是娘领养的,我同你,骨血里没有半点亲戚关系。”她才不吃这个亏,不喊他弟弟就不错了。

  郁以翔撇撇嘴角,低声喃喃自语道:“不叫就不叫,免得以后还得改口。”

  她没听清楚,看他脸上可疑的绯红,抓住他的衣袖追问:“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

  他只是想起娘曾对他说:“小乔是咱们家的小福星,自从她住进来以后,咱们的铺子越来越挣钱,一年一年,买下几百亩、几百亩的地,铺子、庄子也越买越多间,日后你当官,就不怕没银子使。娘见你从小就和她亲近,待小乔及笄,娘同伯母们商量商量,把小乔给娶进门,你说好不?”

  这种话听在耳里,他应该害羞尴尬的,可事关小乔,他不能。他问娘,“伯母会同意吗?”

  娘回答,“你那几个伯母是真心疼爱小乔的,她们可不像大户人家的夫人那样会拿女儿去交换利益。何况她们自己摊上侯爷那样一个丈夫,岂能不知道高门贵府是怎么一个情形?

  “小乔是她们一路娇养上来的,怎舍得让她步上后尘?只要你多疼惜小乔、待她好些,让伯母们看清楚你对小乔是真心的,她们定会允下这门亲事。”

  见母亲态度这般笃定,他乐了,把心给安进肚子里。

  第1章(2)

  郁以乔看他那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觉得其中必定有鬼,逼问:“你肯定有什么事,快说,不许瞒我。”

  “哪有什么,走,咱们到外头去,师父教了我一套拳法,我练给你看看。”他连忙转移话题,往门口走去。

  她才不受他糊弄,挡在门口。“你方才说外头冷,现在还让我到外头吹风?快说,你刚刚在念什么?”

  郁以翔叹口气,两手横在胸口说:“小乔,那边来人了,娘要我来通知你们一声,别往前头去,待娘打发他们离开后,咱们再开饭。”

  “那边”指的是文成侯府。

  两房原是分了家,应该是田无沟、水无流,可自从郁瀚达摔马落下残疾之后,秦家便不乐意在仕途帮衬他。

  于是那时侯府来了辆马车,把秦宛音接回去。郁瀚达以为秦家会看在她的分上多少给他一些帮助,谁晓得,秦家家主过世,接位的是秦宛音的嫡兄秦语,而秦宛音更是早早防上这一手,写信与哥哥通讯息,说明自己的处境及决心。

  秦语拒绝了郁瀚达,没想到堂堂文成侯竟耍起无赖,说要休掉秦宛音,让秦家脸上无光。那时秦语仅是冷声回道:“你就休吧,只是外头若传出对秦府不利的谣言,踩死一个没有官位的闲侯爷,对秦家而言,还不困难。”

  事情不了了之,秦宛音则被赶出侯府。

  当年离府,还有一队马车相送,如今却是连个包袱都没有,就被轰出了侯府大门,这让人情何以堪?幸而康氏派人随时盯住侯府,秦宛音一出门,立刻有人接应上。

  而后来,就算郁家祖上声名很大,可如今也不过是个吃祖宗老本的破落户,加上郁瀚达没有一职在身,走到哪里,都再无昔日风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