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7页     千寻
  郁以乔轻叹。她真的不乐意配合她们演戏,但导演都喊开麦拉了,她不合作,难不成要卡上几十次,明天再重来?

  屈下身,她婉声道:“太夫人、母亲,不知让媳妇过来,有什么事?”

  “郁氏,你看看桌上,那是什么东西?”林氏寒着声音说。

  不叫媳妇、喊郁氏?看来她今天有十足把握,可以将自己给狠狠踩在脚底下。

  郁以乔转身走到桌旁,拿起一条绣着双栖鸳鸯的汗巾,下首绣有“桥、乔”两个小字。鸳鸯和她枕头上那对很类似,不管是绣工手法、配色习惯都像极了,尤其是下面“桥、乔”二字,和她的小楷像上九成。

  看来,这盆污水定要往自己头上泼了,嫂子勾引小叔,这种事要不要游街示众?真可惜,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十五分钟当主角的机会,她这辈子的成名曲竟然是这个?早知道要粉墨登场,应该换上一袭新衣服过来的。

  不过,她倒不知道茹绫有这等绣功,只觉得和张扬的茹珊比起来,她实诚得多,没想到实诚的人一出手,就这般重。

  幸好林氏这种人,要做坏事又不愿意沾黑自己的手,怕人家顺藤摸瓜、摸到自己身上。否则如果由她这种贵夫人亲自出面买天丝锦,绸缎庄的伙计肯定不会印象深刻。

  偏让个长相美丽、身上却没多少饰品,衣着普通的丫头去买一尺不实用的昂贵布料?

  更重要的是,她哪里不好买,偏偏往彩意绸缎庄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虽然它是京城里最大的布庄,可它的幕后老板正是她们合力企图陷害的女人她家老公啊……

  对,这些事全是董叁事先透露给她的,让她能在这场局里,稳立不败之地。

  如果不是玩笑话不能乱说,她肯定对董叁抛个媚眼,说:爱你哦!啾咪!

  “太夫人、母亲,这不是媳妇的东西。”

  郁以乔脸上没有被抓赃的惊惧,也没有被陷害的委屈,口气平平静静,像无事人似的。

  “不是?睁眼说瞎话!那明明是你的绣工、是你的笔法,证据确凿还敢抵赖,不说下面的字已经点明你的身分,就说那天丝锦,你以为唾手可得?若不是皇上赐给大伯一匹过,我们还无缘认识什么叫做天丝锦!”

  “弟妹这话说得差了。天丝锦虽是圣上所赐,京城里却也不是没地方可买,母亲应该知道,我已经将天丝锦裁做长袍孝敬给太夫人了,当时做坏一只袖子,媳妇懊悔极了,布不够、又不知道能用什么代替,还是着人往城西彩意绸缎庄给买了些回来补。

  “至于下面绣上的那两个字谁都可以用,难不成所有写上乔字的东西都是媳妇的?如果是的话,打明儿个起,媳妇便拿着笔在府里到处题字,凡题上字的,就全是媳妇的东西啦。”

  郁以乔抬眉,向太夫人觑上一眼,她还是文风不动,面上不露半分。这才是厉害,才是家斗的个中高手。

  “狡辩!你本就是小门小户的女子,成天在外面抛头露面,不知道勾引多少男人,如今嫁入将军府,还不懂得收敛,竟敢、竟敢……勾引小叔,你、你有没有半点廉耻心!”林氏震怒,重重拍一下桌子,旁边的杯盏跳起来,气势十足。

  “母亲千万别妄言,此话一出,不但污了媳妇的清誉,还败坏小叔的名声。既然母亲笃定此物是媳妇所有,那么我可以请教弟妹几句吗?”

  林氏没回话,郁以乔也不指望她回,转身,她迳自对上庄氏。“请教弟妹,这东西,你是打哪里来的?”

  “是从夫君换下的衣服上找到的。”

  “换言之,小叔定然知道东西出处,待小叔下了差,寻他问个清楚,东西从何而来不就明白了?”郁以乔慢条斯理说道。

  这会儿她又想通一件事,七早八早审人,倒不是因为昨晚太兴奋睡不着,而是她们得趁男人不在家,先将她定下罪名,只要拘住她,要往她屋里多栽几样赃物还不容易?

  庄氏心头一呛,悄悄向婆婆瞄去一眼,连忙改口,“这是我在屋子里无意捡到的,上面的字写得可清楚了,何况那对鸳鸯和你床上那对绣得一模一样,任凭你舌灿莲花,要赖到别人身上亦是不能。”

  这一改口,太夫人眉眼微微松动。真相已出,再没什么好怀疑的。

  只不过她很好奇,她这孙媳妇要怎么替自己脱罪,光凭三寸不烂之舌可是不行呐。

  郁以乔在内心摇头。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呵,林氏不及太夫人,庄氏又远远比不上林氏,动物的演化史,不是应该一代比一代进化的吗?怎么会退化得这么厉害?她还没露出端倪呢,庄氏就已经把那个“别人”给牵扯出来。

  庄氏向前几步,跪倒在太夫人跟前,哭得梨花带泪。

  “太夫人要为我作主啊,自从嫂嫂嫁进门,夫君便待我冷落,不但时常往耕勤院去,还老往嫂嫂娘家探望,他对自己的亲岳父岳母也没这么上心呐。

  “大伯经常不在家,若是两人之间无奸情,哪家的嫂子小叔会这般热络?之前没有证据,孙媳妇也不敢多说什么,可如今连汗巾子这般私密的东西都送出手,您让孙媳妇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庄氏说到“奸情”两个字时,林氏狠狠刨她一眼,可惜她作戏作得太认真,没有发现婆婆的怒气正在节节高升。

  郁以乔也跟着跪到太夫人面前,缓声慢语道:“弟妹这是想偏了,小叔经常往耕勤院走动,有时是同王爷说话谈政事,有时是为了讨好禹襄那几个孩子,小叔觉得禹丰一个人太孤独,性情又闷,才想让禹襄几个多往耕读院找禹丰玩。至于小叔常往我娘家拜访一事,事关娘家,媳妇就更得解释清楚。

  “上回小叔同王爷和我一起回娘家,结识家里一位何叔叔,何叔叔见小叔身子板弱,便顺手指导他几下功夫,许是小叔越学越上心,才会经常往那里去,弟妹可千万别误会。”

  “还真是什么贼话都能说呢,夫君他一介文官何必学那些拳脚功夫,又不是莽夫!”

  庄氏这句“莽夫”,不但把大伯骂了进去,就连公公也一并圈进去,林氏急着想要阻止,偏她的嘴快,转眼又落下一大串。

  “昨儿个我见夫君随身系戴的玉佩不见,问了一声,夫君说是给了禹宽,一个小娃儿要那玉佩做什么?到底是给了嫂子,还是真给禹宽,要不要到嫂子妆奁里搜搜?”

  郁以乔眉头一扯。若真搜到,她还真是百口莫辩。“行了弟妹,别越扯越远,先把帕子之事厘清吧,至于玉佩的事,待小叔回来,白有定论。”

  “你要如何自清?”

  太夫人抿抿唇,终于开口,“都起来吧,听你大嫂怎么说。”

  郁以乔起身,对太夫人一福,说道:“孙媳妇想借太夫人的丫头跑跑腿。”

  “行,都听你分派,秀眉、悦眉、杏眉。”太夫人一喊,三个大丫头在郁以乔面前站定。

  郁以乔道:“秀眉姐姐,请你着人去城西彩意绸缎庄找人来认认,府里最近有没有人到他们铺子里买藕色天丝锦。悦眉姐姐,请你带几个丫头过去照顾孩子们,把耕勤园里的一等、二等以及通房丫头全召过来,对了,顺便把我床上那对鸳鸯绣枕给带过来。杏眉姐姐,麻烦你将我孝敬太夫人那袭天丝锦长衫找出来。”

  丫头们应声,分头办事去。

  不多久,鸳鸯枕、长衫全摆在太夫人面前。

  郁以乔指着上面的绣物说道:“实话说,我的绣工远远不及我娘亲,这鸳鸯枕头是娘亲替我绣的,当时做这件长衫时,媳妇也动了念头,想要把裁好的衣服拿回娘家,请娘亲帮帮手。

  “但王爷说,既然是尽孝心,自然得亲手做,太夫人绝不会取笑孙媳妇的女红不地道,我这才安下心。如果母亲和弟妹还是不相信,可以派人回我娘家寻些大娘和三娘的绣件,自然可知真假。”

  长衫和鸳鸯枕摆在一起,立分高下。

  庄氏和林氏对上眼,心恼怎么就没想到这点,但明明所有的鸳鸯枕都是要由新嫁娘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呀,这意谓着百年好合,有吉祥之意,谁知道她会让人代手?

  不多久,绸缎庄的老板领着伙计来了,他们一下子就认出到铺子买过天丝锦的姑娘。

  伙计指着紫荷说:“这位姑娘买两尺,她还带一块碎布来比对,可见得是家里有的,只是布料不足。”然后又指指刻意缩在后头的茹绫,说:“这位姑娘可就奇怪啦,才买一尺布,当时我还想着,一尺布能做什么?便是要做小孩衣服也不够,做荷包、汗巾又太浪费,那可是一尺五十两的天丝锦呢。

  “当时,我还把这件怪事拿去问掌柜的,结果掌柜赏我一巴掌,骂道:“客人上门买东西,你问这么多做啥,人家赊帐了吗?”那位姑娘加上掌柜的一巴掌,让小的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